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贵女逃亡记(17)高H,洞房花烛夜,喝醉的男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顾元双手交叠放在膝上,她安安静静地盯着自己的脚尖,脸上还有几分不真实。

    她缓缓舒了一口气,今晚上,她出嫁了呢……

    几月前,皇帝突然身染重疾,严肃一举登上摄政王之位,掌控了朝中大大小小的事务。又因为皇帝的几个儿子暴毙的暴毙、身亡的身亡,最後大臣们齐齐上了太极殿请求病重当中的皇帝禅位给严肃。

    今日,便是严肃登记之日,同时也是严肃和她大婚之日。

    要说这背後没有严肃的手笔,她顾元是半分都不相信的!这个男人竟然隐藏如此深,竟是让他们全都看走了眼!

    顾元瘪瘪嘴,心下有些气闷。

    正想着,房门被打开了,一阵沉闷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顾元知道,严肃来了。

    她正想着要说些什麽话呢,却是猝不及防下被人拦腰抱起,她下意识伸手抱住男人的脖子,两条腿儿自发地缠上了男人的腰身。

    红盖头一下被掀开,她还没来得及睁眼,唇便被男人给吻住了。

    疯狂的、连绵的、严丝密缝的吻一点点侵蚀她的神经,合着酒味的舌面严肃细致地、一丝不漏地狠狠刮弄着她的口腔,小舌在口中被翻来覆去的逗弄着,又被拖出嘴儿让他细细密密地吸允着。

    「唔嗯……」顾元都快要窒息了,她不得不举起手使劲捶打着男人的胸膛,直到手都打痛了也没能阻止严肃的动作。

    这三年内她被严肃娇宠的厉害,即便是情事严肃也舍不得委屈她两分,这还是这麽久以来第一次严肃不顾忌她的感受,即使知道他这是喝多了的缘故,她还是觉得委屈了,眼眸一眨眼泪就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不知是不是眼泪的作用,严肃一下就放开了她。

    粗糙的指腹温柔地擦去那些泪珠儿,带着酒味的气息喷洒在脸颊上,严肃看上去有几分迷糊,他含含糊糊地道:「怎麽、怎麽哭了?」

    顾元泪眼朦胧地看去,一眼就瞧出了严肃这是醉得狠了,整个人神智都不清楚了,但他喝酒了就有必要这样粗鲁么?顾元吧嗒吧嗒又掉了几滴金豆豆,控诉道:「还不是你……」

    喝醉了的严肃还记得哄她,很是乾脆地就承认了:「是、是……我的错,别哭……元元别哭……」

    两人说着说着又吻在一起,温柔缠绵的吻令双方都情动不已,严肃更是越吻越激动,下身直直翘起顶在女人最是柔软的地方,凭着一股子本能一下又一下用力地顶弄着,顶得顾元身子软软的,再也使不上半分力道推拒他。

    严肃抱着她往床上压去,将她死死地钉在床角处,然後毫不客气地便将她的大红金凤婚服给撕碎了。他的力气本就大,这一撕,连同她的肚兜儿和袭裤都一起撕碎了,全都变成碎布条稀稀拉拉地挂在身上。

    顾元这下是真的生气了,这个婚服可是她亲自一针一线綉出来的,这个男人怎麽可以……怎麽可以毁了它!

    正要生气地责问严肃,却听见他开口说道:「元元……我的元元……」他的神情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却还惦记着她,一声又一声讨好地叫着她,在她颈边蹭了又蹭,「我的元元……不要生我的气……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顾元一愣,随即无奈地笑了笑:「真是的……每次都知道怎麽让我心软……」

    严忠犬凭着动物般的直觉知晓顾元不生气了,然後又开始得寸进尺,越发过分起来。他仗着自己人高马大将顾元死死压在墙角,又不断拿自己的坚硬去顶弄顾元的柔软处,因着隔了一层布料,男人每每都不尽人意,不由委屈地看着顾元。

    顾元:「……」我才是该委屈的那个好不好!

    严肃又在她颈边蹭了又蹭,低低地、委委屈屈地叫着她:「元元……元元……我好难受……你快点帮帮我……我不知道该怎麽办了……」

    顾元被他蹭得痒痒,微微侧过头,一时间倒有些哭笑不得,但见他这个模样,还是心软了些,慢吞吞地伸出手探进男人的裤头。

    两人都做了那麽多次了,有些事情早就熟练至极,但饶是如此,顾元还是不争气地脸红了,触碰到大肉棒的一瞬间身子更热更软了些。

    「元元……元元……元元用力些……唔,好舒服……」严肃在她耳边低低地叫喊着,下身愈发用力地顶弄着,有时还会将她的手儿顶得陷进自己的柔软中。

    不知是不是严肃的呻吟低叫取悦了顾元,她手上的动作越发卖力起来,时而上上下下地撸动,时而将下面两个囊袋挤压在一起,刺激地顶端马眼一张一合地吐着透明的液体。

    顾元弄到手酸都不见严肃有任何要发泄的痕迹,心下气闷,坏心眼地拿指甲狠狠刮了一下那敏感的小孔,刺激得毫无防备的男人当场射了出来。

    她嫌弃地皱皱鼻子,坏坏地将男人的精水儿全都抹在男人的小腹上,然後咯咯地笑了起来。

    严肃因为醉酒而很是迟钝的大脑完全不知她为何笑起来,但他也跟着心情很好便是了,然後一下死死地抱住了顾元:「元元……」

    顾元却是一下大叫起来:「你这个混蛋,都弄到我身上来了啦~~~」

    所以说,不要随便作恶……

    严肃才不管她如何尖叫呢,他混混沌沌地去寻那能够给他带来无限快活的小穴儿,寻到之後粗鲁地拿肉棒去戳弄,却又不得门入,又委委屈屈地看向了顾元。

    顾元:「……」

    最後妥协的还是顾元,小手引导着粗大的肉棒一点一点插入小穴儿,尽管吃了许多次了,但每一次都跟第一次那般撑得难受,只插入了一半便令顾元哎哎叫着撑涨,浑身无力地躺在他身下娇喘不停。

    「唔啊啊……你慢点……不要,不要再进去了……好撑啊啊……」一双白玉小手撑在男人的小腹处不断推拒着,却不知这般只会令男人愈加疯狂,那肉棒还是一寸寸刺入小穴儿中,撑得顾元小腹都有些鼓鼓的。

    「元元……好舒服……我最喜欢元元了……」咬着嫩嫩的耳廓,严肃吐出这样一句话,紧接而来的便是狂风暴雨般的索求。

    男人仗着自己的力气大,铁掌贴着娇嫩的臀部一个劲地往自己的肉棒送,似是觉得靠在墙角处肏得不过瘾,他抱着顾元往後倒去。

    顾元一下往前趴去,小穴儿也因此吃肉棒吃得极深,那肉棒一下顶入了前所未有的深度,深深地插进了子宫内,令顾元有种自己差点就要被劈开的感觉。

    严肃瞧着趴在他身上的女人笑个不停,又讨好地亲了亲她的倒垂着的漂亮乳儿,含着乳头说道:「元元,动一动……动起来……元元……」

    这还是第一次顾元身处上位,感觉很新奇,但更多的还是……害羞。

    她眨眨眼,咬着唇拒绝,她才不要……明明她都这样那样依着他了,他还要让她做这般羞人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

    但喝醉了的严肃可不会管她那麽多,见她久久不动作便失了耐心,慢慢地一下两下地挺着健腰往上顶弄,见她不反对还蛮享受的,他的动作渐渐便放肆了起来。

    严肃这个男人,因着常年习武,他的身材比之一般男人来说要完美的多。

    标准倒三角的虎背蜂腰,六块微微隆起线条流畅的腹肌整整齐齐地排在一起,最下方的两块腹肌边上有条像是鱼儿般的线条往下延伸到私处,四肢修长且健壮,每次顾元摸上去就跟摸钢铁一般。

    此刻他虽处於下位,却依旧可以轻轻松松地掌握着这场性爱的节奏。这样的姿势平常男人可能几下就不行了,但他却是轻轻松松做了几百下,健腰快速往上顶弄,许久都不见他有任何疲累之态,反倒是越发精神起来。

    「啊啊啊……不要了……不要了……严肃,快、快停下……不要了……呜啊……」顾元十指紧紧掐着男人的肩膀,圆润的指甲微微陷进男人的肉中,那般快速的频率颠得顾元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有种随时都会被颠下去的感觉……

    这简直就跟骑马一样……

    严肃一句话也不说,只有沉稳的呼吸和偶尔两声粗喘,除开下身的剧烈动作,他实在是看不出一点在做情事的样子。反观顾元,和他比起来就是个战斗力为负的渣渣,三两下就鼻涕眼泪地流下哭着喊着求饶不已。

    忽然,顾元整个身子被举起,整个人被转了一个方向,肉棒也跟着在体内旋转了一个圈,惊得她尖叫不已,顿时泄了身子。

    还不等她缓过气来,她就被男人调整成跪趴的姿势,男人的大肉棒自上而下地肏入穴儿中,两个囊袋啪的一声打在雪白的臀部。

    顾元趴在床边呻吟不止,她脑子都被剧烈的情事所占据,偶尔清醒间也只有一个念头。

    这到底什麽时候才能结束啊啊啊~

    作者的话:第一更~~~话说,宝宝觉得宝宝的留言最近好少,珍珠也好少……莫非你们都不爱我了咩???不爱我了咩???不爱我了咩???

    otヘto隔壁衫衫小贱人又上订阅榜又上留言榜,宝宝好嫉妒她啊……

    贵女逃亡记(17)高H,洞房花烛夜,喝醉的男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