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贵女逃亡记(09)高H,你叫我一声情哥哥我就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控制不住什麽,两人都心知肚明。

    顾元又羞涩了起来,忸怩了一会後还是坚持道:「上来吧,该睡了……」

    严肃这才欣喜若狂地上了床,一靠近便是那甜甜腻腻、独属於顾元的香气,趁着黑暗顾元瞧不见,他动作猥琐地大大吸了口那香气。

    正陶醉着,顾元却是突然出声道:「被子有点小,你盖好了么?」

    严肃吓了一跳,慌忙离远了些,含含糊糊、结结巴巴地说道:「嗯、嗯……」

    顾元见他说话含糊,还以为他撒谎呢,有点像是她照顾慎哥儿的时候慎哥儿给她耍的小把戏,顾元不自觉地便将自己代入照顾者的位置,探出手去最外边给严肃压被子。

    这一举动可着实将严肃吓得不轻,吓得他一动也不敢动,就连呼吸都放轻了许多,好似顾元是一个一碰就碎的瓷娃娃一般。

    「好了,晚上动作不要太大就不会有事儿了。」顾元缩回手时不小心触碰到严肃的胳膊,白玉小手冰冰凉凉的,一下激得男人从那旖念中清醒过来。

    严肃急急将那小手抓着,道:「怎麽这般冰冷?」

    顾元很想将手缩回来,但奈何男人的力气太大了,她只得放弃这一想法,任由男人握着她的手。那宽厚粗糙的大掌圈着她的小手,这样的触感不禁令她回想起那一晚,严肃的手是扣在她腰身上,磨得她生疼……

    俏脸红了红,还不等这份羞涩消退,严肃又抓过她另一只手。两只小手被他抓在手中搓弄,又时不时放在口下呵气,好似不将小手弄暖和他不罢休一般。

    夜色是那麽黑,两人挤在小小的被子里靠得极近,少女的柔荑还被男人的粗掌握着。狭小的空间,紧贴的肌肤,一股异样的情愫在两人心中升起,好似在不断叫嚣着靠近些、再靠近些……

    不知不觉的,顾元和严肃挨得更近了些,彼此都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打在脸上那种酥酥痒痒的感觉,而只要在近一点点,就能够吻上对方的唇……

    说不清是谁主动的,等两人有几分神智时,他们的唇早已相叠,呼吸交缠在一起,拚命吸允着对方,好似那才是自己唯一的救赎。

    激烈的吻慢慢地缓和了下来,严肃亲昵地含着那娇嫩的下唇细细研磨着,他黑亮的眼睛在夜色中还泛着诱人的光,就这样盯着顾元,然後有深情又羞涩地问她:「元元,还有哪里冷么?」

    顾元羞得厉害,支支吾吾地就是不说清楚,她有点点害怕严肃对她做那事儿,却又隐隐有着几分期待,身子更是诚实地起了反应,这一切都让她有几分羞几分怕几分怨,小手放在严肃肩头也不知是推还是靠。

    严肃见她不说话便自问自答起来,他道:「元元的手那麽冰,想必脚也很冷,我给你暖和暖和?」

    不等顾元同意,他粗糙地大掌便顺着大腿一路往下,捏住精细的脚踝往上,将修长细直的腿儿折了起来,这才不慌不忙地拿手掌去摸那小脚儿。

    顾元的脚儿也是小小的、肉肉的,珠圆玉润的五个小脚趾紧紧并在一起,凑到鼻尖轻嗅还有着点点香气,严肃这下像是得到了心爱之物一般,捏在手中爱不释手不停地把玩着。

    女儿家的小脚儿是多麽私密且敏感的地方,顾元只觉得脸上的火烧的更厉害了。她想要出声制止严肃的行为,却又怕自己一开口便是丢人的呻吟,想着用手推开他,却又浑身娇软无力,只能是双眸含着两泡春水似怨似嗔地瞧着严肃。

    严肃偏偏这个时候还在撩拨她:「元元,你的脚好软好香……」

    近乎是呢喃一般的话语,他贴着她的脚儿极近,好似要亲上去一般。而事实上他也的确是在下一秒就亲了上去,厚舌凶猛地刮过圆润的脚趾,复而含住它们在口中吸允啃咬,敏感的脚心更是被反覆舔弄,刺激地她有几分酥痒,又有几分难耐。

    「嗯啊……嗯嗯……嗯嗯嗯……」不小心尖叫出声,她慌忙捂住了自己嘴,可即便如此也挡不住她的呻吟,那呻吟是一声比一声甜腻,好似一个个小小的钩子去抓严肃的心尖,没有伤害到他,却使得他越来越难受,将他刺激的愈发卖力起来。

    严肃撩起裤管,试探着顺着脚儿往上,精致的脚踝、细腻的小腿……慢慢地滑到膝盖处,这过程当中顾元一点拒绝的反应都没有,反倒有几分享受。

    他心下是愈来愈欢喜,按捺住内心的汹涌慾望,依旧是耐心地一点点往上,直到来到大腿处,那裤管已经被卡在腿根处了。

    大掌试探着放在腰间等待着,好似随时会扯下她的袭裤,又好似只要她一声拒绝随时都会撤离。顾元眨了眨水眸,终於还是咬着唇儿道:「你……我有点怕……」

    这一刻,她并不拒绝和他发生关系,她只是……只是有点点怕他跟上次一样……

    严肃自然是听出了其中的意思,他狂喜地扑了上去,冲着她的脸儿是又舔又咬,就跟一只巨型犬似的。激动的情绪过後,严肃才哑着嗓子说道:「别怕,你要是觉得痛,我就停下来好不好?」

    顾元轻轻地点头,这下是真的允了他了。

    严肃急切却又不失小心地扒开了她的衣裳,大掌揉捏上这具令他疯狂的玉体,他始终记得李小妹跟他说的女子要温柔以待这句话,整个过程都带了十二万分的温柔,就怕又像上次那样伤了她。

    「元元……元元……元元……」嘴里不断叫着她的名字,边还在她的玉雪肌肤上落下一个又一个滚烫的吻,直直烫到她的心尖上去。

    热乎乎的唇含住了不知何时挺立起来的乳尖尖,男人的嘴是那样的贪心,不仅吃着乳尖,还要连同周遭的乳肉一起吃入嘴中,比那奶娃娃还要饥渴,吸得顾元都怀疑自己会不会就这样被吸出奶水来。

    两个乳尖被轮流爱抚着,男人的手却是悄悄的、悄悄的来到两腿间的小小穴儿处,绕着穴口轻轻画着圈圈,时不时用带着茧子的指腹爱怜地摸摸那鼓起的小肉珠儿,逗得少女春水是一波又一波地吐露。

    严肃突然停下所有的动作,问道:「我将手指插进去好不好?」

    他的声音极其沙哑,透着难耐,又带着浓烈的情慾,顾元被他诱惑的不知今夕是何夕,直接便点了头。

    少女的穴儿娇小紧致,他只塞进去一个指头便被死死咬着动也动不了,不难想像那一日他的巨大一定将她撑得难受极了。

    严肃又去吻她,吻去她眼角因为快感而流下的泪珠儿,他道:「元元……元元……放松点,你咬的我动不了了……」

    那粗粝的指头何尝不是磨得她难受万分,她倒也想放松呢,可是她要如何放松呀?这般想着,她也是这般说了出来:「我、我不会放松呀……」这话一说出来,顾元立刻将自己羞窘到不敢见人,即便是在黑暗中也是举起了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小脸。

    严肃也是被她逗得笑了出来,笑了好一会才拿开她的手细细密密地吻了上去,唇齿间逸出一句轻飘飘的话:「没事儿,还有我呢……」

    这边吻着,那边手上的动作也不曾停下,插入的半截指头开始不安分地在穴儿中抠挖浅插,其余手指也配合着一起动作,或是捻揉小肉珠儿、或是沾上些许蜜液抚弄蜜唇、又或者是试着扩张小穴儿。

    一连串动作下来弄得顾元那处儿是又酸又麻,穴儿深处也不由地痒了起来,好似在渴求着什麽插进去……

    「呜呜……」顾元粉拳捶着严肃,她实在是难耐极了,却又不知如何是好,只得一个劲娇泣着,「严肃……都是你……呜呜……我好难受啊……嗯啊啊……我好难受……你快点帮帮我……」

    她这一爱娇实在是惹严肃爱到心尖上去了,他搂着她甜言蜜语地轻声哄着,手上却还是那样逗弄着不给她一个痛快,见她在自己身下哭求着心中有种难言的成就感,恨不得此刻就将这个女子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他低下头,在她耳边诱哄道:「哪里难受了?大声点说出来,哥哥就帮你……」

    顾元只觉得身体哪一处都难受,那穴儿更甚,可是要让她说却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当下又是娇娇地哭着道:「呜呜……我不知道……你快帮帮我……严肃……呜呜呜……」

    严肃不知费了多大的劲控制自己,否则他此刻早就提枪上阵了。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继续哄着她:「你叫我一声情哥哥我就帮你,如何?」

    顾元哪里叫的出口,不依不饶地痴缠着,但严肃打定了主意又哪里是这点子纠缠能够打动的,实在是没办法的顾元终於挨不住,低低地、羞羞地唤了一声:「情、情哥哥……」

    严肃喜上眉梢,却又按捺着不为所动:「你说什麽?」

    作者的话:虽然之前断更了很久,现在说这个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但我还是要无耻地说出来!

    你们的珍珠留言呢?

    你们的珍珠留言呢?

    你们的珍珠留言呢?

    贵女逃亡记(09)高H,你叫我一声情哥哥我就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