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贵女逃亡记(20)番外小合集 【真的完结了,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关於严肃喜欢顾元这件事儿的番外~~~

    严肃小的时候并不叫严肃,他自打懂事起便在京都流浪,靠着偷窃或者乞讨为生,在这一代他不过是一个又瘦又小、手脚比较麻利的小乞儿,是以大家都叫他小猴子,意思是他像是猴子一样瘦小灵活。

    他对自己的身世唯一知道的便是自己姓严,但那又如何,天底下姓严的人家多了去了,就是都城就有五十多户姓严的人家,所以他很早便放弃了寻找自己的家族。

    浑浑噩噩长到十二岁,那年的花灯节改变了他的人生。

    大梁的花灯节很有意思,不管平民还是富贵人家,这一日所有的小女孩都会打扮地漂漂亮亮的,然後有点钱权的便会雇佣花车让家中小女孩坐上去游街玩耍,而後才是才子们猜灯谜博名声。

    顾元在家中受宠的程度那自然是不用说的,基本上每年顾家都会雇佣最好的、场面最大的花车,只为了让她开开心心。

    严小猴子清清楚楚地记得那次顾元坐的花车。

    花车很大,上面缀满了各式鲜花,前有打扮成散财童子的小孩散糖果子,後有舞姬跳着庆祝的舞蹈,而这一切不管有多华丽都遮挡不住顾元的漂亮,她才是最耀眼的存在,宛若黑暗中的光亮一般,美得就像是仙子。

    严小猴子因为自己是独身一人,所以他向来很讨厌这种热热闹闹的节日,往常都会躲到山中睡觉,而这一次不是饿极了他才不会出来,没想到他一出来就恰好看见了顾元做花车游街。

    毫无意外地,他被深深地吸引住了,目光全程放在顾元身上,移也移不开。

    等到顾元身影渐渐淡去,他回过神来後却是陷入了深深地厌弃当中。

    自己这种身份,人家那种身份,呵……

    严小猴子决定不再多想,快点找点吃的才是要紧的事情。好在今日是节日,大家看在过节的份上也不欲多为难这些可怜巴巴的小乞儿,施舍了许多钱财给严小猴子,他深深地觉得以前自己不过节真傻。

    正打算去买个包子之类的填个肚子,却不想有人叫住了他:「这位哥哥~」

    甜甜的、糯糯的,比他之前吃过的糖包子还要软还要甜的声音冲击着他的耳朵,他急忙转身,却没想到之前做花车的小仙子在叫他。

    严小猴子觉得自己在做梦,晃晃脑袋就打算离开,却不想小仙子不打算放过他,提起漂亮的裙子哒哒地跑过来拉住了他,又是甜甜糯糯地唤道:「这位小哥哥,等等啦~」

    这下真的不是做梦了,严小猴子停下,故意板着脸道:「干嘛?」

    小仙子漂亮地晃眼睛,他不敢去看她漂亮地过分的小脸,视线往下,却瞧见白玉般的手指拉着自己脏兮兮的衣服。他不着痕迹地抽开了自己衣服,这样脏的东西又怎麽可以去玷污那乾净得过分的手指呢。

    顾元见他停下,眼睛亮亮的,她道:「你熟悉都城的路么?人家迷路了~」

    严小猴子见她一脸苦恼便知她是真的迷路了,正要问她家在何处,却是鬼使神差地问她:「你不怕我是坏人?」

    顾元歪歪头,道:「不怕呀,因为你又不是坏人~」

    严小猴子一噎,道:「你家在哪里?」

    顾元眨眨眼,将家中的方位说与他听,然後还说道:「我家附近有个小馄饨摊子,老婆婆做的馄饨可好吃了,到时候我请小哥哥吃馄饨好不好?」

    有吃的不吃白不吃,严小猴子当场就答应了,两人开开心心地往顾家去。

    在路上,严小猴子终於知道为什麽小仙子会迷路了。此时的顾元是真真切切地小孩心性,总是定不下来,极易被周围的环境给迷惑,本来只要几刻钟的路程,硬生生走了小半个时辰。

    快要顾家时,他们瞧见了一个小贩在卖冰糖葫芦。吆喝声、红艳艳的颜色以及那香香甜甜的味道一下就吸引住了顾元的视线,她想吃地都快要流口水了,但她摸了摸身上荷包,才发现自己钱不多了。

    顾元虽在家中受宠,但顾家的家教不会因为她受宠而放松一点。花灯节这样的日子顾铭也是将兄妹们的零花钱固定了的,只能花这麽多,下人们是不能替主子付账的,所以迷路之前顾元买的东西全是自己给的钱,到现在所剩无几很正常。

    她现在面临一个选择,是自己吃糖葫芦呢,还是依照诺言请小哥哥吃馄饨呢?

    顾元纠结了一会会就决定,要遵守诺言!

    严小猴子不是没有看见顾元纠结的神情,但他无动於衷,因为顾元明显就比他富贵,他为什麽要花自己钱请她吃?

    顾元身上的钱不足以支付两碗馄饨,所以她只要了一碗给严小猴子,自己看着他吃暗暗流口水。

    严小猴子於心不忍,问道:「你要吃么?」

    顾元当下便兴高采烈地再要了勺子和严小猴子共同分享这一碗馄饨,这个举动顿时令严小猴子心中五味杂陈。

    在他流浪的生活中,遇到的人形形色色,有怜悯、同情、施舍、不屑、鄙视……就是和他一样身份的,也有人仗着自己比他大欺凌他,又或是怕被他欺凌,很少人能够心平气和地和他相处。

    而顾元是唯一一个。

    她并不因为他身份低微而有任何怜悯同情又或是不屑鄙视的神情,她就是那麽静静地看着你,好似你和她并无什麽区别。

    严小猴子心下复杂莫名,他开始後悔自己刚刚为什麽就不请顾元吃冰糖葫芦呢?明明她那麽渴望,但还是请自己吃馄饨……

    他想着如何弥补,但却为时已晚,因为顾家的人已经找来了,将顾元小仙子带回了家中。

    顾家的家教很好,即便是下人也没有因为他的身份而歧视他,反倒是很感激他带回了家中的小姐,还问他需不需要什麽帮助。

    出人意料地,严小猴子拒绝了。

    他想得简单,如果此刻接受了顾家的帮助,他以後在心理上就会低顾家一等,这是他万分不愿意的,他要自己堂堂正正博取一个未来,总有一日可以真的平等地求娶顾元。

    是的,才十二岁的他已经想着如何求娶顾元了。

    毕竟啊,相媳妇这个事儿还是要快、很、准才行!

    自打今日起,严小猴子决定自己以後不要叫小猴子了,自己要叫严肃。

    这个名字的由来还是因为顾元。

    两人在路上谈笑时,他谈及自己姓严,严肃的严。顾元说自己最近恰好学了这个词语,自己的父亲就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她很喜欢严肃这个词儿。於是严肃便决定自己就叫严肃,因为她喜欢这个词儿。

    严肃一个人翻越了千山万水前去拜师,他心中有一个坚定的目标,那就是他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娶到顾元!

    关於小包子们的番外~~~

    自打严肃不再喝药避孕後,顾元很快就怀孕了。

    顾元怀孕之後整个皇宫跟着一起严阵以待,而最紧张的人便是严肃。

    他一个最讨厌看书的人,因为顾元怀孕而将所有有关怀孕的书都给看了,还特意跟宫中老嬷嬷学习如何照顾孕中女子,整个过程亲力亲为不假他手。

    紧张了九个月後,顾元痛了两个时辰就顺顺当当地生了他们第一个孩子。

    是个男孩,肥肥胖胖的足足有八斤二两重。

    当然,严肃对於这个儿子是不满意的,每次想到顾元痛了两个时辰就恨不得将儿子倒拎着打他两下才行。

    但不管怎麽样,到底是他和顾元血脉,该疼爱的还是一点都不少。

    大皇子满月,普天同庆。

    严肃颁下圣旨,让这个才一个月大的孩子坐上了太子的宝座,赐名为乾。

    乾,其意为天。

    在严小乾小朋友两岁的时候,顾元又怀孕了,九个月後又生下了一个男孩,这一次的满月不比严小昭当初的隆重,却也极具宠爱,严肃赐名为昭。

    昭,其意为光明。

    生了两个儿子之後,严肃就不打算让顾元生孩子了,每次在产房外面听着顾元喊疼时他都恨不得将这两个臭小子吊起来好好打一下。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在严小乾小朋友七岁,严小昭小朋友五岁,而顾元三十一岁,她又怀孕了。

    这可真的是将严肃给吓坏了,要知道在大梁人均年纪不过四五十岁,三十已经算是高龄,这样的年纪怀孕,那可不就是意味着高危么?

    要不是顾元很严厉地说一定要生下来,他估计就要让顾元「无意」流产什麽的。

    於是在三双极其紧张的眼睛下,顾元好吃好喝地过了九个月,痛了一天一夜终於生下了肚里的孩子。

    严肃瞧着昏睡的顾元心中很是不满这个幺儿,气冲冲地就想要拎起这个孩子打一顿出出气时却不由地愣住了。

    第三个孩子是个女孩,长相中和了父母优点的小姑娘,这下还怎麽让严肃下得去手,当下就将小姑娘抱起来又亲又爱。

    小公主满月是办的满月宴比太子还要隆重,严肃赐名为宁。

    宁,其意为平安、安定。

    自此严肃和顾元真真算是儿女双全,美满幸福。

    咳咳,当然了,他们的孩子不见得有这样幸福。

    要说三个孩子当中谁最苦逼,莫过於老大严乾,谁让他出生早了当老大呢?

    严乾一出生就被定为太子,受的教育最为严苛不说,还时不时就要被自己父亲因为当初让母亲受苦而教训一下,所以严小乾一直就盼着母亲能够再生一个,到时候就有人和他分享这苦逼的生活了。

    但,谁知道,等到严小昭出生後,他的日子更加苦逼。

    首先吧,弟弟还小,父亲气上头了总不能教训小婴儿吧?於是被教训的人还是严小乾。等到严小昭长大了一点後,他还要帮他背黑锅,谁让他是哥哥呢!!!

    最最苦逼的是,严小昭他一点当皇帝的心思都没有!!!

    严乾心中那个恨啊,你说说当皇帝那麽好,那可是万人之上的至高位置,严小昭他为什麽就不愿意当皇帝呢?

    看着一脸吊儿郎当的弟弟,严乾就想要上前抽他两个嘴巴子,好把他打醒。

    当然,这只能是想想,他要真的抽了严小昭嘴巴子,过会他就要被父亲母亲混合教训了,这样不划算。

    严小昭看着哥哥扭曲的表情心中暗爽。想让我做皇帝?没门!以为我不知道但凡我有点心思就要被抓去做免费苦力呢?我有那麽傻啊,劳心劳力的,还不如当个闲散的纨絝王爷呢~

    严乾觉得自己要做些什麽,不然这个皇帝他就要当定了啊!

    於是某一日,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父亲的药给换了。

    当然,这个时候严乾并不知道高龄产妇有多危险,以至於他以後知道後把肠子都悔青了,但瞧见漂漂亮亮的小妹妹出生後又无比庆幸自己当初的举动,心下那个真是纠结死了。

    只不过吧,严小宁出生後,他们兄弟两个的地位就更低了。

    严乾一开始的打算就是生个弟弟和他抢皇位最好,但谁知道生出来的是个小妹妹,潜在妹控严乾自然是不可能算计自己妹妹当这个劳什子皇帝的,所以他继续一脸苦逼地当劳力和逼迫严小昭做皇帝。

    毕竟自己母亲真的年纪大了,不适合再生育了,所以逼迫严小昭更现实一点。

    而严小昭也很苦逼,他原本是家中老幺,只要躺着享受荣华富贵即可,但妹妹出生之後,他的地位那叫一个一落千丈。

    首先是,被父亲吊打的人从哥哥换做了他。因为严乾越长越大,朝中事务全都由严乾负责,严肃自然是不会打自己的免费苦力,为了让这个免费苦力继续做下去,少不得还要时常嘉奖一番,所以吊打的人选就变成了无所事事的严小昭。

    其次吧,他要给严小宁背黑锅,不过就算是严小宁承认错误,最後挨打的人还是他严小昭……谁让严小宁是老幺,还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呢!!!

    所以啊,这就叫风水轮流转~

    关於剧透小剧场里面的番外~~~

    严肃和顾言之很不对付,这是朝中一干大臣们承认的事实。

    顾言之看不顺眼严肃,主要是觉得严肃配不上自己的妹妹。严肃看不顺眼顾言之,主要是因为当初顾言之阻拦他娶顾元。

    一个妹控,一个妻奴,这两人能够好好相处才是怪事。

    但他们不对付归不对付,谁也不敢招惹他们两个,毕竟人家不对付是不对付,要是你想要对付其中一个,保不准他们看在皇后(妹妹)的份上会一起对付你。

    所以啊,这两人还是少招惹为好。

    当然,比起招惹两人,更惨的还是招惹皇后,哪怕说一句坏话都不行。

    你要是说皇帝坏话,顾言之还会附和你呢,反之亦然。但你要是说皇后坏话,不好意思,这个时候两人就会无比团结,到时候只有就更悲惨没有最悲惨。

    这算是扯远了,还是说会前话。

    严肃是一个小心眼、报复欲极强的人,从他对付太上皇的手段就可以看出一二,所以对於这个二舅哥,他也是不遗余力地挖苦他。

    有一次,顾言之看上了一个书香世家的姑娘,托顾元帮他说话。严肃知道之後虽然没有怎麽阻拦吧,但对顾言之说话那叫一个嘲讽啊。

    比如这样:「你一个糙汉子怎麽配得上人家书香世家出来的千金?」

    比如这样:「你喜欢打仗啊?不巧啊,人家姑娘喜欢和平呢,她才看不上你这种满手血腥的野蛮人!」

    再比如这样:「哎呀呀,人家想要的夫婿可是要读书人,至少要是状元那种的,你这样的……还是算了吧,没资格啊没资格!」

    ……

    最後也不知是不是将顾言之气得狠了,他当场就和严肃吵了起来,把陈年旧账全都翻了出来,又说了一遍严肃没资格的话,气得严肃撸起袖子就和顾言之打了一架,重点关照了顾言之的俊脸,边打还边吼道:「朕没有资格?朕现在是皇帝,还有谁比朕更有资格?」

    打完一架後,两人身上青青紫紫的地方不少,但因为严肃全程重点关照顾言之的脸,导致顾言之看上去比严肃严重多了。

    顾言之正疼的呲牙咧嘴呢,却听严肃慢悠悠地说道:「哦,大舅哥啊,忘记告诉你一件事儿了。元元说那姑娘正在御花园,让你去见见人家姑娘,争取给人家留个好印象啊~」

    顾言之一愣,反应过来後立马怒了:「卧槽!严肃你这个王八蛋!!!」

    作者的话:嗯,四千多字快五千字的番外,所以不要再叫我写番外了,一旦你们看见20这个数字就要知道这个故事完结了,一般完结了我都不会再想这个故事了!!!

    我去想下个皇帝哥哥这个故事了,快给我点珍珠留言鼓励我!!!

    贵女逃亡记(20)番外小合集 【真的完结了,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