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19)关於那个神秘的梦境,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林七最後还是顾忌苏妙音的身份不敢和男宠一起玩弄她,毕竟他在家中并不是最受宠的,而苏妙音在苏家却是出了名的千娇万宠。然而林七最後也没有放过苏妙音,即便是不能碰她,他也有的是办法折磨她。

    他和他的男宠在苏妙音面前活生生玩死了她从小到大的贴身婢女……

    苏妙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出了「蓝颜」的,只觉得自己仿若失去了知觉一般,眼前还回放着刚才那一幕幕肮脏的画面,耳边还回荡着两个男人的淫笑以及贴身婢女的惨叫声……

    林七在放她离开前还曾威胁於她。

    「苏妙音,你若是想要悔婚的话我就会将今日之事大肆宣扬,只不过女主角可就要从你的婢子换做是你,你觉得大家会不会相信我更多一些……即便是婚事作废,你也别想嫁出去了,看谁还要一个被小倌玩弄了的女人……」

    「哦,还有一件事……苏妙音,就算你想要悔婚你也不可能成功的……毕竟这可是圣人金口玉言定下的婚事,哈哈哈哈……你想悔婚还要看圣人和我姑姑同不同意……」

    「苏妙音,你死心吧……我今日不碰你不过是怜惜於你,待到大婚之日……哈哈哈,虽然我不能碰你,但是我会找很多个男人好好伺候你的……」

    苏妙音抱紧了双臂,她不敢回府,因为她生怕自己一回府便会忍不住将一切都说出来,但是……先不说林七的威胁,就是她自己都不相信父母会顶下圣人和宫中林妃的压力退婚……

    呵,毕竟他们流着一样的血,所以她十分了解他们的秉性……否则,当初又怎麽听从她的三言两语便将嫁与祁璟的人选换做苏妙容?

    苏妙音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忽闻几个声音讨论东征之战,她心下一动……

    对了,那个人在那边……他对自己定是还有情的,只要自己放软身段,那人一定会原谅她的,原来不就是这般么?就算、就算他和苏妙容成婚……她相信自己绝对可以将他抢回来的,苏妙容样样都不如他,他一定会……一定会的!

    苏妙音自信满满地安慰着自己,她咬了咬唇,连苏府都没有回,毅然而然地决定去东海。

    然而祁璟又怎会让她来到东海无故惹得圣人猜疑他,要知道如今苏妙音落得如此下场便是祁璟的报复手段,是以苏妙音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便被人拦了下来,关在一座小院当中。而等到祁璟来时,已是大半个月後。

    「祁璟……」苏妙音心中早有预感是祁璟派人将她拦下,但此刻真的见到本人才心下安定,她心中暗喜,面上却是欲语泪先流,一双美眸定定地瞧着他。

    祁璟似笑非笑,轻叹一声:「好久不见,苏妙音。」

    他派来的人许是不知道他的心思,便将苏妙音好吃好喝的供着,是以她虽没有自由,但却过得不错,似乎还圆润了些。

    苏妙音紧张地捋了捋头发,面上半是忧愁半是娇羞地道:「如今我不知能够依靠何人了,那林七,他实在是、实在是……我思来想去,也只有你能够依靠……」

    祁璟抬手打断她的话,他实在是不耐烦听她说这些,於是他直接道:「苏妙音,你为何觉得我会帮你?」

    苏妙音咬咬唇,道:「你可是怨我,怨我当初不嫁与你,你听我说是……」

    祁璟轻笑一声,道:「苏妙音,你做了什麽,你自己知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都将别人当做了傻子,你觉得你有奇遇知晓一切,别人就没有了吗?」

    苏妙音不可置信地看向他,道:「莫非你、你也是……」

    祁璟笑着点了点头,丝毫不在意自己给苏妙音带来多大的冲击,他慢条斯理地继续说道:「今日我会来见你,也不过是为了跟你好好清算一下罢了……」

    两人的恩怨可以说很早便有,一切的恩怨开始都是从那个婚约开始。

    之前说过,苏秦这个老狐狸看太子前途不可估量便想和太子结秦晋之好,然而谁知後来太子式微,苏秦便决定用圣人当初的玩笑之言将祁尚天绑在统一战线上,於是便定下了苏妙音和祁璟的婚约。

    在祁璟的梦中,他後来娶得也的的确确是苏妙音,从此陷入悲剧当中。

    祁璟身为庶子不为忠王妃和她膝下的儿女所喜,幼时虐打便是家常便饭,而忠王又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在他小时唯一对他好的人便是苏妙音。

    他和苏妙音因着身有婚约,两家长辈又有意培养他们的感情,所以他们幼时常常聚在一起玩耍。苏妙音比祁璟大了两三月,便自称姐姐,又见祁璟长相玉雪可爱,多有照顾,还常帮着他逃离兄长的魔掌。

    祁璟小时便暗暗发誓,自己以後娶了苏妙音一定要好好对她。

    但那个时候的祁璟不知道,人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苏妙音身为苏家长房嫡长女,自小容貌绝美、天资聪颖又深受父母宠爱,就是几个嫡兄长都不及她受宠,从小便养成了高傲的性子。待到长大後,她深感嫡庶之别,对这桩婚事也就越发不满起来。

    因着这份不满,她在大婚之夜要求祁璟不许碰她。

    祁璟并不喜欢那种妻妾满室的相处方式,他更向往一夫一妻相濡以沫的生活,更兼他自小便知道自己要娶的人是苏妙音,所以即便是长大後那蠢蠢欲动的几年都没有出去放荡过,为着未来妻子守身如玉。

    而苏妙音的要求无疑是给了他狠狠地一耳光,打散他於新婚的喜悦。

    苏妙音生怕他不答应,再三苦苦哀求,请求祁璟看在幼时的交情等她做好准备。祁璟什麽都没有说,只是出去取来一点鸡血,又从柜子里拿出被子铺在地上,默默答应了她的要求。

    他以为这样苏妙音便会满足,谁知苏妙音得知忠王不许他参加婚宴时又发了怒,要求他无论如何都要去参加,还说自己的夫君不能如此无用。

    祁璟自有自己的骄傲,他最後自然是没有去婚宴,在书房睡了一晚。

    而後忠王要将他外放,苏妙音还是不许他离开京城。即便是他说自己去,苏妙音也不许,两人吵得天翻地覆又不了了之,最後祁璟再一次妥协。

    祁璟一次次看在幼时的交情哈桑妥协、纵容她,苏妙音不但不感激,反而变本加厉起来,她一面不让祁璟碰自己,又一面霸着他不许纳妾,行事越来越过分。

    而後苏妙音从自己父母哪里听说了那段往事,她越发的忿忿不平起来,看着一年多还未有建树的祁璟火气越来越大,以管教之名指着祁璟鼻子骂也不在少数。

    最後太子登位,因着当初被卷入夺嫡之争,祁璟那小小的官位也没了。而在这艰难的时刻,苏妙音还雪上加霜,要和祁璟和离,和离的原因竟是祁璟不能人事……

    大周对於夫妻之间和离自有一套法律,上面规定和离必须要有正当理由,而丈夫不能人事便算是其中之一。

    苏妙音选择这个理由不单单是想要和离,更是踩着祁璟去过好日子。大周女子和离之後也是可以再嫁的,只是这是否尚是处子之身也决定了日後可以嫁的是什麽人,以苏妙音的才貌家世又加上尚是处子自然是选择更多。

    祁璟从此成为了大周的一个笑话,忠王也怒其不争将他赶出京去,自此之後祁璟再无娶妻,独身一人游荡天下,只是心中还是有几分郁郁不得志,一次游历遇上天灾,从此英年早逝。

    再说那苏妙音,和离之後又嫁给一个世家子弟,只是那人却并不像是祁璟这般洁身自好,家中妻妾众多,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苏妙音生产之际不小心中了招,最後死於难产。

    而最是幸福当属苏妙容,她向来安分守己,圣人登位後将她指婚与安亲王。安亲王乃是先帝最小的一个儿子,当年便是坚定的太子党,太子即位後受到重用。安亲王后院虽也有姬妾,但他更注重规矩,和苏妙容也算得上相敬如宾。

    祁璟是大婚前才开始有了一个奇怪的梦,里面将他的一生真真切切地印在他的脑中。而苏妙音许是前世比他死得早,她早了整整一年知晓这一切,然後便开始着手计划一切。

    在苏妙音心中,祁璟还是那个终生没有建树的庸碌之人,自然是比不上安亲王这般身份贵重、长相雄伟又德才兼备的男人。所以她在大婚前夕将苏妙容毫不留情地算计进花轿之中。

    苏妙音知道母亲因着苏妙容样貌更似苏秦原配,也就是她母亲的嫡亲姐姐而心中不喜苏妙容,所以她劝说母亲放弃苏妙容,之後她母亲果真在她一系列涉及利益的劝说下放弃了苏妙容,帮着她算计苏妙容。

    苏妙容嫁给祁璟後,她还不放心。

    在她看来,苏妙容处处不如她,却又在前世比她过得好,这让她如何忍受?所以才随时监视着祁璟和苏妙容,即便他们在寒山关也不忘使出各种手段破坏他们的婚姻。

    好在祁璟早有准备,不动声色地将一切拦了下来,等到苏妙音将他的耐心消磨殆尽後,才有了祁璟在圣人面前陷害苏妙音的一幕。

    苏妙音太过自负,她不相信这般神迹会出现在别人身上,所以才会那般肆无忌惮,而正是这样的肆无忌惮,最终害苦了她自己。

    她惨白着脸看着祁璟口齿清晰地数着自己做下的事情,惨惨戚戚地开口:「那你现在准备如何报复我?」

    祁璟微微一笑,人畜无害道:「苏小姐身上可是有圣人金口玉言许下的婚约,祁某人自然是要听从圣命的。」

    作者的话:_:3」_这样的报复你们觉得如何?

    夫君有点不正常(19)关於那个神秘的梦境,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