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贵女逃亡记(16)妻奴宣言:明年二月二十,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顾元双手被反剪到後背,腰部被男人死死按着,臀部不得不翘起,这样的姿势更加方便男人的肏弄,那肉体撞击声响彻了整个房间,合着她的媚叫,当真是好一番淫靡。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大,逼得顾元连连尖叫,她回过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咬着唇儿道:「你非得……唔……这样用力么……严肃,你这个混蛋……唔啊啊……」

    严肃亲昵地亲亲她的唇,又拿手扳开那紧紧咬着的贝齿,施施然道:「不能,我见到你我就控制不住自己……唔,我要射了……」

    顾元面上闪过慌乱,急忙道:「不许……在里面!不然的话,我真的要生气了!」

    几番抽插後,严肃最终听从她的没有射在里面,射的瞬间拔了出来射了她满满一後背的黏腻精水儿。

    顾元倒在床上微微喘气,感觉到身上黏黏糊糊地,当下就嫌弃道:「都是你,我又要沐浴了!」

    严肃当然不会嫌弃她身上脏不脏,直接把人抱起,连声哄道:「是是是,是我的错,我抱你去沐浴好不好?」

    顾元微微点头,面上好似给了严肃多大面子一般。

    严肃手脚很麻利,三两下给她裹上被子就抱着她去了庄子里的温泉。

    当然了,这一路上他们没有惊动一个下人,免得第二日出现什麽闲言碎语,毕竟他们两人……还没有成亲啊。

    皇帝将严肃的婚事一拖便是三年,就是顾元出了孝期皇帝也没有松口给他赐婚,反倒是近些日子动作不断,想要剪除严肃的羽翼,就是顾家也被明里暗里地打压了几番。

    严肃什麽都没有说,这段日子也不提迎娶顾元一事,反倒是面上一派的深沉,看得人心惊胆战的。

    当然,这都是严肃的表象,他的真实目的……咳咳,也就是夜夜和顾元私缠……

    顾元一出孝期,严肃就急不可耐地翻墙去找顾元。他一个年轻男子都二十有一了才吃肉的次数扳起手指头来数也不过是三两次而已,中间三年可真的是一点肉都没有沾过,更别说油水了……

    於是顾元一出孝期,他就翻墙去找她了。

    一开始顾元是不答应的,之前不过是因为情况特殊,如今她可是正儿八经地未嫁之身,怎能和男子勾勾搭搭,这样成何体统!

    但有句话说得好,烈女怕缠郎,她再如何坚持,也经不起严肃的夜夜纠缠,某一次被撩拨的狠了,也就顺水推舟地做了……从此以後便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严肃正值青年,一两次是满足不了他的,所以有了一次就有了第二次,接着第三次、第四次……直到今日的第n次。顾元在他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撩拨下逐渐变得不那麽坚持,跟他要求了不许内射,不要未婚怀孕後,就……做做做,做吧!

    近日顾家一个庄子挖出了温泉,於是顾元借着泡温泉调理身子包袱款款地来了庄子,这样的消息对於严肃来说无疑是暗号啊,於是一入夜他就来了,之後……

    运动一番之後泡温泉实在是太舒服了,顾元在严肃的怀中有些昏昏欲睡起来,偶尔被他骚扰的烦了便用水雾蒙蒙的眸子瞪他,然後惹来严肃变本加厉的骚扰,三两下之後她终於忍下不去怒了。

    严肃见她发怒急忙开口找了个话题,顾元能够威胁他的也就是不让他上床,但他妈的就是很好用啊,他就是怕来这个,所以还是赶紧将人哄好了再说:「元元,明年明年二月二十是个好日子,定为婚期如何?」

    顾元皱眉道:「你怎麽搞定这一切的?」

    最近严肃的手段真是越来越好了,她竟是连半点风声都没有听到!想到此,顾元不由地气闷起来,倒不是说有多气,只是有点生气严肃瞒着她而已。

    严肃知道她生气了,却也不解释什麽,只神秘一笑:「到时你便知道了……」

    言罢,他垂下眸子,眸中暗光流闪。自打哪一日,顾言之要他够资格再来後他就暗暗积蓄力量,而皇帝的所作所为正好消磨了他心中的那点薄薄的情谊……很多事情,真是天意啊。

    顾元也知道他不会再多说些什麽,於是撇撇嘴道:「你不说就算了,等会抱我回去之後你就赶紧离开吧……真是烦人……」

    严肃什麽都顺着宠着顾元,将她的小脾气都宠出来了,即便是她这样说他,严肃还是不气,温温柔柔地一一应了下来。

    哎,这以後又是一个妻奴啊~~~

    第二日,一个惊天的消息传出,皇四子感染天花不治身亡,皇帝陛下听闻後气急攻心晕倒在御前,醒来只说了一句话:「召严肃进宫!」

    严肃淡然地进了宫,不带一兵一卒。

    皇帝陛下喘了两口气,瞧见严肃进来後一双眼睛像是淬了毒一般,他道:「一年年前,朕之太子出征辽东,却不想身中数箭而亡……」

    「八个月前,京都东边五百里有一股匪流,朕之二子前去剿匪,却被下毒身死……」

    「三个月前,朕之三子被人刺杀身亡,幕後主使乃朕之四子。朕原想好生惩戒一番四子,然,朕被查出此後难以再有子嗣……如今,四子也身染天花而亡……」

    「贤弟、严肃、严大将军……好,好,好……真是好手段!」

    皇帝陛下说道这里喘了两口气,却见自己的贴身太监毕恭毕敬地领着两个小太监给严肃搬来椅子又上了茶水,竟是比照顾自己都还要用心!

    他徒然苍凉一笑:「严肃,莫非这一切都是你计算好的?」

    严肃淡淡道:「不,这一切是你逼我的。」

    「九年前,我十二岁时,那年的花灯节,我第一次见顾元。」

    皇帝睁大了眼睛,隐隐觉得这一切的源头在何处。

    「顾元当时不过十岁左右,却是生的极其漂亮,她坐在花车上看花灯的时候没得就像是观音座下的童子一般。当时的我很穷很穷、一无所有,我就在想,这不过又是一个运气不错投胎在富贵人家的孩子罢了……」

    「我以为我是嫉妒,但实则我不过是因为知道自己与她的差距在自卑罢了。」

    「那时的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小仙女会来同我说话……」

    严肃突然温柔地笑了起来,整个脸上的线条都柔化了许多。

    「她没有坐花车,整个人带着香气来到我面前,她好像有了什麽了不得的烦恼,见了我之後便问我』你识得京城的路么『……她眼中很平静,没有怜悯、没有蔑视……好似我和其他人都一样……」

    「也只有她,在我还是一个乞儿的时候没有可怜我,也没有看不起我。」

    「我将她送回家的路上,顾元饿了,她身上就只有几个铜板……她很想很想吃冰糖葫芦,最後却是和我一起吃了馄饨……我那时就想,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将所有的冰糖葫芦都买给她……」

    「再後来,我突遇高人收我为徒,我当时第一个反应便是,日後学了武功建功立业之後便可以见到小仙子了吧?」

    严肃缓缓看向皇帝,缓缓地说道:「你为什麽就不答应为我指婚呢?」

    皇帝张嘴像是要说些什麽,但严肃却不想听他说话了,他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乱世起,我认识你,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有野心。我就在想,反正都是要投靠一个势力,倒不如帮你做事。看你仁义又有些智谋,说不得功成後会给我一个爵位,我就可以迎娶顾元了。」

    「你虽对我无义,但我也算对你尽职尽责吧?」

    「你上战场迎面数百支箭,是我替你挡下了那支支致命的箭,如今不过是拿你长子还我的恩情罢了。」

    「而後你被毒蛇咬伤,也是我不顾性命安危帮你吸毒,如今拿你二子还我……」

    「之後,你被刺杀,是我替你挡下……你中天花,是我不眠不休照顾你……」

    严肃喝了一口茶水,道:「真巧,你欠了我多少恩情,你就有多少个儿子,所以你也不用再生儿子了,毕竟这些恩情你都还给我了。」

    皇帝喉咙里发出嗬嗬嗬的声音,他很想说些什麽,但最後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惊恐地看向严肃,

    严肃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他道:「是我给你下了药,不过是哑药罢了,死不了的。你一直拖着我和元元的婚事,我倒无所谓,但元元一个女子又有多少年华经得起浪费……所以我只好出此下策,还请陛下给我们赐婚!」

    皇帝死死地盯着他,一个劲摇头。

    但他的意见如今是一点用都没有,他曾经的贴身太监不知从何处掏出一封圣旨,又找到了他藏起来的玉玺,当着他的面按下了印。

    严肃对着那圣旨看了又看,很是满意,他又吩咐道:「皇帝陛下身子不好,最近就不要用政事烦扰他了,我这个摄政王操劳一点是无所谓的……对了,早点将陛下迁出宫去吧,这个地方要早点翻修才好……元元喜欢素雅的东西,到时按照她的喜好来才行……」

    作者的话:卧槽了!!!下章一定是肉!!!一定是!!!

    贵女逃亡记(16)妻奴宣言:明年二月二十,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