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贵女逃亡记(05)後知後觉的作死男主:完蛋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顾元醒来时,耳边是绿意的嘤嘤哭声。

    见她醒来,绿意立马擦乾泪水,扯出一个笑意,小心翼翼地将她扶起靠在床上,又问道:「小姐可想用点什麽?严……他们送来了清粥小菜,不若小姐尝尝?」

    瞧着绿意小心翼翼的模样,饶是没甚胃口的顾元也不好拂了她的一番心思,轻轻点头道:「那就用一点吧。」

    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她的嗓子沙哑得吓人,绿意赶紧给她端了几杯水灌下去才稍稍减轻了点点症状。

    顾元用了点饭菜,又细细询问了一番顾慎之的近况,得知他被严肃提去学习武艺时还愣了一下,而後才将绿意赶了下去,只是等绿意临走又说了一句:「你别乱走动,知道了吗?」

    绿意一愣,眼泪再也止不住,连连点头便一路小跑出去。

    顾元似怨似愁地轻叹一声,躺下闭上眼打算再睡一会。

    她知道,给她清洗的人定是绿意,瞧见她那一身痕迹,饶是绿意一个小姑娘也明了发生了什麽,她自己的清白都保不住了更别说绿意这个清秀小丫头的清白,所以绿意还是低调点才好。

    只是,严肃这般对慎哥儿,所求是何?是二哥还是顾家?

    想来想去,把自己脑子想成浆糊她也没能想到严肃此举背後的含义,倒是想什麽来什麽,严肃此刻进了帐子,想也不想就脱下盔甲上床从背後抱着她。

    顾元只觉得後背火热火热的,如今快入冬的天气,这无疑是天然的火炉。

    尽管顾元舒服得想要舒展身子,但昨儿两人才……说起来到底是严肃强了她,她一时之间还没有想好要如何面对严肃,所以她乾脆一动不动地装睡起来。只不过不知是不是暖呼呼的实在是太过舒服,顾元没一会就真的睡着了。

    严肃听到缓和均匀的呼吸後才睁开眼睛,眼里一片笑意。他此刻才卸下那些伪装,就是一个得到心爱之物的毛头小子般抱着顾元傻咧咧地笑着,时不时猥琐地凑在她颈边深深地嗅着那香气。

    只是他再如何猥琐,却也控制着自己的慾望,任凭下身胀痛到快要爆炸也没有动顾元一根毫毛。

    严肃驻军在这儿一半原因是为了窥探都城消息,一半是为了拦截那些逃跑的士大夫们。他的结拜大哥有着雄心壮志,又缺少人才,他这个义弟当然是当仁不让为大哥分忧。

    不过於他而言,最大的收获恐怕还是顾元……

    在所有不知道的情况下,严肃的军队有一小半坐着小船去了江的另一边,有一小半将那些个士大夫护送去了梁超哪里。然後又过了小半月,严肃决定进军都城。

    本着私心,严肃没有将顾元送去他大哥哪里,也没有放她离开,而是将她牢牢地锁在身边,即便是打仗也要如此。

    严肃想的很简单,军人一入沙场生死不知,他本就过着有一天是一天的日子,当然是要将心爱之人牢牢看在身边,不放过剩下的每一个日子。就算是哪一日败了,逃不出去了,他死也要和顾元死在一起,永生永世缠着她。

    不过这些严肃是不会告诉顾元的,他生怕她逃离开,所以百般手段将消息瞒了下来,又趁着她熟睡之际将她带上船,让顾元这下是彻底逃不开了。

    顾元原本是可以从他的布置安排中窥见一二的,奈何那日之後她不大爱出门也就生生地错过了一个逃跑的机会,等到了船上後那真真是後悔晚矣。

    到了冬日里,顾元的身子总是不大好,脸色也是苍白的紧,更别说前段时日还一直在逃亡没有好好休息过,不过今日却是不大一样,她的脸色倒是红润了些。

    但,这可不是因为身体健康,而是气得。

    「没想到堂堂一个将军居然不守信用!」顾元气得双颊生晕,许是刚刚一番跑动气息不稳,她高耸的胸脯上下起伏不停,一贯淡然的眸子里全是灼热的怒火,「你怎麽可以……咳咳,怎麽可以……我不要回京都,不能……」

    她是不能回京都,虽然她知晓眼前这个男人不管有什麽目的都会护着自己和弟弟平安,但她还是不能回京都!

    说到底,她就是怕,怕看见那些残酷的事实……所以她不能回京都。

    严肃却还是四平八稳地坐在一边喝水,很是淡定地瞧着她生气,好似天塌下来他也是这般的淡定。

    然而事实却是……

    啧啧啧,我家媳妇生气起来也是这样漂亮啊~~~美人就是美人啊~~~

    顾元见他久久不说话便更怒了,小跑了几步冲到他面前揪住了他的衣领,燃着怒火的美丽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怒道:「严肃,我在和你说话!你听见了没有!」

    严肃喉结上下滚动,只觉得一把无名火在心中烧起来了,下身不知不觉间站了起来。他换了个坐姿,又慢条斯理地喝了口水,藉此掩饰自己的龌蹉心思,但这番举动在顾元看来无疑是挑衅,於是她更怒了。

    「严!肃!你到底听见我说话了没有!!!」

    白嫩的指儿衬着墨色的衣服是这般的好看,看的严肃心中的慾火更甚,刚刚的凉水喝了等於百喝。他眼神一暗,十分乾脆地也不掩饰自己的情动,站起身来就将人抱起来,那顶帐篷恰恰好就卡在顾元的两腿间。

    即便是被抱得高高的,顾元也不过是和严肃齐高,正正好脸对着脸,可以清晰地瞧见男人眼中的神情,还没等她读出严肃眼中的含义,却听严肃冷酷地说道:「顾元,你是不是还没有认清楚事实?老子想带你去哪里就去哪里,你这个婆娘再多说一句行不行我今天就在这里把你乾死?」

    说罢,他还威胁性地顶了顶腰身,那巨大的家伙隔着两人的衣服狠狠地顶在少女的穴口,一下便令她回忆起那晚的场景,一时间是又羞又怒,却是什麽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瞪着一双眸子。

    说起来也奇怪,不知是不是那一日之後产生的後遗症,如果没有那一日,顾元此刻估计便会装装柔弱,留点点泪水博取同情,但……自打那日後,顾元就再也没有正正经经和严肃说过话,更别提在他面前演戏,唯一说得最多便是今日,还是因为生气……

    两人互相盯着对方好大半天,好似要对方先示弱一般。过了好一会,严肃才缓缓将顾元放下,语气沉沉地说道:「听话,嗯?」

    顾元一听这话便忍不住想要说什麽,但瞧见男人的眼神後终究还是将话咽了回去,死死地咬着自己的下唇不知想些什麽。

    严肃瞧着那被咬出白痕的娇唇,眼中闪过心疼,他伸出手想着扳开那牙齿,却被顾元躲开了,举起的手还在半空中,当真是好不尴尬。

    深深地吸了口气,顾元福了福身子,道:「小女知道了,没什麽事儿小女便先退下了。」

    说完,顾元慌不择路地逃出了这个房间,只是凭着严肃的眼力,还是瞧见了那一闪而过的晶莹。

    顾元是何许人,她母亲乃是大长公主殿下,父亲更是大梁有史以来最年轻最有才华的男人,两个兄长更是青出於蓝而胜於蓝的青年才俊,她本人在大梁也是顶顶有名的才女和美女,何曾受过这般……对待。

    多日以来积蓄在心中的委屈、愤懑、怨气……一下爆发了出来,顾元扑在床上哭了起来,揪着枕头狠狠地打着,活像是在打严肃一样。

    这边顾元闷头大哭,那边严肃也是急得团团转。

    迟钝如他,隔了一个月终於看出不对劲了,他好像……弄砸了?

    不对不对,是一定弄砸了!

    不然为什麽顾元会讨厌他,还哭了呢?

    严肃此刻活剐了李大的心都有了,早知道他就不该听李大的话粗鲁地对待顾元了,看着她哭自己也一阵阵难受,也不知她回房之後会不会哭得更厉害……

    六神无主之际,他只得将军师秦林叫来,但是那李大……是万万不敢叫他来了。

    一见人到了,严肃慌慌张张地拉着秦林便说道:「完了完了,我好像弄砸了,怎麽办啊,秦林大哥?怎麽办?怎麽办?」

    一连串的问句弄得秦林也晕了,不过好在他也是一个军师级人物,三两下便知是怎麽一回事儿,颇有些幸灾乐祸地笑道:「早说了不要听李大的话了,偏生你这个傻小子还听!」

    严肃恼羞成怒道:「你还说,你这个马後炮万年光棍也没有资格笑我好吗!」

    秦林无语地翻翻白眼,他也知现在严肃是一个炸了毛的大型猛兽不能招惹,是以很快收住了笑声一本正经道:「你把人家怎麽了?」

    这个时候严肃反倒诺诺地说不出话,憋了半天才小小声说道:「我全按照李大说的去做了……」

    「噗~~~」秦林一口水全都喷了出来,「哈?你真的全都按照李大的说的去做了?」

    李大说了什麽,霸王硬上弓、别说甜言蜜语、只管一个劲凶狠……

    这样一想,确实是完蛋了!

    秦林幽幽叹了一口气,道:「李大这种男人就该阉了他,这样的人怎麽能有老婆呢?」

    严肃木着脸赞同道:「对,就该阉了他。」

    作者的话:#直男癌也有女朋友系列#

    贵女逃亡记(05)後知後觉的作死男主:完蛋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