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贵女逃亡记(03)高H,顾元,老子要上了你!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似是被这强盗一般的作风给吓到,顾元只是瞪着眼睛看他却不说话。渐渐地,时间一长,里面的水光越积越多,盈满了整个眼睛,脆弱的眼眶似是承受不住那漫出来的水儿,待她轻轻眨眼时终於汇成一滴晶莹的泪珠儿滴落出来。

    泪珠儿沿着莹白的脸儿一路往下,在稍尖的下巴停留了一会会,再度往下滴落,吧嗒一声滴在男人的手背上。

    明明泪珠儿是冰凉的,不知为何,严肃就觉得那泪珠儿好烫好烫,烫得他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立在原地不知该说些什麽、做些什麽。

    良久,顾元才开了口,声音小小的,还带着一丝丝哭音和颤抖:「将军乃是英明神武之人,为何要做那强盗流氓才做的勾当……如今小女的父亲和兄长在都城不知生死,莫非……莫非将军非要、非要乘人之危么?」

    一番话说得严肃羞耻不已,脸上更像是火烧一般,他再次庆幸自己留了胡子。瞧着眼前柔弱的少女,他的确是不忍心强迫於她,但就在他想要松手之际,耳边却又响起秦林的话。

    「虽然属下不懂男女之事,却也知李大的方法着实有些……但将军若是非顾小姐不可,那麽将军还是用李大的方法比较保险。顾小姐出身名门,身份更是尊贵,然将军您……若顾小姐回到她的家人身边,将军您可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严肃很明白秦林话中的意思,若非乱世,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和顾元相见的,更别说此刻如今相近。

    他恍然间想起那年,穿着华丽、乾净漂亮的少女坐在花车上展颜一笑。就是那一笑,他的一颗心从此掉在她身上再也收不回来……就是为了那一笑,他才会跟着梁超,卯足了劲儿领兵打仗。也不知是否上天垂怜,他……终於见到心中的人儿了。

    只是见到归见到,他又不得不面临抉择。放了她,做个柳下惠将她带到亲人面前再求亲,但很大可能是他不会被顾元的亲人所接受,毕竟他的出生太过低微……还有一个便是此时生米做成熟饭,但就算是不懂情爱的他也知道,这样一来,很有可能被顾元记恨在心,他的情路不知又添多少坎坷。

    正为难着,严肃略略低下头去看她,恰好瞧见顾元眼中的平淡无波。她明明在哭,脸上的表情也是真的悲伤,但眼中却是如此平淡……

    倒是他忘了,顾元虽然年纪还小,却极其聪慧睿智,十岁稚龄便能将一国使臣出的难题全都解开,更被先帝称作女中诸葛……

    这样的一个女子,又岂会真的被他吓到?

    严肃自嘲地笑了一声,随即抬起顾元的下巴便狠狠地亲了上去。

    说是亲,实则是撞。属於男人的厚唇和牙齿狠狠地磕在了少女的娇唇上,一丝丝血腥味弥漫在两人的唇间。这一下着实过於突然,以至於顾元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而正是这段时间给了严肃有机可乘的机会。

    他本能地将厚舌伸进顾元的嘴里,用力搅动着、吸允着,缠着那小小的香舌不放过,又大口大口吞下属於少女的香津,像是要将自己塞进着小嘴儿里面一样。

    严肃的动作并不温柔,可以说是粗暴,弄得顾元生疼,唇边的伤口似乎又裂开了点点。

    这个时候什麽礼仪、什麽教养都去见鬼吧!顾元反应过来後本能地反抗着,双手双脚不断地踢打,却又轻轻松松被男人给制住双手举在头顶上,双脚也被男人的膝盖死死顶住,她就像是一条砧板上的鱼儿任他宰割一般。

    她并不服输,两只眼睛狠狠地瞪着严肃,像是要将他钉穿一般,贝齿逮着机会就用力一合,狠狠地咬上了男人的厚唇,也将那厚唇咬出一个小口子,不断往外冒着血丝。

    严肃吃痛地推开些,空着的手摸了一下唇瓣,只摸到那鲜血。他忽然就笑了,一口白牙全都露在外面,顾元看过去只觉得有点像是野兽进食之前张开的血盆大口,她头皮一麻,心中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又再度亲了下来,比之前更加蛮横、更加狂野,好似方才那鲜血激发了他体内的野性。为了防止顾元再咬他,严肃直接用手捏着她的双颊,力道不算大,却是让她怎麽都合不上下巴。

    很快,严肃不再满意於亲吻,他手臂一用力便将她抱起,往帐中那张大床一步一步走去。

    顾元又不是单纯的闺中女子,一下便猜出严肃想要做些什麽,她心中恼恨自己的大意,百般恼怒下她的反抗更加厉害,两只手儿居然挣脱了男人的束缚一下便挠上了严肃的脖颈,留下几道深深的血痕。

    严肃眼神一暗,快步往前,在临到大床时一下将顾元往床上丢去,他下手还是有几分计较的,只是顾元却不知道,只以为是严肃故意如此,缓过神来後越发恼怒於他。

    顾元眼睛滴溜溜地转着想着如何逃跑,却见大床的出口被男人的身体死死封着,不管她从那边出去都在男人的一臂距离内。既然跑不出去,她便只有换个方式了,她将视线落在严肃身上,却见他正在慢条斯理地脱衣服!

    她终归不过是一个未出阁的少女,如今见严肃这般,心中哪里会不害怕,当下心尖一颤,颤抖着嗓子说道:「严将军非要这般逼迫我这样一个弱女子么?你还算是一个男人么?」

    严肃见她眼中终於有了害怕还暗自高兴,心想着李大的方法还是挺有用的。只是见着顾元害怕地不住颤抖他心下还是有几分怜惜,但很快,他压下心中的怜惜,赤着上身靠近了顾元,一把将她翻过来按在自己膝上,举起手掌便狠狠落下,发出清脆的巴掌声。

    「咬老子?」严肃恶狠狠地说道,又举起手掌打了一下,「看你以後还敢不敢咬老子,今天非得给你一个教训不可!老子不是男人?等会你就知道了!」

    顾元被他这样一打给打懵了,臀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不是作假,她心下一怒便欲开口回骂,但临开口时又想到自己这般不是更激得男人生气,於是她双眸一眨,很快呜呜地哭出声儿来。

    她没有嚎啕大哭,而是那种将哭声压抑着的无声哭泣,只有压不住了才会在喉间发生一两声呜咽,这番模样实在是可怜。

    严肃当下便心软了,却又说不出几句软话,只是将手掌放在她臀上轻轻地来回揉动,揉着揉着动作变得不再单纯,带着几分暧昧情愫。

    顾元的身子还没有被男人这般抚弄过,一时间忘记了此刻是什麽场景,眼中不由地蒙上一层浅浅的水雾。她天生身子便比寻常女子敏感,自小又是被精心伺候着的,这下又是被打又是被抚弄的,娇嫩的身子哪里还受得住,若不是她紧紧地咬着唇,指不定此刻便要呻吟出声了。

    严肃手指缓缓往上,从臀部慢慢捏着她露在外面的白嫩後颈,粗糙的指尖触碰懂啊那娇嫩到不可思议的肌肤时,严肃只觉得自己心中的野兽一下被放出来,恨不得当场将顾元生吞入腹了。

    他将顾元翻了过来,壮实的身子压在她身上,嗅着那淡淡的香气,他压着嗓子狠狠说道:「顾元,老子要上你了!」

    其实严肃也不知该怎麽做,但常年在军中打滚他还是知晓些许门道的,心中回想着那些荤话,又想着之前不经意间见到过场景,他一猛子扎进顾元的肩窝出,像是一只巨型犬一样又是又是咬又是舔,一路边啃着边撕扯着顾元的衣服。

    顾元惊叫道:「不要……不要……混蛋……你不要……」

    严肃却不想听她抗拒,扯下腰带便将她的嘴给堵住,喘着粗气威胁道:「若你还想和你弟弟好好地呆在军营内,你就乖乖听话。」

    顾元身子一颤,像是在挣扎,没过多久,她闭上双眼,似是妥协了。

    严肃咽咽口水,不由地软和了语气对她说道:「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顾源眼睫一颤,却是没有睁开眼睛。

    严肃虽然惋惜没有那双美丽地眼睛注视自己,却更多的还是欣喜於和心上人的亲密接触。虽然开始和过程并不美好,但只要结果是美好……管他那麽多呢!

    指尖不断地颤抖着,他小心翼翼地扯开少女的腰带,又小心翼翼地脱下少女的衣裳。顾元的衣服有些繁复,但严肃丝毫没有一丝不耐,就像是在拆开一个精美的礼物般,慢慢地、缓缓地拆开一层一层。

    很快,大片大片肌肤赤裸在空气中,玉一般的温润白嫩刺痛了男人的双眼,下身更是一下坚硬如铁,将裤子撑出一个帐篷来。

    严肃想要伸手摸摸那娇嫩的肌肤,却又想起自己的手上全是茧子,他怕弄痛了顾元,於是转为用口舌代替两手,一下又一下亲着那肌肤,心中好不满足。

    贵女逃亡记(03)高H,顾元,老子要上了你!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