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贵女逃亡记(14)元元,你到底要不要嫁给我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闭上眼的一瞬间,她忽然想到了严肃。

    这个男人是伤害过她,但无疑也是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一直陪着她,後面还对她那般真心那般好……

    或许,嫁给这个男人也不差吧?

    她顾元见了那麽多世家子弟,一个个油头粉面、满嘴的仁义道德,但真诚的有几个呢?还不如严肃真诚、可信……

    一阵风拂过她的脸,还没等她睁眼看去,便有什麽扑了过来,耳边立刻响起了一声闷哼。顾元急忙睁开眼睛,入眼便是严肃那张俊美英俊的脸,此时此刻上面布满痛苦的神色!

    那刺客一击不成便想着逃跑,好在严肃带了不少人过来,那些人立刻上前将刺客围在中间。因着主帅受伤,这些人急红了眼,三两下便将那刺客砍死在地。

    「快叫军医来!!!」顾元声嘶力竭地大吼了一声,她手上全是血水,正在慌乱地将严肃後背的伤口按住,只是那伤口太深太深,她这儿无疑是杯水车薪。

    众人纷纷清醒过来,腿脚快的急忙前去请军医,其他人好歹也会些应急措施,没几下便将顾元挤到一边。

    顾元虽被挤到一边,但眼神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严肃,眼眸里有着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恐惧,她在恐惧万一严肃他……

    周遭乱哄哄的,顾元是什麽都没有听见也没有看见,整个人就那麽傻愣愣地站在一边,好似脱离了整个世界一般。

    「小姐,小姐……」绿意叫了她好几声都没能将她唤醒,不得已之下抓住她的肩膀使劲地摇晃了两下,这才将她叫醒过来。

    顾元还是有些恍恍惚惚的,看向绿意问道:「怎麽了?」

    绿意立马说道:「小姐放心吧,严将军无碍,只是出血大了些,好生补补便可……」之後绿意还叨叨了一些事情,只是顾元都没有听进去。

    她忽然问道:「严肃无事罢?」

    「啊?」绿意被问的一愣,随後立马肯定地点点头。

    顾元低低地呢喃两句:「没死……没死……没死呢……」

    绿意见她如此,心下咯噔了一下。她的小姐不会是……不会是动情了吧?

    顾元来到床前,严肃还在昏睡着。

    之前严肃大出血便有些昏迷,方才老军医为了给他缝合伤口又给他灌下了些麻药,据老军医说没有几个时辰严肃是醒不过来的。

    顾元也顾不得自己一身血污,她就坐在床边一动不动地守着,只有床上之人偶尔一两声哼哼才能够让她清醒几分。

    五日後,攻城之战打响了。

    因着之前的一番布置,攻城变得极其容易,大军三两下便将都城攻下,即便是中途突然杀出一只安王的军队也没能阻止都城的沦陷,好似这支军队早已预料到了一切,没有什麽能够阻挡他们的步伐。

    很快,平王一干人等纷纷沦为阶下囚,跪在大殿口等候发落。

    走在前面的男人身材高大,穿着一身赤血盔甲,走路间也是虎虎生风,背着阳光走来令人瞧不见他的脸,但却令平王等一干人心中一寒。

    「这就是平王……殿下?」男人说起「殿下」二字时故意停顿了一下,话语中有着无尽地嘲讽,令他身後一干将士齐齐笑出了声。

    其中一人道:「对对对,这就是平王……殿下,哈哈哈~」

    另一人接着道:「咦~这王爷怎麽能够跪我们呢?」

    其中还有人说道:「我们到达皇宫的时候这孙子想着自杀呢,可惜了,那把刀迟迟落不下去,这哪里是一个自杀的人哦……」

    ……

    平王的脸色越来越难堪,直到他受不了了,突然大吼道:「你们有种就杀了我,这样侮辱我算什麽本事!!!」

    为首的男人闻言冷笑一声,道:「你该後悔你之前没有勇气自尽,如今没有我的准许,你是想死也死不了的……」

    语中未尽之意太过明显,平王何尝听不出来,他脸色一白,此刻已经後悔自己为何当时没能下得了手自杀。

    不多时,两个女子牵着一个小男孩慢吞吞地走进来,为首的男人一见此景立马缩了缩脖子,哪里还有方才的威风。

    他缩手缩脚地蹭到那女子身边,小心翼翼地讨好道:「元元,你看那边……我把平王生擒了,你想怎麽对他都可以怎麽对他,只要你消气儿了,一切都好说……」

    来者正是顾元,而这个男人也正是严肃。

    严肃身体底子好,即便是受了重伤也很快可以下床走动,他仗着自己身子底子好,这一次攻城之战说什麽也要参加,气得顾元和他大吵一架也不管用,此刻攻城结束後严肃自然是要有多心虚就有多心虚。

    顾元是想着保重身体为首要,但严肃却不想平白送走这一个大功劳,不然以後他拿什麽迎娶顾元?

    面对他的刻意讨好,顾元是真的一个眼神都欠奉,随意道:「将他压在闹市之中令他跪着便可,让他跪到死吧。」

    顾元一发话,严肃哪里还有不听的,立马遣人将平王一干人等押往闹市,随後跟在顾元屁股後面团团转去了。

    身後的一干将士不着痕迹地撇了撇嘴,只觉得顾元这真真是妇人之仁,这点子折磨实在是算不得折磨。

    只是他们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一个词,人心。

    平王打下都城後为非作歹,做尽了一干坏事。他屠杀官员,手底下的人又在城中烧杀抢掠,都城之中幸存的人哪里有一个不恨平王等人的?

    刚开始的两日,都城百姓还在观望当中,时不时看一眼跪在闹市的平王等人只觉得心中爽快不已。

    後来某一日,一个孩子往平王等人扔了一块石头,打得其中一人头破血流,周围看守的将士却是没有一个人前来阻止,於是大家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各种石头、烂菜、鸡蛋……但凡是能够扔出去的都扔在了平王等人身上。

    越来越多的人聚在一起,有些人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竟然跑上邢台狠狠地打了其中一个人……将士们还是没有阻止,众人一看,哪里还能忍得住,有仇的立刻上去拳打脚踢一番。

    到後来,百姓们还自发组织了顺序上去折磨他们,为了让後来的人能够折磨到平王等人,还故意控制了力道不让他们轻易死去……

    就算是他们死去了,那些百姓也没有放过他们的屍首,可以说平王等人是活生生被折磨死的,有心人计算,整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多月……

    当然,这些都是後话,此刻最重要的还是严大将军追妻。

    顾元带着顾慎之回了顾家祖宅,如今的顾家祖宅只余下一个空壳,里面的人和东西死的死、抢的抢……就连牌匾也是歪歪倒倒的,哪里还看得出往日的威严大气。

    脚步停在了门口,顾元就看着那个歪歪倒倒的牌匾发獃,顾慎之也抬头看向那个牌匾。年幼如他,也明白了自己失去了什麽。

    不多时,严肃静静地上前,他道:「我将顾大人他们的……收好了,接下来……」

    顾元回头一看,身後是十几口棺材满满当当地停在了顾家门口,她轻轻道:「谢谢你们了……如今的顾家,恐怕是拿不出什麽来招待你们……对不住……」

    严肃急忙道:「没事儿,你一个人要操持那麽多事儿……不若,我帮你吧?」

    这番话他问的小心翼翼,问的忐忑不安,问的满心期待……就看顾元到底心中有没有他,如果应了,那麽也算是承认他了……

    顾元稍稍沉吟了一番,轻轻地点了点头。

    严肃眼睛一亮,只觉得这一瞬他好像死了又活了一样。

    他立马转身便向秦林等人示意,几支队伍立马进了顾家打扫的打扫、布置的布置……这样一来也确实要比顾元孤儿寡女快得多。

    顾家灵堂一经布置,顾元和顾慎之是要正正经经地守孝了,严肃再是脸皮厚也不能这个时候留宿顾家,一到入夜还是要回自己的临时住所,不但到时流言蜚语一起,受伤的还是顾元这个弱女子。

    严肃瞧着顾元一日比一日消瘦也是不好过,他偷偷摸摸地将那些人抢走的顾家物品拿回顾家,期盼着顾元能够高兴点,却不想惹来顾元无奈地叹息。

    顾元问他:「你这样做,可曾和秦林先生商量过?」

    严肃挠挠头,道:「需要麽?」

    顾元这下是真的无奈了,叹了一声之後认命般教导严肃如何处理此事,再三强调要用梁超的名义奉还这些东西,这个模样倒是像极了一个主母该有的样子。

    严肃一脸受教了,过了好一会不禁低声问道:「有一件事情啊,你不给我一个肯定答案我心中没底……元元,你到底要不要嫁给我啊?」

    顾元没想到他问的这样直接,脸上顿时血气上涌,心下一片羞涩,举止间多了几分小女儿的娇羞之态,她糯糯道:「孝期还没有过,此事不好商议……」

    严肃顿时愁眉苦脸起来,道:「那你是不打算嫁给我了?」

    顾元白了他一眼:「獃子!」

    说完,她径直走开,独留这个獃子在原地纠结。

    作者的话:第一更~~~下一章估计是肉了……_:3」_啊啊啊,又他妈是肉了!!!我都快要被榨乾了!!!

    贵女逃亡记(14)元元,你到底要不要嫁给我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