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夫君有点不正常(20)关於番外,东征归来之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关於东征归来~~~

    九个月後,苏妙容顺利地生下一对龙凤胎。龙凤胎有着吉祥之意,恰逢东海传来好消息,圣人一时高兴便赏了许多东西下来,尤其是两个孩子的长命锁最为金贵。

    孩子的名字依照他们的父亲那晚的想的,男孩名为瑾,女孩则名为璇。

    後来苏妙容才知道,原本圣人是想要给两个孩子取名字的,谁知祁璟一时倔病犯了,竟是在战报当中和圣人拌起嘴来,怎麽都不让圣人取名,最後还是圣人体谅他初初当父亲激动不已,这才没有赐下名字。

    许是因为双胎在腹中营养不均,祁瑾的身子要比祁璇好得多也活泼许多,祁璇虽然身子骨比不得哥哥祁瑾,却也健康,只要多注意一点便可。

    两个孩子两岁时,祁璟终於凯旋而归。

    苏妙容抱着祁璇,身後的琉月抱着祁瑾在将军府门口等着。她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紧张,祁璇似是受到她的情绪影响,抱着她的脖子糯糯地说道:「娘亲,爹爹很可怕么?」

    一时间,苏妙容哭笑不得,她点了点祁璇的鼻子,道:「说得什麽混话,你爹爹怎麽会可怕,他疼你还来不及呢!」

    祁瑾也要搀和一脚,大吼道:「爹爹也会疼我吗?」

    苏妙容正要开口,却不想一个男声插了进来:「当然,你们都是爹爹宝贝儿,怎麽可能不疼爱你们?」

    她回头看去,面前站着的不正是她日日夜夜思念的男人么!

    祁璟就淡淡笑着站在她面前,但不知为何,明明她如此想念这个男人,这时却没有勇气上前和他说话,只呐呐地瞧着他,眼里不知不觉蓄满了泪水。

    一见她要哭了,祁璟又是无奈又是好笑,上前两步便连同女儿一起抱住她:「真是个娇宝贝,怎麽又哭上了?」

    苏妙容嗔道:「别在孩子们面前胡说!」

    两个大人正你侬我侬着,祁瑾却是坐不住了,扯着嗓子大吼道:「爹爹、爹爹、爹爹!」

    祁璟哭笑不得地将他抱起上下抛了两下,又见这边祁璇一脸的羡慕,便又放下祁瑾抱起祁璇也上下颠了两下,直到两个孩子都玩够便一手一个抱了起来。

    他臂力惊人,倒也不觉得累,只是可惜地瞧着苏妙容:「娘子这一下真是生多了,为夫腾不出手来抱你了!」

    苏妙容忍不住捶了他一下,道:「别胡说了!」

    嘴上虽是娇嗔着,小手儿却是拉着男人的衣袖,红着脸儿悄悄地看了他一眼。正巧这个时候祁璟也望向她,视线胶着在一起时都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情谊,一时间温情脉脉十足。

    祁璟大胜归来圣人十分高兴,便在朝堂上直接问他要何赏赐,却不想祁璟厚着脸皮向圣人要了一个俸禄优厚的闲职,说是自己年岁大了,要回家含饴弄孙。

    众位大臣看着祁璟那年纪轻轻的脸,忍不住心中诽腹,这祁将军的儿子才两岁吧?他拿什麽弄孙?

    圣人却是一脸严肃地准了,还让他回家好好颐养天年。

    众位大臣:……

    朝堂上的这一幕被祁璟当做笑话讲给苏妙容听,果不其然,逗得美人儿呵呵直乐。小了好一会,苏妙容问他:「那你是不是以後都不走了?」

    祁璟轻轻「嗯」了一声,抱着苏妙容道:「不走了,就陪着你。」

    分离的两年让男人愈发的成熟俊美,苏妙容似是被他那俊美的脸和眼中的深情所俘获,她忍不住凑近了些、再凑近些,主动含住了男人的下唇。

    祁璟眼中全是笑意,反客为主吻了上去。

    他们这也是久别胜新婚,很快便衣冠不整地缠在一起,动作越发火热激烈起来,祁璟的手越来越往下,快要到达……突然外面传来几声嚎叫,苏妙容急忙推开祁璟,急道:「是瑾儿在哭闹,估摸着璇儿也在,定是发生了什麽,我们去看看吧!」

    说完她也不等祁璟,匆匆理了理衣裳便往门口走去,门口果真站着两个可怜兮兮的小家伙泪眼汪汪地朝苏妙容索抱。

    祁璟一出来便瞧见这一幕,当真的恨地牙痒痒,天知道他是有多想念苏妙容,谁知道还没有开始亲热呢,就被两个小家伙给打搅了。

    都说孩子是父母前世的债,他这个债还真不是一点两点的少!

    祁璟很严肃地想,他是不是该去请两个先生让那两个小家伙忙起来了?

    嗯,他这可是为了孩子们,早点学东西是应该的!

    关於苏妙音的结局~~~

    苏妙音虚弱的躺在床上,她此刻已经油尽灯枯之际,可她明明才二十岁。

    当初祁璟并没有立即将她送回来,而是又将她关了将近三个月才慢悠悠地派人将她往京中送。

    而就是这三个月,苏家和林家闹得不可开交,双方损失极其严重。

    苏妙音走了不过两日,便有人将她逃婚一事闹了出去。林家当然对此大为恼火,第一时间便让林家长房夫人去苏家见人,谁知还真的见不到人了。

    苏林两家同为传承已久的大家族,这样的人家怎麽能够允许有种掉脸面的事情发生。林家立刻要求退婚,说是这样的女子他们就算家中子弟再如何不出息也不会娶进家门。

    但苏家却是如何都不答应,只因退婚一事若真的应了,别说苏妙音嫁不嫁的出去,指不定还会连累族中女子也难嫁出去。他们这样的大世家很多时候便是靠着联姻来维持与各方的关系,若是一旦族中女子难嫁,这些关系迟早会分崩离析。

    此时,因着惹下这般祸事的罪魁祸首是苏妙音,是以不管是她的至亲父母还是苏家族人都恼恨上了她。

    然而这件事远远还没有结束,林家眼见苏家久久不肯退婚,便越发恼怒起来,对着苏家一乾产业下绊子不说,宫中的林妃也是三不五时去御前诉苦。

    两家算是彻底掐了起来,宫中的圣人和暗地里的一干人自然是乐见其成,甚至还在後面添了几把火,以至於这火势越来越大,已经无法回头。等到两家冷静下来清算损失时,那可真是後悔不跌。

    祁璟将苏妙音送回来的时机很是奇妙,恰好两家一开始时的疯狂退去开始冷静之时,只是这人一旦被送回来了,两家想冷静也无法冷静。

    林家还是不肯接纳苏妙音,只因一个女人独身在外面这般久,谁知道她发生了些什麽,换做任何一个男子都不会想要这样的未婚妻的。然而苏家已经没了选择,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苏妙音逃婚,只能硬生生找了几个借口,想要强行将苏妙音塞给林家。

    两家这才冷静多长时间,又掐了起来。

    最後还是林七公子委委屈屈地站出来说是为了两家和平,愿意娶苏妙音为妻。

    不得不说,林七此举实在是走得太妙,看似深明大义、委曲求全,为了家族牺牲自己,暗地里却是实实在在获得了不少好处,例如家中长辈不在限制他的钱财和玩弄男人,又例如圣人也给了他一个闲职以示补偿。

    倒是那苏家现今已经黑上加黑,族人对於苏妙音的恼恨更深,以至於她以死相逼说出林七真面目以便不嫁与他时,竟是没有一个人帮她。

    倒也不是真的没有人愿意帮她,苏妙容这个傻姑娘就曾经不计前嫌想过帮她,只是这苏妙音也不知昏了头还是怎麽,竟是拉着苏妙容说她逃婚路上是遇见了祁璟,还说祁璟玷污了她,要苏妙容学那娥皇女英姐妹两共侍一夫,气得苏妙容当场甩袖而去,不在管她。

    苏妙容是心底善良,但她是有底线的善良,祁璟和孩子便是她的底线。

    於是这下,苏妙音是真真切切地断送了自己唯一的活路,被送到林家。

    林七是个何人物,那真真是让一整个花柳巷里的姑娘闻风丧胆的人物,着实是他携男宠玩弄女人的手段太过残酷了。

    因着这桩婚事的处处不如意,林七大摇大摆带着男宠进了婚房竟是没有一个人拦着,他和他的男宠欣赏够了苏妙音惨白的脸色後还将自己的「刑具」翻出来一一介绍给她听……

    据守夜的丫鬟说,惨叫声响了一整晚。

    林七是个天生对女人无兴趣的男人,但他偏生又喜欢看女人被折磨的样子,所以苏妙音接下来的日子可谓是惨上加惨。

    她好几次受不住逃了出来,却又不知为何偏偏每次都会被林七发现又抓了回去,然後又藉机惩罚她,一个活生生的美人儿被折磨老了十岁。

    後来,苏妙音怀孕了,孩子定然不是林七的,然而因为林七带来的男宠太多,所以没有人知道这个孩子是哪一个男宠的。

    林七的男宠都是卑贱之人,这个孩子自然是留不得,不说林七会不会留下这个孩子,就是苏妙音都不会忍受自己留下这个孩子,最後还是一碗堕胎药下了肚,然而这般虎狼之药却不能随便吃,苏妙音这下是真的病了。

    不管是林家还是苏家,都觉得苏妙音早点死才好,彷佛她一死,之前那些恩怨便可以消散一般,所以没有人会对她施以援手,竟是让她病痛缠身躺了三四个月都没有人请一个郎中。

    苏妙音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似是想通了,她苦叹道:「自作孽!自作孽啊!」

    ——theend

    作者的话:夫君这个故事正式完结~~~

    珍珠呢?留言呢?为什麽都没有???你们是不是不爱我了!!!

    夫君有点不正常(20)关於番外,东征归来之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