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皇帝哥哥请再「爱」我一次(18)H,从前那些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最近几日他们挑选了宗室当中三个适龄孩子,打算将其中一个培养成帝王,而其他两人便培养成贤王,等下一任皇帝继任後便成为其左膀右臂。

    当然,这种事情和盛情其实没有大多关系,她最大的任务就是将自己精心保养着,然後愉快地和皇兄……咳咳,酱酱酿酿。

    於是闲着闲着,盛情开始不安分了,整日在宫中转来转去。

    当然,她之所以会这样,不仅仅是因为无聊,更重要的是她发觉盛凌有什麽事情一直瞒着她,没有告之。她撬不开盛凌的嘴,也只好用此下策找到那个秘密了。

    然後数十日过去了,盛情除了发现皇宫地底的如同迷宫一般的废弃地道、宫墙上的三十七个狗洞、无数奸情外,她一无所获……不过盛情可不是那种会轻易放弃的人,所以她依旧孜孜不倦地挖掘着,直到有一日,她听见几个小太监的谈话。

    「哎,我总觉得太极宫的布局有点不对劲啊……」

    「有啥不对劲的?」

    「就是总觉得太极宫吧,里面好像是缺了一个房间似的……你看啊,太极宫从外面看那麽大,但是进入之後就感觉小了些,好像有人将其中一个房间藏起来一样……」

    「哎,你这样一说还真是啊……但是此话万万不可再说,否则皇帝陛下会……我听闻原来有人议论了一下太极宫,然後就消失了……所以啊……」

    小太监们边说边走,声音渐渐小到听不见。

    盛情从假山背後走出,一双美眸微微眯起,心中暗道一句皇天不负有心人。

    俗话说,最安全的地方便是最危险的地方。她进进出出太极宫那麽久,居然一直没有发现她想要的东西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若不是此番听见这几个小太监议论,她指不定什麽时候才发现……

    盛情抬头望向太极宫的方向,嘴角牵起一个笑。

    既然有了突破口,那麽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很简单。盛情可谓是嘴了解盛凌的人,之前没能发现不过是一时失察,但如今她将自己代入盛凌,这一切便变得十分容易,轻轻松松就被她发现了密室所在之地。

    这也怪盛凌太过自负,以为没有人能够在皇宫之中,尤其是他的寝殿内撒野,所以这个密室是一点保护措施都没有,三两下盛情就大摇大摆地进去了。

    然後,盛情愣住了……

    没办法,任谁第一次进来这个密室想要不愣一下神都不行,尤其此刻还是女主角到了这里……她愣神的时间就更久了些。

    她慢慢走进密室深处,穿过那一排排柜子,眼睛所到之处无不让她感到眼熟,甚至有些因为时间太过久远还要想一想。

    走到密室最深处,盛情直接大大地吸了一口气。

    任谁看到墙上全是自己的画像,以及自己是那麽多春宫图的主角也会这样惊讶地大口吸气吧……

    到底是心爱之人画的,盛情倒是没有什麽生气的情绪,震惊过後还好心情地上前欣赏了一番。她不得不承认,盛凌的画技十分了得,同时爱好也很……

    盛情眼睛一转,突然弯了弯眉眼。

    盛凌很快就知晓了盛情发现密室一事,最为隐秘的事情被人,尤其是当事人发现了说不心虚是不可能的,但总归事情都做下了,还是先去请罪比较好……嗯,千万不能因此而失去了上床的资格!

    只是迎接盛凌的并不是他想像中少女暴怒的样子,而是……

    盛情精心做了一番打扮,这身打扮可以说很简单,但还是令盛凌愣了神,喉结不断上下滑动,眸色渐渐转深。

    她就披了一件大红色的袍子,衣袍上什麽装饰都没有,就是纯粹的大红色。而一头青丝被尽数挽起,只有两侧垂下一缕,随着走动而微微晃动。她发间只斜斜插着一根云纹玉簪,耳垂上也只点缀着一颗红宝石。

    这身是很简单,却又处处透着风情,也难怪盛凌会看的慾火高涨。

    盛情缓缓转过身,一张芙蓉面上只在额间画了一朵小小的火焰,就这样一点点装扮就美得不可思议,尤其在她展颜一笑後,这种美到达了极致,令男人舍不得移开目光更舍不得眨眼,生怕有一点疏忽这份美丽就消散而逝。

    她抬起小脚走了过来,盛凌这才发现她没有穿鞋。

    盛情眉眼一弯:「哥哥,你的画儿我都看见了。哥哥的画技真当了不得,情儿很喜欢,所以这一次情儿光明正大地让你画好不好?」

    盛凌呼吸微微加重:「好……」

    盛情又靠近了些,不点而红的朱唇凑得极近,而後她用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音量说道:「我想做一盏走马灯,所以……哥哥可要用心点。」

    盛凌这下是真的忍不住了,微微垂头便想亲上那张嫣红的小嘴,只是在他快要亲上的一瞬间盛情就闪开了,只给他留下一阵香风,以及两声轻笑。

    「哥哥快点啦~~~」

    语罢,盛情径直走到她先前准备好的贵妃椅上,背对着盛凌轻轻地坐下,仅仅是一个背影便足以倾倒众生。

    盛凌微微一叹,随即准备好纸墨专心地开始在作画。

    只是盛情会那麽简单地让他画?美人背影图才刚刚完成一半,盛情这边就开始不安分地作妖了,素手轻轻一拉,一侧衣领顺着力道而下,雪白圆润的香肩裸露出来。她轻轻地侧过脸,让男人好看见她唇边得意的笑。

    盛凌咽了咽口水,扶额道:「卿卿……把衣服穿好,别……」

    盛情却是一脸无辜地打断他:「可是我就要这个样子的。」

    盛凌一噎,最终还是无奈地随了她。

    大红的衣袍被越拉越低,直至她穿过身来衣服只堪堪遮挡住胸前和腿间,其余地方全都暴露在盛凌的眼中,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双眼。

    盛凌试图板着脸说服她,却被盛情轻飘飘的「哥哥春宫图画的也不错,这点应该没什麽问题」一句给挡了回去。

    笔下的美人图完成了三幅,而盛情也自觉气氛烘托到顶点,该给他上正餐了。

    「哥哥~」娇滴滴的一声哥哥令盛凌一下抬起头,然後他就顿住了。

    只见盛情不知何时抬起了双腿,她两腿间光溜溜的什麽也没有穿,微微拉开的小缝就这样毫无防备地撞入男人的眼中。

    盛凌更无奈了:「卿卿……」

    盛情却是一脸的懵懂,小手摸上了自己的小穴儿,一根手指轻轻插了进去:「嗯,哥哥……哥哥快点画人家呀,难得人家这般精心打扮……」

    盛凌微微苦笑,这样的诱惑下要他如何作画……

    盛情却是不管他,一直任性地照着自己的想法来诱惑盛凌,偏偏嘴里还一直义正言辞地要他作画。

    她打开贵妃椅下的暗格,拿出一个长盒子,打开後拿起里面的东西,盛凌定睛一看赫然是一根玉势……

    盛情歪歪头炸了眨眼:「这可是情儿花了大力气请人打造的,可是按照哥哥的尺寸来做的呢……情儿最喜欢哥哥的……唔……」

    小嘴轻轻含住了玉势的顶端,粉色的小舌轻吐,绕着顶端慢条斯理地舔了一圈,色情十足的动作直接让男人半硬的肉棒一下高高弹起。好似觉得这样的诱惑还不够,待玉势足够湿润後她还将那东西轻轻顶在了自己的腿间。

    「唔……哥哥呀……我好想要你……你的肉棒好大……好硬……嗯?啊啊啊……哥哥,你……不是说好了给情儿作画的……你不能……嗯……言而无信……」

    那根玉势还没有来得及插入小穴儿当中就被男人给阻拦下来,盛情娇小的身子一下被男人死死地压在贵妃椅上,一双大掌猛烈又急切地抚摸上她的身体,摸得她连话都说不连贯。

    盛凌直接并起两根手指插入湿润的穴儿内,刺激得盛情拱起腰肢发出尖叫,他双指一挖挖出更多的蜜液,整个房内都充斥着少女特有的香气。

    「呵,你不就想要我上你吗,拿什麽作画做借口!你看看你有多湿,还想拿那种东西……难道你哥哥的真家伙还比不上那种死物?你既然那麽想要我上你,我就成全你,嗯?」

    男人一低头,将面前粉嫩嫩的小乳头吃入嘴中,又吸又咬,不消一会便将小小的乳头吃得硬硬肿肿的。另外一边也没有被男人忘记,轮流地被吃着被捏着,很快便遍布红痕。

    「呜呜……哥哥呀……别这样……太、太刺激了……」盛情眼角挂着泪珠,可怜兮兮地求饶着,只可惜这样换来的却是男人更加凶狠猛烈的动作。

    「哦?不喜欢吗?那为什麽你下面流水越流越多?」盛凌实在是被她勾得理智全无,发红的眸子里全无对少女的怜惜,只有疯狂到想要毁灭一起的爱意。

    少女的双腿被他残忍地拉成一条直线,小小的珍珠被玩弄到红肿硬挺,双指狠狠地一插,直接插入深处,死命地顶在那一点上。一瞬间,少女被他玩弄到高潮。

    作者的话:嗯,断更的几天我作死去了……

    脑洞折磨的我啊……我他妈这样的更品又开了一本新书……

    哎……没救了我……

    皇帝哥哥请再「爱」我一次(18)H,从前那些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