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贵女逃亡记(18)论生孩子生不出是谁的错~~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严肃是一个很奇怪的皇帝,这是所有大臣们的共识。

    但凡有点眼力见的都知道,太上皇如今的境遇以及他的那些儿子多半是严肃下的手,否则不会那麽凑巧太上皇的儿子都死光了,太上皇又病重得无法处理朝事……怎麽看严肃这个得益最大的人才是这一切的幕後黑手啊。

    但是,他得到了这个至高无上的位置後,又好像是……不在意?

    的确,严肃的表现就是大写的不在意。

    他任命了一左一右丞相处理朝中大小事务,又一手提拔顾言之监督这二人,基本上权利都下放给这三人。若是有什麽重大事情是这三人都不能解决的,严肃才会懒懒地召开朝堂会议然後任由一群大臣吵吵吵,最後吵出一个还算可以的会议。

    当然,也不是没有严肃不在意的东西,那大概只有……皇后吧。

    自打登基迎娶顾家女为後後,严肃就真的是将皇后捧在手心上娇宠万分,只要顾元一句要星星月亮,恐怕严肃就真的是要做个长梯子去给她摘下来。

    只有一点便可看出严肃是如何宠着顾元的,帝後成婚以来,严肃就一直住在未央宫,据皇帝的说法是,他的太极殿在修缮,是以才一直住在皇后的未央宫。

    但是啊,这太极殿都修缮了几年了吧,难道一直没有修缮好?当他们这些大臣们不知道当初太上皇一病重你就开始着手修缮宫殿一事么?

    皇帝陛下你就不能多找几个介面,别偷懒么???

    不是没有人进谏说要皇帝迁出未央宫,但下场一般都很惨……要是严肃高兴的话,顶多被罚罚俸禄贬贬官,然後再被顾言之这个妹控挤兑一番。要是严肃不高兴了,轻则革除官职重则下天牢,然後再被顾言之这个妹控收拾一番。

    如此几次後,再也没有人不开眼的提出迁宫一事。

    迁宫一事不能说了,那麽咱们大臣就换个话题吧,说说後宫空虚吧。

    这可是一件大事中的大事啊,自打帝後成婚以後,严肃就一直没有一点选秀的想法,这下可将这些大臣们给急坏了。

    不选秀的话他们如何将自己家族的女儿送入宫,如何巩固自己的利益?

    所以对於这件事情他们简直是报以万分热情啊,一直打着关心皇帝陛下性福和关系其子嗣的幌子要严肃选秀。

    然後严肃的反应就是:「你们要是不怕自己女儿孤独终老,你们就送。」

    即便是这样说,还是有人不相信。毕竟大家都是男人,男人的秉性大家都知道,就没有一个男人放着绝世美女不想碰的,即便是一开始碍於皇后的面,到後来也会越来越忍不住吧……

    於是一位王姓大臣还真的不死心送去了自己的女儿。

    这位王氏也是少有的美丽,当初和顾元也是齐名的美人儿,但因其血统没有顾元高贵,这才处处被顾元压着,此次进宫也是抱着报复顾源的心思进的宫。

    但是……严肃最多就见了这位王氏一面,然後看出她不纯的心思後就直接将她扔进了冷宫,还真的打算让她孤独终老。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严肃不过是做给皇后看,就是王氏也这般认为,但後来一日两日,乃至几年後严肃都没有碰过这位王氏,一直将她关在冷宫。

    那些太监宫女惯会踩低捧高,眼见王氏不被待见又和皇后有仇,於是各种苛待於她,硬生生将一个年华正好的美人儿熬老了十多岁,出宫之日可是将满京城的闺中女子吓得不敢入睡,至此不敢再提进宫一事。

    当然,依着严肃和顾言之性子,之後那个王家也没有一个好下场,更是令所有想要送女子进宫的家族胆寒不已。

    不能送女子进宫,他们唯一能够攻击皇后的事情便是子嗣。

    说起来,两人成婚也有些年头了,更是在成婚前三年便发生了关系,但顾元就是一直未有身孕,御医几番给他们检查身体也说了两人很健康,但两人就是一直没有孩子。

    一开始是顾元不愿有孕,当初她被严肃强迫是自己有意识地避孕,毕竟她那时并不是心甘情愿委身於严肃,自然是不愿给他生孩子。後来两人顺其自然在一起,她不愿有孕是因为不想婚前有孕,这样於两人的名声都不好听。

    但如今吧,她倒是想要生个孩子,但无奈就是一直没有,也只能是叹一声缘分未到,不能强求。

    到後来,两人成婚五年,顾元才知道,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谁,原来是严肃。

    要说起来,还真的是一个巧合。自打成婚後,顾元便在性事上不节制着严肃,有时还会晚点花样来增进两人的感情,期盼着什麽时候能够拥有两人的後代。

    某一日,顾元发现,每隔一段时间严肃便要喝几天的药。一开始严肃就跟她说,这是治疗旧疾的药,他这样光明正大的顾元也就没有深究。但日子渐渐长了,她愈发觉得不对劲,总觉得那药不是那麽简单。

    於是某一日她使唤人去偷了药渣子,而後让顾言之帮她查这个药是什麽效用。

    这个药效自然不用多说,就是避孕的药。

    当时顾言之知晓之後心情那叫一个复杂,一般而言,男人是不会自己来避孕的,多数都是让女人来避孕。女人身为承受方从来吃的苦头都不小,但很多男人都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都不会过多关注。

    严肃此举无疑是说明了他对顾元一腔爱意,爱的如此深沉刻骨。也难怪每当有大臣拿子嗣抨击顾元的时候严肃会那麽生气,因为打从一开始,不要孩子便是严肃的主意,但错误都让顾元承担了,也难怪他会愤怒。

    然而顾元知晓之後,她心中就只剩下了生气,当场就把未央宫内能够砸的东西都给砸了。

    咳咳,都说夫妻相夫妻相,两人相处久了,顾元也就沾染了些严肃的习性,比如说生气发作砸东西什麽的。

    严肃一回到未央宫就被一只玉枕给问候了,若不是他躲得快,恐怕就成为史上第一个因为夫妻吵架砸东西而死的皇帝了。

    底下的太监宫女个个慌忙跪下,一点都不敢上前打搅两位主子的「兴致」。开玩笑,你现在上去要护驾,等到两位主子冷静了,你就是死期到了……所以啊,主子们你们开心就好,我们看着就行。

    「严!肃!」房内的小物什都被砸坏了,顾元左看右看,也就角落里放着的大花瓶能够砸一砸,她三两步走到花瓶跟前就想着搬起来,但她很显然高估了自己的力气,使出吃奶的劲儿也不见那个花瓶有一点移动的迹象。

    吧嗒吧嗒,顾元娇里娇气地又哭了,她狠狠地踹了那个花瓶两脚,却不想反倒将自己的脚儿给踢疼了,当下就哭得更大声了些,严肃赶忙上前让她坐在膝上,自己则蹲下查看她的小脚儿。

    捏了捏肉乎乎的小脚儿,严肃叹了一口气道:「别哭别哭,过会我就把那个花瓶给砸了好不好?你这是怎麽了?谁欺负你了?说出来我给你出气!」

    顾元反脚就踹了他一下,小脚丫子踩在他脸上:「你还有脸说!就是你欺负我了,你这个混蛋!」

    即便是脸被人踩着,他也是一点都不生气,谁叫踩着他的人是他心尖上的宝贝呢,他还怕自己脸硌着她的脚儿,他轻言细语地哄道:「我怎麽欺负你了?你快说说,不然我怎麽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呢?」

    顾元吧嗒吧嗒地眼泪掉的更凶了些,她哭道:「严肃,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为什麽不要孩子?」

    顾元知道严肃不是不爱她,这番话实属无理取闹,要知道这个男人唯一的缺点就是太爱她了。但她却是不明白,既然这般爱她,又为何不要孩子,两人有一个血脉相承的孩子不好么?

    听闻此事,严肃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反问道:「难道不是你不要孩子么?」

    顾元:「……哈?」

    原来之前两人暗地里那啥啥的时候,顾元不要孩子的态度着实太过坚决,以至於严肃还以为顾元不喜孩子,所以才不要孩子的。

    他也曾伤心,认为是不是顾元不愿意要他的孩子才一直不愿怀孕的,但後来他娶了她,人生也算是完美,所以不要孩子也就罢了,只是他不舍顾元吃苦,所以才自己吃药避孕。

    得,事情绕了一个大圈子,原来是一个乌龙……

    顾元又是一脚踩在他脸上,怒道:「你是猪吗?之前咱们还没有成婚呢,怀了孩子不仅对我们名声不好听,也是给孩子一个洗不掉的污点啊!现在咱们正儿八经地成婚了,自然是想生就生啊!你做这事儿之前就不知道跟我先通通气儿么?」

    严肃大喜大惊,当下又犯了结巴的病:「这、这样说,你愿、愿意生?」

    顾元鄙视道:「我当然愿意啊,为什麽不愿意,你以为天天被那些大臣嘲笑不下蛋的母鸡我很好受啊!只不过……我现在才是要怀疑你药吃多了不行了!」

    严肃脸一黑,是个男人也不能接受自己的媳妇儿质疑自己这方面的能力吧,他当下就将人抱起往床的方向走去,语气沉沉道:「放心,我行不行你过会就知晓!」

    作者的话:回家有点晚,然後又睡一觉,今天会好好补偿你们的~~~

    贵女逃亡记(18)论生孩子生不出是谁的错~~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