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贵女逃亡记(04)高H,吃遍了全身上下~~~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少女的肌肤是严肃没有见过的白皙幼嫩,含在嘴里只觉得要化开了一半的雪腻,愈发令严肃爱不释手起来,从脖颈到锁骨到胸口,真真是一点都没有放过。

    很快,男人的唇来到了那圆润且高高隆起的酥胸。那一对乳儿并不大,但却翘生生地挺立着,乳尖尖更是樱粉樱粉的可口。严肃凑近了细细看着,呼吸打在那乳尖上令少女颤了又颤,过了好一会才张开他的大口一下含进了嘴中。

    娇养在深闺中的少女何曾被男人这般触碰亵玩过,顾元只觉得但凡严肃唇舌触碰过的地方都染上了丝丝的热,好似被点上一撮又一撮火苗似得,让她又是惊又是惧,还带着几分说不明道不明的情愫。

    「呜啊……」樱花般的唇瓣轻轻开启逸出一声似怒似怨、似娇似嗔的呻吟,这般甜腻又带着几分情慾的声音惊得顾元愈发慌乱起来,她死死地咬住下唇,任凭贝齿在上面咬出一道白痕也不松开。

    严肃还陷在一片乳香之中,他此刻恨不得自己多长了几张嘴,好将少女全都含在嘴中爱抚才是。乳儿不知被他亵玩了多久才被放过,又转而去玩弄另外一个乳儿,两个乳头都被男人吸允玩弄到肿大硬挺,稍稍触碰便会惹来少女的粗粗的喘息。

    再往下,便是平滑绵软的小腹,上面只点缀着一个小小的肚脐,像是一个漂亮的旋儿一般。男人自然是没有放过,他伸出舌尖绕着那个旋儿打着圈圈,直到将小旋儿附近都弄得一片濡湿才慢条斯理地戳进去舔吸。

    顾元被这一下弄得溃不成军,细腰弓起,两只脚儿綳得紧紧的,脚尖也是綳成一条直线,若不是她依旧死死地咬着唇瓣,恐怖此刻早已按耐不住放声尖叫起来。

    水雾朦胧的眸子一张开便瞧见男人是如何亵玩自己的画面,不仅刺激了她的羞耻心,更加刺激了她敏感的身子,下身的小小穴儿自行吐出一汪春水,顿时室内溢满属於少女的味道。

    顾元羞得并起两腿,心中暗自唾弃着自己,又祈祷着不要被严肃发现这个羞人的事实才好。只是严肃不仅像是狗儿一般又是舔又是咬,鼻子更是跟狗儿一样灵敏,循着那诱人的香气便找到了源头。

    她那点子力气自然是比不过严肃的,只见男人的手腕一用力,两条细白的腿儿便被大大分开,几乎要成为一条直线,中间的小穴儿一点不漏地暴露在男人的视线之中。

    白白的、粉粉的、小小的,漂亮到不可思议。

    严肃几乎是不受控制地将自己的唇贴在上面,鼻尖恰恰好拱着小珍珠,而他下巴上乱七八糟的胡子则扎在敏感的花唇下部和臀缝间,不痛却痒得紧。

    「哎呀……」顾元这下是真的忍不住了,小嘴儿一张发出细细的尖叫,她想不通男人为什麽要拿嘴亲那个地方,那个地方分明是……难道他不嫌脏么?这般想着,她细声细气地半是呻吟半是断断续续地说道,「呜啊……别、别这样……胡子……扎……」

    严肃哪里还去管她说些什麽,更何况她声音小的跟蚊子叫一般,哪里还有心思去仔细听着,当下便按住那蠢蠢欲动的臀儿,大嘴一张便享用起那小穴儿。

    少女的蜜液倒不像是那些大老粗们说的那样有味,反倒是香香的、甜甜的,严肃一吃便上了瘾,大掌捏着雪白的臀部便一个劲往嘴里送,那小小的穴儿被他又粗又大的舌头刮得颜色更深了,尤其是那小珠儿又硬又肿。

    严肃没有什麽技巧,全凭本能和一股子热情,顾元禁不住他这般玩弄,很快便咿咿呀呀地泄了身子,一大波蜜液又便宜了严肃这个坏蛋。

    男人吃了许久还觉得不够,只是胀痛的肉棒让他无法在忽视,於是严肃恋恋不舍地支起身子,解开裤头露出那硕大的慾望。

    许是常年锻炼身体,严肃的肉棒比之一般男人来的更粗更大。巨大的龟头带着菱角,顶端的小孔一张一合饥渴地吐着汁水,一根根青筋环绕在颜色深沉的肉柱上,就是下面的两个囊袋也是沉甸甸的不容忽视,看上去十分可怖。

    这样巨大的东西抵在了少女娇小的穴口处,就是严肃在这个时候也不由地有几分动摇,觉得那小口儿吃不下自己……

    顾元本能地觉得有什麽危险,直起身子边想着看看,但这个时候严肃却又将她压了回去,狂热的吻……不,是啃咬落在她唇上。似是觉得不够,严肃又拿手掌将她的双眼罩住,就是打定主意不让她看。

    就算严肃是一个实心的木头獃子也知道不能被顾元看见那吓人的一幕,不然这个时候顾元害怕得拚命反抗怎麽办,他到时候面对少女的眼泪难道真的要放过煮熟的鸭子?

    吻落在樱唇的那一瞬间,严肃腰间一沉,硕大的肉棒残忍地分开两片小娇唇,一点点、一点点往内深入……

    好撑、好大、好疼……

    顾元的眼睛一下睁得大大的,泪水止也止不住,她痛得想要张开口尖叫,但男人趁着这个机会长驱直入,将她的尖叫全都堵了回去。

    小小的穴口被撑到近乎透明,那颜色深沉的肉柱和粉白的肉儿形成鲜明的对比,丝丝血水混合着蜜液从相连处流出,更恐怖的是,顾元觉得那东西已经顶到最深处了,但穴口处分明还有好长一截没有没入,只叫人看一眼便知那小穴儿被蹂躏的有多惨。

    那东西还在深入,虽然缓慢,但却是那麽的坚定。顾元痛到快麻木了,好似在那铺满针尖的铁板上来回滚动一般折磨人。

    严肃稍稍离开了些,喘了几口粗气,额间汗水不断地滴落。十八年来,他是第一次这样爽,之前听那些老兵们讲荤段子时还鄙视他们只知道女人女人,但自己真刀实枪地体验过後……

    真他妈的太爽了!

    虽然顾元那处太小太紧吃的他有点疼,但是架不住里面又湿又热的好生舒服啊,更别说里面的肉儿就像是小嘴儿一样一张一合地吸允着他,爽的他头皮发麻,恨不得将两个囊袋也塞进那小嘴里体验一番才是。

    虽然知道身下的少女也不好受,但严肃还是一点一点将自己的肉棒全部没入,直到那深处的宫口被他无情地顶开,直到两人的耻骨紧密贴合,直到两个囊袋「啪」的一声打在雪臀上……

    顾元被撑得不得不大口大口呼吸,十根白嫩的手指紧紧地揪着身下的床铺。男人插得太深了,她的花道又窄又短,他这样全根插入便是将龟头也给挤入了宫口内,平滑的小腹甚至都微微隆起,好似怀孕了一般。

    停下来的两人喘了几口气後不由地看向对方,一时间四目相对,互相之间内心不由地生出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都说女人对於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总还是有几分恋恋不忘的,但男人又何尝不是如此,更别说两人的初次都是给了对方……

    顾元也没想到今日便将自己的清白交给了对方,她闭了闭眼,总归……只要弟弟安全便好,爹爹和兄长的愿望不就是这样吗?所以,她将心中的委屈和怨愤尽数压在内心深处,颤巍巍地伸出双手抱住了严肃的脖子。

    「你、你轻点,我好疼……」

    嘤嘤的哭声夹杂着颤抖,一下激起严肃内心的保护欲,顾元的主动又令他惊喜万分,当下止不住地点头,抱着顾元便细细密密地亲吻起来。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一颗泪珠悄悄地、悄悄地滴落在床铺上……

    得了顾元的许肯,严肃不在压制自己的慾望,两只大粗手掐着细细的腰肢便动了起来,粗大的肉棒缓缓被抽出小穴儿又缓缓地插进去,过程缓慢且又折磨人,一下便令顾元止不住那咿咿呀呀的呻吟声。

    严肃脸上的胡子当真是乱七八糟,只有一对眼睛最为显眼,也是最为吸引人。他的眼睛又黑又亮,死死地盯着顾元,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不过在顾元看来,他这幅神情好似她原来养的一只小狗儿……每当自觉做了好事,那小狗儿也是用这又黑又亮地眼睛盯着她,小尾巴欢快地一个劲摇动,等着她嘉奖一般……

    「啊啊啊……」一阵猛烈抽插惊得顾元尖叫连连,她含着春水的眸子不解地看向他,却只瞧见他深邃的眸子。

    她自然不知道,这是因为自己方才一瞬间的分神令严肃不满了。

    只不过顾元也没有时间去想这些,只因男人突然就加快了速度,原来缓慢全根抽插改为快速地浅插,虽说不用每次顶入宫口受一番疼痛,但这般快的频率也不是顾元一个才开苞的小处女能够受得住的。

    帐中的春情不知持续了多久,直到一声沉闷地低吼从帐中传出後,那摇晃不定地大床才彻底安静下来。

    作者的话:又他妈断更了……我默默补更给你们~~~

    贵女逃亡记(04)高H,吃遍了全身上下~~~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