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06)马车H,容容,该你动了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马车内,苏妙容将一张白嫩的小脸皱成了包子,一旁的李嬷嬷心疼的将她揽入怀中,吩咐琉月给她泡茶拿果子压一压胃。

    他们这出发已有两日,而苏妙容也足足难受了两日,这不仅仅是因为晕车而难受,更多的还是心里的难受。

    这一切还得从她回门说起。

    苏妙容回门时想着定要问问父母缘何要这样将她嫁给祁璟,她倒不是嫌弃祁璟的出生,只是这事儿明明可以对她有商有量却偏偏要连欺带瞒的将她塞过去,他们当真当她是女儿而不是任人挑选的货物吗?

    只是等她私下问母亲时,却只得到她一句父母想让她嫁给谁便嫁给谁,她没有资格不从。说出这番话时,她清清楚楚看见自己母亲脸上冷酷的表情,而转眼间却又温情满满地对着苏妙音。

    虽说她从来没有从父母那里得到许多关爱,担心底到底对父母还有些许期望,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竟是连这最後的期望都不给她!

    苏妙容半倚在李嬷嬷的怀中,闭上双眼不想去想那些糟心事儿,但她却控制不住想起更多的往事,一时间心绪难平。

    蓦然间,车厢门被打开,祁璟高大的身躯挤了进来,原本还算得上宽敞的车厢一下变得拥挤异常。祁璟一进来便盯着李嬷嬷,李嬷嬷很是会看眼色,当下便拉着琉月退出车厢,去後面和琉影作伴。

    「还难受么?」祁璟接过李嬷嬷的位置,将她揽在怀中,又强硬的给她灌了一大杯茶水。

    微微泛苦的茶水一入喉反胃头晕的感觉便降了许多,苏妙容精神了些,对着祁璟笑了笑:「现在好很多了,多谢夫君。」

    「谢我作甚,这可是她们泡的。」祁璟拿着那个杯子又满上茶水,也不嫌她用过,一口便喝下那茶水,只是那略带苦涩的滋味让他微微皱眉。

    苏妙容看在眼里却是什麽也没说,只是默默往他手里塞了一颗糕点,祁璟一口气将糕点塞进嘴里,酸酸甜甜的味道冲散了茶的苦涩,令他的眉头一下舒展开来。

    「夫君不去骑马了么?」苏妙容又顺便给他递了杯白水润润喉,她会这般问实在是祁璟这些日子以来用行动表明了自己对於骑马这一项活动的热爱。

    这些时日以来祁璟算是彻底刷新了他在她心中的印象,她原以为祁璟外表如此清俊许是和父亲是一类人,却是没有想到他骑马射箭样样不差,就连武艺也是一等一的好。

    至於她为什麽会知道,因为他们昨日才遇见一群十来人的劫匪,然後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被祁璟撂倒的,当真是眼都不眨就撂倒了好几个人高马大的汉子。难怪祁璟要选寒山关,在哪里别的都不多,就是打仗的机会特别多……

    祁璟看着她便知道她有了些许误会,只是不知道她误会了什麽,於是他解释道:「不过是之前在京都拘得紧了些,这一路上想要放松放松罢了。」

    苏妙容点点头,赞同道:「放松些也好。」

    祁璟闻言後却是点了点她的眉心:「你也只会说,怎麽不见你放松?这一路上景致还是不错的,若是觉得闷了也是可以稍作停留带你去瞧一瞧这边的风土人情。」

    苏妙容闻言先是眼睛一亮,随後却又变回恹恹的模样:「还是不要为了妾身浪费时间,早日赶到寒山关才好。」

    祁璟似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你呀你……」

    他当然是知道苏妙容近些日子为何伤心,一开始他觉得让她一个人静静比较好,至少他在很伤心的时候不希望任何人来打搅,不过一段时间後便会自己看开。

    只是他忘记了苏妙容并不是他,她天性善良柔顺重感情,但就因为她过於重视感情了才会让她於此事上过於纠结,以至於钻了牛角尖一时之间出不来。

    祁璟突然想起那日陪同苏妙容回门拜见苏秦时和苏秦的谈话,他一开始不过是想要从苏秦哪里打听此事究竟是谁的主意,在苏秦三言两语中发现果然就是那人。而後苏秦又对他说了许多,大意上让他忘了苏妙音,如今他已娶了苏妙容,还是休要再提当初的定亲之事。

    他突然觉得苏妙容一定是生错了人家,她和苏家那群只重利益的人一点都不一样。不过他又觉得这样倒也不错,那些人会一点一点磨掉苏妙容对他们的感情,这样他便会是苏妙容心中的最重要的人……

    祁璟边想着边撩开了帘子,外面的大好美景一下跳入苏妙容眼里,祁璟微微动了动身子,从後面环抱住她将她压向车窗,在她的耳朵低声说道:「这里美不美?」

    因着秋季到来,外面全是大片大片的金黄色,看上去分外令人舒心。而恰逢队伍将要行至一片枫树林,车窗外的颜色分为金黄色和枫红色,两种颜色都是极致的耀眼却又十分融洽的融合在一起,一时间倒是令苏妙容忘记了种种不快,兴致勃勃地赏起景来。

    祁璟见她看的入迷,也不好去打搅她,正想喂她喝点水,却又意外瞧见她後颈处的一片莹白幼嫩……不知为何,方才才喝了水的他突然口乾舌燥起来,小腹处也聚起一团邪火,烧的他分外难受。

    算起来,他们成亲已有五日,却只在洞房时做过一次……

    年轻男子本就精力旺盛,更何况是才开了荤的年轻男子,一点点旖念都足以演变为滔天的情慾。

    祁璟正是如此境况,他只觉得自己越发的难受,而能够缓解自己难受的人便在眼前。如今车厢内就他们两人,车窗外又没有什麽人,所以……想来只要他们声响小点必定不会被人发现的。

    一边这样安慰着自己,祁璟一边缓缓地伸出了手。

    他先是霸道而又温柔的抱出她的腰肢,确保等会苏妙容反应过来时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控制住她。而後他凑近她的颈边,轻轻嗅着独属於她身上的似兰非兰的香味,然後才伸出舌头慢条斯理地轻舔她的耳廓。

    苏妙容被他这一舔弄得头皮发麻,青涩却又敏感的身子立马就软了一下,随後心中徒然升起几分惶恐与刺激,她开始挣紮起来,只是男人的手臂如同钢铁般坚硬,她挣脱不得只能小小声颤抖道:「夫君你这是做什麽……唔……这可是马车……我们、我们还在赶路呢……」

    祁璟将如玉般的小小耳垂含在嘴中把玩,牙齿轻轻咬着那软软的肉儿,而後又重重的吸允了一下,车厢内立刻响起了女子的惊呼声,他笑得邪恶:「容容可不要叫太大声了,小心被人听见我们在这儿白日宣淫……」

    苏妙容立刻收住了声,水眸可怜巴巴地含泪看向他,眼里满是乞求。

    祁璟不为所动,手上的动作越发的放肆起来,偏生他还要更加过分地在她耳边说道:「容容不是喜欢这景色吗?那容容就好生看看着景色,不要让人发现我们在做些什麽哦,听话,嗯?」

    为了威胁她乖乖听话,男人的手指停留在她胸口的衣襟处,彷佛只要她不听话下一秒便会毫不留情地撕开她的衣物。苏妙容不敢赌男人会大发好心地放过她,立刻乖乖地转过头状似欣赏美景。

    只是她眼里虽是看着美景,却一点都看不进去,全部感官都集中在被男人抚摸的地方,陌生情潮渐渐上涌,眼前越发的模糊起来。

    男人宽厚的大掌从裙下往上,扯下袭裤,手指肆意地玩弄起娇嫩的花穴。他先是拿手指在外面打着转儿,一点一点靠近中心,找到那颗藏起来的小珠儿就是重重一揉,揉得苏妙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这一声娇媚万千的闷哼一下令祁璟把持不住,一回生二回熟,他匆匆释放出自己的慾望,寻到那小洞,扶着她的腰身就肏了进去,一下全根没入。

    「呜啊……夫君,不要……求你,不要……」苏妙容只觉得那东西像是一把利剑一般要将自己刺穿,疼痛与欢愉交叉着刺激着身体,她两眼一黑,身子一软,差点就磕在车窗上。

    「唔……好紧……容容忘记我说的话了?叫的如此大声是想要被人瞧去这番光景么?唔……不要夹那麽紧,你都快要将我夹断了……」祁璟一边让她不要出声,一边却又变本加厉地刺激她,手指在那小花珠上揉动得越发厉害。

    苏妙容又是怕的又是被刺激的,小脸无力地倚在车窗上,小嘴儿不断发出小小的呜咽声,里面还含着细微的哭声,活像是被人狠狠地虐待了的小猫儿。

    祁璟状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终於将帘子放了下来,使劲地压着苏妙容肏了十多下才喘着粗气说道:「你看我都放下帘子了,容容是不是该好生配合我了?」

    苏妙容张目瞪舌起来:「夫君,你……你……」

    祁璟却是手臂一个用力半抬起她的臀部就给她换了一个方向,让她面对着随时会被打开的车厢门,两腿儿岔开坐在他的肉棒上。

    还不等苏妙容挣扎,男人就在她耳边淡淡说道:「容容,该你动了!」

    作者的话:上肉上肉!

    _:3」_原本新书走的风格是小清晰剧情肉啊,谁知道一来二去肉比上一本还要多……我的小清新啊otヘto~~~

    夫君有点不正常(06)马车H,容容,该你动了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