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当死宅遇上囚禁(08)冷战,仇家来寻,永远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安修,亦涵是不是被你关起来了?」一个男人愤怒地指着安修,眼中的锐利几乎能够将人钉穿,但偏偏直面这种锐利的安修就是不为所动。

    他慢条斯理地站起身,以一种慢悠悠地语调说道:「我们可是和平分手,我有什麽必要把她关起来。」

    那个男人狞笑两声,道:「有什麽必要?安修,你是什麽人,难道我还不知道吗?你就是一个变态……啊啊啊!」

    男人以一种奇怪地方式飞了出去,正躺在低声呻吟的时候却发现安修走到了他的面前,然後缓缓抬起脚,脚尖点在他的手腕上——

    「啊啊啊啊……」

    安修收回脚,一脸的平和,完全看不出此前才做了如此暴力的行为。他的语调还是慢悠悠的,却是莫名的危险十足:「大哥,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可以乱说。」

    地上的男人一脸怒容,但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出口,只是懦弱地哼了两声。

    安修点点头:「大哥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我就先回去了。」

    直到看不见安修的身影了,地上的男人才咬牙切齿地吐出一句话:「安修,我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

    安修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即便刚刚小小的发泄了一下,他心中还是堆积了很多烦躁,要不是如此他也不会因为那人的一句话而发脾气。

    而令他烦躁的根源,就是家中的那个女人。

    他承认,自己一开始对她只是抱有慾望,就算是想法设法设计那麽多,定下那麽些君子条约,也是为了让她对自己产生感情,然後最大限度保证自己的安全。

    只是,那个晚上,从她问自己的心意时,他们之间好像有什麽东西改变了……

    那种改变他不能阻止,正因为不能阻止,所以他下意识就去排斥,然後选择疏远林清清,选择逃离。但等他开始逃避,他又因为不能随意触碰林清清而烦躁……

    安修阴沉着一张脸,他真的很讨厌这种不确定。

    不过话说回来,他已经有两三天没有回去了,不知道……

    安修回到家中时已经是傍晚,然後一脚踏入家门就觉得家中有些异常。

    好像,太安静了些。

    在林清清还没有问出那句话之前,他们几乎整天黏在一起。也不知林清清脑子里都装了些什麽,每每将他闹腾到哭笑不得,也就是那会他心中的孤独感才会消散不见。

    可能也是因为这个,他才会像是上瘾一样喜欢和她在一起。

    沉浸在回忆中许久许久,等到安修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站在林清清的门外。

    苦笑了两声,他最终还是举起手敲了敲门。

    门内很快传来林清清的声音:「是王阿姨吗?」

    安修顿了一下,回答道:「是我……」

    门内突然就沉默下来,一点声音都没有。

    安修深吸一口气,道:「前两天有点事就出去了,来不及给你打招呼……所以……今晚我下厨,你想吃点什麽?」

    这或许是安修这一生说的最拙劣的谎言,简直是错漏百出,就是林清清这种不爱动脑子的人也是一听就知道他在说谎,所以他才会加上最後一句。他知道林清清很爱吃,就想着能不能这样间接表达自己想要和好的意思。

    门内的林清清很生气,这个男人当她是什麽?宠物吗?想起来的时候就给点吃的喝的逗两下,想不起来的时候就随意冷落?可是她到底是人不是宠物啊,所以她注定不会像宠物那样好哄骗。

    林清清想了想还是不忍心把话说绝:「不用你下厨了,我现在想睡觉,晚饭不用等我。」

    说完之後她立马跑到床上去,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安修整个人僵直着身体立在门外,好一会,最终还是离开了。

    因为这扇门没有打开,所以安修以为林清清还在生气想着等她冷静下来,而林清清则气愤安修没有诚意,最後导致的结果便是两个人开始冷战了。

    即便是相处在同一个屋檐下,坐在同一张桌上,距离靠的那麽近,他们之间话都很好,就算是说话气氛也很僵硬。

    过了几天,林清清受不住了。她是很生气,但不代表她要为此生气一辈子。她想着,反正安修都说了喜欢自己,自己又不是对他没有感觉,稍稍低一次头又如何,毕竟他还是自己的金主啊! ̄Д ̄

    只不过林清清这边想着和好了,那边安修却是突然真的忙碌起来了。有时候一大早就要出门,半夜才回来,但不管如何他总是要回来的,不像前几日那样一消失就是死活找不到人。

    看着安修每每疲惫不堪还要坚持这回来,林清清的心又软的一塌糊涂,虽然还是不怎麽和他说话,但态度却是柔和了许多,足以令安修连日来的阴霾一扫而光。

    两人都以为冷战的事情就会这样过去了,却不想这一日他们差点永远分离。

    林清清住的这个别墅很偏远,附近几乎都看不见人烟,所以一般情况下是没有什麽人来到这里的,但没有想到就是这一天一群人粗暴地撬开了大门。

    为首的男人手持着枪,一脸阴鸷。

    林清清作为一个战五渣,是想都没有想就投降了,害怕的同时更担心安修。

    毕竟这里是安修的房子,对方这样粗暴,她可不觉得这群人是安修的朋友而不是敌人。如今连这样偏远的地方都被攻陷了,也不知安修现在怎麽样了。

    心中正在胡乱地想着,却不想那个为首的男人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林清清跟着一步步往後退,直到整个人缩在角落里不停地抖动着身体。

    男人好似没有看见她的害怕,欣喜地抱着她的肩膀说道:「亦涵,我就知道你被安修这个大变态给关起来了!你怎麽样了?是不是那个变态虐待你了?」

    亦涵?许亦涵?

    这个名字林清清一点都不陌生,刚来的时候就听见过很多遍,自然也就明白了这个名字是属於原主的,也是属於这个身体的。

    她的神色一下恍惚起来,心中想起了什麽。

    那个男人见她一脸恍惚不由地更加暴躁,直接一枪打碎了天花板上的吊灯,吓得林清清不再敢发獃,看着他手中的枪脸上更是惊恐。

    这个男人认识原主,但是她又不知道原主的一切,为了稳住这个男人,她只能是学着小说里面的万能手段——失忆。

    林清清一脸害怕又强行鼓起勇气地看向他:「你是不是认识我?」

    男人一惊,眼中阴沉沉的:「你不认识我?」

    林清清又抖了两下,将头发撩开给他看额头上浅浅疤痕:「我、我之前撞到了头,什麽都忘记了……安修也不让我出去,我当然什麽都不知道了……」

    ㄟ▔,▔ㄏ反正安修也不在,你就背一下锅吧~

    男人又是大怒,大吼大叫地好似猩猩一样砸着身边的东西。

    林清清这下是确定了,这个人不仅对安修有仇,还是个神经病……所以刚开始说安修是变态那一句应该是在说他自己的。

    好不容易等他发泄完毕,他强硬地拉着林清清的手坐上了还算是没有什麽损伤的沙发上,然後他还冲着林清清举了举枪:「你放心,我这就给你报仇!」

    林清清惊恐地瞪大了双眼,报仇???报什麽仇???

    很快林清清就知道报什麽仇了,因为安修进来了,然後这个男人第一时间就将枪抡起,直指安修。

    安修脸上毫无惧色,只是隐晦地看了一眼林清清,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

    他这番动作瞒住了所有人,唯独瞒不住林清清。因为她是全场最聚精会神关注他的人,自然他的小动作都被她尽收眼底,心里一下满是复杂的情绪。

    女人嘛,就是这样多愁善感的生物。

    安修冷笑两声:「你来干什麽?」

    男人也回以冷笑:「你非法禁锢他人!」

    安修:「……我没有想到你这样没脑子,你自己非法持有枪械还擅闯民居,你还好意思说我非法?」

    男人也知道自己那句话说的就跟白痴一样,又因为身边有在意的女人,所以脸一下就黑了,死死地盯着安修:「安修,你居然囚禁亦涵,今天我就要为她报仇!」

    安修扫了一眼站在他身边的林清清,又不着痕迹地瞄了一眼他们紧握的双手,面上嗤笑一声:「哦?为她报仇?亏你也说得出口!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让她来勾引我,现在我们什麽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你就後悔了?」

    男人的神色原本就很难看,安修这番话一出来就更加的难看了,他知道自己说不过安修,於是举起枪就要射杀安修,脸上还带着狰狞的笑意:「安修,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你放心,你死了我就将你扔进山里喂野兽!

    眼看着男人就要扣动扳机,这样的危急时刻,林清清顾不上那麽多,一把推开了那个男人,意图让他打歪在别处,只是没想到男人摔倒的时候面朝上,而举枪的手也无意中对着林清清,於是——

    「砰!」

    作者的话:啊哈哈哈~没想到大家这样给我面子哈哈哈~很好很好,看来爱妃们还是很喜欢我这个黄桑的~~~

    感谢superwitch爱妃帮我统计啊~~~

    啊哈哈哈~高兴的我今晚可以多吃一碗饭了~~~

    当死宅遇上囚禁(08)冷战,仇家来寻,永远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