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12)甜甜甜,老子他妈的不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祁璟一愣,旋即笑道:「为何这般问?」

    苏妙容咬咬唇,有些艰难道:「有时去你书房帮你磨墨时,会瞧见一些有关京城的消息,可见你对於京城的消息十分关注。虽说你如今也是一个官员,是该时时注意京城的动静,但你方才说起回京城时……却是不一般的高兴,所以我才会想你……」

    祁璟倒是没想到自己的小娇妻这般了解自己,他不禁想起平日里许多细节,无一不昭显着苏妙容对他的好。

    例如他不喜喝那些苦茶,是以每次给他上茶的就是那种带着甜味的花果茶。又如他怕痒,是以他所有的衣裳都由她用特殊的针法将那些线头藏起来。再比如他喜好辛辣之物,而她口味却偏清淡,两人即便是有银子,但在寒山关这种地方却也用不出去,所以每每她都将就着他,最多在面前放一杯白水涮涮便吃……

    苏妙容不似其他人,她性子柔顺恬静,对一个人好就是这样如同水一般润物无声,却从不会在开口说自己的付出,更不会像你索要些什麽。

    祁璟想了很多之後才惊觉苏妙容为他付出了这般多,而他却还要她陪着他来到寒山关这种地方吃苦受罪,苏妙容这般好的女子实在应该拥有最好的才是。

    感动之下,他伸出手很想要抱住他的小娇妻,却不想苏妙容又开了口。

    「祁璟,你是不是还念着姐姐……」

    祁璟很好,即便按照世俗来说,他身份卑微,本是配不上她的,可苏妙容任然觉得他真的很好。

    在苏妙容看来,祁璟比一些王公贵族世家嫡子好太多了,他人长得好看不说,又是难得的文武全才,即便一开始是忠王走了後门举荐来寒山关的,但後面能够坐到四品校尉的位置着实是他自己的努力。

    只是,她心中还有一个心结。

    事实上来到寒山关那麽久,苏妙容早就忘记了祁璟和苏妙音之间的事,只是偶然下她在书房瞧见了被烧毁到一半的书信,那些内容都被烧毁到不可见,但却能依稀辨认妙音二字。

    当时的她虽然没有问出口,这件事却是像根刺一般扎在自己心中。她越是在乎祁璟,这根刺就扎得越深,直等到某一日拔出来让自己的心血流成河。

    而今日,她见祁璟如此期待回京,便以为他这是期待着回京见苏妙音。冲动之下,她选择将刺拔出,她不想无视这根刺,更不想用一辈子的时间让这个刺越扎越深,和肉长在一起。

    苏妙容垂着头,泪不知不觉间流下,她听见自己声音:「你若是还念着她……我不强求,我愿意主动和你和离。以你的本事想必很快便能收到新帝重用,到时只管说是我对这婚事不满意,新帝定不会因先帝一时玩笑为难你……到时你也可以凭着军功迎娶姐姐……反正如今姐姐未婚,你也……」

    祁璟站在一旁,脸沉如水。他不敢置信自己的妻子便是这般想自己的,他祁璟看上去就是这样朝三暮四的男人?这一年两人相互扶持种种情谊她都忘了么?

    他很生气,很生气,很生气!他恨不得上前打她两耳光让她清醒清醒,却又舍不得她疼,他更恨不得取出剑乱砍一通好将心中的怒气都发泄出来,却又舍不得吓着她。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选择先行离开。若是再不离开,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何事来。

    苏妙容没有抬头,只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以为祁璟这是被她道出心中隐秘恼羞成怒之下选择对她眼不见为净,同时也是默认了她的话。这一下她是真的心痛至极,就连呼吸都如此困难,终於忍不住双手捂脸痛哭起来。

    哭着哭着,身体一暖,一个声音从头顶传来。

    「你说,我该拿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怎麽办……」

    苏妙容哭得无法自己,她抽抽噎噎地说道:「你、你……你不是走了吗?」

    祁璟拿出帕子给她擦泪,却不想越擦越多,心疼地吻上她的眼角,道:「你哭得这般伤心,我还能真的离去吗?」

    苏妙容张开眼便瞧见男人脸上的无奈,她定定地看着他一会,最终又忍不住伸出双臂抱住了他的脖子,大哭道:「呜呜呜……祁璟……我不想离开你……」

    祁璟拍了拍她的背,道:「那好,那便不离开,嗯?」

    苏妙容才没有被他这句话给安慰到,她心中还想着那茬,於是道:「可、可是……姐姐怎麽办?」

    祁璟脸一黑,使劲在她细嫩的颈边咬了一口,咬得她直呼痛,气呼呼地说道:「那麽一个女人,你管她去死!你就非得提起这个女人么?你哪知眼睛看到我还喜欢她了?这一年,难道我什麽心思你不知道?」

    越说越气,祁璟几乎是在她耳边大吼:「苏妙容,我最後跟你说一遍,老子的婆娘是你,不是苏妙音那个贱人!老子不稀罕那个女人,老子稀罕的是你!你听清楚了没有?」

    那麽大的声响,苏妙容当然是听得清清楚楚,只是……

    「你非得这般大声么?吵得我耳朵直疼……而且、而且你怎麽可以同忠王学,说话这般粗鲁……」

    祁璟黑着脸道:「还不是被你气得,不然我会这样说?」

    其实祁璟小时说话也是这般粗鲁,简直和忠王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不过後面忠王因着自己出生不好,是以很嫌弃祁璟这个在外出生的野孩子,对他的教育一直都是不听话就上棍棒,祁璟能够有今日的文武双全不得不说和当初的棍棒教育分不开。

    苏妙容被他这一顿粗鲁做派说得哭不下去了,只是方才哭的狠了些,现在还没有喘过气来,但不妨碍她心中升起股股甜意。

    她腆着脸凑上去,好在祁璟气归气,虽是黑着脸却也没有推开她。她扒拉着男人的胳膊想要说些什麽,最後却是吐出这样一句:「其实、其实你方才……也挺好的,很有、很有……很有男子气概的。」

    一句话说的祁璟哭笑不得,他弹了弹苏妙容的额头:「你这脑子一天到晚在想些什麽?」

    苏妙容呼痛,捂着额头委屈道:「还不是你!要不是你非要神神秘秘收集、收集……她的消息,看完後还要拿火焚毁,我至於乱想吗?」

    祁璟脸又沉了下来,他咬着牙道:「怎麽说,这一切都还是我的错了?」

    苏妙容眨眨眼,又落下泪来:「就是你的错,若不是你将什麽都藏着掖着……若你将一切都同我说了,我也不会这样乱想你……我不是不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可是……可是我就是忍不住瞎想这些有的没有……」

    「祁璟,我就是在乎你才会乱想……你上战场我就想你会不会受伤,还能不能回来……看见你,我就会乱想你到底在不在意我……看见你书房那封烧了一半的信,我又会乱想你是不是对姐姐还余情未了……你什麽都不同我说,我怎麽知道你想些什麽,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苏妙容一股脑将心中的埋怨说出口,虽觉得自己很有理,却又莫名地倍感心虚,埋着小脑袋偷偷抹泪就是不敢去看祁璟的脸色。

    良久,祁璟轻叹一声,拥着她道:「是我不好,什麽都不与你商量,以後不会了……所以别哭了好不好?」

    苏妙容没想到这般轻易便让他妥协了,顿时心中过意不去,又觉得自己好生过分,抹着泪委委屈屈道:「对不起,我也有不好的地方……呜呜……祁璟,我也好想、好想不哭……可是我收不住……」

    祁璟被她最後一句话说笑出了声,拍着她的背说道:「没事没事,慢慢来,别着急……只是日後有事便早点与我说,千万别掉金豆子了,嗯?」

    苏妙容乖乖地点点头,应承了下来,却又问道:「那你为何要关注姐姐?」

    此话一出,祁璟的脸色马上又要沉下来,苏妙容见他又要生气,急急忙忙说道:「是你说的有事早点於你说的,我就是一直想着这件事呀……」

    祁璟脸色更黑,方才才说出口,他又不好改口,只好说了这麽一句:「我现在不好与你说这件事,因为我不确定你会不会更加伤心。」

    苏妙容似懂非懂,却又道:「可是我最伤心的事便是要和你分开呀,才不会有其他事情令我更加伤心。」

    祁璟一愣,将她拥得更紧,下巴抵在她头顶,很真诚地说道:「我确确实实有件事情瞒着你,也确实和苏妙音有关,但是我现在不知道如何同你说……你可以给我点时间么?」

    苏妙容点点头,道:「没关系,多长时间都可以……我如今已知你的心意,便满足了。」

    祁璟轻叹一声,道:「容容,此生最高兴的莫过於娶了你……」

    苏妙容在他怀中又是泪又是笑,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缓缓伸出双手会抱他。

    作者的话:_:3」_会不会太甜了点?

    讲真,我要是被人误解还他妈的解释不清楚,我也会老子老子的大喊……

    夫君有点不正常(12)甜甜甜,老子他妈的不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