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14)国宴之上大出风头,赐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一双素手细致地将男人朝服上的皱褶一一抚平,待到都整理好了,苏妙容才微微推开两步,满意地说道:「夫君不管穿什麽都好看。」

    苏妙容这话绝对不是恭维,而是真心实意地夸赞。祁璟是标准的八尺男儿,又因常年练习武艺身上一丝赘肉也无,全身上下肌肉线条优美充满了爆发力,这样一个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男人自然是穿什麽都好看。

    祁璟一垂头便瞧见苏妙容亮晶晶的眸子,心下一动,一只手掌捏住她的下巴,微微俯身亲上了她两片水润润的唇。舌尖微微挑开唇瓣,温柔缱绻地纠缠住那小小的香舌,将人亲得晕乎乎地才放开了她。

    「我倒觉得……」祁璟直直看着她的眼睛,像是看到她心底一般,「我的娘子才是最好看的,不管穿不穿衣服都好看……」

    最後一句男人是咬着她耳朵说的,在她将将回神之际又说出这般羞人的话,苏妙容几番羞恼下瞪了他几眼,碍於身旁还有下人才没有说什麽。

    祁璟心情倒是大好,牵着她的手说道:「今晚万寿节国宴你不必跟着忠王妃和忠王世子妃一起,自管去和你之前交好的夫人一起坐便可。」

    大周国宴是男女分席,不能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祁璟少不得要担心他的小娇妻会不会被人欺负了去。

    苏妙容成婚以来交好的夫人便只有那些寒山关将领的夫人们,祁璟这话的意思是摆明了自己和忠王府不是一起的。苏妙容想起祁璟曾说的话也就明白了许多,却还是有几分担忧:「那父王……」

    祁璟笑着接道:「这个你别管,我来处理便是。」

    苏妙容也就不多说些什麽,乖乖地应了一声。

    祁璟想了想又说道:「先前皇后娘娘不是赐了你一些东西么,你今晚便将那些东西带上,想来那两个女人和苏家的人不会不长脑子来欺负你。就算被他们真的不长眼欺负你,你也不要委屈自己,你就算将天桶破了还有我在,记得了吗?」

    苏妙容忍不住嗔道:「在你心里我是有多好欺负呀!」

    祁璟却是一脸惆怅地看着娇娇嫩嫩的小女人,难道她不好欺负吗?

    再三嘱咐後祁璟才离开,即便今日是万寿节圣人也还是要敬业的上朝,祁璟自然是逃不开的。

    祁璟走後,苏妙容招呼着琉月琉影寻来皇后娘娘那日赐下的物品,还真的打算听从祁璟的话用这些东西装扮自己。

    那一日圣人和皇后就单独留下了小夫妻两,但是与祁璟那边的相谈甚欢不同,皇后娘娘不过是看在圣人的面子上才与苏妙容说了几句话,而後按照流程赐下了些许东西。

    按照她如今的身份很多贵重的东西是不能用的,是以皇后赐下的物品也没有多麽珍贵,但即便如此,在外人看来这便是深受皇恩,属於在贵人面前的红人,是万万不得开罪的。

    是以待到苏妙容将这些东西戴在身上,又一脸理所当然要分开时,饶是忠王妃这般蛮刁蛮的人也只能将一肚子火气咽下去,还要强颜欢笑着给她安排了一辆上好的马车。

    因着这是新帝第一个万寿节,虽碍於先帝仙逝不久不得大半,即便是圣人再三嘱咐不得过於奢华,但这规模还是一点都不小,。

    苏妙容按照祁璟说的和寒山关将领夫人们坐在一起,相比起来,和这些夫人们相处苏妙容觉得自在许多,倒有几分庆幸自己听了祁璟的话。

    菜品慢慢端了上来,苏妙容却是感知到有一个视线正死死定在自己的身上,说不上有多友善,反正是令她有几分不舒服。她抬头顺着感觉望过去,却不想是她那嫡亲姐姐苏妙音正死死地盯着她。

    苏妙音的目光沉沉,感觉到对方回视时她也没有丝毫闪躲,反倒是牵出一个毫无感情的笑意。

    若是以前的苏妙容少不得会被吓到,但如今她在祁璟的教导下也是自有一套保护自我的手段,面对苏妙音这种堪称挑衅的目光直接若无其事地错开了视线,低头喝了口茶又和身旁的夫人交谈起来,将她无视了个彻底。

    苏妙音脸一沉,心中怒火升腾,却在此时不经意间望见祁璟扫过来的眼神,她顿时如同掉入冰窟当中,整个人彻底僵了!

    他……他怎麽……怎麽会如此看她,难道他对她已经毫无感情了吗……

    国宴依旧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没有人关注到这个小小的交锋。

    「大周皇帝,我们燕国想与你们的勇士切磋一番!」酒过三巡,小小的燕国使者便坐不住,不仅语带挑衅就连动作都充满了进攻性,好似在他们眼中大周不过是一只纸老虎罢了。

    「哦?」圣人闻言放下手中的玉杯,像是被挑起了性质般,兴致勃勃地问道,「不知你们燕国勇士是哪一位?」

    燕国使者往後瞟了一眼,一个彪形大汉走了出来,顿时大周臣子女眷这边发出了声声哗然。

    当然,他们不见得怕了这个大汉,而是觉得……这人太丑了。

    大周向来比较欣赏清俊男子,尤爱书香世家出来的男子,所以对於这种壮的如同一头牛的汉子实在是欣赏不来。

    圣人闲闲地给自己倒了杯酒,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来一场比武助助兴吧,你们谁愿意和这位勇士比试一番?」

    虽是询问,但圣人的目光是放在寒山关将领那一桌的,其意味实在是再明显不过了,而祁璟一向比他人反应快,当下快步而出半跪在地,道:「臣愿意一试。」

    圣人点点头,道:「点到为止即可。」

    祁璟恭声道:「是,臣遵命!」

    随即,祁璟和那个勇士缓缓走到中央,双方凝视了一会後不知谁先动了,两人疾如闪电朝双方奔去,快到众人都看不清他们的动作,只听见从中央传来连绵不绝肉体碰撞的沉闷声。

    就在众人抓耳挠腮想要知晓到底发生了什麽时,这两人却是分开了。众人赶忙往两人身上瞧去,却见他们好端端地分站一边,身上是半点痕迹都没有,硬是要说有些什麽,只怕便是两人的衣角有了些许皱褶。

    这、这到底算是谁输谁赢?

    这个时候祁璟却是不慌不忙地举起一只手,然後又不慌不忙地打了个响指。就在众人不解他为何如此做时,只听一声巨响,那个彪形大汉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燕国使者带着肥肥胖胖的身躯摇摇晃晃地跑到场中央还来不及查看他们勇士的情况便一脸悲愤地指责祁璟:「你到底对我们的勇士做了什麽?你们大周皇帝不是说好了点到为止吗?」

    祁璟一脸无辜,道:「我们确实是点到即止,只是我没有想到他那麽不经打,不过是击打了他的後颈一下他便晕了过去,要知道我才用了三分力道而已。」

    大抵是祁璟这个样子实在是过於不给燕国面子,圣人不得不清咳一声,出声打圆场:「比武本就容易发生些许情况,祁校尉也不是有意的,再说了不过是晕了过去罢了,想必以这位勇士的体格很快便能苏醒,还请使者稍安勿躁。」

    圣人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燕国使者自然是无话可说,这能恨恨地瞪了一眼祁璟,带着那位燕国勇士狼狈不堪地缩回座位,再也不敢冒头。

    其他小国原本也想着挑衅一番,但一想到刚刚祁璟的动作便头皮发麻,更别说那边还有一堆将领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好像就等他们出去,然後一口将他们吃下……这下别说是比武了,就连比文都不敢了。

    圣人见状很是满意他们的识趣,不由地笑眯眯地望着祁璟,问道:「爱卿刚才真乃身手不凡,为此寡人要嘉奖你一番!前朝有一位战神,寡人记得他的宅子还空着,不如修缮一番赐予你如何?」

    祁璟立刻半跪在地,恭声道:「谢圣人恩典!」

    这看似不过是圣人赐了一座宅子给祁璟,算不得什麽很贵重的赏赐,然而这三两句细细深究却是透出许多信息。

    首先第一点,圣人想要赐什麽宅子不好,非得将前朝战神的宅子赐予祁璟,这不就摆明了说祁璟有着不输於那位战神的才能?说不得祁璟日後很有可能便是大周的战神!这一句话就明明白白地表示了圣人会重用祁璟,说不得不是东边,就是寒山关……总归一个将军是跑不掉的!

    第二点,祁璟可是忠王的儿子,并非独门独户,圣人赐下宅院便意味着从此祁璟便要独立分府出去,以後的功名也就和忠王府无甚关系,可以说他自己便可以为自己挣得爵位传下去……

    众人想到这点不由地望向忠王,却见忠王面色沉沉,想来是事前并不知晓……他们不禁想到忠王原来的作风,心下狠狠一颤,过会这老滚刀肉不会当场掀桌吧?

    当然,忠王比他们想像的要沉得住气,他只是狠狠地瞪了一眼祁璟,想着回家一定要好好数落这个孽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14)国宴之上大出风头,赐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