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贵女逃亡记(02)我想要她,怎麽办?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营帐之中,严肃大刀阔斧地坐在铺了白虎皮的椅子上,手指轻轻敲打着扶手,因着脸上的胡子又多又浓而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从那稍显凌乱的节奏当中也可窥见其主人内心的焦急。

    不多时,厚重的帐子被人掀开,一股冷风灌了进来,将严肃吹醒。

    「将军!」进来的两人抱拳问安,而後书生模样的男人见严肃这个样子不由地出声问道,「将军可有什麽烦心事儿?」

    另一人却是早前挨了一巴掌的李大,他眼睛一转,贼兮兮地说道:「将军不会是看上漂亮的小娘子了吧?」

    严肃将视线沉沉地移到李大身上,那深邃冷漠地眼神看得李大双腿一抖几乎要趴在地上,他正想着要不要自己直接跪在地上请罪呢,却是听严肃开口道:「嗯,我就是看上她了!然後呢,你们说该怎麽办?」

    此刻面对相熟的人,严肃也就不是先前那个凶猛冷酷的样子,声音带着几分属於少年人的清亮,一番话说的憨憨傻傻的,完全不似一个主帅的样子。

    身为严肃的左膀右臂,李大和军师秦林自然是晓得这个在战场上如同修罗一般的人物不过是一个刚刚年满十八的少年,就是那满脸的大胡子也是为了增添几分成熟才留着的,所以此刻遇见心爱的姑娘才会这般手足无措。

    秦林微微沉吟一番後笑道:「将军不是将人留下来了么?如今顾姑娘带着幼弟逃亡,想必她的父亲和兄长在都城凶多吉少……虽说趁人之危不道德,但对於将军而言便是一个大好时机啊!」

    一旁的李大也是不嫌乱,还要再添一把火:「是啊是啊,将军怕什麽呢,看上人家姑娘直接强上不就是了!如果那个小娘子不肯……呵,到时候就拿她弟弟威胁她,她到时定会屈服的,哈哈哈哈……」

    「李大你给我闭嘴!」严肃皱着眉斥道,一听这两人的话他内心就深感不妥,但自己好像也没有什麽更好的办法了,於是半响过後又犹犹豫豫地开口道,「这样真的可以?」

    李大大咧咧道:「有啥不可以?当初老子那婆娘还不是死活不肯跟着老子,结果你猜怎麽着,老子直接将人扛回去往死里肏……咳咳,弄她,最後还不是屈服在老子的淫威之下!这女人啊,你别管她们嘴里说什麽,直接上就是了!」

    未曾经历过情爱的严肃听得眼睛瞪得大大的,结结巴巴道:「这样、这样也、也可以的?」

    一旁的秦林不由地向天翻了两个白眼,嘲讽道:「顾姑娘可不是你们乡俗彪悍的女人,人家娇贵着呢!」

    一般而言,李大於口舌之上是争不过秦林这个书生的,但是说起女人这个话题……李大阴阳怪气地笑了两声道:「哟?秦先生是不是近日有了相好啊?怎麽突然对於男女之事如此熟络?难不成你这个中年还未娶妻的单身汉还能比我这个结婚十年之久的男人懂得男女之事?」

    秦林气结,默默闭上嘴不说话。

    这般相争之下,纯洁如同白纸的严肃便眼露期待地看向李大,道:「你有啥好办法?只要老子能够娶到那、那顾姑娘,老子就把你眼馋了很久的玄铁大刀给你如何?」

    李大得意地大笑两声,道:「那我就提前谢谢将军了!」

    之後的一个时辰内,李大教授严肃很多东西……

    「这女人啊,你别管她嘴上不要不要的,你就直接干,干到她哭爹喊娘向你求饶便对了!只要她不听话你就狠狠地干,保管她日後对你服服帖帖的,说一不二!」

    「对着女人哪里需要什麽甜言蜜语,要我说,你一个字都不要多说!这女人你给她点颜色她就要上天,不要宠着惯着,就要让她知道你的厉害!像我婆娘,只要老子脸一黑,她保管就怂了,怎麽可能敢对老子不敬!」

    「还有啊,将军可要早点成好事啊,只要那顾家小娘子怀上你的种,嘿嘿嘿……到时候为了孩子还不是得老老实实跟在你身边?」

    ……

    严肃隐隐约约觉得李大教授的东西有些不对劲,但他和一旁的秦林都是从未经历过男女情事的男人,就算是知晓不对也不知道具体哪里不对,最後说着说着竟是被这李大洗脑了,越发觉得他的话还有几分道理。

    当然,日後严肃每每想起今日都恨不得一头撞死。他当初不知道有多蠢才轻信了这个狗日的李大,以至於他和顾元的情路上绕了那麽多弯路……

    然而千金难买早知道,严肃现在就是相信了李大这套说辞,雄赳赳气昂昂地踏上威胁顾元的路上去了。

    顾元的顾慎之被严肃安排在另外一处营帐,虽然条件简陋,但这已是除了主营外最好的一个营帐了。而那些仆从们则统统被安排到军营另外一边的帐子里,只余下绿意在身旁伺候着,也不知是否是严肃为了防止他们逃跑。

    就在严肃向李大请教追求之道时,顾元便在帐中猜测着他们的来历。

    顾元并非一般女子,她父亲乃是整个大梁最有才华之人,母亲又是大长公主,未嫁之前便是出了名的才女。顾元耳濡目染下也学了几分本事,又因着二哥顾言之极其喜欢军事,是以她不管在是文学、政治还是军事都可以道个一二。

    她看得出这支军队虽训练有序,但身上的服侍不大工整,可见来历应是底层人民而非正规军。而那些将领的做派处处粗鄙,可见并非出身富贵,由此可见,这支军队由上至下乃是起义军。

    各地大大小小的起义军不少,但是能够统领到这种程度的,也就无非几路人马而已。出逃前父亲和大哥便曾和她说过一二,那将军又名严肃,想来这支军队应是那据说有着皇室血脉的梁超麾下的起义军。

    梁超此人细细说起来还真得有皇室血统,但梁氏皇族存在已有千年,其旁支何其多,但凡一个姓梁的都可以说自己和皇室沾亲带故……但,不管梁超是否有皇室血脉,此人有大才能却是真真切切的,更不用说他麾下的各位能人异士,例如将他们拦下的这位严肃将军……

    顾元脑中不由地回想起严肃瞧她的神色,似是……她之前也曾被男子爱慕过,所以严肃的眼神她并不陌生,就算情谊不深,也多多少少对她动了心。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想来这个严肃将军到时也可好生利用一番……若是这个男人更看重前程,她也有八九分的把握用二哥和顾家的名声劝说他送她和幼弟去边关。

    「小姐,小姐!」绿意惶惶恐恐地小跑进来,拉着顾元不安道,「怎麽办?那个将军要见小姐!小姐,这下怎麽办啊?」

    顾元秀眉一竖,小声斥道:「冷静,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既然这严将军要见我,我自然是不得不去的。你好生在这里看着慎哥儿,而今比不得往日,你定要随时跟在慎哥儿身边,寸步不离!」

    绿意心中担忧顾元,却又不得不听从顾元的话留下,不管她心中如何焦急,顾元还是一步一步慢慢地跟着那士兵走向严肃的营帐。

    严肃的营帐离得不远,不消一会便到了,顾元慢慢掀了帐子走进去,却见帐中只有严肃一人,秀眉不由地微微蹙起,心下有几分不满。

    虽说此时乃是乱世,男女大防没有原来严谨,但她到底是一个云英未嫁的黄花闺女,怎地这人就这般大咧咧地独自见她?不过顾元也明白今时不同往日,她和幼弟的性命都还掌握在这个男人手中,自然是没有什麽资格要求什麽。

    严肃很紧张,後背和手心全是汗水,一张脸也是红通通,好在有着浓密的胡子挡住,否则的话他会更加的羞涩。顾元一进来,他的目光便不受控制地落在她身上,全然不知道自己的视线是多麽的放肆和炙热。

    顾元心中的不满又重了几分,对严肃的印象越来越差,但她还是忍住了没有发作,见严肃久久不说话便福了福身子,道:「严将军,不知请小女前来有何事?」

    严肃这才似是回神一般眨了眨眼,清咳一声压低了声线道:「是有事……」

    顾元偏头望去,眼中带着几分疑惑,这一顾一盼间全是说不出的风情,看的严肃眼中更是火热,看着顾元的眼神越来越露骨。

    他又道:「老……我有事要和你商量,我想娶你,你意下如何?」

    顾元一惊,一双美眸瞪得大大的,不过一瞬脸上便如同火烧一般通红,倒不是羞得,而是怒得。

    严肃一看她脸上的表情便知不好,然後他又想起李大的话,李大说别管那麽多直接上……严肃此刻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於是下意识便照着李大的话,一个箭步过去便将身材娇小的女子抱在怀中,狠狠地压在柱子上。

    他看着女人娇美的脸蛋便心神一荡,嘴上却是用着恶狠狠地语气说道:「顾家小姐,你觉得现在还有谁可以拦着我?」

    作者的话:_:3」_很好,男主在作死~~~

    贵女逃亡记(02)我想要她,怎麽办?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