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皇帝哥哥请再「爱」我一次(09)H,赤裸身子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磨磨蹭蹭、慢慢吞吞,还是到了夜晚。

    盛凌怕就怕夜晚,要知道夜深人静之时便是做「坏事」最佳的时机,在这样的时间下、这样的氛围下谁能够真的忍得住呢?

    反观盛情,那真是满心期待的便是夜晚,因为她可以做一些「坏事」啦~

    为此她特意带了些容易引起男人遐想的东西,比如说肚兜儿啊、罗袜啊之类的贴身衣物,还有什麽红色黑色丝带之类可以用来情趣的东西也带了不少。

    总之一句话,她真的是很期待晚上呢~*′︶`*

    一到夜晚,盛情速度迅速地洗完澡,香喷喷白嫩嫩地准备诱惑前戏。

    盛凌洗漱结束回来看到的便是令他血脉喷张、鼻血横流的一幕。

    盛情因为才沐浴结束,身上还带着些许氤氲水汽。发丝微带湿润的挽在一边,有那麽一缕发丝卷卷地垂下,将她颈边的细嫩肌肤半遮半掩地掩着,也遮掩了她香色艳丽的容貌。

    她身上就穿了一件黑色綉牡丹的肚兜儿,也不知是否巧合,牡丹花的花蕊正正好在乳头处,可以清晰看见因着冷意而微微凸起的花蕊。而下半身却是赤条条的,两条腿儿折起恰恰好遮挡住了最是诱人之处,但那小脚丫子一动一动的,像极了调皮的小猫儿伸出小爪子一下一下挠人一般。

    之前做完之後盛凌就给她上了上好的药,不过短短一日她身上的痕迹就消失,肌肤恢复原样。这个时候盛凌倒有些後悔用那麽好的药了,只因那些痕迹留在盛情的身上才更好看……

    盛情好似才发现盛凌,然後连脸儿都不红一下就使唤起盛凌来:「哥哥快来,快来帮我涂抹香膏啦~」

    盛凌艰难地移开了目光,语气沉沉道:「胡闹什麽,叫邀月怜星过来帮你。」

    说完,他抬腿就要走,但下一刻却又被盛情托住了。

    盛情也不管自己会不会走光,她可怜巴巴地从後面环住盛凌,语气里满含恐慌:「哥哥别走,我怕……我不相信她们,我就要哥哥……哥哥……哥哥~」

    盛凌闭了闭目,盛情就是他的劫,这句话是一点都没有错。

    毕竟是自己做下的孽,他是无论如何也要捏着鼻子认了,无奈地叹了一声,他是不敢回头了,便直接道:「你先把衣服穿好再说。」

    盛情眨巴眨巴眼睛,无辜道:「可是穿上了衣服怎麽涂抹香膏呀?」

    盛凌被她的话说地一噎,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道:「那、那你去床上躺好了再说,我、我……你躺好了再叫我。」

    盛情乖乖巧巧趴在床上的模样比之前的诱惑还要大,整个背部是赤裸的,只有两根黑色的细带子不堪一击地挂着。鼓鼓囊囊的雪臀翘着,小穴儿就藏在紧密贴合的大腿内,看的盛凌恨不得扒开雪臀自己虔诚地吻上去。

    似是对他慢吞吞不满意,盛情抬起腿儿踢了他一下,粉粉嫩嫩的私处因此惊鸿一现,看得男人喉结不断上下滑动,又被她踢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盛情懒懒地提醒他:「哥哥要将香膏揉化,微微发热才可以哦~」

    盛凌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浑然错过了她狡黠的笑容。

    挖了一大团香膏在掌心,盛凌很是小心地贴着颈後往下一点一点揉,香膏触到肌肤就化了一大半,剩下的变作滑腻粘稠物令掌心更好的滑动。

    「唔嗯……好舒服呀……」盛情舒服得喟叹一声,好似不知这似感叹似呻吟的一声惹乱了盛凌的心。

    盛凌的腿间已经鼓胀一团,为了不让妹妹发现自己的丑态,他像是一直虾子一样弓着腰,尽量不让自己的下身触碰到盛情的身子。

    正注意着呢,盛情却是突然出声:「哥哥,你可以骑到我身上来呀,这样比较方便一点啦~」

    盛凌只觉得额头青筋在一下一下的跳动,气闷之下他直接抬掌一下拍在雪臀上:「安分点!」

    「啪」的清脆一声在空中荡了几圈才消失,留下的便是两人间突然的沉寂以及难以言诉的尴尬。

    盛凌一下便干了嗓子,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唯一的感觉便是手中残余的滑腻柔软的感觉。而盛情则娇羞万分,红着脸儿将头藏了起来,只是时不时偷瞄盛凌的眼儿中带了些许促狭笑意。

    为了掩饰这种尴尬,盛凌继续勤勤恳恳地给她擦香膏,一整个雪背擦下来就弄得他浑身是汗,比上战场打三天三夜的仗还要累。

    他直了直身子,以为这便是结束了吧,谁知盛情却又羞羞答答地说道:「哥哥,还有……下面……身体每一个部位都要……」

    盛凌:「……」

    为了更好的擦香膏,他翻身上了床跪跨在她腿间,挖了一块香膏正要抹上去时,却不由地晃了晃神。

    臀缝间有一道小小的粉色……

    吃过一次的盛凌自然知晓那是什麽,脑中更是直接回忆起昨晚的销魂滋味,身子的反应是挡都挡不住,他迷迷糊糊地擦着两条腿儿,从小脚丫往上,一点点靠近那粉色……

    就在手指快要触碰到那粉色的一瞬间,盛情动了动,翻了个身,她娇娇道:「哥哥,该轮到前面了~」

    盛凌一下收回手的力道的有点大,手臂上鼓起一圈又一圈的青筋,看上去十分的吓人。但无奈盛情就是喜欢他这个随时要失控的样子,居然还拿手指戳了戳,然後还一脸惊奇地看着他。

    盛凌:「……」

    忍了又忍,盛凌瞪了她两眼情况才算是好点,盛情才终於收敛了一点点,乖乖地躺着让哥哥给自己擦香膏。

    这般乖巧的模样……更像是对盛凌说「你随意享用」。

    他喉结滑动的频率更快了些,打算从下往上揉香膏。这一路上他倒是避开了小穴儿这个大杀器,但是在纤细的腰肢上到底没有忍住,一脸严肃、正儿八经地吃了点豆腐。

    这点豆腐盛凌吃的是心惊胆战,见盛情始终未曾发觉,不由地胆子大了些。

    香膏涂抹到这个份上,也就剩下被肚兜儿松松垮垮裹着的地方没有涂抹了。盛凌瞧着黑色肚兜儿上盛开的艳丽牡丹,只觉得喉头像是火烧一般。

    牡丹不过是普通牡丹,可偏偏这牡丹要盛开在女子的胸间,花蕊恰恰好被那乳头轻轻顶着……肚兜儿也不过是普通肚兜儿,但黑色这个颜色穿在盛情身上就是魅惑万千,衬得她肌肤胜雪,不然盛凌为何在那暗室之中用那麽多暗色布置?

    盛凌低咳一声,问道:「这里你自己擦么?」

    虽是这般问,但他心中无不惋惜,正想着那一对乳儿入手的触感,他迟迟没有听见盛情的回答有些疑惑,一抬头,就哭笑不得地看见盛情睡着了……

    那麽,问题就来了,他是要等盛情醒来呢,还是趁机……

    目光幽深,好半响,盛凌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伸出手去解盛情的肚兜儿:「这个香膏还是要早点擦完才行……反正就这一次……嗯,就一次……」

    细细的带子不过坚持了两瞬就被扯下,少女这下终於是完全赤裸着身子。

    也不知是不是盛情睡着了,盛凌的胆子就更大了。原来她醒着还要偷偷摸摸遮掩一下自己的慾望,如今却是整个身子都趴在了少女身上,慾望更是过分地顶在大腿根部……好似一个不留神就要侵犯进去一般。

    他的脸和乳儿离得很近,少女特有的乳香味可以说是扑面而来,他就一直盯着那处儿饥渴地舔了舔自己的唇,好半天之後盛凌终於想起了自己的职责。

    猥亵熟睡中的妹妹带给他心理和生理上的刺激远比他想像的要大得多,掌心不过才刚刚贴上少女的酥胸,他就闷哼了一声,憋了许久的肉棒射了……

    不过射就射吧,裤子湿的就湿的吧,这一点都不影响他摸……咳咳,是给妹妹涂抹香膏的动作。

    心中找了许许多多借口,在这些借口的帮助下,他很是细致地摸遍了少女的上半身,尤其是那挺翘的乳儿和绵软的小腹,是以不管他找了多少借口,也不能解释为何这两个地方是红红一片的印记。

    擦香膏这一事儿总算是解决了,然後盛情也是「恰好」转醒,揉着眼儿打着呵欠就撒娇道:「哥哥~你帮人家穿一下衣服嘛~你刚刚弄得人家好舒服,一点都不想动了~哥哥,帮帮我呀~~~」

    盛凌就吃她这一套,拿起衣服还假模假样地问道:「很舒服?」

    盛情眨了眨水汽氤氲的眸子,一脸单纯又妩媚地回道:「嗯嗯,好舒服呀,还想要哥哥下次这样弄我……」

    盛凌低咳了一声,不敢吱声,但从他脸上细微的变化可以看出,他对於盛情的回答是很满意的,甚至是……意动的。

    找了半天,盛凌才皱着眉问道:「你就带了这点衣物?今晚就这样睡觉?」

    整个床上也就一件肚兜儿而已,盛情这个坏姑娘自然不会在明面上将衣服都拿出来,听男人问她,她装作不耐烦道:「哎呀,人家好困啦,就这样啦~哥哥快点给人家穿上啦,人家要睡觉……」

    作者的话:妹妹火力全开,下一章哥哥会吃点肉渣的……

    皇帝哥哥请再「爱」我一次(09)H,赤裸身子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