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皇帝哥哥请再「爱」我一次(17)从前那些事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盛情的母亲在她小时候时候用一种拔苗助长的方式将许多东西灌溉给她,逼得她小小年纪便早熟起来。在那样的环境下,她不早熟不行,每每母亲用那充满忧虑的眸子看向她时,她很清楚她在忧虑些什麽。

    她的父亲,是一个喜欢奸淫自己女儿的父亲,母亲最怕这点会发生在她身上。

    在母亲尚在时,她还有人关心、保护她,但母亲的身体日渐衰败,最後只能是卧病在床用药吊着命,盛意甚至都不等不及让她母亲安心死去就将她带走了。

    在观看了几次盛意淫乱的场景後,盛情迅速地开始成长,她成长所学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伪装自己,在她没有保护自己的手段前,她只能隐忍。

    事实上她和盛凌性格特别相像,只是因为她外貌的缘故,人们第一眼看见的便是她绝美的容貌,见到这般美好的事物便忘记了她隐藏起来的危险。

    盛情知道盛意并不会因为她年纪小而放过她,所以她仗着自己长相精致讨喜去讨好在她上头的几位姐姐,让她们对自己生出感情後,便利用她们替自己挡住了许多危险,这才避免被盛意下手。

    在她六岁那年,她第一次见盛凌,见到这位从未谋面的哥哥。

    盛情年纪虽小,在那样淫乱的环境中却是什麽都懂,也知道又是盛意憋不住了会趁着自己熟睡之时自渎,所以她从来不敢熟睡,每每都要留意周遭的环境,以便盛意兽性大发她能够第一时间逃走。

    那一日,她照常午睡,盛意也照常来她房中。

    听着盛意那污秽不堪的声音,她心中默默数着时间,才过去一半时间,她就发现了盛凌的到来。

    盛凌隐藏的很好,但是他见到盛意自渎那一刻的愤怒出卖了他,所以盛情才会早早地察觉到他的存在。

    盛情突然觉得平日很难熬的一段时间过得很快,她饶有兴趣地注意着暗中隐藏起来的盛凌,心中猜测着他的身份。

    不知不觉间,盛意离开了,盛凌悄悄来到她房中。

    盛情睁着懵懂的眼眸,装着天真:「我没有见过你,你是谁?」

    盛凌当时也才九岁,却像是大人一般成熟,他的眼中全是对盛情的爱怜。他走近了些,疼惜地摸了摸她的头顶,对她说道:「我是你的亲哥哥,盛凌。你放心,哥哥很快就能带你走,哥哥以後会好好保护你的。」

    时隔多年之後,盛情还一直记着当时从头顶上传来的温暖,也永远记得盛凌说要保护她时坚定的语气。

    一个人独自坚强挣扎了那麽久,终於有人说要保护她了……

    因为母亲的时时提及,盛情是知道自己有一个哥哥,一个一母同胞的哥哥。但她也知道哥哥从小被送入了那样的环境,能够活着出来的希望很渺茫。如今知晓母亲心心念念的兄长还活着,她也是十分欢喜的。

    而且这个素未谋面的哥哥一见面便说要保护她……嗯,盛情觉得自己对这个哥哥的喜欢更多了些。

    然而盛情虽小,却不是真的天真,她不会因为心中那点点感动而全然相信他,所以她只是甜甜地笑了笑:「嗯,我等哥哥来保护我,哥哥不要让情情等太久了。」

    盛凌点了点头:「嗯,我不会让你等很久的。」

    果然,她的哥哥并没有让她等太久。

    打从那一天起,盛情便能够从身边的一些小太监小宫女的口中听说自己哥哥的事迹,过了一段时间後自家哥哥的名号越来越响亮,盛情心中的光明也越积越多。

    很快,一个宫女被送到她身边,第一眼她就知道,这是哥哥送来的人,也知道自己离开盛意这禽兽的日子不远了。

    果不其然,在一个夜晚,她被盛凌「偷」了出去。也是那一晚,盛情才又重新感受到睡觉安安稳稳的滋味。

    哥哥对她很好,给她最好的成长环境,将她严严实实地护在羽翼下,她从未感受到如此细致的照顾。而且盛凌对她简直可以说是有求必应,明明才大她三岁而已,却是操着当爹的心,就差点没有将她供起来当祖宗了。

    只有在哥哥这里,盛情才真正体验到当一个公主的感觉,她倚在哥哥的怀中,只觉得现在的日子再美好不过了。

    只是,不管日子如何美好,总有变质的那一日,她的哥哥突然疏远了她。

    一开始盛情是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令她的哥哥突然对她不假颜色,每每见到她,他的脸色就极其不好看,好似一点都不愿意见她一般。

    她心中满是委屈,只觉得哥哥为何突然对她如此冷待,竟是连一个理由都不肯告知於她。见哥哥始终不理她,久而久之她也生气起来,赌着气不理他。

    但是盛情知道,自己始终是在意着哥哥的。

    哥哥是这个世上对她最好的人,也是世上她唯一可以相信的人,她无法想像自己离开哥哥的那一日,因此她总是不放弃各种和哥哥和好的机会。

    在某一日,盛意突然遣人来请她,邀她一同用膳。

    盛情脑中灵光一闪,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和哥哥和好的机会,若是她去了,哥哥定不会那般冷眼看她孤身赴宴,一定会救她的,到时她只要服个软,说不定他们两个就会回到原来那般亲密。

    盛情的算计是一点都没有错,盛凌来的十分快速,盛意连她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就被赶来的盛凌给打了。她躲在盛凌的背後瞧着被打的盛意,偷偷地笑了,笑得十分灿烂。

    只是……他们的关系还是没有恢复到原来那般,盛凌不知为何还是对她冷冷的,就算是她拿「皇兄」二字刺激他,他也还是冷冷的,到後来他竟是逃避一般快速离开,盛情满心委屈不能述说。

    後来,她失去了知觉,再度醒来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光裸着身子被人亵玩。

    许是从小看多了那淫乱的场景,盛情是一点都不喜欢这种事情,只觉得肮脏无比,一辈子都不想做这样的事情。

    但真的做上了,却又觉得这种事情……其实很舒服。

    盛情咬着唇,对自己竟然产生快感而不耻,後来又安慰自己不过是因为春药的缘故,若不是春药,她也不会……於是她开始抵抗着药性挣紮起来,挣扎得狠了那人突然出声了。

    「别动,不然我就来真的了!」

    她突然不动了,那人见她乖巧了很是满意,再度玩弄起她,却不知她心中掀起了多大的波澜。

    即使这个声音经过一些手段改变了音色,盛情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这个声音……这个肆意玩弄她身子的人,竟然是她的亲生哥哥,盛凌……

    盛凌觉得改变一下声音又蒙住她的双眼她便不能忍住他,然而他却忘记了他们曾经多麽亲密地相处在一起,那麽多年,她又怎麽可能因为这一点点改变而忍不住他的声音?

    而且,盛凌不知道的是,他身上有她种下的香气。

    盛情很小的时候便觉得自己总要学些保命的手段,後来她发现自己於药理上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资,仅仅凭着几本医术便专研出独属於自己的门道来,若不是盛凌来的及时,恐怕盛意早就死在她手上了。

    而盛凌身上的香,是她特意为他调制的小香料,种下後他便蚊虫不侵,就算是一些毒物也要退避三分。自己调制的香料,她当然很熟悉那味道。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香味,这个男人的身份确认无疑。

    盛情突然无法思考了,身体的本能让她沉沦在那极致的快感中,脑子里唯一能够想到的便是——

    哥哥,为什麽要这样对她?

    直到被送回自己的床上时,盛情还在想这个问题。

    但是紧接着,她又发现另外一个事实。那就是盛凌碰她时……她没有厌恶的感觉,没有盛意碰她时的作呕感,甚至她渴望盛凌给予她更多……

    盛情不是一般的少女,很快就想明白了,自己其实对哥哥的感情早已变异……盛凌渴望触碰她,她何尝不是渴望着触碰盛凌,所以面对盛凌那套长大了不能再亲密接触的说辞这般抵触。

    只是发现了自己的心思是一回事,她还要弄明白哥哥到底对她是怎样的心思。到底是因为眼见她中春药不忍她痛苦,还是真的喜欢她。

    於是在她有意无意地勾引下,盛凌终於忍不住又对她出手了……

    面对哥哥过分的行为,盛情心中十分的欢喜,她知道哥哥是对她有了男女之情,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的滋味实在是太美好了……只是,盛情很快便发现了哥哥不愿对自己说出真相。

    她虽不知哥哥为何不对自己表明,却十分享受这般偷偷摸摸的行径,很快便决定要陪着盛凌玩到底,装作不知道盛凌对她的所作所为。

    他们白日里表现是毕恭毕敬的一对兄妹,夜晚却紧紧纠缠在一起。

    盛情想,他们不愧是盛意的後嗣,从骨子里就坏了。

    作者的话:突然想起皇帝哥哥这个番外没有写完……_:3」_我真是一点都不合格……

    皇帝哥哥请再「爱」我一次(17)从前那些事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