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贵女逃亡记(07)追求的正确打开方式~~~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严肃的眼睛本就黑亮黑亮的,一听这话却是更亮了,好似那不是眼珠子而是夜明珠一般。他也不管马车内还有别人,直接凑到顾元面前,鼻尖对着鼻尖亲昵地说道:「老子就知道你一定会认得我的!」

    听了李小妹的话,严肃也不似往常那般端着装着,此刻用的便是他自己那种介乎於少年和青年沙哑却又清亮的声音,这句话一说出口便使得顾元又愣了愣。

    就在她愣神的功夫,顾慎之醒了。原本他还在睡觉呢,却是被这声响给弄醒了,严肃所幸让他出去骑马玩儿,小男孩又正正好喜欢这些,严肃还顺带让绿意出去看管着她的少爷,轻而易举地便将多余的两人给打发了出去。

    严肃一屁股坐在顾元身旁,两人之间只是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不远却又不会太过亲近,实在是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倒是令顾元提起的心稍稍松了些。

    她最怕的便是严肃遣走那两人为的便是和她做那事……虽说他们做过一会了,但这可是万人包围在中间的马车,若真是……顾元觉得她可能没脸活下去了。

    思及此,顾元觉得她不能让严肃有那心思,於是便先开口道:「严将军此刻来是有何事和小女说么?」

    严肃点点头,道:「有!」

    说罢,他按照李小妹教导的,将他和李小妹的关系细细道出,讲明了两人之前那般亲密是为了商量一件很重要的军机,如今李小妹离开军队也是为了将这份情报送去给她的未婚夫。

    顾元认真听完後又认真地说道:「将军不必和我解释这些的……」

    严肃确实不必向她解释这些,两人虽有了肌肤之亲夫妻之实,但是两人说好听点是露水情缘,说难听点便是无媒苟合,不管哪方面上看两人还是没有什麽关系,严肃着实不必和她解释这些。

    只不过话虽这般说,她心下却是为了他这番解释而舒服了点,就是嘴角也莫名地往上翘了一点。

    严肃也认认真真地看向她,真挚地说道:「可是我很怕你会误会。」

    顾元眨眨眼,突然间有些看不懂他了,下意识便回道:「将军与小女之间并无任何关系,将军实在是不用……」

    严肃着急地打断她的话,道:「怎麽会没有关系呢?我喜欢你,心悦你,也想要娶你!我知道那日是我不好,是我强迫你在先,但我没有说过我不负责的!顾元,我会娶你的,我的妻子只能是你!」

    边说着,严肃怕顾元不信,他又往前凑了凑,抬起顾元的下巴与她对视,将眼中的真诚一点不漏地让对方看清楚。

    他又道:「顾元……元元,我爱慕你!」

    顾元一时不知该说些什麽,她被他抢占了身子,从这点看她好像就只能嫁给他了。然而她的身份终究不同,只要天下安定,新皇为表宽厚自然是不会亏待她和幼弟的,到时哪怕她贞洁不再也是可以嫁给一个好郎君。

    但严肃却又不同,他面临的道路是不过两条。一条是梁超成为天下之主,他跟着封王封爵,另一条却是失败,他成为王座下的一具白骨。

    所以,顾元为何一定要嫁给他呢?就凭这个男人占有了她的初夜?

    顾元所想的,严肃又何尝不知道,所以他没有逼着顾元第一时间答应她,而是执起她的手在指尖尖上落下一个滚烫的吻,缓缓地、慢慢地深情说道:「我不求你现在立马答应我,只求你给我个机会好不好?元元,好不好?」

    两句好不好,一句比一句轻,一句比一句深情,英俊帅气的脸配上这般款款深情的话语让女人如何拒绝他?顾元也是这般,她都还没有想明白呢,脑袋就点了下去,清醒过来的她瞧见的便是男人狂喜的神情。

    严肃喜道:「我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顾元的手还在他手上,她只觉得那从指尖开始,整只手都烫得很,她羞得一下缩回了手,强自淡定转头看向另一边的车壁,好似那上面的纹路有多好看一般。

    有了李小妹的教导,严肃十分有分寸地不去逼迫她,只是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用灼热的眼神一瞬不瞬地瞧着她。

    方才缩回手顾元其实很怕他会生气,就像是那次她质问那般……却不想严肃一点动作都没有,还十分规矩地和她保持距离,好似前几天蛮横又不讲理的男人不是他一样……

    不过这样的严肃虽然令她心中莫名,却又多了几分令人倍感安全的真实。

    马车摇摇晃晃地前行着,车厢内还是一片沉默,两人都没有说话。就在两人继续沉默之际,马车却是突然距离晃动起来,顾元猝不及防之下往前撞去,眼瞧着便要撞到车壁上时,却是被人一把抱在怀中严严实实地护着,而他自己却将所有的伤害都挡下了。

    马车不得不停下,外面赶车的将士急忙问道:「将军无事吧?」

    严肃小小地嘶了一声,然後才说道:「无事,继续前行,下次注意点!」

    将士立马回道:「是,将军!」

    那小小的嘶痛声外面的将士没有听见可不代表顾元没有听见,她急忙抬眼望向严肃,问道:「你有事么?」

    严肃笑着安慰她,道:「无事啊,老子皮糙肉厚,这点算不得什麽的!」

    语罢,严肃扶着她坐好,脸上倒也没有显露什麽痛苦的神色,只是从他的肢体和脸颊微微抽痛可以看出,那一下绝对伤到哪里了,只不过严肃不愿说出来罢了。

    顾元听他说话粗鲁略有些不满,这边又瞧他为自己伤着却又强忍着,顿时心下的不满全都消散了,只余下些许不忍,不由地说道:「还是看看吧,那一下那麽狠,定是伤着了……」

    严肃几番推脱不得,只好说道:「那我下马车自己去看军医吧。」

    顾元见他一脸的躲闪,哪里还不知道他下马车定是不会去看军医的,当下便肃穆着一张脸道:「无妨,就在这里吧!我也曾看过一些医术,是不是伤我也能判断的,你将上衣脱了吧!」

    严肃苦着脸转过身脱衣服,只是在转身後他脸上哪里还有痛楚和苦涩,全是得逞之後得意的笑,心中暗道下一次要给赶车的将士安排一个好职位,他不过是提点了一句,那小子便这般上道,是个人才啊!

    脱下衣服後,严肃的後背青紫了一大片,看上去十分可怖。当事人的确是皮糙肉厚不把这点子小伤放在心中,也不觉得痛,但在顾元看来却是十分严重了,尤其这伤还是为自己受的,心下又多了几分愧疚。

    她从包袱中拿出跌打药倒在手上,在按上去之前提醒了一句:「忍着点痛。」

    那麽一大片的淤青要将淤血及时揉开了才好,不然还不知道要痛到什麽时候,情急之下顾元也没想那麽多别的,专心致志的给严肃擦起药来。

    严肃很是享受那白嫩小手在後背摸来摸去的感觉,他舒服的眼睛微微眯起,心中别提多高兴了。

    果然找对老师很重要啊!

    正擦药间,严肃突然问道:「元元,你是不是很不喜欢我说粗话?」

    顾元一愣,反问道:「为何这样说?」

    「我想你这样出身贵重的大家千金一定很不喜欢我们这样的粗人,所以你放心,你不喜欢,我就改!」边说着,严肃还挠了挠头,憨憨的本质暴露无遗。他说到改,不禁又苦了脸,继续道,「只是我从小都习惯了,所以你给我点改的时间,别太嫌弃我了好不好?」

    顾元一顿,随即又若无其事地继续擦药,回道:「没关系的,你不用改的。」

    尤其是不用特意为我改……否则,我会不知如何是好的……

    严肃又问道:「元元,你……你能不能教我读书写字?」

    顾元有心拒绝,推拒道:「我听闻梁超手下有一大学问者,名唤秦林。我的学识是比不上此人的,你何不跟着他一起学习?」

    严肃大喇喇道:「不行不行,要是能够跟他学得下去我早就学会了,但我就是学不下去,我觉得他一点都没有用心。再说了,我觉得你的学识一定比他好,不行的话他就在军中,你和他比试比试?」

    顾元慌忙拒绝道:「还是不要了,那能这样啊……我也想教导你,只是我这边还有慎哥儿……所以你……」

    严肃打断她的话,无所谓道:「那我和慎儿一起学吧,有个人一起总要比一个人学有劲儿些!」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顾元自然是再无法拒绝,否则便是不给严肃脸面,只能是呐呐地接受了这个大龄学生。

    当然,顾元不知道的是严肃一开始打得便是这个主意。李小妹可是为他量身打造地许多计划,其中一项便是和顾慎之绿意打好关系,然後慢慢改善他在她心中的印象。

    他要做的,便是同那水儿包围鱼儿一样,将顾元包围在中间,让她离不得舍不得,只能和他在一起。

    作者的话:_:3」_第二更,我去睡觉觉了,晚上再说~~~

    贵女逃亡记(07)追求的正确打开方式~~~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