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07)马车高H,容容乖,尿出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苏妙容哪里肯,她生怕这时有人进来瞧见这一幕,当下就紧张又害怕地僵住了身子,说不什麽也不动一下。

    祁璟轻叹一声:「你若是再不动,我可就要……到时你可别後悔!」

    苏妙容还是眼泪汪汪的摇着脑袋,甚至挣扎了起来。

    祁璟一下抓住她,从背後将她娇小的身子环抱在怀,两只手儿被他别到背後用一只手抓着,亲昵的吻一下又一下地落在她细嫩的颈上,而另一只手则缓缓向上扯住了她的腰带……

    眼见着自己的衣裳就要不保,苏妙容是真有些後悔了,有衣裳的遮挡总好不过没有,当下便扭着小身子哭道:「别、别……夫君,别……妾身动、妾身愿意动……」

    祁璟只觉得他的小娇妻什麽都好,就是太容易哭了些,让人越发想要狠狠蹂躏她。似是为了压抑快要爆发的情慾,他扳过她的脑袋深深地吻了下去,大舌长驱直入,勾住小香舌就纠缠起来,来不及吞咽的唾液从两人的嘴角溢出一路往下,当真是淫靡万分。

    「现在求饶已经迟了!」一吻结束,祁璟毫不留情地抽掉了苏妙容的腰带,将一应衣物尽数扯下,上身只留下她身上枚红色綉着芍药的肚兜。

    衣物层层叠叠地落在腰间,像是花骨朵绽放一般,而苏妙容的上半身子就是那细嫩的花蕊,徐徐散发出幽香,被散落发丝遮着的後背而是如同一块上好的白玉一般,触及之後令人爱不释手。

    祁璟眼眸略深,赞叹道:「真美……」

    苏妙容慌慌张张起来,因着双手被人反剪在後背无法拾起衣物遮挡自己,她只能一个劲的低声求着祁璟,只可惜她高估了男人的理智。

    他不但没有一丝丝想要放过她的想法,反倒因为这种随时可能被人发现的感觉刺激得慾望更加勃发,插在女人的体内的肉棒越来越有精神,甚至胀大了一圈,撑得女人愈发难耐起来。

    祁璟慢条斯理地将散落在她腰间的衣裳给拿开,手指从小腹慢慢往上轻轻地滑动着,一直来到两团白生生的乳儿上在粉色的乳晕上绕着圈圈,他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容容,你是想我将你肏哭呢,还是自己动起来?」

    苏妙容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羞耻与难耐,她知晓必然是要满足男人一次他才肯放过她,但是这两个选项对她来说都是那麽的……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对她来说在行驶的马车上做和光天化日下做没啥区别……

    只是没等她想清楚选择哪一个,祁璟就威胁性地动了起来,扣住她的腰身就来来回回猛烈的撞击了十几下,次次都将她顶得头差点撞到车顶,每每落下又急又快,肉棒也因此肏得极深,她这般刚开苞的少女如何受得了,当下就呜呜哭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选择了第二个选项。

    祁璟嘴唇勾着笑意,他就知道她会选这个,事实上她越是羞涩,他就越是想要瞧一瞧她主动的模样,定然是又羞耻又羞涩的诱人模样……祁璟停下动作,放开她双手後便懒懒地倚靠在车壁上:「动吧!」

    苏妙容咬着唇红着脸试着抬起腰动了动,意外地发现这般感觉好像、好像还不错啊……

    祁璟拍了拍她挺翘玉雪的臀部:「你这样不好动且费力气,你把手撑着前面,把屁股翘起来……」

    苏妙容乖乖地照做了,一对玉臂撑在前面,上半身伏在男人腿上,屁股则高高翘起。她自然是不知道这般模样从男人的视线看过去是最是诱人,微微隆起的一对玉乳如同倒扣的玉碗般美丽,尤其那翘起的臀部,可以令男人清楚看见臀缝中间的小小穴儿含着自己的模样,以及中间随着主人紧张得一开一合的小小菊穴……

    祁璟看的舍不得移开自己的眼睛,恨不得当场用力肏死这个小妖精才好,却又不得不耐下心来等着苏妙容动作。他心中暗道那些书上说的没有错,以後合该多多看些才好。

    他吞了吞口水後吩咐道:「容容乖,动起来……快点动起来……」

    苏妙容缓缓落下臀,吞下粗长的肉棒,被逐渐撑满的感觉让她不自主地低吟出声,不知不觉便将那淫词浪语脱口而出:「唔……好粗、好长……撑得好满……快要撑破了……呜啊……」

    女子主导与男子主导终归在感觉上有所不同,洞房那晚她後面虽是得了趣,却终究因为男人的粗鲁而没有过多感受到性事的真正乐趣。如今她来主导却又不一样,她可以掌控一切,速度、力道、角度……甚至是身下的男人。

    苏妙容虽是脸皮薄,但她又不是过分中规中矩的女子,这下得了些许乐趣也不那麽放不开,反倒是尝试着让自己快乐起来,有种像是孩童玩玩具般,而男人的那根粗长肉棒便是她的玩具。

    祁璟自然也发现了她的改变,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好玩吗?」

    苏妙容脸儿红红,似娇似嗔地瞪了他一眼,回过头便加快了速度,令毫无防备的男人闷哼出声,差点点就要射出来。

    祁璟脸一黑就要教训不听话的小娇妻,谁知这个时候马车被路上的石子儿绊了一下,两个人直直往前冲,若不是紧要关头祁璟护住了她的脑袋,指不定苏妙容脑袋上就要被嗑出洞来!

    当然,这个倒不是重点,重点是男人的肉棒因为这一冲击深深地撞进了穴内,穴儿深处的宫口毫无防备下被撞进一个头,刺激的苏妙容当场尖叫了一声。

    许是之前她喝了许多水又没有如厕,她如今被刺激的狠了,被刺激出尿意来,而且更严重的是她失禁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的,一个不注意便要随时尿了出来。

    「四少爷,四少夫人没事吧?」外面的人只听见那一声尖叫,还以为两人在里面受伤了个个暗自心焦不已,却又碍於祁璟的威慑不敢随意开门查看。

    车厢内,苏妙容一边强行忍受着失禁的感觉,一边又害怕那些人会进来……她急得满头大汗,回头望向祁璟却发现对方一脸地享受,而後还缓缓地抽出肉棒又插了进来。

    「容容好棒,穴内紧紧的又润润的……唔,真想肏死你……」祁璟全然不顾外面的人,只低声对着苏妙容说道,手指还特别不老实去揉弄那小小的花珠儿。

    失禁感越来越强烈的苏妙容哪里禁得起他这般玩弄,她很想放声叫喊出来却又顾忌着外面的下人,只能是难耐地低声哭求道:「夫君不要……外面、外面有人啊……啊啊啊……你别弄我了……求你别弄我……我、我快要忍不住尿了……」

    祁璟眉一挑,饶有兴趣地问道:「你要尿了?」

    苏妙容哭得稀里哗啦的,一个劲点着小脑袋。

    随即男人似是想到什麽,坏心眼地说道:「容容可是不想外面的人进来?」

    苏妙容自然是不想啊,还是一个劲地点着小脑袋。

    祁璟幽幽说道:「那好啊,我可以不让他们进来,但是我必须看着你尿出来!」

    苏妙容发觉她自打认识祁璟後,都瞪目结舌的次数越来越多了,也越来越发觉祁璟无赖无耻……更甚者是变态、禽兽!

    「既然容容想要被他们瞧去这场面,那我只好将他们叫进来了……」祁璟挑挑眉,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随即张开了口像是真的要将他们叫进来一般。

    这般胁迫之下,苏妙容哪里还敢不答应他,只能是依了他的要求:「我、我答应你……呜呜……」

    祁璟对着外面扬声道:「我们无事,继续前行!」

    外面应了一声,随即马车又开始摇摇晃晃行驶起来。

    而马车内的光景又是一变,浑身赤裸的女人被男人像是小二把尿般双手闯过膝弯抱起,悬空的臀部下是祁璟从车厢暗格中翻出的一个小小的碗儿,他这是打定了主意要好好瞧一瞧女人是如何如厕的。

    苏妙容羞得厉害,小穴儿反覆收缩就是尿不出来,而尿不出来她又难受的厉害,最後还是祁璟看不下去用手去拨弄着她的穴儿,口中还发出嘘嘘声。

    好吧,这下她羞得更厉害了。

    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刺激下,小小穴儿上面的小孔终於颤颤巍巍地张开了,许是被刺激的有些狠了,这一下尿出来是断断续续的,淡色的液体慢慢滴落进玉碗内,男人看得眼睛都直了。

    反倒是苏妙容不忍看自己这般放荡的模样,呜咽一声紧紧闭着眼睛,但饶是如此她还是能够感受到男人炙热的视线,心下越发羞耻,同时还有些别人窥视的快感,身子在尿尿的同时还分泌出点点蜜液。

    在快要结束时,苏妙容突然抽蓄着身子又泄了出来,这是这一次可不是尿,而是她高潮的淫液……她竟然在被他窥视排泄的时候高潮了!

    祁璟不禁笑了出来,低声在她耳边咕哝道:「真是个宝贝!」他日後还要好生发掘他的小娇妻才是。

    语罢,他也不嫌苏妙容下身一滩泥泞,就着那些液体就插了进去。因着前头看了一番美景,他激动不已,不过肏了十几下便要射精,他加快了速度,一下肏入深处射满了整个小肚子。

    苏妙容气喘吁吁地躺着,心中暗道虽然她也很舒服,但是……不过总算是结束了,她可以好生休息一番了。

    只是她这样想,却不代表着祁璟也是这样想,男人虽射了一次,却还没有完全消除慾望,不过稍稍撸动两下又硬了起来,毫不客气地又肏进小穴儿内。

    苏妙容瞪大了双眼:「你……夫君,你……怎麽……」不是说好了只来一次吗?

    似是看懂了她眼中的神情,祁璟只是无耻道:「我何时说过只来一次?乖,夹紧点……这天色还早呢,乖乖让我弄个尽兴我带你去看夜景,嗯?」

    作者的话:翻了翻,上一章居然有个成语用错了!!!_:3」_好讨厌不能更改收费章的设定啊……

    话说,潜水的都冒个泡行吗,宝宝这两天要放脑洞出来投票了哈哈哈,才不会告诉你们我又他妈存了好几个脑洞,减去写了的两个估计还有15个哦(保守估计的结果,这还是我控几了我自己的後果哈哈哈~)

    哦,我才不会告诉你们肉肉和衫衫很嫉妒我呢?a; ̄︶ ̄a;

    夫君有点不正常(07)马车高H,容容乖,尿出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