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16)高H,前面含一根后面含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先将它舔一下,若是不够滑润恐会伤着你自己,可记得了?”祁璟还真是说到做到,立马就要教导苏妙容如何使用玉势,他强硬地将玉势塞进她的手中,示意她张嘴含住那玉势。

    他口中虽说是教导,但那眼神实在是过于炙热了,做夫妻那么久苏妙容当然知道这男人此刻脑子里都是什么,无非就是……她害羞地闭了闭眼,又摇了摇头,怎么都不肯舔弄那根棒子。

    祁璟见状便一脸委屈地说道:“我都要走了,容容就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

    果不其然,苏妙容一听这话便心软了几分,她犹犹豫豫地说道:“只、只有这一次,下次你不许乱来了!”

    祁璟忙不迭地点头,但实际上他心中很清楚,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对于这点他还是颇有信心的。

    浅色的玉棒将嫩白的小手衬得十分漂亮,她捏着那东西慢吞吞地往嘴里送,祁璟也不催她,而是眼神越来越灼热,灼热到苏妙容有种自己即将要舔弄的不是玉棒而是他的……

    她小脸一红,眼睛一闭,小嘴一张便含住了那玉棒的顶端,小小的、粉粉的舌头在上面轻轻舔过。男人见状激动不已,插在女人花穴的肉棒瞬间胀大了一圈,他忍不住剧烈抽动起来,惊得苏妙容有几分慌张。

    苏妙容想要拿开那玉棒尖叫,可男人却是轻轻松松制止住她,反倒一手握住她小手将那玉棒又往嘴里送了送,撑得她上下两张小嘴都好撑、好撑。

    一双水眸睁得大大的,里面两分难受、三分委屈和五分愤怒,只是这些到底没能阻止祁璟使坏,反倒令他越发的兴奋起来。

    “乖容容再多吃一点,嗯?”祁璟低声温柔地说道,可下身却是如同狂风暴雨般插弄,插出更多的水儿,上面的小嘴儿也因着含着玉棒不能合上而流着唾液,祁璟一看便忍不住笑了,道:“容容水真多……”

    苏妙容当下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抬起脚儿便往男人的小腹上踹了一下,力道不算小,男人弯着腰吃痛。苏妙容趁着这个机会成功地挣脱了男人的束缚,取下口中的玉棒,抽出穴中的肉棒便要下床逃开。

    脚尖刚刚点地,一只铁壁从背后环上她的细腰,一把将她拖了回去,又死死地压在身下。祁璟危险地笑了笑,道:“想逃跑,嗯?”

    苏妙容辩驳道:“是你太过分了!”

    祁璟似笑非笑道:“哦?没关系,我会更过分的!”

    语罢,他拿起那根玉棒“噗嗤”一声插入泛着春水的小穴儿,不算温柔地一插到底刺激得苏妙容腰身一下高高弹起又快速落下,竟是不小心被男人插到敏感点而高潮了,高潮后的她只能是酥软无力地躺在床上喘息不止。

    祁璟轻轻舔着她胸口处,温温柔柔地含着乳尖尖逗弄着,手下却是一次比一次重地用玉棒插穴,他说道:“你最喜欢的便是我这样插你,重重的、快快的……当然,你没有那么多力气,所以你也可以慢慢来。”

    语罢,他降低了速度,改为慢慢地插入全根再慢慢抽出,突然的降速让苏妙容十分地不适,她睁着眼儿似乎在控诉祁璟,又似在让他快点。

    祁璟轻笑一声,依着她加快了速度,只是这一次并不是次次没入全根,而是九浅一深极为规律的快速抽插,他说道:“这也是你喜欢的,每次我这样弄你你都会流出更多的水儿……容容可要好好记着才是……哦,还有这个……”

    苏妙容完全不知道祁璟说了些什么,她全部的感觉都集中在被抽插着的下身,虽说这玉棒和祁璟的尺寸一致无差,但渐渐地她不满意起来,总觉得那玉棒相比起祁璟的……少了些什么。

    两条白生生的笔直细腿儿圈住男人的腰身磨蹭着,一只不安分的小手儿悄然伸向男人的小腹,在快要触碰到男人肉棒时却被抓住了,苏妙容睁开眸子有些心虚地瞧着祁璟,却见他似笑非笑地开口。

    “怎么?这玉势还不能满足你了?”

    苏妙容脸儿红红,小小声道:“不、不是……我想、想你来……”

    祁璟脸上的笑意更深,他俯身也小小声儿地问道:“你想要什么?说清楚点,不然我不知道!”

    那根玉势不知何时被抽出体外,而热腾腾的肉棒就悬在穴外不远处,苏妙容甚至都感觉到那肉棒的热气,一阵阵熏着自己的穴儿,直让内里越发的酥痒起来。

    万般难耐之下,她终于忍不住哭着求道:“呜呜……夫君,我想要你的肉棒肏我……我想要你的……呜呜呜……我好难受啊……你快点、快点……”

    祁璟轻笑一声,欣赏够了她的媚态后却是将那玉势又插回了她穴内,惹得苏妙容不满地看着他,那意思明晃晃的。

    他笑着说道:“别着急,我会肏你的……”

    语罢,他拿来一个软枕垫在她腰后,两条细细的小腿儿被拎着架在肩上,这个姿势使得她不仅仅将小花穴全部暴露出来,还包括臀缝间的小小后穴。

    祁璟伸出手在那后穴轻轻打着转儿,惹得苏妙容敏感地颤抖起来,他语带期待地说道:“今天就用这张小嘴儿来补偿我吧……乖容容,这样前面一根后面一根该可以让你满足了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苏妙容怎么不知他的打算,只是男人的力气着实大,她怎么样都挣脱不开,反倒在挣扎间使得插在花穴内的玉棒插得更深,若不是加长了一个手柄,恐怕她都要将那玉棒全都吞下去了。

    “好会吃的一张小嘴儿……”祁璟坏坏地拿手指狠狠地刮了一下小珍珠,小花穴一受刺激又将那玉棒吞下几分,祁璟见状便拉过苏妙容的小手儿放在手柄上,“容容可要自己好生控制一下,不然等会玉棒含深了取不出来可怎好?”

    苏妙容被他这话吓得不敢松手,急急将那玉棒抽出一点,却又在这个过程中体会到点点不可言说的妙处,竟是捏着那玉棒开始慢慢抽动起来。祁璟见此知道她得了趣,随即便不再管她,而是转而开始研究那后面小小的后穴。

    后穴并不是天生拿来交欢的器官,那处儿比之花穴还要窄小紧致且干涩。祁璟心下怜惜苏妙容,自然不会硬来,他又打开另外一个暗格,找出一瓶香膏拿手指挑起一坨。

    这香膏原本是新婚后不久他准备的,就是怜惜苏妙容年岁小不懂其中欢愉为了防止她手上才备下的,谁知她天生敏感多水儿,反倒让这上等的香膏束之高阁无甚用处,直到今日才真的有了用武之地。

    香膏碰了热气便化开,祁璟细致地将整个后穴都涂抹上了一层,等到香膏在穴口外化开变得晶莹起来又挑了一坨往里面抹去。期间他的指尖有意识扩张起那窄小的口儿,不知是不是香膏的作用,后面很快就被开了两指宽,有因着香膏化开变得水水润润的,看上去倒是十分可口。

    “唔……”捏着玉棒的小手儿不知不觉间停了下来,苏妙容小嘴儿微张呼着气,时不时从鼻子里发出一两声甜腻腻的呻吟,她的眼儿迷蒙,像是失了神志一般,“夫君……夫君……夫君……好难受……”

    祁璟俯身温柔地亲了亲她,逐问道:“哪里难受?”

    苏妙容哼哼唧唧说不出来,她只觉得下身两个小穴儿都好痒,这种痒竟是会蔓延一般令她全身上下都更热更痒,她胡乱地攀着祁璟的肩头,似是只有他才能够将她从这种难受当中解救出来一般。

    祁璟挑挑眉,他若有所悟地看了一眼香膏。他忘了这些东西多多少少都会又一点催情作用,药效全凭着使用者自己有个度,但他方才……好像抹了足足大半瓶?

    心下暗暗骂着自己大意,却又满含期待地盯着苏妙容。成婚那么久,他还没有见过苏妙容这般媚态呢……

    “容容是不是这里特别难受?”他刮了刮那花穴口,控制着玉棒狠狠地往里插了两下,苏妙容不但不躲反倒十分享受,扭着小腰娇吟不断,惹得祁璟也是一片欲火难耐,他又说道,“那容容自己玩自己好不好?像这样……这样……或者这样……”

    媚药作用下的苏妙容一点羞涩全无,还真的学着男人的模样自己控制着玉棒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插着小花穴,让男人一饱眼福。

    后面的小穴儿也是一张一合求着怜爱,祁璟也是忍受不住了,他扶着自己的肉棒,小心翼翼往那小穴儿里面挤,最终艰难万分地挤入全根。

    “啊啊啊……好撑……夫君……快点动一动……”苏妙容似乎是受不住男人的磨磨蹭蹭,小手儿一个劲往下摸,还捏了捏男人的两个囊袋,刺激得男人一下失了理智,狠狠地插弄起来,合着前面的玉棒倒真的是将女人给“填满”了个透彻。

    夫君有点不正常(16)高H,前面含一根后面含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