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10)高H,乖容容,吃一吃r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苏妙容小脚儿微动,似是欲要逃离此处,祁璟立刻看穿了她,大手一伸便揽上她的腰肢,湿漉漉的胸膛用力地压着两团绵软。

    祁璟意味深长地说道:「不过几月未见,容容都长大了不少啊……」

    苏妙容脸儿更红了,她确确实实在祁璟不在的这段时间长大了不少,这可不只是身高,还有就是那些夫人传授的秘方……总之她如今是身材高挑、腿长腰细、胸前鼓鼓囊囊的小尤物一枚。

    据那些夫人们说,男人们就爱这一口。什麽事情都是互相的,如若你不漂亮,没有吸引男人的资本,那麽你就不要责怪你的男人不宠爱你偏宠那些个狐媚子,那可不仅仅是你男人的错,你自己也要反省一二的。

    苏妙容也觉得此话有理,所以才会……所以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抵在胸前的两只小手轻飘飘的、软乎乎的,摸得祁璟胸前一片痒意,他喉头微动,牵着那小手缓缓往下,诱哄着说道:「容容帮我摸摸可好……你看它为你都硬的发疼了……容容乖……」

    苏妙容似是被蛊惑般,顺着他的力道圈住了那物什,眼睛控制不住也往下……

    两人虽说成婚了一年有余,在床事上却是甚少这般,苏妙容向来过於羞涩放不开,祁璟也偏宠她,舍不得她为难,所以直到今日苏妙容才算是彻彻底底将那东西的面貌看清楚。

    男人的肉棒十分粗长,蛋大的龟头有棱有角的,棒身颜色深沉青筋环绕,根部则缀着两颗沉甸甸的囊袋,看上去十分的狰狞可怖,而握在手中的感觉更是如同那钢铁般坚硬,又似那火炭般烫手。

    苏妙容小手圈着那肉棒不禁想到,那麽大的一个家伙她是如何吞下的……

    祁璟粗喘一声,出言指导她,道:「容容别光握着不动,试试上下滑动一下……对、对……就是这样……」

    听见头顶传来的声音苏妙容才回过神来,暗暗骂着自己乱想,只是这一回神又发现自己手上的动作比她想的更加……苏妙容暗自安慰自己,这是夫妻间很正常的事情,但奈何自己的身子越发的不争气,竟是越来越软,尤其是腿心不断冒着水儿……

    祁璟下巴抵在女人的头顶,闭着眼睛从发出声声粗喘,又抽空教导自己的小娇妻如何取悦自己,一边手也不老实地在苏妙容身上游走,惹得她身子愈发娇软,春水咕咚咕咚直冒。

    苏妙容弄了许久,手儿都酸软了也不见那东西有任何发泄的意味,不由地委屈道:「手酸了……为什麽它还不射……夫君……」

    声儿娇娇的、嫩嫩的,似是可以掐出水儿来,似娇似嗔的语气听得祁璟不由地心一软,心疼地揉了揉她的手臂,顺着她道:「好好好,既然手酸了就不要弄了,我来伺候你,嗯?」

    最後那个「嗯」听得苏妙容心尖微颤,鬼使神差般点了点小脑袋。

    祁璟见她同意後便不客气起来,随意解开她的衣裳便将手伸向女子最为私密的地方,一摸便摸到了一片黏腻,祁璟见状不由地调笑道:「原来容容已经迫不及待了啊……」

    苏妙容被他一摸彻底软了身子,一头栽倒在男人怀中。男人的指腹带着茧子,什麽都不做只消摸摸小花珠便能刺激得她又是刺痛又是酥麻,许久未承欢的身子也是想男人想的厉害,敏感得令他大喜。

    「唔唔……你别说……别说这些话……」祁璟技巧性地揉弄起那珠儿,苏妙容只觉得承受不住,眼一闭就落下一连串泪珠儿,口中还娇娇地不依起来,「太重了……你、夫君你轻点……唔,好舒服……」

    祁璟爱死了她这幅模样,点着她鼻尖道:「真是一个爱娇的小东西!」

    他手下的动作越发快速起来,窄臀也跟着轻轻摇动,让那愈发火热硬挺的肉棒撞到她软软的小腹上,两人都觉得十分刺激,快感连连。

    正当苏妙容快要达到临界点时,祁璟却是忽然收回手,她睁开水雾蒙蒙的眼儿不解又委屈的瞧他,只得到他一句解释:「水冷了,再在这里带下去恐要生病。」

    若是平日里的苏妙容定然是全都听祁璟的,只是这眼下她却是不知为何使起了小性子,只觉得男人就是故意让她难受的。俏脸儿一板,轻哼一声状似不理祁璟,但小手儿却又攀在他肩头,要他抱的意味明显。

    祁璟心下好笑,依着她将她抱起,只是这抱却不是横抱之类的,而是直接捧起她的臀儿让她跟自己面对面,双腿自发缠在腰间的那种抱。

    苏妙容有心不理他,却在行走间阻挡不了男人使坏,他的那大东西因着此刻两人的姿势微微嵌入软软的腿心,只要男人步子一抬就会撞一下腿心,有时撞得狠了还会隔着衣物挤入穴口,惹得她是娇喘连连。

    好一番折磨後,祁璟终於走到了床边,也不将她放下,而是背对着床一倒,抱着她直直倒在床上。苏妙容吓得尖叫了一下,更重要的是那肉棒因着他这一举动深深地插入了腿心,隔着衣物挤入了半个头去!

    等她缓过气来第一反应便是举起粉拳锤了他一下,怒道:「你怎麽那麽坏?」

    她这语气虽说是怒,但嗓音娇娇嫩嫩的还不如说是撒娇更贴切些,祁璟听的是心头火热,面上却是装着生气,拍了她臀部一下:「你如今倒有胆子和我置气了?方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看来是要我这个做丈夫的好生教训你一番!」

    苏妙容先是被吓了一跳心中有些惶恐,但她在寒山关呆久了也没了原来的胆怯,她悄悄抬眼看向祁璟,见他虽然黑着脸却不像是生气,当下便明了这是他唬她呢,於是她配合地讨好道:「夫君别生气了……你想怎麽罚我都可以呀……」

    祁璟玩味道:「怎麽都可以?」

    苏妙容有了一瞬间的惶恐,随後强自镇定道:「当然不许太过分了!」

    祁璟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却在下一刻将她翻转了一个方向,一阵天旋地转後,她小脸儿正对着男人那高高翘起的阳物,小屁股被男人握在手中,只听祁璟的声音传来:「那容容帮我好好安慰一下它好了……乖容容,摸摸它……」

    粗大的肉棒近在眼前,苏妙容的鼻间里全是属於它的浓烈气味,这气味并不难闻,甚至还有些许蛊惑的意味,苏妙容下意识便伸出双手圈住了那大东西,上上下下撸动起来。

    祁璟舒服地喟叹一声,又诱哄道:「乖容容,吃一吃它好不好,嗯?」

    苏妙容为难起来,她不是不愿意,只是她……她不会呀!

    祁璟将她的犹豫看在眼中,还以为她这是不愿意,於是他伸出手将她臀间衣物撕开,恰恰好撕出一个可以瞧见小穴儿的口子,手指在敏感的珠儿上滑动,祁璟又道:「容容帮我吃吃它,我也吃吃容儿如何?」

    苏妙容惊道:「夫君……」

    後面的话她再也说不下去了,只因男人捧起她的小屁股舔了一下穴口,那湿漉漉的温柔触感和手、和阳物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当下便令她尖叫起来,憋了许久的高潮在这一瞬间爆发,喷溅出的水儿淋湿了男人的俊脸。

    她无力地躺在他身上,脑袋就软软地贴在那大家伙的旁边,又听男人说道:「容容可舒服?哦,泄了那麽多水儿定是舒服的吧!容容还想不想我继续,若是想的话……容容应当知晓如何做吧?」

    苏妙容知道他的意思,心下有几分为难,却又捱不过方才那一下的诱惑,她……她也很想知道被男人用唇舌的感觉。

    於是,慢慢地,缓缓地,她伸出手握住那大肉棒,伸出舌尖在顶端小孔轻轻地舔了一下。

    「嘶……」祁璟爽到不行,拱了拱腰说道,「容容继续!」

    苏妙容见他这般爽快,心下也有了些许异样,这种掌控他的感觉意外的不错,於是她又连连舔了他好几下,将那腥咸的液体卷入口中吞下。而男人也捧着她的臀部舔弄起小穴儿,舌头一卷便要刺入其中。

    她被刺激地想要尖叫,却忘了男人的肉棒离她小嘴儿很近,她这一张口便被男人寻了机会一下插入她口中!

    「唔唔唔……」苏妙容慌张地不断拿舌头推拒着,却不想她这样反倒令男人越发爽快起来,窄臀不由地往上顶弄,一下比一下插入得更深。

    「好容容,吃的我好爽啊……看来我也得好好报答容容才是……」祁璟这般说道,而後舔弄小穴的动作愈发狂乱起来,小珠儿被他含在口中玩个不停,还拿手扒开穴儿用舌头舔入更深处。

    苏妙容被他舔得两眼花白,似是不甘落後,她也认认真真地握住大肉棒舔弄起来,学着他的样子小舌头灵活地刮弄着顶端。她的小嘴很小,吃不下男人那麽大的家伙,於是剩余的部位便拿小手抚慰,时不时还会摸摸两颗囊袋,似要将存储在里面的精液给挤出来一般。

    两人像是比赛一般,端看谁先忍不住泄出来。

    夫君有点不正常(10)高H,乖容容,吃一吃r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