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08)初至寒山关,苏妙容初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寒山关实际上就是卡在寒山峡谷最窄处的一道门,实属易守难攻之地。就因着这道门,中原地区整整一百年免遭蛮夷的侵袭,是以寒山关向来是帝皇最关心之地,一旦寒山关失守,後果将不堪设想。

    要知道蛮夷之人多数生活在艰难之地,体能上天生比汉人有优势,骑射之术又十分了得,更兼全民借兵,就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都知道骑马射箭上战场,在寒山关建立之前,汉人与其之战所胜不过十之一二,实属不易。

    所幸的是,百年之前祖先有远见的建立了寒山关,利用地利之便将蛮夷之族挡在寒山峡谷之外,百年之内也算是宁静。

    只是这寒山关实在不是一个好地方,此处因常年冬寒粮草不生,物资实在是匮乏,若是遇见雪崩等天灾,寒山关内还会断水断粮,到时更加艰难。

    是以朝中多数臣子都不愿来守寒山关,这样一来二去,寒山关反倒成为了「贬黜之地」,但凡有人得罪了一些得罪不起的人,便会被调任至寒山关,这一上任便要足足待够五年方可离开。

    在外人看来,祁璟会来寒山关是多半是因忠王惩罚的缘故,却是没有多少人会相信祁璟是自愿前来的。

    当然,祁璟回来寒山关是有很重要的原因的,原因之一便是在梦中,他成婚一年後圣人会因病驾崩,十几位成年皇子争夺皇位几乎将朝中多数大臣卷入夺位之争,死伤可谓是不计其数,相较於性命朝不保夕而言,还不如在寒山关受苦几年。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想要一圆自己的梦想。

    即便是忠王如何不喜祁璟,也不得不承认一点,相较於几个嫡子,祁璟不管是性格还是爱好方面才是最像他的。

    忠王祁尚天出生草野,虽说没有读过几本书,基本上只会写自己名字,但是他却是在开国将臣当中唯一被封王的,凭的便是他一身蛮力,天生会打仗,以及数十次的救驾之功。

    但也正是因着他出身不好,忠王妃一个书香世家出身的女子怎麽可能任由几个儿子女儿跟着他们老子学大老粗那一套,是以几个嫡子包括忠王世子都被忠王妃往读书人那个方向教导,反倒是不管不顾的祁璟和他老子最为相像。

    祁璟也不喜自己老子,但他不得不佩服崇拜自己老子,打小最为向往的就是在沙场上驰骋,而後知晓忠王祁尚天是他亲爹後,他又多了一个目标,那就是超越他父亲,让不喜他的父亲睁大眼瞧一瞧谁才是他最出彩的儿子。

    只是在梦中,他却没能实现这一梦想,一切源头还是因为那个女人。那女人自己不愿来寒山关受苦,又不愿被京中的妇人说她不愿吃苦宁愿独守空房也不愿陪夫君一起去寒山关,硬生生地让他选了在京中做一个文职。

    只是当时两人也没有想到夺嫡之争会那般严重,甚至於……

    祁璟每每想到此处都忍不住冷笑,独守不独守的又有什麽关系呢,两人不过是名义夫妻,她就是既舍不得京中奢华安逸的生活又不想被人说三道四下脸面罢了……只恨他当初没看清她的真面貌,顾念幼时之情反将自己的性命搭了进去!

    他不禁偏头看向近在身边的小女人,目光中满是柔和,现在他倒有些想要谢谢那个女人了。若不是她,苏妙容也不会嫁与自己……

    苏妙容似有所感,抬头瞧了他一眼,道:「看什麽呢?」

    祁璟勾唇道:「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

    苏妙容似嗔似怒地瞪了他一眼,也不说话,继续埋头做自己的活计。

    她正在给祁璟做里衣,来之前她也没想到祁璟是奔着上战场来的,所以这方面准备的甚少,直到祁璟昨日说自己不日便要上战场才恍然想起很多东西没有给他准备,这才匆匆忙忙起来,又因着人手不够,她只能是亲自动手。

    但凡上战场是会发送一套盔甲之类的,但发放的里衣太过轻薄,偏生两人带来的里衣也是偏轻薄的,而寒山关又气候寒冷,不得已之下只得另做里衣给祁璟。不止是里衣,就连那些战靴也是被苏妙容给嫌弃了一番。

    她可舍不得让祁璟这样寒酸穿上战场去,万一冻出什麽毛病来怎麽办?

    不过好在的是这些东西都是现成的,只消拆了外头的线往里面塞些棉之类的即可,但这厚度也是有讲究的,不能过厚,不然就影响动作,动作不便在战场上可是致命的,所以苏妙容只得试了又试重做好几次才放心。

    祁璟见她全服心神都在那里衣上,心下微微有些不满,不由地伸手去揽她的腰,又是摸摸又是捏捏的,搅得人好不安生,即便是苏妙容这般绵软的性子也怒了,伸出手重重地打了他手一下,斥道:「别闹,正给你做里衣呢!」

    祁璟顺势又靠过去了点,语气里带着微不可闻的委屈:「我这一去可是要好几日呢,你难道都不想我么?之前在路上待我如此热情,怎地来了寒山关就这般冷漠?我可是好几日都没有碰你了……」

    越是说到最後,男人的声音便越轻,最後一句几乎都成了气音。可声量虽低,却是打着转儿往苏妙容耳里钻,初尝情慾的青涩身子哪里经得起这般撩拨,当下半边身子一麻就要倒在男人身上。

    只是中途她瞧见了手中的里衣,心一狠,重重咬了下舌尖,逼自己清醒过来,腾出一只手将男人的脸扳过去,道:「你真的别闹了!」

    祁璟知晓今晚又是什麽都做不了了,不由地叹了一口气,道:「容容待我着实无情了些,明明之前在马车上……唔唔……」

    苏妙容慌忙举起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说出那些羞人的话语来,拿眼睛狠狠地瞪他,道:「你快别胡说!」

    她不知晓自己这般非但毫无威慑力,反倒是水光潋灧地惹人心痒,祁璟伸出舌头舔了舔那嫩嫩的掌心,惹得女人慌忙缩回手,解放的嘴又开口道:「那可不是我胡说,那可是你我心知肚明的真事儿,你那时……」

    见苏妙容真的怒了,男人只好咽下後面的话,转而道:「这个里衣明日再弄吧,你都几日没有睡好觉了,今晚何不好生休息一晚?」

    苏妙容闻言咬着唇,好半响才小小声道:「妾身睡不着,倒不如找点事儿做。」

    祁璟一愣,眼神又柔和了几分,也顺着她的意就不闹她了,让她得以安安静静继续做那件里衣。

    其实他早知自己要上战场,什麽都早有准备。只是他不知为何就是喜欢看着她为了他忙得团团转,看着她担忧他,虽然後来自己也心疼她,但是有人关心自己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美好到他愈发舍不得放手。

    半个时辰後,苏妙容终於完成了,她细心地将所有的线头都用特殊的针法收起来,摸上去光滑一片,穿在身上倒也不会起痒不适。她帮着祁璟穿在身上,又让他做了些动作,见没什麽阻碍才松了一口气。

    苏妙容拿眼睛又上下瞧了瞧,边又开口嘱咐道:「你这第一次去虽说不用上阵,但也得自己好生小心点才是。妾身知晓你定是不满於只在後方看着,迟早有一日定要亲上战场,但夫君也得答应妾身一件事,无论如何都得回来!」

    祁璟低声应了一声:「好,我听容容的,定会归来的。」

    苏妙容不放心地又道:「初到寒山关时妾身与那张将军的夫人有所接触,那张将军虽是武将,却也极爱字画等物……夫君若是有那心思,想必一手书法定会让张大人心生爱惜之情。」

    祁璟倒有些惊讶,两人才来寒山关不到十日,不想自家夫人却是将张将军的爱好打听的清清楚楚。张将军是寒山关职位最高的将领,他若是想要往上爬,少不得要接触这位,眼下知晓了他的喜好一切也就容易得多……

    心下一片感动,他握住了苏妙容的手,道:「辛苦容容了。」

    苏妙容笑道:「你我可是夫妻呀,这有什麽辛不辛苦的。对了,还有一事,此次的前锋将军他……」

    祁璟这下是越发的惊讶了,只因苏妙容的不仅仅打听出张将军的喜好,更是将寒山关有头有脸的人物打听的比他还清楚。他忽然想起两人初到寒山关时,苏妙容强撑着不适去随他拜访了好些人,想必正是那时……

    越是想明白,他越是佩服自家夫人的能耐,无怪乎她日後嫁与……

    祁璟突然黑了脸,低头擒住了那喋喋不休的娇唇,惹得苏妙容不满地嗔道:「呀……唔……你这是作甚……我还没有……唔……说完呢……唔唔……」

    她越是这般挣扎不休,祁璟越是不想放开她,灵活的手指几下便解开了她的衣裳伸了进去,忙里偷闲时口中还道:「乖容容……这一去便要去好几日,我怕你想我,所以我们不如做点更欢喜的事情吧……」

    夫君有点不正常(08)初至寒山关,苏妙容初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