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18)苏妙音被指婚,圣人和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一个月後,圣人下了两道圣旨。

    一道是祁璟被任命为三品前锋将军,於两月後东征。另一道却是为苏妙音指婚,命她年後与京城林家二房嫡次子完婚。

    旨意下来之时,祁璟正和一众幕僚商议大事。要说这前一道旨意,他们还算看得分明,知晓圣人这是有意栽培祁璟,但这後一道却是令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圣人是何意。

    周先生拱手道:「主上,圣人此举莫不是要让这苏林两家……坐大?」

    祁璟轻抚腰侧玉佩,笑道:「圣人自然不会眼瞧着苏林两家坐大的,这次指婚不仅不会让苏林两家坐大,还会令他们撕破脸皮的……」

    眼瞧着几位先生还是云里雾里,祁璟将其中的关节一一说明,这也不怪他们不晓得,若不是祁璟此前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这个中隐秘往事他也不见得明白,到时定也是不明白圣人此举之意。

    苏林两家同为京城三大世家,关系说好不好说坏不坏,但坏就坏在如今圣人有意打压这些世家,为苏林两家赐婚便是第一步。

    林家二房嫡次子在他这一辈当中排行第七,因此人称林七公子。这位林七公子也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在京中名声大的很,但这名声可不是如祁璟这般年少有为前途光明的名声,而是那声色犬马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好」名声。

    当然,京中浪荡公子纨絝子弟多了去了,也不少林七一个,凭着他林家的名头也是娶得苏家长房嫡女的,一般人顶多暗叹林七品德上配不上苏家女。

    但,祁璟却是知道这林七公子的秘密。

    说来这也是那个梦境告知他的,梦中的他郁郁寡欢借酒消愁之时顺手救下一名女子,而後从那名女子口中得知有关林七的秘密,但这秘密当时於他并无用处,却不想如今正正好派上用场。

    想他当初醒来时不知梦境是真是假,便循着梦中的线索查了些许事情,这林七公子正正好是其中之一。

    这个林七公子最为喜好的便是逛那烟花之地,但却不是去什麽青楼窑子,而是去那小倌馆。喜欢男人这也没什麽,但那位女子却说,这林七公子天生对女人硬不起来,便是和男人……也是屈居人下。

    只不过这林七公子怕家中长辈发怒,又怕家中长辈断了他的钱财,故而往房中塞了许多姬妾,有时又去青楼寻欢作乐掩饰一二,这才甚少人知晓这林七公子正真的性向。

    但这位林七公子还不是喜欢男人这般单纯,他还喜欢和自己的男宠一起玩弄女人,尤其爱看男宠虐待那些女子。梦中遇到的女子便是其中之一,祁璟犹记得初见时,那女子已是体无完肤气若游丝,後来拉去医馆救治大夫也说伤了根本恐怕此生子嗣无望。

    这样一个男人是苏妙音这般心高气傲的女人断断不能够接受的,所以苏妙音一旦知晓林七公子的真实面目……不得不说,有一场好戏可以看。

    祁璟还知道,圣人布下的手段远远不止如此。

    这林七长得清秀模样,嘴又甜,他那姑母尤为疼爱他,而恰巧的是他姑母还是宫中四妃之一。所有的人是绝对不会怀疑这桩婚事是圣人有意而为之,只会想到是哪宫中林妃疼爱侄儿而求下的。

    待到日後苏家女受了委屈,苏林两家撕破脸皮,圣人大可以将事情推脱地一乾二净,坐观苏林两家相争。

    思及此,祁璟都有些迫不及待起来,他摩挲了两下腰间的玉佩,对着周先生说道:「你将这林七的真实情况告知给那苏家女,我也不忍她受这等委屈啊……不过依着她的性子,她定要亲眼瞧见才会相信,是以到时候你们去告知林七……」

    周先生嘴角一抽,他这下是确定自家主上对那位苏家女只有恨没有爱,否则又何必这番大费周章?

    祁璟想了想,又吩咐道:「此事不要告知夫人,勿让她孕中忧心。」

    众位先生也是看中自家主上的子嗣,纷纷应承了下来。随後祁璟还觉得不保险,又将圣人赏赐下来的嬷嬷唤来,命她们好生伺候夫人,别让这些外面的事情分了她的心。

    相聚的时间总是短暂,一眨眼间两个月便悄然过去,明日便是祁璟出征之日。

    许是知晓两人分离在即,也没有谁不长眼前来打扰小夫妻两最後的温存时间,两人从午後便一直腻在房内,一步也没有离开过。

    苏妙容近日被养成早睡的习惯,这个时辰她平日里早该睡了,可现下她却强撑着不肯睡去,生怕自己一觉醒来祁璟就离开了。

    祁璟也是无奈,手掌在她後背打着拍子,虽是一句话不说,却温情无限。

    好大一会,祁璟才找到话题,他问道:「你觉得这一胎是男孩还是女孩?」

    苏妙容眨眨眼,反问道:「若是女孩呢?你欢喜吗?」

    祁璟轻笑起来:「当然是欢喜的,只要是容容生的,我都欢喜的。」

    苏妙容闻言心中一甜,嘴上却是说道:「你就会哄我!」

    祁璟无辜道:「天地良心啊,我说的可是真心话……」

    两人又拌了一会嘴,不消一会又抱在一起腻腻歪歪的。

    祁璟声音极轻地说道:「若是生了女儿,我们便取璇字,如果是儿子的话,我们便取瑾字……你看如何?」

    苏妙容昏昏沉沉间却是忍不住笑出了声:「你名唤璟,意为玉之光彩。给儿子女儿取名又取璇、瑾二字,同带有玉的含义,你确定你不是偷懒么?」

    祁璟声音越来越轻,带着一股蛊惑的意味:「是,我就是在偷懒……我只觉得,你才是我的宝玉……」

    他偏头看去,却见苏妙容早就含笑睡去,也不知她听见那句话没有。祁璟忍不住笑了起来,给她掖了掖被子也闭上了眼睛拥着怀中的女人,独自享受着这最後一刻的温情。

    祁璟走後,周先生依着祁璟先前的吩咐找人将消息传给了苏妙音。

    不可否认,祁璟便是最为了解苏妙音的人。这个女人被家中长辈宠坏了,极为自负自私,天生多疑又极善伪装。所以对於这桩婚事她是一百个不愿意,该因她自认自己入宫当皇后都是有资格,为何要下嫁给这麽一个无所事事的纨絝子弟。

    当她收到消息後第一时间是勃然大怒,认为这般男人是打死都配不上她的。而後冷静下来却又觉得这是一个悔婚的好机会,但她又心存怀疑,是以她最终决定亲自去查探一番。

    林七素日最喜欢的便是去名为「蓝颜」的小倌馆找小倌,苏妙音打探到林七又去了这「蓝颜」後便和贴身侍女装扮成男子匆匆赶往此处。

    好说歹说,又花了些许银两,她们终於被安排在林七旁边的一个房间。

    不知是否凑巧,她们才进房间没有多久便听见隔壁传来丝丝声响,凑近一听,却是将那淫声浪语听得一清二楚。

    「啊啊啊……肏我……快点肏我……好爽……你的鸡巴好大……快点,还要再快点……」

    「不知林七公子是否喜欢我这样?还是要再重点?」

    「喜欢,我很喜欢……啊啊啊……我就是喜欢你这样肏我……啊啊……」

    ……

    苏妙音修剪圆润的指甲深深掐进白嫩的掌心,她不敢相信那比窑子里还要浪荡的男人是她未婚夫君。一边深深恼怒同时,她又暗自欣喜有借口甩掉这个男人,这两种表情在她脸上结合倒真是显得诡异无比,一张貌美如花的脸都被扭曲了。

    隔壁的动静还不算完,只听那边又传来几句对话。

    「听闻林七公子要娶妻,还是娶那才貌双全的苏家才女?」

    「娶妻又如何,我对女人可一点兴趣都没有,只喜欢男人……哈哈哈……」

    「我倒是怕你到时入了温柔乡忘了我们……」

    「不会不会,到时我就把你们弄进府……听说那苏家女相貌不错,不若我们到时候……你们想怎麽玩就怎麽玩,如何?」

    「这可是公子说的……」

    「当然,我林七说话算话……来来来,时间尚早,我们再来一次……快点肏我……」

    ……

    对话的内容简直不堪入耳,苏妙音不知费了多大的劲儿才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怒气,忍住不去摔打东西。

    她身旁的婢女早就惨白了一张脸,怯生生地望向苏妙音。

    苏妙音咬牙切齿地挤出一个字:「走!」

    只是没等两人走出房门,一阵带着香气的烟雾飘入房中,两个女子齐齐软了身体,苏妙音只看见一个衣裳不整的男人走入房内,对着她邪邪一笑。

    「瞧瞧我们捡到了什麽,不正是我那传言中才貌双绝的未婚妻么?还真是不负盛名,这婢子姿色也算不错,看来今晚我们有得玩了!」

    苏妙音怒道:「林七,尔敢!」

    林七蹲下身拍了拍她的脸:「我有何不敢,我就算今日让全馆的人都来上了你,你敢说出去么?」

    这一刻,苏妙音心中充满绝望。

    作者的话:不好意思,又断更了两日,实在是前几天被拖出去天天满身大汗回家又累又困然後一个不注意就感冒了……_:3」_今天觉得好点就上来更新了,你们不要放弃我【尔康手】

    夫君有点不正常(18)苏妙音被指婚,圣人和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