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贵女逃亡记(11)顾家被灭,顾元气急攻心要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不咸不淡地过去了两日,两人这些天都睡在一起共用一床小小的被子,似乎严肃说好的找被子也没了下文,顾元也好似忘记了这件事。

    许是同床共枕久了,两人之间亲近了不少,至少没了原来的疏离。

    不得不说,严肃为了追求顾元是真的花了大力气。自打和李小妹商谈後,他就不遗余力地讨好顾慎之、绿意,更是花了不少力气从顾元先前遣散的家仆中得知她的一应爱好。

    顾慎之一个小男孩自然是很好讨好的,严肃只消教他一些个骑射之术便能博得顾慎之的喜欢,到後来就连顾元也想着让顾慎之拜严肃为师,严肃为了更进一步自然是忙不迭地应了。

    至於绿意,倒也不难。小丫头先前不过是对严肃有几分偏见罢了,误会解除了又见严肃一腔真心,那点子偏见自然是渐渐消散些,心中虽对严肃还有点点防备,但她一个小丫头可不是严肃的对手,轻而易举便被套出许多事儿来。

    当然,更重要的是,绿意之前觉得严肃太丑了配不上天姿国色的顾元,但谁知刮去刮去胡子的严肃长相那般英俊,人都是视觉动物,对着美好的东西自然是难以心生厌恶的。

    和顾元身边最亲近的人打好关系後,严肃从家仆哪里套出的消息便更加有用了。先前他不是不想讨好顾元,只是无奈之前他给顾元留下的印象不好,这样一来不管他如何讨好都是入不得顾元的眼,现下关系好点了这些讨好这才慢慢有了点用处。

    而且严肃从中窥见的不仅仅是顾元的习惯爱好,还有真正大世家的底蕴。

    他一直都知晓,自己和顾元之间有很大的差距,家世、见识、知识……然,他从家仆的口中知道的又不止是这些,还有些东西是说不清楚的,那不过是一个百年世家的凤毛麟角罢了。

    当然,还有一点便是……他想要养着顾元花费不能低了。

    这里的养着,可不仅仅指的是让顾元吃饱穿暖,而是让她过上原来的生活。

    自打那年的那一眼,严肃便将顾元放在心尖整整六年,那点喜欢随着时间的流逝变成了一种非她不可的执意,这样深深爱着顾元的严肃又怎麽不会想要将最好的奉献给顾元呢?

    只不过现在他还不能让顾元恢复原来的生活,那就更别说给她更好的。

    比如说,顾元爱洁,除非特殊日子,否则定是要日日沐浴的。而从家仆口中得知,顾元沐浴的水必须得是清泉山上打来不超过一个时辰的活水,水中撒的花瓣必须得是才刚刚开放的时节花朵,而放在浴水中的香料更是一金一两的百花香……

    单单是顾元沐浴一次的开支都至少是十金左右,而时下黄金和白银的兑换是一比十,也就是说,一次沐浴便是花费一百两银子,足够普通人家生活二十年之久……

    严肃揉了揉脸,看来他还需要努力才是啊……想想顾元在他这里的生活,他不得不承认一点,他真的是委屈了她了。

    当然,眼下的要事还是先攻下都城夺取大功才行,等他辅佐梁超大哥登上帝位之後何愁得不到优厚的封赏,到时自然便可改善顾元的生活。

    严肃盯着地图一脸严肃地思考着,旁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思考如何攻打都城呢,谁会想到他们的主帅还未出兵就开始幻想以後要什麽封赏呢!

    只是这边商量没多久,却见一个将士飞奔而来,脸上带着几分怒意。

    严肃微微皱眉,他治军严谨,能够让将士这样急促可见是发生了大事儿,当下出声询问:「这般慌慌张张的,发生了何事?」

    将士单膝及地,语速急切道:「将军,那平王实在是太……他竟是将他斩杀的大臣以及家眷的屍首尽数挂在城墙之上,其中不乏刚出生的婴儿……他还派人出来嘲讽主上血统……」

    这个将士後面还说了许多消息,但严肃却是一点都听不进去,他心中更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他急忙问道:「可曾见到顾家人的?」

    将士一顿,他沉默了几瞬才艰难道:「顾家……也是在的……」

    营帐的气氛顿时变得沉闷起来,哪怕是秦林之流都不敢大声喘气。

    全军上下都是知晓严肃对顾元的那点子心思的,带她入自己帐中更是说明了严肃是将她如同自己的妻子般对待的,而眼下顾家惨遭此祸……

    严肃肃穆着一张脸,吩咐道:「别让元……顾小姐知晓此事,待我们攻下都城後为顾家人收敛屍首再……」

    「将军,大事不好了,顾姑娘吐血晕倒了!」严肃话还没有说完,帐外便有人大声喊道,严肃一听顿时急了,他顾不得其他,直接飞奔出了营帐。

    顾元在军中的地位并不低,毕竟严肃这般明晃晃的表达自己的爱意,军中的人又不是瞎子,自然是将顾元当做将军夫人来看待的,对她简直是有求必应。

    今日,她突然提出想要逛逛军营,将士们见她只是在军营内又不是出去,便没有通报严肃。

    说起来也是顾元的一时心血来潮,这些时日严肃的举动令她大有好感,心下感激之余便想着能不能帮一帮严肃,这才想着出门好生了解一番。

    大军驻紮的地方离都城极近,又处於高地,一眼便能瞧见都城的大门,所以顾元这一出门,一眼便瞧见了怪在城墙上的……

    父亲、母亲、大哥、大嫂、大伯一家……但凡是留在都城不愿离开的顾家人,竟是一个不漏地挂在城墙上!

    这番打击之下,顾元一时心中悲怒交加,情绪起伏太大,竟是硬生生呕出一口血来,随便立刻晕倒在地。

    严肃赶到时便是见她单薄的身子躺在冰冷的地上,沾染在衣裳上的血迹是那般的刺眼,刺的他双目通红,心中暗暗发下毒誓定要将那平王千刀万剐以慰藉顾家人在天之灵!

    一阵慌乱过後,顾元换了衣裳躺在床上被军医诊脉。

    「顾小姐一时气急攻心才会呕血晕倒,只是顾小姐这段时日从未好好休息,又忧思过重,身子骨本就虚弱,今日又……待她醒来後要好生调养才行。老夫於跌打外伤一道略为精通,但对於这调养一事着实技差一筹,将军还是要找个行家来才可……」

    老军医唠唠叨叨了许多,不过他还有些话没有说出来。

    他也是知晓顾家一事的,顾元一个弱女子遭此横祸定会留下心结,都说心结易结不易解……这番下去也不知顾元能不能撑过来。

    这些禁忌严肃听得认真,待拿到药方後他便大手一挥遣退了众人,只嘱咐他们不要让顾慎之得知此事,以免他一个稚儿出了事儿,又累得顾元忧心。

    严肃守着顾元,一守便是一整日,等到日落西山顾元才悠悠转醒。

    「元元醒了?」严肃就在她身边,第一时间便知晓她醒了,立刻鞍前马後地照顾她,见她嗓音乾涩,又急忙给她灌下几杯水,然後便是眼巴巴地瞧着她,不知该说些什麽。

    他向来嘴笨,安慰人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勉强他了。

    顾元醒後只是眼神獃滞地看着前方,脑中一片乱糟糟的,一会想着原来和父母亲、大哥一家人的美好时光,一会又想起城墙上的屍首……不知不觉间,眼前一片朦胧,心头全是悲伤。

    严肃看她无声地哭泣,只觉得心头一片压抑,就连呼吸都不顺畅了几分,这是之前看顾元哭没有的情绪。

    盖因……这一次顾元是真的伤心。

    他心疼地上了床,从後背揽住她单薄的身子,祈望用自己宽厚的胸膛给她些许安慰,让她不过於伤心。

    「元元……元元……我的元元……你还有我呢……你还有我呢……」严肃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麽了,他只是一个劲地重复「还有我」这句话,落在她发顶上的吻充满了爱意与安慰。

    许是被他打动,顾元抓着严肃的胳膊终於哭出声儿来,眼中的獃滞转为刻骨的悲伤:「严肃……我好恨……好恨……爹爹、娘亲、大哥……都不在了……他们都不在了……我要怎麽办……」

    严肃手忙脚乱地给她擦泪,见她情绪稍微收敛了一点时才握着她的手道:「你还要为他们报仇,你千万不能倒下,就当是为了他们……」也当是为了我……

    此话一出,效果立竿见影。

    顾元擦了擦眼泪,眼中渐渐恢复了神采,只是那神采全是仇恨,她口中喃喃道:「对,我还要报仇……我还要报仇……」

    严肃应道:「是了,你还要报仇!你还有我,我会帮你的!」

    顾元像是抓着最後一根稻草般抓着严肃,她道:「你会帮我的对不对?严肃,只要你帮我,我做什麽都可以的……只要你帮我报仇,就是嫁给你也行!」

    严肃却道:「元元,我帮你,是因为我爱你,但我并不想拿此事要挟你嫁与我……无论你要不要嫁我,我都会帮你的!」

    作者的话:卧槽,昨晚还有一更洗个澡就忘记了……_:3」_

    贵女逃亡记(11)顾家被灭,顾元气急攻心要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