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当死宅遇上囚禁(07)你到底对我是个什麽心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林清清深深地吸了一口空气中的香味,小眼神频频往厨房瞄去,脸上的期待越来越浓烈。

    真的好香啊~她都等不及了! ̄ ̄

    等了一会会,安修端着菜不紧不慢地走出厨房,走了几个来回终於将菜上齐了,还贴心地将饭盛好、筷子摆在她面前才做到一边。

    林清清吞吞口水搬起指头数了数,一、二……八,三荤四素一汤!

    她眼睛亮闪闪地看着安修,眼中全是崇拜的小星星:「金主辛苦了!」

    安修似笑非笑,摸了摸她的小脸在她耳边暧昧地说道:「不辛苦,你昨晚才是……真是辛苦你了。」

    可爱的粉色迅速从耳根蔓延到整张脸上,然後就连脖子都红透了,安修不用看也知道林清清肯定害羞到全身上下都是这种漂亮的粉色。

    安修眼神一暗,不禁想到昨晚上的种种旖旎……喉头动了动,他压制住慾望,沙哑着声音说道:「快点尝尝吧。」

    林清清等的就是这句话,筷子立刻夹走了一块鸡丁,一吃进口简直让她是又爽又痛苦,爽是太好吃了,痛苦是太烫了。她鼓起腮帮子呼气散热,还不忘对安修一顿夸奖:「太、太好吃了……金主你太厉害了……太棒了……」

    安修见她这般模样是哭笑不得,听她这样夸自己又忍不住调戏她:「这番话你昨晚不是才说过么,何必再说一遍。」

    林清清白了他一眼,不再和精虫上脑的男人说话,专心吃自己的饭。

    相比起狼吞虎咽的林清清,安修则显得优雅许多,还自觉地在一边帮她夹菜挑刺剔骨头盛汤盛饭,简直就像是照顾一个孩子吃饭一样。

    林清清很久没有吃过这样好吃的东西了,然後结果就是……她吃撑了!tat

    安修嫌弃地看着她:「你是几百年没有吃东西了么?」

    林清清眼泪汪汪地看着他:「都是你煮的太好吃了嘛~」

    安修还是嫌弃她,但一双手却放在她撑圆的肚子上揉着:「我手艺好难道也是一种错误?」

    林清清赶紧摇头,生怕自己一个动作慢了以後的就没有福利了:「没有没有没有……都是我自己不好,金主怎麽可能有错!」

    安修这才满意地轻哼一声,手下伺候得更加卖力。

    饱饭之後还有人精心伺候着,林清清舒服得整个身子轻飘飘的,好似踩在云端上一样,不知不觉就整个人滚到了安修的怀中,闻着他身上的烟草味昏昏欲睡。

    迷迷糊糊间,一个声音在耳边缓缓道:「为什麽你一直叫我金主?」

    林清清想也不想地就说道:「因为你一直养着我,所以你就是金主啊!」

    安修挑挑眉,低笑道:「原来如此,这样倒也不错……那如果我愿意养你一辈子呢?你是不是愿意一辈子不离开我?」

    林清清当然愿意,软趴趴地点了点头,用软软糯糯的声音说道:「我愿意啊,有人给我白吃白喝谁不愿意,还不用出门……可、可是……万一我回到我原来的身体,你嫌弃我怎麽办……」

    最後一句话声音实在是太小了,好似被揉成一团般的嘟囔,安修只模模糊糊听见什麽回到、原来、嫌弃……

    他心中急转,好似想起了什麽,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低头正要再问清楚点时,却无奈地发现林清清睡得连鼾声都起来了。

    安修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小脸:「算了,我就勉为其难养你一辈子吧……以你这个智商,万一因为太笨活不下去怎麽办?」

    林清清这一睡,直接从中午睡到了半夜才睡醒,她很想就这样睡到第二天算了,但是她又饿,最後决定自己起来找点东西填肚子再说。

    迷迷糊糊摸索着起床时,一条结实的手臂揽上她的腰肢,男人因为睡不足而沙哑的声音响起:「怎麽了?还早呢,怎麽不睡了?」

    林清清吸了吸鼻子,不知为何有点点委屈,她道:「我想起来……」

    安修眼睛还是闭着的,他皱了皱眉:「起来干嘛?」

    林清清又吸了吸鼻子:「我饿……」

    安修一顿,随後脸色难看地支起身体:「该,谁让你晚上死活不起来吃饭。」

    林清清顿时更委屈了:「我好饿嘛……」

    这边安修已经动作很快地穿起了衣服,整了整衣服才开口说道:「晚上的饭菜基本没动,我给你热一热怎麽样?」

    林清清这才笑起来,眼睛一弯,笑道:「谢谢金主。」

    安修嗤笑一声,道:「你也就会说好听的,除了这个你还有什麽优点?」

    相处久了,林清清也就更了解安修。别看一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安修看上去很恐怖,但那时是因为原主惹恼了他。一旦熟络起来,安修开始将你当做自己人,那真是不遗余力对你好。

    嗯,就是如果不要一边对你好一边毒舌就更好了。

    安修从衣柜内取出一件外套裹住林清清,横抱起她往楼下走,走到饭桌才将她放下,揉了揉她凌乱的头发:「等一下,很快的。」

    林清清乖乖地点头。

    也没有让林清清久等,很快饭菜就摆了上来,但是林清清一吃就撅起了小嘴:「为什麽不是金主你做的?」

    安修乾脆也给自己拿了一副碗筷陪着她吃,一听她问就哼了一声:「你觉得没有好处我会无缘无故下厨?」他看向林清清,似笑非笑道,「本来如果你下午睡醒了我们……可惜你怎麽都不醒,所以我就没有下厨了。」

    林清清皱起小鼻子,翻了一个白眼:「大奸商!」

    笑闹一番後,两人才安静下来吃饭,吃完饭後洁癖发作的安修就贤惠地去处理这些餐盘碗筷剩饭冷羹去了。因为安修不许佣人晚上留宿,所以这一切就必须要安修亲自动手。

    当然,安修也是可以让林清清来的,但是看她像是猫一样缩在沙发上的慵懒模样……算了,还是他自己来吧。

    正在洗碗的时候,腰间突然多出一双小手,回头一看,就见胳膊旁边吊着一个小脑袋,迎目而来便是她比繁星还有闪亮的眼睛。

    安修不由地失笑,声音里带着自己不自知的宠溺:「怎麽像是要吃东西的宠物狗一样,要不要我给你装个狗耳朵狗尾巴?」

    林清清听他这样说就炸了毛,一口咬在胳膊上,没把安修给咬疼还差点崩了自己的牙齿,瞬间眼泪就要出来了。

    谁知道安修不但不安慰他,反而是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林清清更生气了,一把扑在他身上,好在男人手疾眼快一手撑在流理台上一手护着她,这才不至於两个人都跌倒在地。

    皱起眉头正要发火呢,却不想林清清提前预知了危险,讨好地蹭了蹭他,然後在他胸口前小小地叫了一声:「汪~」

    安修的火气一下就消了,捏了捏她的脸:「乖狗狗,再叫一声!」

    林清清又是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学着狗狗生气的样子呲起牙齿。

    闹了好一阵子,两人才停下来,安修拍了拍她的小脸道:「先出去吧,我这边碗还没有洗完呢。」

    林清清摇了摇头,抱着他的腰就不想走。

    安修见她这个模样便知道她是有什麽事情了,但他也没有立刻提出来,而是转过身先将没有洗完的碗洗乾净,任由林清清缠着他。

    洗完碗之後,安修抱着林清清上楼,边上楼边问她:「你是不是有什麽事情想要说?」

    林清清点点头,又摇摇头。

    安修又捏了捏她的脸:「你都被我看光了还需要隐瞒什麽?」

    林清清不干了,强装傲娇掩饰羞涩地一哼:「才不要告诉你!」

    安修笑了笑不说话了,他知道林清清是藏不住话的,等一会她自己就会全盘托出,所以他真的不着急。

    上楼进房间、简简单单地梳洗一番、脱衣服上床……全程安修只是说了些必要的话,真是忍着一句都不问她,憋得林清清整个人都不好了。在男人说晚安的时候终於憋不住了。

    她一把扑上了安修的身体上,扭扭妮妮道:「安修……你、你对我……」

    等了半天,林清清始终没有将後续说出来,安修挑挑眉问道:「对你怎麽了?」

    林清清脸一下红红的,她就是想要问他对自己是不是……那个心思,但是她作为一个女孩子,在这方面天生就容易害羞说不出口,更何况……万一安修不是这个意思,那不就是她自作多情吗?

    安修却是再度逼问:「怎麽话说一半不说了?」

    林清清结结巴巴、含含糊糊道:「你是不是……是不是对我……你到底对我是什麽心思?」

    安修这下听懂了,问她:「你想问我是不是喜欢你?」

    林清清完全不敢看他,红着脸胡乱地点头。

    却不想这一下就没了下文,好一会,两人之间还是沉默。

    林清清好似明白了些什麽,僵硬着身子从他身上下来,侧过身子强装要睡觉,却在转身的瞬间一滴泪滴落下来。

    无声地哭了好一会,後背贴上一个强壮的胸膛,只听男人一声叹息:「我不知道我爱不爱你,但喜欢你是一定的……」

    作者的话:卧槽槽槽啊!码字到一半断电了!!!

    没错,就是断了一下又来了的那种断电!!!

    o口o两千字啊啊啊啊!!!

    当死宅遇上囚禁(07)你到底对我是个什麽心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