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贵女逃亡记(19)元元,你到底爱不爱我??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人到中年,严肃越来越纠结一个问题,那就是顾元到底爱不爱他。

    一个老大爷们这样实在是有些矫情了,但严肃就是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不然心中总是像有只猫儿挠啊挠啊就是不给人一个痛快。

    顾元一直以来都是理智大过感性,可以说她很多时候都很冷静,就像当初她被破身後没有像一般女子要死要活伤心欲绝,而是第一时间想着如何利用严肃来保全自己和幼弟。

    就因为她从来都很理智,所以严肃才会纠结爱与不爱的问题。

    年轻的时候,严肃总觉得这个问题它就是不是一个问题。顾元爱不爱他又如何呢,只要自己爱她就行了,只要他将一颗真心完完全全捧在她面前,总有一日她会看见的,总有一日她会明白的。

    更何况,他是皇帝,顾元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开自己,两人是要相处一辈子的,所以爱情这玩意儿那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

    但,他渐渐年纪大了,突然就会多愁善感起来。总觉得得不到顾元的回答,内心就缺了一块,那个缺口一日日变大,他一日比一日空虚起来。

    严肃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元元到底爱不爱他啊……他悲凉地转身离去,只留下一堆被扯得稀烂的花瓣。

    顾元最近也是发现了严肃异样,只觉得严肃最近真的是怪怪的,老是一副惆怅的样子,还时常问她他帅不帅……莫非是因为老了?

    他们成婚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都已有十五个年头了,最大的孩子彦儿已是十二岁的翩翩少年,难不成就是因为近日彦儿在朝堂上出色的表现令严肃有种危机感,觉得自己老了?

    但严肃又不像是这样小气的人,更何况,彦儿是他们孩子,严肃骄傲自豪还来不及呢,又怎会心生妒忌。

    顾元这边是苦思冥想不知严肃发生了什麽,而那边严肃却是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做些什麽得知顾元的真实心意。

    虽说成婚已有十五年,但严肃对於顾元的热情从未减退,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他还像是最初那时一般老是缠着顾元不放,动不动就要拐上床去,也不知他哪来那麽多的精力。

    於是严肃首先想到的办法便是将人拐到床上去狠狠地做,做到顾元神智不清时,他突然问道:「元元,你爱不爱我?」

    顾元张口便想回答,最後却在开口的一瞬间反应过来,羞红着一张脸埋入被褥之中,之後无论严肃如何勇猛她也没有再抬头。

    严肃当然是失望的,但心中燃起的熊熊火焰却不曾熄灭,他的斗志更加昂扬。

    而顾元,她实则是不好意思的。想想两人都是老夫老妻了,还说什麽爱不爱的问题真的好意思么?也不嫌矫情的很!

    严肃的第二个办法就是各种花式表白,以自己的热情告白换取顾元的真话。於是自从第二日起,整个皇宫上下都可以感觉到皇帝的疯狂以及爱意。

    在大冬天里,严肃是不顾一切从温暖的南方买来许多花朵装点在整个皇宫上下,然後在百花丛中拉着顾元的手深情款款地表白。

    顾元高兴是高兴的,毕竟她本质上还是一个女子,没有女子不喜欢自己的男人为自己耗费心思,但高兴过後却又有点生气。

    「这种事情下次不许了!」顾元靠在严肃胸膛上,直言不讳道,「你这样耗费财力让那些大臣们、百姓们如何看待?我很高兴你这样待我,但我却不想因此你染上一些污名,你明白么?」

    严肃点点头,道:「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顾元随即又笑道:「不过既然做都做了,我们还是去赏花吧,免得浪费了。」

    两人手牵手去看花,路上顾元笑得一脸灿烂。但严肃还是有些不满意,因为顾元还是没有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啊!

    不得不说,严肃是真的陷入魔障了。

    因着此前顾元说了不许如此奢华铺张,严肃便改为送些小礼物。或是自己的雕刻的小木雕,或是一件古玩,又或是一些个民间搜集的小故事……总之是各方面献殷勤,热情到顾元觉得他越来越不对劲了。

    直到某一日,顾元觉得事情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了,於是她在这一日拒绝了严肃的求欢,很严肃地要和他谈一谈。

    顾元道:「你最近是怎麽了?」

    严肃有些许心虚,眼睛却是直直盯着顾元道:「没什麽啊~」

    顾元翻翻白眼,道:「你难道不知道自己说谎的时候特别喜欢盯着别人的眼睛么?都老夫老妻了,这点事情你还想着瞒我?」

    严肃缩着脖子不敢说话了,难道要他说我在纠结你爱不爱我的事情?这样交情的话,你让他一个大老爷们怎麽直接说出来。

    顾元耐心地循循善诱道:「有什麽事情就不要藏着掖着了,直接说出来不好么?你最近实在是有些奇怪,我很担心你……严肃,我是你最亲近的人,你连这点事儿都不与我说,你还能与谁说?」

    严肃心下有些动摇,但还是嘴硬道:「没什……」

    最後一个字在顾元的目光下吞了回去,他对着顾元的充满担忧的美丽眸子实在是说不出违心的话来。

    沉默了几瞬,严肃才慢慢吞吞地开口道:「我最近就是在纠结一个事情……」

    顾元眼睛一亮,专注地听着:「嗯,什麽事情?」

    严肃看了看她,艰难道:「就是、就是你到底爱不爱我……」

    顾元眨眨眼,道:「你说什麽?」

    她确实没有听清楚,谁让严肃说的那般小声。

    严肃一闭眼一咬牙,终於拿出了破釜沉舟的气势来,吼道:「老子就是纠结你到底爱不爱我!」

    顾元一下瞪大了眼睛:「……哈?」

    严肃颇有几分恼羞成怒,他道:「你这是什麽反应?莫非你不爱我么?」

    愣了好半天,顾元反应过来後忍不住笑了起来,整个人倒在床上笑得乐不可支、上气不接下气,在严肃越来越黑的脸色下才渐渐收敛了些。

    她擦擦眼角笑出来的泪水儿,喘着气儿道:「原来你就是纠结这个啊……哈哈……严肃啊,你怎麽就那麽可爱呢?」

    严肃被她笑得心中怒火升腾,像是狮子扑食一般将她压在身下,双手挠上她敏感的腰部,唇舌也不断在她白嫩的颈边亲亲咬咬,一边咬牙切齿道:「我让你笑我……让你笑我……你还要不要笑了……」

    顾元敌不过他,只好投降:「不笑了不笑了,我不笑了,快放开我~~~」

    过了好大一会,两人才又重新坐好,脸上是严肃的神情。

    顾元问他道:「你为何觉得我不爱你?」

    严肃挠挠头,颇有些不好意思,他道:「因为你从来……从来都不说,而且你也太冷静了些,每次我示爱都觉得你没有什麽反应……所以我才会……」

    顾元又问他:「那你为何不直接来问我?」

    严肃老脸一红,小小声道:「那不是不好意思么……」

    顾元又忍不住咯咯笑起来,在他再三瞪视下才收住了笑声,拿指尖轻轻点在他额头上,笑骂道:「你哟,一个大傻子……」

    严肃拿下那细指咬在口中,道:「你还不快说,你到底爱不爱我?」

    这下轮到顾元害羞了,她脸儿红红道:「都老夫老妻了,你说爱不爱……」

    严肃乾脆撒起娇来,一下又一下蹭着她:「说嘛,我想听你说真话~」

    顾元脸红道:「爱……我爱你……」

    「我不否认,一开始我对你是存了利用的心思的。哪怕你那样对我,我心中对你也是利用大於恨意,只要能够护着我们两姊弟,与你虚以为蛇也是没什麽的。」

    「後来你也不知从何处学来那般手段追求与我,倒是真的令我心中的芥蒂放下了些,总归你眼中的爱意不似作假……我渐渐开始觉得,嫁给你也不错。」

    「说来或许你不信,我是一点都不相信爱情这种东西的,哪怕我爹娘是整个大梁最是融洽的夫妻,我也是不信这种东西的,只因我见过太过高门贵族间的联姻……他们之间能够有多少如我爹娘这般幸福美好?」

    「我小时便知,自己以後的婚姻无法做主,唯一能够做主的便是自己的心。只要不爱、不在意,我就可以过得很好,哪怕未来夫君是个浑人……」

    「但後来,因为你,我渐渐觉得,与其嫁给一个陌生人,倒不如嫁给你,至少你对我的爱是真的,你也会宠着我爱着我,不让我受一点委屈……」

    「大婚时,二哥曾和我说,你是皇帝了,不要将你当做原来的严肃。但我那时却是不信,我还是相信你就是你,不管你是什麽身份,你终归还是那麽爱我的严肃,我从不怀疑你的爱……」

    「严肃,我不知爱一个人要如何表现,我也不知爱一个人是何种感觉。但我却知道,我离不开你,我无法想像失去你以後我改如何活下去……大抵,这便是我的爱吧……」

    顾元笑了笑,道:「这样的我,你还接受么?」

    严肃却是湿了眼眶,道:「怎麽能不接受呢?我也离不开你了呀……」

    无法离开,大抵便是最深沉的爱了吧……

    作者的话:哈哈哈,写这章的时候我就看见有小天使质疑顾元爱不爱的问题,只能说你跟我想到一块去了~~~一开始的设定便决定顾元是一个很理智的姑娘,所以後面会详细写顾元爱与不爱的问题,没想到还有人看出来了~~~么么哒一个哟~~

    啦啦啦,第二更,这个故事还有最後的番外了,大概就是讲讲严肃小时候完整的故事,还有小包子的故事,还有预告里面那个小剧场吧……嗯,马上就完结了,然後就是下一个皇帝哥哥的故事啦啦啦啦~~~

    卧槽,才发现挨着的两个都是皇帝,你们不会看厌烦吧?

    贵女逃亡记(19)元元,你到底爱不爱我??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