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皇帝哥哥请再「爱」我一次(11)H,原来你从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盛情一双星眸似怨非怨地瞧着盛凌,她的两边脸颊一片绯红,脸上全是被狠狠疼爱过後的春意,若是盛凌此刻睁眼,说不得还能捕捉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兴奋。

    她不得不兴奋啊,等这一天她早就等了三年了,如何能不兴奋?

    相比起兴奋的盛情,盛凌则是满心的苦涩和恐惧,他甚至都不敢面对盛情,直接闭着眼睛转过身假意整理自己的衣物,脑子里不断思考着如何开口。

    盛情直起身子,又问了一句:「哥哥,你在做什麽?那些日子……是不是你?」

    这句话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字说出来的,此话一出,立马让盛凌的身形微顿。这句话问他方才在做些什麽,亦是问他这三年来侵犯她的人是不是他。在盛凌看来,这句话的深意更是表明了盛情不会原谅他。

    「我做什麽,难道你看不出来?」等了好一会,盛情才听见盛凌的声音,背对着盛情的盛凌实际上是满脸痛苦,他继续慢慢说道,「我对你所做的,正是你所见的……该说我不愧是那人的儿子,我对你一样有着那般心思……」

    嘴唇微翘,盛情又追问道:「我不信你和那人一样,你是不一样的……你是不是,是不是对我……」

    这个时候盛情依旧想着将盛凌埋藏在心底依旧的秘密给挖出来,非得逼着他承认对自己有情,自己於他而言是最为特殊的存在,是舍不得、离不得的存在。

    但盛凌却早就有了一个先入为主的观念,没有听出她话中的深意,反倒是陷入了一种自暴自弃的境地,极轻极轻地说了一句:「我和他没有区别。」

    盛情气急败坏,道:「难道你对那些姐姐妹妹也有这样的心思么?」

    盛凌却不接这话,而是淡淡道:「你放心,我不会再对你如何,明日我就会将你送出宫去……你此後,好好过日子吧……不要再回来了……」

    盛情惊得一下睁大了眼睛,她要的可不是这个送她出宫的结果,明明她是在问他爱不爱她,怎麽一下变成了要送她出宫。

    「盛凌,你这个混蛋,你给我站住!」正想着,却见盛凌抬脚就要往外面走,盛情这下是真的慌了,哪里还顾得上什麽你先表白我再表白的把戏,直接将人给扯住了再说。

    即便是这个时候,盛凌还是无法拒绝盛情的请求,哪怕此刻盛情有可能会拿出刀子捅在他心口上,他很有可能不躲不闪,甚至还要替她捅自己。

    盛情极生气的时候反而更显平静,她问:「你要送我出宫?」

    盛凌道:「是。」

    盛情问:「你要和我划清界限?」

    盛凌道:「是。」

    盛情问:「老死不相往来,一生不再相见?」

    盛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是。」

    盛情点点头,道:「你这样对我,我……我给你一刀,你不反对吧?」

    盛凌缓缓闭上了眼睛,默许了她的要求。

    盛情这下是真的眼含杀气,释放出来的气势也是满含煞气,盛凌自然是感受到了,虽诧异盛情此刻的强势,但他已不再多想,心中感到深深的痛苦,然後将背挺得更直了些,闭上了双眼迎接盛情的那一刀。

    见他就这样直挺挺的站着,盛情反倒是感到几分好笑,她维持着充满杀气的模样凑到了盛凌面前,然後气势一收,变得如那春风拂面般的温柔,然後轻轻在他唇上落下一吻:「哥哥真傻~」

    感觉到唇上的柔软触感,又听见这句满是笑意的话,盛凌立马张开的双眼,一双璀璨星眸撞入视线。他还没来得及多想,唇上的小嘴儿极不安分地吸吮住了他的下唇,小小的香舌怯怯地伸入了他的口中。

    盛情会很多理论知识,但所有的具体实践都是从盛凌那里学来的,此刻她哪里还记得什麽理论,只一个劲儿地模仿着盛凌原来吻她的动作,笨拙却又热情得要命地撩拨着那厚舌,贝齿更是紧张地将他无辜的下唇给咬肿了。

    盛凌愣住不过几瞬,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大手一揽,将她赤裸的身子像是交缠的吻一样紧紧贴上自己的身躯,立马比盛情更激动、更热情地回吻了回去。

    这个吻是那麽的激烈热切,是那麽的缠绵悱恻,饱含了两人对彼此的感情,好似只有通过这个吻才能够传达自己的情感一般。

    过了许久,这股热情才稍稍减退了一点,但两人还是不愿意分开。四唇相抵,亲昵缠绵地含着对方的唇瓣不放,将方才激情时留下的口涎舔了乾净才稍稍分开了点点空隙。

    盛情娇喘不止,嗔道:「哥哥真笨~」

    听这话的意思,好似全部过错都在盛凌这里一样,只是盛凌完全不在意她说了些什麽,他更在意的问题是另外一个:「你、你……莫非,你对我……」

    盛情轻轻眨眼,又道了一句:「哥哥你真傻~」

    虽说话中全是埋汰,但无疑是证实了盛凌话中未尽之意,当下就将他激动地将盛情抱起转了两个圈,像极了一个傻子。

    盛情眼中全是笑意,四肢扒拉着他的身体,趴在他耳边模样乖巧地问道:「我刚刚问你对我是什麽心思,你却要送我离开。现在你是要回答我这个问题呢,还是送我离开?」

    两下比较之下,盛凌当然是想也不想地就回答了她的问题:「我的心思便是……我爱你……很爱很爱的那种爱……」

    略微低沉磁性的男声就在耳边响起,听得盛情耳朵一热,脸就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极小声地回了一句:「嗯,我准许你爱我了。」

    盛凌低低笑了两声,道:「谢公主陛下准许。」

    盛情娇哼一声:「死相~」

    两人终於是互表了心意,但盛凌可不是一般人,他冷静下来後却是突然想到了什麽,当下眼睛微微一眯,极危险地问道:「你是不是很早就知道了我对你……」

    盛情通体一寒,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当下就想着跑远点,谁知脚儿才刚刚抬起,男人就手疾眼快地拉住了她,顺势一倒,两人倒在铺了厚重地毯的地板上,盛凌将盛情压在身下,扳过她的脸儿又问道:「你什麽时候知道的?」

    眼瞧着男人眼中的危险越来越浓烈,盛情又哪里敢说出真话,立马声音甜糯地撒娇道:「哥哥~卿卿身上好冷,能不能回床上呀~~~」

    盛凌眸光一暗,低沉道:「很冷么?没关系,很快你就会热了……」

    话音刚落,属於男人的性器便直挺挺地全根插入了少女的窄穴之中,两颗囊袋撞击上少女的耻骨发出「啪」的清脆一声。

    「呀呀……太、太大了……啊啊啊……哥哥不要……卿卿会坏掉的……太撑了……哥哥的好大……」毫无准备之下被这样深插,盛情受不住地尖叫起来,乾涩的小穴儿更是死命地绞紧了这个无情的入侵者。

    「嗯,好紧……明明刚刚才肏了那麽久,现在又变得那麽紧……卿卿真是天生就该被哥哥肏才对……」许是表明了心意,盛凌是完全放开了手脚肏着盛情,直把她肏得全身抽蓄不已,还拿这样的淫话浪语来刺激她。

    「哥哥……哥哥才是……从人家十二岁就……刚刚还趁人家睡着的时候对人家……哥哥最坏了……啊啊啊……人家不要了……不要了……」盛情娇声娇气地指控着他,口中说着不要,身体却又十分诚实地缠上了男人,小穴儿不知不觉间湿润了起来,咕叽咕叽地水声响彻了整个房间。

    「我坏?」盛凌危险地笑了笑,随即将她两条腿儿折起来压在乳儿上,以一种强硬而不容拒绝的姿势快速地肏她,肏得她媚肉横翻,这下被蹂躏得更惨了些。

    又深又快的肏干令盛情是又爽快又痛苦,彷佛身处在冰火两重天一般,她恨不得此刻就结束了这场情事,却又希望男人更狠更快地占有她。

    盛凌突然捏着她脸儿深深地吻住了她,将她口中所有的尖叫全都咽下,然後问的她无法呼吸时才放开她,问道:「告诉我,你什麽时候知道这件事的?」

    盛情口中咿咿呀呀叫个不停,就是不回答他的问题。

    盛凌突然停下来所有的动作,而後又问她:「回不回答?」

    正处於情爱欢乐的身子怎麽经得起这般折磨,没一会盛情就十分没有出息地怂了,鼻音混着哭音回道:「第、第一次……第一次我就知道了……」

    盛凌邪邪一笑,道:「原来你从第一次就知道了……很好,看来我们该好好算算账了!」

    语罢,他的肏干一次比一次狠,一次比一次肏得更深,直将盛情肏得涕泪横流,身子娇软无力,口中连连说着不要。

    盛凌又如何会放过她,就着两人相连的姿势站了起来,温温柔柔地吻了吻她的额间,说出的话却是一点都不温柔:「妹妹不听话,我这个哥哥要好好管教你一番才行,你说是不是?」

    作者的话:其实早就可以更新了,无奈我手贱锁了定时……_:3」_

    瓶子又勤劳了,你们的留言和珠珠呢?

    昨晚才说了关於留言的事情,虽然我比隔壁衫衫小贱人少更了一个月,但我字数已经快要赶超了呀!但是吧,人家收藏留言订阅人气都他妈差不多是我的两倍,我的这个心啊……

    目测这个故事还有两三天就要完结了,这个故事完结的时候就要进行第三轮投票了,瓶子到时候可能会对写好的脑洞简介进行修改,顺便放出两个新脑洞……

    话说回来,看我某个脑洞一票没有的时候请给我个面子好伐……如果可怜的013再没有票数的话,我会考虑要不要取消这个脑洞的……

    皇帝哥哥请再「爱」我一次(11)H,原来你从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