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贵女逃亡记(13)老子这一辈子就喜欢一个女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两颗石子破窗而入,精准地打在两人的後颈上,佛堂内的男女顿时晕了过去不省人事。为了防止顾元看见些有的没的,严肃先是派遣跟随的将士进去将那一对奸夫淫妇包好,免得脏了顾元的眼睛。

    等待期间,忽然刮起了大风,严肃立马将人揽入怀中用自己高大的身体将所有的风尽数挡下。顾元靠在他怀中眨眨眼,多日充满悲伤的心田注入了一丝丝温暖。

    「将军,好了!」将士突然出声打破了这点宁静,严肃心下有点可惜,但此地不宜久留,他也没有耽误,抱着顾元跳了进去。

    只是一进去,严肃就忍不住频频将眼刀射向那个将士。

    他事情做得挺好的,至少将徐不平包裹的严严实实,连一根指头都没有露在外面,但是……他娘的就是不将雪姬包好!

    严肃面无表情,上前两步就将那个将士的外袍扯下扔在雪姬身上,将那些该遮住的地方全都遮住了,对着苦着脸的将士吩咐道:「将她裹严实了。」

    那将士不敢不听从,脸上的苦涩更重了些,也不知道这一回去会不会被娘子罚跪搓衣板啊……他怎麽就那麽命苦呢?

    顾元悄然站在严肃身边,道:「将军若是瞧上了雪姬的美貌,大可破城之後将她收入麾下,想来这雪姬见识将军英姿飒爽後还会心生爱慕呢!」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时的口气酸酸的,好似打翻了一坛百年陈醋一般。

    严肃想也不想就拒绝了,道:「我根本就没看她长什麽样子,就算她国色天香我也不稀罕,老子这一辈子就喜欢一个女人,其他女人在老子眼中全是狗屁!」

    顾元嘴角微翘,口中却酸道:「口是心非的男人。」

    严肃肃穆着一张脸,道:「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这且暂时压下,两个男人将这对男女举起,然後看向顾元,示意她该将他们扔在哪里。

    顾元徒然笑了,笑得两个大男人後背阴寒阵阵的。

    「若如扔在偏僻的地方,想必平王为了面子会将此事压下,但若是我们将他们扔在了最是美丽又最是容易被发现的地方呢?啊,这附近便有一处桃花林,若我没记错里面还有一座雅亭呢~」

    两个男人互相看了看,齐齐一抖,又忍不住笑了起来,若不是身份所限,他们还真想留下来看看平王明日的神情。

    嗯,他们想像不出,但一定很精彩!

    行至门口,顾元突然道:「雪姬这般胆大想必是有人把风,我们还得将那把风之人给解决了才好,免得有变故。」

    严肃点点头,道:「我去将他们扔去桃花林,你们留在这儿解决那人。」

    他们当中也就严肃的力气最大,托起两个人还能健步如飞,此事交予他最合适,顾元也知自己不方便跟过去,小声地将桃花林的方向说与他听,好在桃花林就在附近,否则还真的不放心他一个人前去。

    把风的是雪姬的一个贴身宫女,想来雪姬偷情已久又不曾被发现过,以至於她失了警惕,竟是在这儿关头和侍卫调情去了,难怪他们方才进来不曾见到人。

    顾元瞧着原本该是放风的宫女走到佛堂门口还和那侍卫恋恋不舍,心中不由地暗道一句有其主必有其仆,然後和那将士说道:「待那侍卫走後你便上前去将那宫女打晕,然後扔在那边茅厕内便可,下手重点,别让她过早醒来。」

    专门被挑出来的将士自然是个好手,三两下便搞定了那宫女。他这边一完事儿,恰好严肃也回来了,於是三人怎麽来的便怎麽离去,当真是悄悄地来悄悄地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哦,那将士沾满脂粉气的衣袍被拿回来了,只是瞧着他一脸嫌弃的模样,想必是不会再穿了,当然了,他也不敢穿。

    严肃将顾元送了回去,随即又眼睛亮亮地瞧着她。

    顾元:「……」

    她就知道严肃不会那麽安分,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你且小心,注意安全。」

    严肃的眼睛更亮了些,他上前两步想要亲亲顾元,只是靠近了些又瞧见她身上的孝服,他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笑道:「我会注意的。」

    顾元目送他离开,直到瞧不见背影后才松了口气。

    她当时也是很怕严肃亲下来的,毕竟她也不知道要不要推开他。推开他吧,又怕他心有芥蒂不再尽心尽力帮她复仇,不推开他吧,她一个未嫁之身之前如何荒唐都可以,但在孝期这样……那就真的不止是荒唐了,简直就是禽兽。

    所以她很庆幸严肃没有亲下来。

    想了想後她不再纠结,慢条斯理地将自己打理一番便打算上床睡觉,只是今夜的被窝格外的冷,冻得她大半宿都没有睡着。

    第二日午时三刻,严肃才施施然地回来了。

    瞧他嘴角的笑意便知他定是看了一场好戏,於是众人急忙催促他讲戏。

    顾元昨晚选的地方着实是一个好地方,那条小道晚上是没有什麽人的,就是巡逻守卫都不会无故去那个地方,所以雪姬和徐不平很是平安地睡到了早上。

    因为严肃下手狠了点,他们两人过了一夜还是昏迷状态,但整个宫廷的宫女太监都开始起身做事儿了,於是两人就很「巧合」地被一个小宫女给发现了。

    小宫女阅历稀少,当下便高声尖叫了出来,周围的宫女太监听到响动後很快就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其中不乏有人认出来两人的身份,想着将事情按下去却又发现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们就是想要带着两人冲出包围圈都不可能,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先去请求了平王。

    这些小人物怕被迁怒,所以并不敢说那两人是赤身裸体被发现了,就是因为这样不说,然後平王便带着几百御前侍卫去了桃花林……

    要知道御前侍卫可不同於太监,太监看了妃嫔的身子倒没什麽,他们不能人道自然不会引起皇帝的反感,但御前侍卫可都是货真价实的男人……所以平王头顶上的帽子已经绿的长大树了都。

    一盆冷水将这对男女泼醒,徐不平还好,那雪姬当真是当场吓得面无血色,差点点就晕厥了过去。这般模样自然是因为做贼心虚,平王见了之後便派人彻查此事。

    很快,雪姬和徐不平的过往一一呈现在平王眼前。

    原来平王虽然身份高贵,却是那、那方面不咋地。雪姬本就出身至那地方,又正是年轻貌美之际,当然觉得不满足,於是得从一些个被徐不平玩过的小丫头哪儿知晓徐不平的厉害後便策划了如何和徐不平私通。

    恰好,徐不平对雪姬也很有兴趣,两人一来二去便勾上了,有时候甚至再平王眼皮子底下欢好……

    平王当时便被气得吐了一口血,拔出刀便冲徐不平砍了下去。

    也不知他是不是没有杀过人,这一刀下去虽说成功使得徐不平颈部大出血,但却没有令他第一时间断气,於是徐不平得到了一个机会反坑了一把平王。

    他捂着脖子上的伤口,用尽全部的气力说道:「枉、枉我对你一片忠心,你竟是这般看不过眼我……你竟这样算计我……我……我……」

    不是有句话么,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所以徐不平这句话很成功地种在了在场人的心中,而之後平王不杀雪姬之举更是令这颗种子发出小芽,然後这些小芽还不甘寂寞到处传播……

    严肃出来时都听见客栈内很大声地讨论这些,不满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都不需要出兵了,凭着这些平王迟早会作死自己。

    不得不说,顾元这一手玩的漂亮,而徐不平临死前的反坑也很给力啊,平王此刻就是霉运加身。

    顾元心中升起丝丝报复後的快感,当然,这点快感对於顾元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她一定要将平王的性命来祭奠亲人。

    第一步已经完成,接下来便容易的多,顾元和秦林想的便是让负责守城的护城将军胡成投降己方,这样他们来个里应外合,倒是攻破城门便是轻而易举之事。

    当然,这个劝降也是很考验技术的,稍不留神就会反被利用,此时最好的人选莫过於秦林,他那嘴皮子可是值钱的很。

    秘密前去了几次,又许下许多好处後,胡成终於答应和他们合作,秦林和严肃赶紧定下了攻城的日子。

    战事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这个时候容不得一丝一毫的疏忽,也正是因为此,严肃时常整夜整夜地和秦林等人制定计划,而顾元在这方面自然是插不上手,便每每被严肃赶回去休息。

    为了顾元更好的休息,严肃甚至将商议的地方给搬到另外的地方。

    只是在这万分紧张的时刻,却也是极易被人疏忽的时刻。

    顾元回了营帐後一道寒光向她袭来,猝不及防之下,她只得往一侧倒去,只是她到底没有经过训练,速度及不上那刺客,眼看着那刀砍下,顾元只能是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莫非,上天这般看不惯她顾元么?

    作者的话:大家好,大家再贱!

    贵女逃亡记(13)老子这一辈子就喜欢一个女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