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15)高H,送玉势,这段时间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事实上忠王并没有众人想像的怒火熊熊,回到府上後他脸色十分平静地叫住了祁璟,让他跟着他一起去书房。

    苏妙容有几分担忧,忠王越是平静,就越是像临爆发的火山一样……

    祁璟捏了捏她的手,道:「你先回房去,等会我便回来了。」

    苏妙容乖乖地点了点头,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书房内,忠王大刀阔斧地坐在椅上,脸色沉沉地盯着祁璟,他问道:「分府一事是你筹划的?」

    祁璟点点头,倒也承认地乾脆:「是,圣人想要铲除东边的余孽,我这一走还不知道要何时回来,自然不会将我的妻子单独留在忠王府,有自己的府邸终究会好很多。」

    忠王怒而起身,道:「你就这般不相信我?」

    祁璟又点了点头:「对。」

    此话一出,忠王涨红了一张老脸再也问不下去了。良久,他颓然地坐回椅子上,对着祁璟摇了摇手,道:「滚回去陪你媳妇吧,你的事儿老子以後再也不管了!」

    祁璟躬身行了一礼,临走出书房时,他鬼使神差般回过头看了一眼忠王,瞧见他两鬓斑白,身子骨虽然还算硬朗,但到底上了年纪,和着他脸上的表情,怎麽都有种英雄迟暮的感觉。

    心下有些不忍,但很快,祁璟还是走出了书房。

    等他走後,忠王打开书桌的抽屉,拿出一副画卷珍而重之地抚摸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地打开。画里是一个美丽的女子,从她的面容可以看出此女并非汉人血统,她身上穿的隆重而美丽,身上带着如同湖水一般的绿宝石,可想而知其身份贵重。

    忠王很想摸摸这女子的面容,却又怕损坏了画质,只对着那女子喃喃道:「我们的璟儿长大了,都不听话了……也不知他这脾气跟了谁……」

    那些隐秘往事纷纷涌上心头,忠王一时间迷蒙了双眼,彷佛透过时间和空间再度看见了那个美丽而又张扬的女子娇娇悄悄地骂他獃子……

    祁璟回了房间,一见到苏妙容就忍不住将她抱着,低声说道:「分府後就我们两人过日子了,你可会觉得烦闷?」

    苏妙容弯了弯眉眼:「若是觉得烦闷,不若我将身子养好了生几个孩子?」

    祁璟听得心头一片火热,转瞬却又似是想起什麽,皱眉道:「不成不成,你如今年岁尚小,生孩子还是过於危险了……而且我还舍不得你生孩子,这一怀上了到生出来可是要好多个月不能碰你……」

    听到前面时苏妙容是感动的,谁知这人越来越没有一个正行,竟是什麽话题都可以被他扯到调戏她上面,这周围还有下人呢,他实在是太过孟浪了!

    苏妙容被他说得脸儿通红,连忙找借口遣了身边的婢子,而後小手重重地在男人的腰上捏了一下,嗔道:「叫你胡乱说话!」

    祁璟委屈极了,道:「我这可没有胡乱说话,我对你一直说得都是大实话……」

    说着说着,化身登徒子的祁璟趁着苏妙容不留神又亲了上去,手还特别不老实地探入女人的衣服内,边还含含糊糊地说道:「顶多半个月我就要被调遣到东边去了,容容还要和我争辩这种问题么?不如我们将时间用来好好温存一番……好不好,嗯?」

    苏妙容被他摸得身子发热、发软,不过是一眨眼地功法就被他哄到床上去了,若不是她紧紧拉着自己的衣服,恐怕早就被男人给脱光了。

    她羞涩地眨着眼儿,小小声道:「别,现在是白日……」

    祁璟嘬着她颈边的嫩肉,道:「我们白日里这样还少了?乖容容,把手放开好不好,你再这样我可就要撕你衣服了!」

    苏妙容忍无可忍:「你这个坏人,这可是我最喜欢的衣服!」

    听她这般说,祁璟直接堵住了她的嘴,大手直接暴力地将她身上的衣服都被撕开,就连肚兜都没有放过,全都被撕成碎片。苏妙容气极了,她捶着祁璟的胸膛,却只得到他一句:「你最喜欢的应当是我才对,这衣服大不了我在请人来给你做!」

    苏妙容嘴儿被堵住说不的话,她只能愤愤地防抗着,但这防抗注定就像是象徵性的反抗,反倒是令祁璟越发的兴奋,用力抬起她的腿儿在她毫无防备下便插了进去,撑得她挺起脊背小小地尖叫了一声。

    穴儿内乾乾的、涩涩的,两人都算不得舒服,尤其是苏妙容皱着一张脸可怜巴巴的,祁璟顿时就後悔自己的莽撞了,赶忙稳住腰身,不断拿手和唇刺激着她的身子上下。

    「容容乖,」祁璟在她耳边轻轻哄道,「放松一点,你夹的太紧了……唔,你这是要将我夹断么?」

    苏妙容惯常都是被祁璟娇宠着的,祁璟便是再如何忍不住都不会这般粗鲁,这下虽然算不得多痛,但苏妙容不知怎地就觉得委屈了,眼睛一眨就掉了金豆豆,可怜巴巴地说道:「疼……」

    祁璟实在是受不住她这个样子,喘着气说道:「要不我退出去?」

    他作势就要抽出肉棒,却不想苏妙容抬起腿儿环住了他的腰身,又听她道:「不要……不要退出去……你这个坏人!」

    祁璟喘气声更重,道:「是是是,我是坏人……乖,别哭了……」

    苏妙容泪水掉的更多:「你还撕了我的衣服……」

    祁璟一时不知道说什麽,眼见她哭得越来越凶才干巴巴地说道:「要不明日我请京城最好的綉庄来给你重新做一件一模一样的?」

    苏妙容哼哼唧唧地就是不要,她揪着男人就要原来这件。

    无理取闹了好大半天,祁璟脑中灵光一闪,突然问她:「你是不是舍不得我?」

    苏妙容顿了一下,旋即点点头。

    两人虽然成婚不过一年,但是……但是他们从未分开过,而且还是这般长的时间,这实在是令苏妙容觉得害怕,总觉得他这一走便不会回来了。

    祁璟笑了笑,刮刮她的鼻尖道:「乖容容,我会尽量很快回来的!」

    苏妙容自然也晓得她方才是在无理取闹,这下清醒过来也觉得羞赫万分,娇娇悄悄地拉着他说道:「那你一定要回来。」

    祁璟一下一下啄着她的脸蛋,叹道:「我自然是会回来的,谁舍得自己最珍贵的宝贝儿呢?」

    似是为了安抚她的不安,祁璟一边说着甜蜜的情话,一边温柔地抽插着,很快便肏出更多的水儿来,室内一片火热。

    苏妙容眯着眼儿,鼻子发出喘息,似是十分享受。突然间,祁璟将肉棒抽了出去,她睁开水雾蒙蒙地眼眸不满地瞧着他,却见祁璟露出一抹神秘的笑。

    「容容是不是很舍不得我?」苏妙容当然是点头,祁璟见状笑容更大,他打开床上的暗格,取出一个木盒子来,「我有办法缓解你的相思之苦。」

    苏妙容分外好奇,道:「这是什麽?」

    祁璟只是将盒子放在她面前,说道:「如此好奇不如自己打开看看?」

    苏妙容又看了他一眼,然後才慢慢打开盒子。

    盒子并不算大,只是有些窄有些长,苏妙容猜不出里面放的什麽。而打开盒子後,只见里面放着一根玉棒,但其形状有些奇怪,苏妙容莫名觉得有几分熟悉,却怎麽也想不起来。

    「这是何物?怎地形状如此奇怪?」边问着,她边拿起那根玉棒查看,一触手还有几分温热,她惊道,「这不是暖玉么?看这质地,这麽大一根恐怕值不少吧?为何要做成这样奇怪的样子?」

    祁璟看她兴致勃勃地摆弄着这根「玉棒」便觉得下腹更加涨热,忍不住靠近她,拿肉棒磨蹭着她的小穴儿,一边钳住她的手腕捏着那棒子往下,暧昧地说道:「容容不觉得这很眼熟么?」

    苏妙容先前还想不到这是什麽,当玉棒和男人的肉棒放在一起後,她立马认出了这东西……这竟和、竟和祁璟那根东西形状一样!

    手中的东西像是突然着了火一般,烫得她立刻丢开了手,指着祁璟呐呐道:「你、你怎麽……」

    祁璟挑挑眉,肉棒一个用力又插了进去,道:「容容不觉得这个东西很好么?当你想我的时候便拿出来好生安慰自己一番……」

    苏妙容羞红了脸,欲要张口骂他,却因着男人越来越快速用力,她只能是断断续续地说道:「你怎能、怎能……送我这个……啊啊啊……不要,拿开,快拿开……」

    祁璟惋惜道:「容容不喜欢么?这可是我花重金请人做的,而且还是完完全全按照我的尺寸做的,为的就是送与你。」

    边说着,他抱起苏妙容柔弱无力的身子,牵着她的手捏着那玉势在她身上轻轻滑动着。若是先前不知道这物是什麽,苏妙容只当是普通东西而已,但如今……她只觉得既刺激又羞耻,仿若是两根……在自己身上动着。

    祁璟见她神情有几分恍惚便知她心底有了几分松动,於是他趁热说道:「容容想必不知这物名唤什麽吧,这个便叫玉势,专门是拿来……想来你也不知如何使用吧,你放心,接下来的日子我会好好教你如何用的……」

    作者的话:朋友来了,天天拖着我出门……啊,这对於一个死宅来说简直就是灾难啊,更别说还有老妈在後面大力支持……

    虽然她知道我干嘛的,但是在她面前码字还是莫名羞耻啊_:3」_

    你们也知道有时候玩手机朋友们总会过来看看吧,更别说电脑那麽大的屏幕……

    她还要玩一周多!!!

    _:3」_我好想骂人啊!!!!

    夫君有点不正常(15)高H,送玉势,这段时间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