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皇帝哥哥请再「爱」我一次(08)不表明是吧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盛情醒了之後那叫一个气啊,只因她醒来之後又是身在自己的房内,这就是赤裸裸的表明盛凌吃完了提上裤子就不说话了!

    盛凌这个男人真的是要气死人了!ー`′ー

    她一气之下,直接将放置在床边的茶水吃食全都扫到地上去,瓷器摔碎到地上发出巨大的清脆声响,将守在外面的邀月怜星惊动地赶忙进房来。只是盛情如今在气头上,又如何想要见她们,直接低吼道:「滚!」

    邀月怜星的真正主子并不是她,所以不过犹豫了两下便还想着往内走,但她们走到一半却是被吓得不敢再往前。

    盛情可是盛凌一脉相承的胞妹,盛凌是不世之材,她盛情又何尝差了?那一双和盛凌有几分相像的星眸内闪烁的是和盛凌一模一样的戾气和杀意。

    虽然此刻因为身子无力而稍显狼狈,但她气势上却是一点都不弱,凌冽的气势直接逼得邀月怜星两个常年受训的死卫不敢再进一步。

    她星眸微微扫过两个婢女,淡淡地一扫便令她们後背汗湿透底,盛情慢慢开了口:「滚。」

    邀月怜星不在迟疑,立刻走出房门,只是出了房门後她们互相对视一眼,而後邀月熟门熟路地离开了。盛情自然是知道她的婢女要做些什麽,但她并不阻拦,实际上她心中还是挺愿意她们将盛凌叫来的。

    贝齿咬了咬下唇,高傲的盛情又怎麽能够容许盛凌这样逃避?盛凌不想表明是吧?很好,那接下来的日子就看谁的手段更高一筹,她盛情就要他盛凌乖乖主动表明一切!

    邀月的速度很快,不过两刻,盛凌便来了。

    他一踏入房门,一个不明物体便向他飞来,闪身一躲却又正正好被一个软枕给砸了一脸。盛凌一下脸就黑了,下意识就要开口呵斥,却在临开口时瞧见了盛情略微苍白的脸色。心虚之下,他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

    盛情罕见地发了火,吼道:「你出去!」

    盛凌微微皱眉,问道:「这是怎麽了?」

    盛情偏头不说话了,心中暗道,还有脸问,你明知道你自己做了些什麽。

    盛凌心中也正虚着呢,问了一句就不敢接着往下再问。他走了两步,走到床边,犹豫了一会,伸出手触了触盛情的发顶,道:「可是难受?」

    自打盛凌明了自己的心思後,兄妹两虽然暗地里各种淫乱,但明面上这般亲密接触却是少之又少。感觉到头顶上的温暖後,盛情心中一暖,气儿也消了些,莫名地就被顺了毛,一下扑在盛凌怀中。

    盛情抱得死死的,不让盛凌脱开,从他胸膛处传来闷闷的声音:「我现在不舒服……我也很委屈……我身上到处都很难受……哥哥……你陪陪我好不好?」

    她没说一句话,就是给盛凌心口插刀,虽然罪魁祸首不是他,但他却是直接造成後果的人,所以面对委委屈屈的盛情他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心中充满了愧疚自责,却又神奇地被她最後一句话给暖了心。

    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他们是对方的系铃人,亦是对方的解铃人。

    盛情见他不说话,稍稍抬起头,却见他眼中来不及收回的深沉爱意和宠溺,她心中高兴,往他耳边轻轻说道:「哥哥,陪陪我好不好嘛?」

    语气很单纯,但动作却透着一股似有若无的魅惑,盛凌最直面地瞧见了盛情身上的变化。

    开苞之後,盛情真的成为了一个女人了,一举一动间无不是万千风情。

    盛凌只觉得口中乾乾的,他完全没有听见盛情说了些什麽,见她好似询问,便模模糊糊地「嗯」了一声,过後才听见盛情说今晚要和自己一起睡。

    他眼皮一跳,哪里敢应下来,答应不过几瞬又反悔了,他义正言辞道:「胡闹!男女七岁不同席,你都多大了还要和我睡?」

    盛情才从盛意哪里逃出来的时候确实是和盛凌睡的,只是後来盛凌慾望愈发旺盛兄妹两才分开,盛情最害怕最无助之时有此要求倒也不会惹人生疑。

    见盛凌不允许,盛情眼中渐渐浮上水雾,扒拉着他身子的四肢收了回去改为抱着自己,她可怜巴巴地爬到床角缩成一团,语气也是焉焉哒哒的:「嗯,我知道了。对不起,是我任性了……我想休息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这番话说的令盛凌是又好气又好笑,她需要他、在撒娇的时候就甜甜地叫他哥哥,眼见他不同意就连哥哥都不叫,还是一点敬意都没有一个「你」字了事,真是一个没良心的小东西!

    想是这样想,但盛凌又不可能真的委屈盛情。瞧着她这般模样,虽然知道她是装出来,心里也是软的一塌糊涂,没过多久就开了口:「好好好……今晚你和我睡,但是只有这一晚……知道了吗?」

    盛情立马笑弯了眼儿,立刻又扑了上去:「哥哥真好……我要哥哥抱抱~」

    什麽一晚?她盛情能够蹭一晚,自然也能够蹭两晚,三晚!a; ̄︶ ̄a;

    哥哥真好……么?若是她知道自己做了些什麽,她还会这般说么?

    兄妹两心思各异,肢体却紧紧交缠在一起。

    盛情就这样顺理成章地留在盛凌这边,就是盛凌在处理朝事时,她也是一直赖在盛凌身上不离开。

    他正襟危坐、一本正经地看着奏摺,盛情就黏在他怀中看着话本子,时不时吧啦一颗果子自己吃一颗给盛凌吃一颗。盛凌只要略略低头便可以瞧见盛情头顶可爱的发旋儿,怀抱着她娇小的身子就好像抱着整个世界。

    一开始,盛凌是很想拒绝的,这样的相处除了给他一种心被填满的幸福感外还会挑起他的慾望,但只要他一说,盛情就会瘪嘴要哭……罢了,就这样吧,她开心便好。

    盛情看了一会话本子就觉得眼睛累,她悄悄放下话本子,撑着腮帮子眼睛亮亮地打量着盛凌。

    盛凌的相貌不同於她和盛意的精致,许是儿时经历,他的相貌是俊美当中带着那麽一丝迷人的野性,一双斜飞入鬓的剑眉更是透出点点桀骜不羁。

    嗯,果然不愧是她哥哥,跟她一样好看~

    欣赏了好大一会,直把盛凌看的坐立难安她才慢悠悠地说道:「哥哥真好看~」说完後她又不知为何咯咯笑了起来,又补充道,「哥哥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啦~」

    盛凌只觉得心跳都快了两分,嘴唇蠕动了好半天才说出一个字:「我……」只不过他才说了一个「我」字,低头一看,却是瞧见盛情靠在他怀中睡着了。

    心中全是无奈,他低低地叹了一声,扯过一旁备下的毯子裹住了盛情。

    一开始盛凌觉得和盛情近距离接触会很难受,但相处不过三个时辰,他就觉得自己错了,是真的错了。

    这何止是很难受,简直就是分分钟将他放在油锅上滚,然後又将他放在冰水中冰一下……真是每一瞬都不让人安心。

    盛情一直赖在他身上挑逗他的慾望不说,还特别喜欢说出「哥哥真帅」「哥哥最好了」「哥哥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完美夫君啊」等等容易误导人的话语,时时刻刻挑逗他慾望的同时还挑逗他的神经。

    一直以来的面瘫脸终於破功了,他皱起双眉瞧着递到嘴边的肉,故意冷声喝道:「你吃过的筷子还好意思给我吃?」

    事实上,他很想吃……很想很想……

    想起方才,盛情夹起一筷子菜优雅地放入嘴里,而後却又无礼地将筷子放在嘴里含了又含吸了又吸,还用手指捏着筷子进进出出,粉嫩的小舌隐隐约约……他小腹一紧,下身已经不受控制地鼓胀起来。

    就在这时,盛情慢悠悠地拿这双筷子给他夹了一口菜递到嘴边。那麽近,他甚至都可以闻到上面的香气……他难以想像自己要真的吃下这口菜,站起的慾望还能平复下去么?

    盛情好似完全没有感觉到盛凌的变化,她只是委屈地眨眨眼儿道:「哥哥嫌弃情儿了么?小时候咱们就是这样吃饭的呀~」

    眼见她又要哭了出来,盛凌只好张嘴吃下了那口菜,只是有意无意将舌头细致地卷了卷筷子尖。

    盛情这才笑开了,凑到盛凌身边满脸期待道:「情儿给哥哥夹菜了,哥哥也要给情儿夹菜,情儿想吃这个……」

    她指了指那道荷叶蒸鱼,盛凌立马拿起筷子给她夹菜,然後又是一脸隐忍地瞧着她含住自己的筷子吃……

    这一夹菜弄得盛凌又是欣喜又是痛苦,到最後盛情打算安安分分吃饭时盛凌却又不干了,自己主动给盛情夹菜,最後弄得盛情都不需要拿自己的筷子了,直接等着盛凌投喂便可。

    要说盛凌最喜欢投喂给她的一道菜非白灼虾莫属,他可以亲手给她剥开虾壳,然後亲手喂入她嘴里,指腹便能好生享受一番那温腻的小舌儿……

    一个装眼瞎,一个真猥琐,这顿饭的氛围真是温馨~~~

    作者的话:第一更,啦啦啦~~~

    皇帝哥哥请再「爱」我一次(08)不表明是吧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