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17)苏妙容怀孕,祁璟敲诈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许是那日两人太过荒唐,最後导致的结果便是苏妙容躺在床上足足两日,胃口也不大好,吃什麽便吐什麽,使得祁璟也一整天忧心忡忡的,就是上朝时的模样也是有几分恍惚,就连圣人都看不下去了。

    於圣人而言,祁璟是他看中的臣子。祁璟不仅仅能力卓越可以为他收复失地,更重的是他的身份特殊,乃是忠王的庶子。

    忠王妃的母家萧家凭着忠王的名头一天天坐大,其势力直逼京城的几大世家,作为一个有所作为的帝皇自然是不会看着这些世家的坐大的,祁璟不仅和萧家不和,和忠王的关系也不好,重用他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对他们的打击。

    当然,还有一点,那就是男人的报复心。

    人人都说圣人宽宏大量,但实际上他也是很记仇的,他就是想要苏家长房嫡长女看着她放弃的两个人是如何的优秀,是如何的大有前途,就是要让她一辈子活在他们的阴影当中。

    圣人想着想着突然出声问身旁的贴身太监小何子:「你说这祁小子这一天天愁眉苦脸是做什麽呢?」

    小何子身为圣人的贴身太监实际上也算是圣人的耳目,圣人一问他稍想片刻便有了答案,道:「听说这祁校尉颇为宠爱祁夫人,而近日这祁夫人又病了,想必是关心则乱所致吧。」

    圣人温言後倒是有些许好奇,又问道:「这祁小子就真的那麽宠爱他夫人?」

    小何子回道:「那是,祁校尉宠爱妻子都是出了名的!听说祁校尉未成婚前房中便没有同房之类的,等到成婚之後又只得一个夫人,两人在寒山关同甘共苦了一年,自然是感情颇深。」

    圣人闻言後不知为何突然笑了又笑,随後隔了许久才对着小何子说道:「小何子,你去太医院找个妇科圣人去忠王府。」

    如今祁璟的府邸还没有修缮好,小夫妻还是住在忠王府。圣人不禁想,这小夫妻两是不是又被府中长辈刁难了,否则一个小小的病怎麽两三日都不见好。

    这般想着,他又吩咐道:「顺便让将军府的人动作快点,别委屈了那小子。」

    小何子这才恭恭敬敬,心中暗惊祁璟受宠爱的程度。

    张太医净手把脉之後笑道:「夫人的种种症状并不是病了,而是因为怀有身孕,女子怀孕都有一些症状,所以祁校尉和夫人都不必过分担心。」

    苏妙容闻言忍不住摸了摸肚子,笑着看向祁璟,却是瞧见一脸肃穆的祁璟,心中的喜悦顿时去了一半,几分忐忑攀上心头,她道:「夫君?」

    祁璟一开始也是喜悦的,他如今备受圣人信任想必日後得一高位并不难,唯一的缺憾便是没有後代,不过他觉得自己还年轻,这种事情还早,谁知道孩子来得这般突然,突然之间他便要做父亲了!

    只是喜悦过後他又忍不住担心,相比起苏妙容肚中还没有成型的孩子,他更看重的还是苏妙容本人。於他而言,只要苏妙容健健康康活着,孩子总会有的,所以他很怕这个孩子会损了苏妙容的健康。

    毕竟,苏妙容还是太小了些,在他心中苏妙容还是一个小女孩,这样一个小女孩怎麽承担得起生女育女的重担?

    再三思考过後,祁璟慎重地问道:「如今她的身子可还承受的起?若是不能,有没有不损身子的法子……」

    苏妙容听着听着瞪大了眼睛,惊道:「夫君!」

    祁璟摸摸她的脑袋,温柔道:「容容乖,你想要孩子,以後我们还会有的,但是现在我不想你有事。」

    许是在孕期容易多愁善感,苏妙容闻言立马就掉了泪,她说道:「可是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不想……」

    夫妻两最後抱在一起,彷佛并不是有了孩子,而是谁得了绝症一般。

    被无视了许久的张太医咳了两声,见他们都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後才缓缓说道:「祁夫人的身子很健康,怀中的胎儿也很健康。只要怀孕之时注意进补一事,想来生产之际也不会太过艰难。」

    苏妙容急急问道:「那我是不是可以留下这个孩子?」

    张太医笑道:「这是自然。」

    苏妙容大喜,对着祁璟说道:「你看太医都这般说了,证明我是可以健健康康生下这个孩子的,所以你不许打我孩子的注意!」

    祁璟无奈地苦笑,不过是担心她才说错了话,没想到这一会孩子就变成她一个人的了?她也不想想就凭她一个人如何怀孕!叹息一声,他又问张太医:「那可有什麽该注意的?」

    张太医点点头道:「过会我会一一写下来,还请夫人孕期多多注意,情绪上最好不要起伏过大,房事上也要多多节制才是。」

    小两口虽觉得羞涩,但也是一派认真地应承了下来。

    张太医又留下几张写满了的纸以及一张保胎的方子才离开,祁璟将他送走後又快步回到房内,一脸讨好地凑近了些,他说道:「过会想要用点什麽吃食?」

    苏妙容却是不大搭理他,小手儿抗拒地将他一张帅脸无情推开,道:「你开走,太医说了房事要节制,从今晚起你就去书房睡觉吧。」

    祁璟一时语噎,他就知道这小东西会像是防贼一样防着自己,心下好生不爽,於是他扳过苏妙容的脸儿不管不顾便亲了下去,直把人亲到不能呼吸才放过她,又温柔地低声轻哄:「乖,别生气,我这还不是担心么?你才是最重要的,嗯?」

    苏妙容怎麽不知道他这是关心自己,只不过是一时气不过罢了,如今得他一两句情话还不是心软了几分,她面上一松,口中却是哼哼唧唧道:「谁知道你以後会宠爱谁,指不定孩子出生後你就要忘了我!」

    祁璟佯怒道:「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你真是一个小没良心的!」

    苏妙容撅起小嘴,道:「对啊对啊,你就是这样的人!反正你今晚是别想上我的床了,你给我去书房睡吧!」

    两人又拌了几句嘴,最後又是欢欢喜喜地滚在一块,若不是深信自家姑爷的人品,李嬷嬷估计是要第一时间上来扯开祁璟,生怕他没了分寸。

    这会子祁璟弄得狠了,但是等到夜晚苏妙容睡着後他又开始患得患失。

    祁璟从未有过子嗣,哪怕是那个真实却又不真实的梦中他也从未有过子嗣。他死死地盯着苏妙容平坦的小腹,只觉得那麽小小的地方孕育着一个生命是如此的神奇,他伸出手想要摸摸,却又怕惊扰到什麽般缩了回去,嘴角大大咧着一个劲傻乐,不一会又开始愁眉苦脸。

    他突然想起自己不久後便要离开,苏妙容便要在他不在的期间独自负担起养育他们後代的责任。

    一想到期间的种种辛苦,他的心尖尖上的软肉就开始疼起来,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安排她日後的生活。

    足足一夜,祁璟都深陷在这种纠结当中,直到第二日顶着一双熊猫眼还差点在朝堂上睡着了,被圣人嘲笑了又嘲笑。

    张太医昨日离了忠王府便又被召进宫中面见圣人,是以圣人对於昨日的种种也是一清二楚,不得不再度感叹一番祁璟对待妻子的态度,所以今日才理解他这般模样,没有治他一个不敬之罪。

    圣人笑呵呵道:「你就纠结了一晚上孩子的事情?」

    「对,内子年岁实在是太小了,我不得不担心……」一说起这个祁璟心中就有倒不完的苦水,他也不管对面是谁,直接一股脑全都说了出来,亏得圣人耐心十足地听完了他的这番絮叨,「……所以圣人你有没有什麽办法?」

    圣人哭笑不得,指着他道:「寡人看你是欢喜到糊涂了,寡人又不是太医,何来办法?」

    祁璟一脸地理所当然,道:「圣人虽不是太医,但是圣人手下能人异士颇多,未尝没有一两个精通妇科的……再说了,久闻宫中有许多年岁长经验足的嬷嬷,圣人何不赏我一两个?」

    圣人一拍桌子,怒道:「你这小子想什麽呢!那些嬷嬷都是有脸面之人,怎可说赏赐就赏赐?你当你是谁?」

    祁璟所幸耍起赖,道:「圣人也知道我就这麽一个宝贝疙瘩,还请圣人帮我求一两位嬷嬷吧!」

    圣人将手中的朱笔一下扔在祁璟身上,怒喝一声:「滚!」

    很快外面的御林军便鱼贯而入将祁璟架走,祁璟还不死心,一个劲大喊道:「圣人,记得要懂医术、精通妇科的!一定要啊!」

    小何子上前弯腰捡起那只朱笔交给身边的小太监,又取出一支新笔递给圣人,便说道:「这祁校尉真是贪心。」

    圣人脸上不见任何怒气,倒像是放心了许多似得,他微微一笑:「是啊,真是贪心,但寡人就是很喜欢他贪心……小何子,你也听见他方才的话了?照着他的要求去找两个身家乾净的嬷嬷送去,顺便让太医院的人每隔三日便去请一次脉。还有,让他们在祁小子离京之前将将军府修缮好,让那小子的夫人赶紧搬过去吧……这小子,真是……」

    小何子躬身应了一声,赶紧出去吩咐人办理这些事二,他心中对祁璟佩服更深,越发觉得此人不可得罪。

    夫君有点不正常(17)苏妙容怀孕,祁璟敲诈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