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皇帝哥哥请再「爱」我一次(06)高H,好爽…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盛凌又将盛情待到那个昏暗的房间,然後静静地看着她。

    嘴角扯出一个冷冷的笑,他捧在手心里万般呵护宠爱的妹妹居然有心上人了!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她居然有心上人了!更可笑的是,他竟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若是那时盛情随随便便说出一个名字,恐怕盛凌会毫不留情地将所有叫这个名字的人都杀光。

    凭什麽?

    凭什麽他只敢偷偷摸摸地碰她,而那个男人却是可以得到他求而不得的东西?

    盛凌心中充满了愤怒的质问,眸中的阴暗情绪不断翻涌着,良久,眸中才恢复了平静,但他整个人却是要比之前更为恐怖。

    那厢盛凌心中不好受,这厢盛情身体也不好受。

    也不知那个所谓的姐妹给她下的是什麽春药,竟是让她处於一种神智很清楚,但身体却万般难耐的境地。她心思一转便发现了下药者的恶毒心思,这是要人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强奸却又无法控制自己不去迎合,这般待人清醒後又如何面对这一切?

    不过好在她还有盛凌,再不济也有後手。

    这个药的药效比之以往盛凌给她用的还要烈,似乎还有什麽副作用。盛凌对她千娇万宠自然不会给她用这种伤身体的药,他惯常用的是短暂而温和的药,即便是有残余,排泄几次就没有了。

    她咬着牙稍稍将沸腾的情慾压下,颤颤地开口道:「……是哥哥么?」

    这个问话很重要,盛情今日特意去盛意哪里为的就是将盛凌逼出来承认的自己的心思,否则的话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得到他一句真话。

    她知道盛意此人色大於天,不管如何都会忍不住对她下手的。就算他如今因为盛凌之威而畏首畏尾的,但若是没有他的一番默许,那个所谓的姐妹也不可能在房间内动手脚。

    而之前故意说自己有心上人,也是为了加重逼出盛凌的筹码。

    她之所以强忍着慾望还要问这一句,还不是为了给盛凌一个台阶下,让这个纠结几年的男人赶紧顺水推舟承认了,然後他们赶紧做……做做做吧!

    盛情打算很好,但盛凌却又不按照她设想的来。

    他稍稍从黑暗中往前站了站,用着她熟悉的沙哑的声音回答她:「是我。」

    盛情抬眸看去,不管是心中还是面上都是万分震惊。

    这张脸不是盛凌的,也不知他用了何种手法易了容,就是盛情也看不出其中端倪。她震惊有一两分是给这个易容手法,其余全给了盛凌的心思。

    他居然还不承认!

    盛情真是要咬碎一口银牙了。

    她张口想要说些什麽,却是心绪浮动下一下失了身体的控制,此刻的她完完全全沦陷在慾望中。

    「求你……帮我……呜啊……好难受……好热……」

    盛情用着渴望的眼神瞧着盛凌,她见盛凌不为所动有些急了,稍稍坐起,而後急切地解着自己的衣服。

    因着药效,她的神智和身体一分为二,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她的行动很是混乱,好半天才将一个衣带给解开了,随後衣裳一件一件被脱去,能够让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美丽酮体展现在男人眼前。

    但是,他依旧不为所动。

    盛情两只手儿伸出,一只颤巍巍地摸上了自己的乳儿,另一只沿着小腹往下……她这般动作无疑是在自渎,在观感上更能刺激男人的慾望。

    莹润的指儿轻轻拨弄着粉色的乳头,将其捏得肿肿的之後,她转而抓揉乳儿,肿大的乳头和些许嫩白的乳肉从指缝当中泄出,看上去可怜又可爱。

    而另一边,她双腿微张,男人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她手指不得章法的动作。因着药效,她很快就湿润了,在丰沛的汁水下她纤细的手指倒是很容易插进去,但那细细短短的手指又如何能够满足体内的汹涌的慾望,所以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

    几番抚弄之下都不见自己好过了些,反倒是越来越难受,盛情委屈极了,她乾脆抽出了手指将其含在口中,赤着身子往男人的方向爬去。

    「呜呜……要我……求求你……」

    她含含糊糊地说道,一边攀上了男人的肩头,一边解着男人的衣服。

    突然,盛凌抓住了她,一字一句地问道:「你确定要我要你?」

    这话简直就是一句废话,如今盛情这个模样还能怎样?别说盛凌了,就是盛情自己也绝不会让其他人来碰自己,不选他还能选谁。

    盛情果断地点点头:「对,要你……你快点好不好……我好热……」

    她又是毫无理智地凑了上去,像是狗儿般在他颈边半啃半亲,赤条条的身子像是蛇一般妖妖娆娆地缠在他身上。

    盛凌深深吸了口气,他远没有表面上的冷静,他的身体早就热起来了。

    盛情正不遗余力地挑逗着盛凌,随後她的身子被人给抓住,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被人一下扔在床上,有柔软的床垫着,冲击力也不大,只是令她懵了懵。

    她委屈又不解地看向男人,却见他眸色沉沉,正在慢条斯理地脱衣服。

    顿时,心中的委屈全都消散了,她一瞬不瞬地看着男人。

    衣服一件一件被脱下,男人常年习武的健壮身材一点点展现在盛情眼前,随後便是裤子,属於男人的性器的跳了出来,那个大家伙在空中耀武扬威地摆动着,好似在示威一般。

    盛情突然觉得口好渴,她好像、好像上去舔一舔……

    心思才动,她的身体就抢先一步行动了,白嫩地小手率先握住了那大家伙。盛情看了看盛凌,却见他眼中毫无情绪,明明下面都那麽硬了……

    在春药的怂恿下,她决定,要给盛凌口交!

    往常的她可是一直端着冰清玉洁的性子,跟着盛凌玩着「我知道,但你以为我不知道」的游戏,哪里有可能给主动给盛凌口交。就算是盛凌想,也因为盛情故意不配合下而草草了之。

    这下倒好了,倒是可以试试。

    小嘴儿微张,粉色的舌尖微微吐出,她轻轻地舔了舔顶端。盛情吧唧吧唧嘴,嗯,味道和气味都怪怪的,但是感觉还不错哎~

    盛情使劲张大了口,慢慢地将整个龟头纳入口中。她回想着那些春宫图的画面,然後学着用舌头舔弄龟头,而一只小手则摸上了柱身,合拢着上下撸动,还要顾及着下方两个囊袋。

    同时,她还不忘爱抚自己,另一只小手穿过小腹不停地揉动着穴口,一时间淫荡极了。

    玩得正高兴的她自然是没有看见盛凌隐忍的样子,不过他越是这样,盛情才越是高兴呢。

    突然,她後脑勺上扣了一只大掌,大掌微微用力,肉棒插入得更深了些,一下顶在喉咙口出不去进不得。盛情难受地眼泪一下就出来了,舌头慌忙将龟头往外顶着,却不知道这般更是加深了男人的快感。

    抽插了两下,盛凌到底是心疼她的,见她难受得紧便放开了她。没了男人的支撑,她一下软倒在床上,白嫩嫩的乳儿上占了些许唾液,整个人香汗淋漓的,越发诱人了些。

    盛凌自然是被诱惑到了,他一下抬起了盛情的大腿,迫使她穴口贴上自己的慾望,而她则腰身悬空挣扎不得地让他侵犯进去。

    盛凌隐忍了有多久,他爆发就有多恐怖,肉棒一下就插入了半截,只在那层阻碍处停留了一小会,随後他便毫不留情地贯穿了她,一丝丝鲜血合着淫液溢出穴口缓缓流下。

    「啊啊啊啊……好大……好爽……唔……好喜欢……真的好喜欢……」

    许是药物,又或许是那处儿太过湿润,盛情并不觉得有多疼痛,更多的还是被男人肏弄、占有、贯穿的爽快。

    天知道她想着一天想了多久。

    盛凌停在穴中静静地感受着穴儿湿润润的包裹,这一刻他心中胀痛不已,他终於还是侵犯了自己的妹妹……

    盛情可不打算让他如何抒情,她只觉得那肉棒一动不动的让她好生难受。

    俗话说自力更生,男人不动也只有靠自己了。

    她双脚用力缠住盛凌的健腰,两手抓着盛凌的胳膊,两方用力下将盛凌推到在床上,自己则骑在了盛凌身上。整个过程肉棒都没有离开小穴儿,有因着她一番动作而肏得更深,爽的盛情尖叫起来。

    两手撑在男人小腹上,两脚一用力便抬起了臀部,肉棒从穴中退出,紧接着她又重重坐下,肉棒随之插入深处,盛情就这样一下一下动着。

    她此刻的模样淫荡而又美丽,看的男人眼睛都不想眨一下。

    盛凌微微眯眼,一个翻身又将她压在身下,抬着她的下巴质问道:「你从何处学来的手段?」

    盛情心下恼火不已,她都这样卖力了这个男人居然还在纠结这种问题,他到底还要不要肏她了?要不是我喜欢你,你以为我会这样对你。

    她眼儿微转,假装没有听见盛凌的问话,抱着他的头在他耳边轻轻道:「呜啊……好爽……哥哥……快点肏我……」

    作者的话:我好困啊……撑着困意码字……我不行了,我要继续睡觉了……

    皇帝哥哥请再「爱」我一次(06)高H,好爽…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