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贵女逃亡记(15)严肃,你若想娶我妹妹,等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等到梁超进城之後,都城才算是真正地安定下来,但凡知道点事儿的都明白,这个天下的主人,很大可能落在梁超的头上。

    果不其然,三月後,梁超登基称帝,恢复国号为梁,年号为顺。

    登基大典上有不少势力前来朝贺,明面上也算是表达了自己臣服之心,但还是有几个势力不肯低头。登基大典之後,顺帝派出数十万大军前去平定这些乱贼,只是这些人当中却是没有严肃。

    皇帝和一个势力的头目不同,至少皇帝不会像原来那麽信任手底下的属下了。

    严肃倒也觉得无所谓,他觉得留在京中陪着顾元也不错,只是他跟皇帝说了好几次指婚之事却被按下不发,心中难免有了几分阴霾和焦躁。

    而这个时候,顾言之班师回朝一事又往他心口上插了一刀。

    顾家尽管如今大不如前,但任是谁都不敢小瞧如今的顾家,顾家虽然死了顾铭这个名满天下一家之主和才华横溢的老大,但顾家还是没有断根啊,还有才貌双绝的顾元,在她的教育下,想来那老幺顾慎之长大之後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当然,更重要的是,顾家还有一个有着将帅之才在边关大胜归来的顾言之。

    大梁乱归乱,但终归属於自家人打自家人,尽管皇帝换了,但国号不变就意味着国家不变。但如果事情涉及到边关,那麽事情的根本性质上便变了。如果不是顾言之一直在边关镇守,那麽梁超等人也不可能那麽轻松的你争我抢。

    所以不管是谁当皇帝,顾家还是动不得,只有好生对待,不然不仅是失了边关安定,更是失了天下之心。

    嗯,除了平王这个傻逼,大家还是很懂得这个道理的。

    至於为何顾言之回来就等於给严肃插了一刀呢?还不是因为顾言之从一开始就不同意两人的婚事!

    大梁安定之後,顾元总算是可以联系顾言之了,然後她很含蓄地将事情说与顾言之听,毕竟如今父亲大哥不在,顾言之这个二哥便是一家之主,正所谓长兄如父,她的婚事还是要经过顾言之的同意的。

    哪里料想到,即便是严肃占了顾元的清白,顾言之还是不愿意将妹妹嫁给严肃,回信的言辞那叫一个严厉啊,甚至还不许顾元见顾言之。

    严肃之所以一个劲请求皇帝指婚,为的还不是想要借皇帝的手去解决顾言之的不愿意,只可惜皇帝并不愿看手下两门大将结亲,竟是拿顾言之的意愿做推辞。

    好嘛,事情又回到了原点……至少表明上回到了原点。

    所以严肃不得不愁,万一自己媳妇真的到最後不嫁给自己怎麽办?更惨的是,万一最後媳妇还嫁给了其他人怎麽办?

    也难怪他心头的阴霾是一日大过一日了。

    顾言之回朝之日先是进宫面圣,而後才是回顾家,态度温和地询问了一番顾慎之之後才将顾元单独留下谈话。

    他开口第一句便是:「皇帝不愿你嫁给严肃。」

    要说顾言之愿不愿意自家妹妹嫁给严肃,他本心上是不愿意的。自古以来,婚嫁一事讲究的便是门当户对,顾元和严肃之间别说门当户对了,他看严肃连门都没有一个!

    他妹妹是何人?就算是当今圣上也没有他们兄妹几个的血统纯正,更别说他妹妹还是少有才貌双绝不输於任何男子的女子,可以说整个天下都难以找出可以和顾元相比的女人。

    然而反观严肃,出生低、文化低,也就是一张脸可以看看,更别说他现在还被皇帝猜忌着,怎麽看都不是一个好良人。

    所以顾言之不愿意自己妹妹嫁过去是很有道理的,但他也不是迂腐之人,自然是从顾元的回信之中看出来她是动了情的,他自然是以顾元的意愿为先。

    只是,皇帝那里……

    顾慎之一开始的不愿意不过是演戏给皇帝看,先表明了自己没有和严肃联合的意愿,然後才是看皇帝的意思。如果皇帝真的感念严肃的一番功劳,他定会下圣旨赐婚,反之……呵,说明当今圣上之前表现出来的大度也不过是作秀罢了。

    要知道梁超能够有如今的地位,第一功劳之人便是严肃。

    想当初梁超身无分文之际结识了会功夫的严肃,然後严肃为他招兵买马、为他拉拢人才、为他出生入死……光是救梁超性命上就不止是一次,如今却是当了皇帝就翻脸不认人了。

    顾言之心中冷笑不已,一个虚伪,一个傻,怪不得会凑在一起,能够打下江山还不得不夸一句狗屎运。

    顾元何等聪明,这一句话便令她明白了一切,就是顾言之所做的目的也猜了出去,但她还是问了一句:「皇帝是在猜忌严肃?」

    顾言之肯定地点了点头,道:「所以他不会让你嫁给严肃的!你,还是……」

    顾元不等他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道:「二哥,我不会嫁给别人的。」

    顾言之恨恨道:「那个泥腿子就有那麽好?你想嫁给谁不好,你非得嫁给他?你看看王尚书之子、陈侍郎之子……他们哪个不比严肃好?」

    顾元淡淡说道:「王尚书之子今年也才十九吧?房中妾身却是有数十人,前两日不是才又纳了一房么,平王作乱的时候第一时间便投降了……」

    「陈侍郎之子……哦,他呀,据说为其母守孝时房中一个妾身怀孕了,虽然後来很快就流产……但这样的人物也值得你说与我听?」

    言罢,她撇撇嘴继续攻击顾言之:「也就是哥哥他们这些个真正的青年才俊……否则的话如今京中所谓的青年才俊又怎麽会轮到他们?」

    顾言之一时无语,他也不是真的要将顾元许给这些人家,只是像她话中那般,真正的青年才俊差不多都死於之前的叛乱了,如今能够拿的出口的也就是这些人,他也是一时情急脱口而出罢了。

    没想到的是……顾元的反应会这样激烈,果真是爱上了吗?

    顾言之微微叹了一口气,道:「你非严肃不可?」

    顾元一愣,微微摇头道:「……不是,我没有……我只是、只是觉得他很不错……恐怕再也没有人比他好了……」

    顾言之苦笑,这难道还不是非他不可?

    两兄妹正说着,下人却是来禀报,严肃来了。

    顾元喝茶的手一顿,她慢慢放下茶杯,对着顾言之道:「你既然不同意婚事,就自己去打发了他吧……我现在孝期之中不好跟他见面,至於婚事……总会有法子的。」

    言罢,顾元便自顾自地回了房。

    顾言之反应过来後不由地咬牙切齿道:「还没有嫁过去就胳膊肘往外拐,嫁过去以後还不得……来人啊,把严将军请进来!」

    最後一句是怒吼出来的,倒真不像是「请」呢。

    严肃来此面见顾言之为的还是婚事,见面之後第一句还是为的婚事。

    只是他这边才开口,顾言之就冷冷地笑了:「严肃,你觉得你配得上我们家元元么?」

    严肃道:「我如今是一品镇国大将军,我不会委屈元元的。」

    顾言之咬牙,他凭什麽叫元元为元元?他道:「将军说话小心点,别给我们元元招来什麽闲言碎语……而且就算你是一品镇国大将军又如何,你读过书、会识字么?元元喜欢弹琴作画,你能陪她么?要和元元生活一辈子的人,总不能一点共同兴趣都没有吧?」

    严肃一僵,语气没了之前的自信:「我、我可以学啊……」

    顾言之冷笑道:「那你可得好好学一学了。」

    严肃反问他,道:「你又不是元元,你怎知她不愿意嫁给我?」

    顾言之却是笑了,道:「严肃,你将这桩婚事看的太简单了,你以为这桩婚事只要你和元元双方点头即可?可惜了,正因为你如今是当朝一品大将军,这桩婚事才没有那麽容易!」

    严肃皱眉,他又不是真的傻,这些日子以来又怎麽看不出皇帝的意思,如今来顾家,不过是赌一把罢了……他还是不死心地说道:「皇上说了只要你同意……」

    顾言之打断他的话:「可惜了,我不同意!」

    严肃气急,一拍桌子吼道:「你信不信我直接抢人!」

    顾言之怒极反笑道:「那你大可试试!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你这个一品大将军厉害,还是我这个一品大将军厉害!来啊,你不是要抢人么?我们先来比试比试如何?就怕你这个一品大将军有些水分呢……」

    严肃哪里受得住他这样的激将法,本身他之前就受了气,心中累积了不少怨气,这下又被顾言之激将了一下……很好,这场决斗是真的要开始了。

    绿意进来的时候这两人马上就要抄家伙了,好在她来的及时,否则顾家今日少不得一番慌乱。

    她连忙大声道:「严将军,小姐有信要给你!」

    严肃顾不得一旁虎视眈眈的顾言之,傻笑着接过那封信,正要问绿意有关顾元的事呢,还没开口就被顾言之毫不客气地赶了出去。

    顾言之最後一句话是:「严肃,你若想娶我妹妹,等你有资格再说吧!」

    作者的话:说好的肉,结果又他妈的拖了一章的剧情……

    贵女逃亡记(15)严肃,你若想娶我妹妹,等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