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皇帝哥哥请再「爱」我一次(05)哥哥留着炀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炀帝名讳一个单字,意。

    在先帝在位钱,盛意其实并不是现在这般不堪。当然了,大抵是因为当时他还没有做皇帝,上面还有家长看着,所以才不敢荒唐。

    但毋庸置疑的是,盛意喜好乱伦和亵玩幼女,实际上是继承了先帝的喜好。

    咳咳,说句实话,那就是老盛家的人都有这点方面的爱好。比如大盛开国皇帝就很喜欢自己的母亲,还比如之前说过那个喜欢封自己为将军的皇帝就喜欢庶母,再比如先帝就喜欢和自己的一个嫂子偷偷摸摸的……估计盛情和盛凌多多少少遗传了这方面的基因。

    只是这些人都很掩藏,不像盛意这样大胆直接。

    盛意是一个极度颜控,他有很多个女儿,除了盛情,但凡有点姿色地都被他亵玩过。但只有看得上眼的才会正式封为公主,只是盛意眼光太过苛刻了,迄今为止可以叫做公主的也不过才八个,而有封号的也才三个,也就是大公主,二公主和盛情。

    自打盛情出生後,盛意就再也看不上自己的其他女儿,所以在那之後便再无公主能够得到封号。

    大概是因为正儿八经宣自己女儿来侍寝这个名头不好听,所以但凡盛意看上自己哪个女儿,便召她来美名其曰用膳。唯一一个被他天天召见还不来的公主就只有盛情一人,所以在前去请盛情的使者回来後,盛意只是撩了撩眼皮子。

    他都已经失望成习惯了,此刻没有挥退使者,不过是有听听回复的习惯罢了。

    使者躬身道:「陛下,三公主说容她梳洗一番便过来陪陛下用膳。」

    盛意懒懒地「嗯」了一声,正要如同往日那般挥退使者,却是突然反应过来,一跳八丈高,道:「你说什麽?你再说一遍!」

    使者恭恭敬敬地再重复了一遍。

    盛意大喜过望,道:「好好好,皇天不负有心人啊!」他心中暗道,还好那孽种出了城,否则的话他也不知何日才能再见盛情,也不知盛情相比起八年前有何变化,是否更美了……

    他这边美美地幻想着,就连平日里最为疼爱的五公主和七公主都不见了,待到盛情来时,他难得摆出一副正襟危坐又慈爱的样子。

    说是请她前来用膳,但用膳的时间根本没到,而盛意又没有胆子强迫盛情,只能是一边看着盛情的脸流哈喇子,一边绞尽脑汁找话题拖延时间,为的就是多看两眼盛情的绝世容颜。

    盛情也正奇怪呢,她八年前见盛意时,这个男人每次见到她都要找各种借口猥亵自己,而对待他的其他女儿更是直接,半点寒暄都不讲就直接脱裤子上。他就是一个恨不得天天不穿裤子就等着女人坐上去的主儿,怎麽今日却那麽乖顺,半点淫色都不露。

    她又仔细瞧了瞧盛意,恰好发现他眼中深藏的恐惧。

    恐惧?不会吧,这个色胆大天的男人还会恐惧?他能恐惧的恐怕也不多吧……

    正想着,她脑中突然闪过一个人影,当下心中是又好气又好笑。合着她这些年都被盛凌给骗了,什麽不到时机登位,分明就是故意留着盛意的狗命好让她自发地向他靠拢过去。

    想想吧,家中只有两个人压着你,一个是对你有色心的父亲,一个是虽面瘫寡言冷漠却还算可靠的兄长,你一个柔弱无依的少女会选择谁?

    之前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一半是因为她也是借着盛意顺水推舟去找盛凌,一半是因为她自打被接出来後就很少见到盛意,这一番接触後才恍然大悟。

    她就说盛凌为何要留着盛意,原来是在给她下套!凸艹皿艹

    稍稍冷静之後,她突然对着盛意的态度就热情了两分,虽然她依旧是一脸的高冷,但只要稍稍熟悉她的人便能发现这个细微的转变,尤其是她时不时便要看两眼盛意的脸。

    不得不说,盛意确确实实是个美男子,虽然他因为纵慾过度而面黄肌瘦,但这并没有损害他的美,反倒是令他有种病弱的美态。

    只要不看他做过的事儿,盛意还是能够用脸博取好感的。

    所以她这一番姿态看的潜伏在房梁上的男人是怒火中烧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下去毁了盛意那张充满欺骗性的脸。

    不知是不是感知到她的转变,盛意说话的声音也大了些,显得很有精神。他先是关心了一下盛情的近况,然後突然问她:「三儿都十五了,可有心上人?」

    许是因为大盛的皇帝从来都不是墨守成规的人,有些更是作风豪放,所以整个大盛的风气也是很开放的,就是未婚男女恋爱也是可以的,只要做的不要太过分,基本上没有人会说什麽,是以盛意才会有此一问。

    这一问正中盛情的下怀,只见绝美的人儿闻言一愣,而後脸颊和耳根子不受控制地迅速红了起来,这份羞涩姿态不但看的盛意愣了神,更是看的房梁上的男人也是心头火热。

    盛情顶着一张大红脸羞哒哒地低下头,过了一会才传来微不可闻地声音:「……有的,有一个。」

    盛意急声问道:「是谁?」

    这个问题亦是房梁上的人想要问的,两个男人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紧张地等待着盛情的回答。

    盛情羞涩地眨眨眼儿,轻轻地道:「现在还不好说,但我若是将那人追求到手後定会来禀告父皇的。」

    嗯,等她把盛凌拿下後自然会来告诉盛意的。

    两个男人愣愣地瞧着一副小女儿之姿的盛情,心中皆是暗暗咬牙,恨不得将那个夺了美人儿芳心的男人大卸八块以消心头嫉恨。

    尤其是暗地里的盛凌,他心中还多了一份求而不得的苦涩。盛凌眸中慢慢聚集起黑暗,这份黑暗将那苦涩全都吞噬殆尽,只留下一股不顾一切的疯狂。若是有人看到他此刻这个模样,指不定就要被吓昏死过去。

    底下盛意和盛情还在继续聊着天,对於盛凌的变化一无所知。

    盛意是想着将盛情诱骗过来,在他看来,盛情就是一个单纯不谙世事的少女,又在盛凌那边过着清苦寂寞的日子,应该是很好骗的。

    於是他一个劲吹嘘着西边是多麽多麽的繁华热闹,这边的姐姐妹妹很多可以一起相处解闷,自己多麽多麽喜爱她……

    盛情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意图,若不是因为那计划,恐怕盛情早就甩袖离开了。她的目光落在盛意的身上,好似被他口中所说的给吸引了,不知不觉间一丝丝向往盈满了双目。

    盛意立马顺杆爬,趁热打铁地邀请她在这边小住。

    盛情似有想要拒绝,但盛意紧接着说这是旨意。他这样说便是容不得盛情拒绝,毕竟他如今还是明面上的皇帝,盛情也不好拒绝与他。

    当然,更重要的是,她要让盛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叫你还要留着这个恶心的男人,叫你还要利用他给我下套,本公主就不相信过了这次你还要留着他!

    她强忍着,终於忍到了用膳的时辰,用完膳食後第一时间便跟盛意告辞,然後跟着盛意前去认识那些所谓的姐姐妹妹。

    事实上,盛情不大看得上这些所谓的姐姐妹妹。

    盛凌上位之後曾经问过这些女人,问她们是否还愿意呆在宫中。许是因为盛情一事,盛凌对这些女孩抱有一两分的同情,所以才会给她们这样一个选择。

    只要选择出宫的,盛凌都会给她们一笔不菲的银钱,如果有难还可以直接向朝廷求助,但反之,盛凌是不会再管其死活的。

    所以如今还待在宫中的所谓姐姐妹妹,其实不过是不愿意放弃奢华的生活而选择继续和盛意乱伦的女子,这样的姐姐妹妹盛情当然是瞧不上的。

    虚情假意地相处了一个下午後,盛情才终於脱身,得以回到房内休息。

    说句实话,和她们相处着实要比和盛凌做爱累得多,叽叽喳喳地吵得烦死了。

    盛情揉了揉脖颈,掀起帘子正要爬上床休息,却是突然闻到一阵香味。

    拜盛凌所赐,她对草药一类的味道很是敏感,而其中春药更甚,几乎只要一问她就知晓了药效如何。

    星眸微眯,莫非是盛意?不对,他没有这个胆子。

    是盛凌?但这个香太烈,副作用尤为严重,着实不符合盛凌的风格。

    那还能是谁?

    盛情边想着,边乖乖地躺在床上,然後老老实实地等着药效发作。

    这个春药效果是立竿见影,盛情很快便觉得浑身发热,两手不住地往身上摸去,不消一会便将衣裳弄得凌乱,点点雪白肌肤从衣裳之中透出。

    门外忽然响起两道声音,其中一道正是盛意。

    「父皇,里面可是绝世大美人儿呢,你还不快进去享受一番~」

    「真的?小乖乖可别坑我,否则……」

    ……

    她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想,原来是某个「姐姐妹妹」啊,怪不得……

    微微仰起头,却对上一双眸色阴沉的眼睛,盛情一下就笑了,伸出手儿颤颤地拉着他:「哥哥……」

    作者的话:给所有给珍珠的人都一个么么哒~~~

    皇帝哥哥请再「爱」我一次(05)哥哥留着炀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