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当死宅遇上囚禁(01)生日愿望真的被实现了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林清清在二十三岁的时候对着生日蛋糕上面的二十三根蜡烛许下一个愿望,希望从此以後可以不用出门,在家死宅到天荒地老。

    然後……她迫不得已走出家门就被车撞了。

    林清清飞在半空的念头就是:卧槽,真的不能轻易出门啊~~~

    之後的很长一段时间,林清清都陷入黑暗之中,只有十分微弱的一点光明在指引着她,她一直奋力爬啊爬,终於触碰到那点点光明。

    耳边一下从安静变为嘈杂,好像有人在说些什麽,但总是像蚊子嗡嗡嗡一样听不清楚。她秀气的双眉轻轻皱起,眼皮子挣扎着想要张开。

    「现在许小姐没有什麽事情了,就是车祸之後撞到了脑子会有些後遗症,只要多多注意一点……」安医生按照他的检查报告将病人的情况一一告之,抬起头却是瞧见安修冷冽的神情,心下不由地一颤,默默为床上昏睡的女孩叹了一口气。

    到底是犯了什麽错误,会让安修露出这样可怕的神情来。

    安修点点头,说道:「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安医生斟酌再三,还是说了一句:「许小姐现在是病人……」剩下的话都在安修越来越冷的眼神当中咽了回去。

    他家祖上便是安修祖上的家奴,虽然现在不讲究这些,但安医生骨子里对於安修还是有些敬畏的,更别说安修的性子太……总之他是不敢再多嘴了,否则下一个惨的便不是床上的女孩,而是他了。

    安医生很快便离开了,只留下安修和床上昏睡的女孩。也就是他前脚才走,後脚林清清就睁开眼睛了。

    一睁开眼睛她就连续眨了眨,太过充足的光线刺得她眼睛有些疼。

    「唰!」窗帘被拉上了,这个时候林清清才终於舒服了点,彻底张开了双眸,视线微移,正想着对这个拉上窗帘的好心人道一声谢,却在下一刻下巴被人用力地抬起,弄得她生疼生疼的,眼中一下盈满了水光。

    安修仔仔细细地瞧着她,光线微暗之下,他的眼睛竟然黑亮得吓人,好似里面藏了一道漩涡,稍不注意便会被吸进去,林清清一下便看呆了。

    看了许久,安修才开口说道:「许亦涵,真可惜呢,就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你就真的逃开了……真是可惜了。」

    口中说着可惜,可他脸上的表情却不是这样表明,反倒透着丝丝残酷。林清清这个人没啥特点,就是死宅、敏感和胆小,她敏锐地感觉到危险,连他话中的意思都没来得及深究,就吓得话都说不出来,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安修好似很满意女孩的表现,修长好看的手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脸,又说道:「许亦涵,没有下一次了,知道了吗?」

    林清清哪里管他喊的是谁的名字,连忙点头,摸样说不出的乖巧柔顺。见她这般,安修那种令林清清倍感危险的神情才褪去了些,然後就离开了。

    「呼……呼……呼……」林清清大口大口的呼吸,好似才从一场生死劫难当中逃生出来一般,不断喘着气儿。

    也就是这个档口,林清清脑中才冒出一个疑问。

    许亦涵……是谁?

    林清清身上并没有什麽大毛病,也就是脑子被撞了一下有点脑震荡,躺了两天之後凭着小强一般的生存能力,林清清就一蹦一跳地下了床。

    至於为何一蹦一跳……她左脚被一根又长又沉重的锁链绑着,可不得走两下就要蹦一下,不把锁链拖前面一点,走路真的好费劲的说。

    进厕所时,她下意识又看了看镜子,镜子里面的女孩是那样的陌生。

    弯弯顺顺的秀眉、一双顾盼多情的眸子、琼鼻微翘、樱桃小嘴,再加上雪白莹玉的肌肤,简直就是一个大美人儿。当然,去掉头上碍眼的纱布就更加完美了。

    她看的仔细,没有发现任何整容的痕迹,一个天生的大美人儿!这就是如今她的身体,但……这不是她。

    用小说的话来形容,要不就是魂穿,要不就是借屍还魂……算了算了算了,反正她也不清楚现在是个什麽情况,问那些穿着像是佣人的人他们却不敢和她说话,而唯一会跟她说话的的人却是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她。

    林清清在厕所附近左看看右看看,确定周围没有人才动作猥琐地解决了自己的三急问题。

    otヘto她也不想这样憋屈,谁让脚上的锁链让她连厕所门都关不上!

    想到这点,她蹲下身戳了戳这条无比粗大的铁锁链,吞了吞口水,真的好坚固啊,也不知金主从哪里找来质量这样好的铁锁链……

    对,不过短短两日,那个给她感觉很危险的男人就被她称呼为金主了。

    林清清没有换身体前不过是一个靠微薄稿费为生的死肥宅,一天能够按时吃上三顿就算是生活不错了,谁能想到有朝一日她能够过上传说中的富人生活。

    就算是她行动范围有限,她也能看的出困住她是一幢精心装修的别墅,里面的布置无一不精致,更别说还有营养师天天给她调理身体……当然,对於一个死肥宅来说,环境好不好倒也没啥,只有床睡得舒服东西好吃她宁愿一辈子这样不离开。

    至於被人锁住没有自尊……不好意思,林清清没有这个觉悟,除非迫不得已,她甚至都不想离开那张软乎乎的床呢~︿ ̄︶ ̄︿

    林清清眉眼一弯,车祸也不是啥坏事嘛~

    安修最近很烦躁,除了许亦涵逃跑一事,还有就是安家那几个废物再闹事,两件事撞到一起他不烦都不行。

    说起许亦涵,当初这个女人明明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一辈子不会离开他,没有想到最後最先离开的人还是她……安修眸光微暗,既然这个女人发下这样的誓言却不想行动,那麽就他就让她说到做到。

    然後他一个转身,就看见这个女人蹲着对那铁锁链又拉又扯……

    安修先入为主地觉得她又想逃跑,阴着一张脸说道:「许亦涵,你死心吧,这辈子你都别想逃跑!」

    林清清眼睛一亮,这辈子都不用出门,金主要养她一辈子???

    a; ̄︶ ̄a;哈哈哈,我真他妈幸运~~~

    安修见她久久不回答,还以为她是被自己的话给气到了,随即冷笑两声抬脚就走。这个女人好像还不死心,那他就非要让她认清楚现实!

    接下来的两日,房子内又被装上了许多摄像头,房子外面多了不少五大三粗的保安人员。这本就是为了防止许亦涵逃跑,但谁也不知道许亦涵的身体里换了个芯子,人家林清清根本不在意这些。

    她最多就是趴在窗户上吸两口新鲜空气感叹一下风景真好,然後又愉快地吃吃喝喝和躺倒床上睡大觉……真是一点被囚禁的觉悟都没有,乖巧安静柔顺到安修都觉得诧异。

    不过没过两日,她却是又不安分了。

    作为一个年轻有为、号称「投资之神」的男人,安修平日的工作并不少,就算是家大业大也不能阻挡一个男人的野心,他每天还是很勤奋的。

    然而——

    一个小小的脑袋鬼鬼祟祟地在书房门外伸出,那呆呆傻傻的呆毛和毫不掩饰的眼神早就出卖了她还尤不自知,在他目光扫过去时,她还掩耳盗铃般缩了回去,全然不知掩饰一下铁锁链的声音。

    安修有些头疼,他都不懂许亦涵在闹些什麽。

    如果是没有出车祸前的许亦涵,她想什麽实在是太好懂了,因为她贪婪的眼神早就出卖了一切,但出了车祸之後的许亦涵,恍如换了一个人一样,让他有些看不懂了……

    恍如换了一个人……

    安修微微垂头,暗沉着一双眸子不知想些什麽。

    林清清又偷偷探出一个脑袋看了看安修,见他没有发现自己才松了一口气,她是真的好怕这个金主呀,每每想要踏出脚步的时候就会想到这两天金主那阴森森的眼神……虽然他很帅,但是她真的没有勇气靠近呀!otヘto

    站了那麽久,她的腿都酸了,正打算放弃时,却传来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过来。」

    林清清一下僵了僵身子,脑子里立刻蹦出两个选项。

    1.乖乖过去

    2.装作什麽也没发生离开

    想了想,她决定选择2,但是没等她行动,男人再度开口:「一,二……」

    这下不用思考,身体立马往书房里跑去,就怕安修数到第三她就完蛋了。只不过吧,林清清这个死肥宅一向是一个运动渣渣,这一下又着急,一下右脚绊上了左脚上的铁链,整个人往前一扑——

    很好,一个很标准的五体投地。

    安修只觉得脑仁一阵一阵地疼,好似有个小鎚子在敲打着脑仁一样,不知为何,他突然怀念起车祸前的许亦涵了,至少她不会这样……蠢。

    诽腹归诽腹,安修还是拉起了趴在地上缓不过劲来的女人,眸光扫了扫她头上的纱布,想了想还是打了一个电话给安医生,放下电话後对着她冷笑不已:「你又想做什麽?」

    作者的话:昨天和母上大人吵架了,然後心情不好又睡了一整天……

     ̄Д ̄真是莫名地佩服我自己的睡功。

    皇帝哥哥的番外有点卡,慢慢会放出来的,表着急,先看着囚禁这篇吧~

    当死宅遇上囚禁(01)生日愿望真的被实现了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