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11)高H,祁璟的惩罚:看镜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啊啊啊……夫君……啊……不要这样快……」苏妙容被男人抱着,四肢像是八爪鱼般紧紧缠在他身上,整个人被抵在床柱上被狠狠地肏着。

    祁璟很有些惩罚的意味,大抵是在恼怒方才他比苏妙容早一步泄出来,发泄後便强硬地抱起了趴在身上的小娇妻,连个招呼都不打便将穴儿肏得满满的,一连数十下的肏干,将苏妙容肏得只晓得尖叫,好半响才缓了过来。

    「不要?可是你的身体可不是这样说的,上面的小嘴儿一个劲拒绝我,但是下面的小嘴儿却又把我夹得那麽紧,当真不要我这样肏你?」祁璟将她往上抱了抱,扯开胸前的衣襟便咬住一对娇嫩的乳儿,将乳头含在嘴中吸允着,又惹来苏妙容的呻吟。

    「你不要、不要这样……太羞人了……」苏妙容小手儿放在祁璟的脑袋上不知是推拒还是迎合,小脸因着方才的一番话而红的彻底,只是她虽觉得不好意思,但身子也因着这些话而快感连连。

    「不要这样?是不要这样肏你,还是不要这样肏你,嗯?」祁璟坏心眼地歪曲了她的意思,肉棒画着圈找着各种各样的角度插进去,一时快一时慢,故意逗弄她。

    苏妙容挨不住这般玩弄,泪眼汪汪委委屈屈地唤道:「夫君……」

    祁璟最受不了她这幅模样,最後还不是心疼自己这心尖尖上的宝儿,慢慢地缓下速度,抽插间变得温情脉脉起来,一下又一下浅浅地插入、抽入,腾出一只手捏着小花珠转动,比之前更令人难耐起来。

    苏妙容的身子湿的厉害,过多的水儿顺着肉棒流到男人小腹的毛发上,又通过抽插将两人的腹部都彻底打湿,湿哒哒、滑腻腻的一片,祁璟的手一摸全是黏腻的液体,不由地笑道:「真是泛滥成灾啊……」

    「你又欺负我……」苏妙容控诉他,喵呜一声狠狠地咬上他肩头,只是男人这一身铜皮铁骨可不怕她的小米牙,最後不过留下一个浅浅的牙印罢了。

    苏妙容见状有些气馁,随後眼珠子一转,竟是破天荒地使起坏来,小嘴儿软软含着肩头上的一片肉,滑滑的小香舌有一下没一下地舔起来,当真是像极了那小小的猫儿讨好主人般。

    悄悄抬起眼看向祁璟,却见他连一个表情都没变,就连下身的抽插都是那般的温柔,她越发沮丧了,只是心底到底不服输,又伸出小手儿捏上了男人的乳首,学着男人以往玩弄她的样子玩弄起那浅褐色的乳首。

    小嘴一路往下,最终小口儿一张,含住了那乳首,温温柔柔地吸允了几下後突然重重咬了一下,祁璟这个时候也綳不住了,一下闷哼出声。

    苏妙容见他沉下脸色有几分害怕,随即讨好地伸出舌尖舔弄起刚刚咬着的地方。却不知那处被咬的刺刺痛痛的,被她一舔又带上些许酥麻的痒意,这叫男人如何受得住,五指一用力,抓过她的翘臀就是几下猛力的抽插。

    「呜呜……夫君……不要……不要……呜呜呜……」苏妙容连话都说不清楚,这下她是将祁璟给得罪狠了,只怕今晚他没有那麽容易放过他。

    她所想的和男人的想法不谋而合,只听祁璟说道:「容容从何处学来的手段,嗯?竟是连我都敢作弄起来,看来今晚就该好生教训你一番!」

    说罢,男人腿一迈便要抱着她去床上,这下苏妙容是彻底慌了,急急忙忙拒绝着,道:「不要去、去床上……夫君不要去床上……」

    若是这般男人站着操弄她,体力流逝的还会快些,要是去了床上她指不定要被肏到什麽时候。成婚这些日子她最了解的就是祁璟的厉害,那能让他去床上,那岂不是如虎添翼么?

    祁璟心下一转便知晓她的打算,他也不说破,而是弯起唇似笑非笑道:「当真不去床上?」她当他不去床上就不能收拾她么?

    苏妙容可不知道祁璟想些什麽,她只知道现在不能去床上,当下连连应道:「对对对,不去床上……不去……」

    祁璟意味深长道:「那你可再别说不要……」

    苏妙容心下不解,但很快男人给了她答案,祁璟两步当做三步就将她抱到一处,而後又在不抽出肉棒的情况下将她翻了个身,肉棒在她体内转了一圈,刺激得她流出更多的淫水,等到她缓过气来睁开眼时,面前的正是梳妆台上的大镜子,正好可以将两人交合的样子映出来。

    她惊呆了,颤巍巍地指着镜子道:「夫君……夫君,你这是……」

    祁璟在她耳边说道:「这可是你说的不要去床上,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去床上,但是容容可要一直看着镜子哦,这便是我对你的惩罚……」

    苏妙容自然不肯,娇娇地便要拒绝,却又听祁璟说道:「容容是想连着三日不出房门,还是今夜了事?」

    相比起三日不出房门……她还是选择今夜了事吧!

    祁璟知道她这是应承了,於是抱着她又往镜子边凑了凑,保证她能够看清楚两人下身的境况,健腰一下一下摆动起来。

    苏妙容羞耻万分地看着镜子,只见镜子中的女人娇小秀美,脸上一片春意,身子刚刚好嵌入高大英俊的男人怀中,男人是赤身裸体着,而女人却是衣冠不整,到处都是被男人暴力撕扯出的破洞,好似她方才是被好生蹂躏了一番。

    而视线缓缓往下,因着长时间的交合,女人腿心儿处的淫水都被肉棒磨成白色的小泡沫,沾得两人下身到处倒是,隐隐约约间只可见女人窄小的穴儿艰难地含着一根颜色深沉且粗长的大肉棒……

    苏妙容羞得不敢再看,紧紧闭上了双眼。

    祁璟低低地笑了一声,道:「容容不看了么?真是可惜了这般美景呢……」

    苏妙容羞恼道:「你又在胡说些什麽!」

    祁璟却是无辜道:「我可没有胡说,你不信吗?不信我一一说与你听。」

    苏妙容心下不安,正要拒绝,却感觉祁璟一手环过胸前,托住了乳儿,捏着乳儿道:「容容的奶子就漂亮,软软的、翘翘的,躺平也聚而不散,乳尖粉粉嫩嫩,每次瞧见了就想要一口吃掉才好呢……当然,这乳儿最美的时候还是容容骑着我的时候,两只乳儿上下跳动……你说美不美,嗯?」

    「你、你别说了……」苏妙容这声儿颤巍巍的,像是要哭了一般。

    只是祁璟却不为所动,继续往下说:「知道我最喜欢你什麽地方么?就是下面这张小嘴儿,小小的一张嘴儿不管我肏了多少遍还是那麽紧……每次都紧紧缠着我叫着不够,你说你贪不贪吃,嗯?」

    之後祁璟还将她全身上下都说了个遍,终於将苏妙容欺负得哭了出来。

    祁璟轻叹一声:「真是一个娇宝贝,还真是说不得了?」

    苏妙容嗔道:「都是你……无端端说那麽多羞人的话作甚!」

    祁璟无辜道:「这能够怪我吗?你分明听得也很愉快……每次我一说你的小穴儿就会用力地夹着我,你说你这是不是口是心非?」

    苏妙容可怜兮兮地哭道:「你这个坏人,就知道欺负我!」

    祁璟听後将她按在梳妆台上,整个身子被按在冰凉的镜面上,尤其一对乳儿被狠狠挤压着。前面是冰冷的镜子,後面是男人火热的身躯,苏妙容一时间被刺激的狠了,小小地呜咽一声後终於抵不住泄了出来,恍恍惚惚间又听见祁璟说了一句。

    「喜欢你才欺负你呢!若不是爱的狠了,又怎会这般狠狠地欺负你……」

    之後的事情苏妙容就再也不清楚了,整整一晚她都被男人按在房内各个地方猛肏,晕过去也要被活活肏醒,祁璟像是要将这四个月的慾望一下发泄出来一般。

    只是他这般是爽了,可把苏妙容给苦惨了,足足睡到第二日半夜才睡醒。

    「醒了?」祁璟一直没睡,就等她醒来,此时人一醒他立刻招呼下人将一直温着的饭菜端过来,扶起苏妙容还不让她动手,自己拿过碗筷作势要喂她。

    苏妙容脸儿红红的,声音小小地道:「我自己来……」

    祁璟却是不让,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这身上无力,等会摔了碗怎麽办?」

    苏妙容见他如何都不给自己动手,便索性让他喂自己,只是心中气呼呼地想着,若不是这人这般欺负自己,自己会无力么?

    喂了她足足一碗粥後,祁璟才像是想起什麽般说道:「圣人来旨,点名了好些人进京,我恰好在此中。」

    苏妙容讶然道:「都走了寒山关怎麽办?」

    祁璟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道:「你当圣人想不到么?我们这边回了信,圣人自会派人前来。」

    苏妙容想想也是,只是……

    祁璟瞧出了她脸上的忧郁,问道:「怎麽了?」

    苏妙容咬了咬唇,道:「我们这要回京了,你是不是……是不是很欢喜?」

    夫君有点不正常(11)高H,祁璟的惩罚:看镜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