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当死宅遇上囚禁(10)微H,宝宝乖,你帮我摸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林清清一头雾水地瞧着男人,她完全不明白他为什麽生气,自己好像就是摇了一下头而已吧?

    男人也看着她,看到她一如既往傻乎乎的模样顿时心就软了。当初他眼睁睁看着她死在自己的面前,那一瞬间内心产生的巨大惶恐让他明白,自己是爱上这个笨得要死的女人了。

    他也曾问过自己为什麽就看上了这样一个女人,或许是她第一次冒冒失失地闯入他的禁地暗示她不是许亦涵,或许是那麽多个夜晚从窥视她、习惯她到产生慾望,又或许就是危急时刻她替自己挡下那一枪……

    眼前闪过许许多多的画面,突然定格在她中枪的瞬间,男人一下将她的手紧紧抓着,然後将她拖入怀中死死抱着。林清清被他这一下给弄懵了,下意识就要推开他,却发现……他在颤抖。

    林清清心中酸酸涩涩的,用来推开的手缓缓放在他的肩头,无声地安慰着他。

    「你认识我吗?」男人突然出声问道,还不等她回答就自顾自地说道:「我是安修,今年二十七岁,是一个商人……」

    安修将自己的情况全都说了一遍,包括名下的资产全都一一告诉给林清清听。

    然後她的第一反应是,卧槽,金主真的好有钱……_

    安修念经一样念完了自己的资产,虽然摸着她的小脸看着她的双眼说道:「我介绍完自己了,现在该你了!」

    林清清:「……哈?」

    当然,尽管不知道安修这是要做什麽,但在他的眼神攻势下,林清清还是一五一十的说出自己的情况。

    相比起出生富贵的安修,林清清真的是一个一贫如洗的穷人。

    她是一个不知道父母的孤儿,然後在孤儿院长大,一直到十五岁都没有人收养她。十五岁之後又因为不想给孤儿院造成负担,她就半工半读一路从高中读到大学,拿了一个二流的艺术文凭,现在就靠画一些插画赚点小钱混日子。

    如果不是这一次的意外,可能她就真的打算老死在这个小小的租房内。

    乾巴巴地说完了自己的情况,林清清有几分自卑地低下了头。

    从回到自己的身体後,她就觉得自己和安修实际上是有一道天险般的鸿沟的。她什麽都不会,又穷又不漂亮,所以自卑的林清清便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和安修这样一个高富帅谈恋爱,自然就不打算回去,可谁知道……

    安修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後又将她给抱住了:「我好想你……」

    几乎是叹息一般的话语在她耳边炸开,好似将整个身体都炸得四分五裂又被拼凑回来一样,令林清清一时之间以为身体不是自己的所以才会听到这样一句话……

    眨了眨眼睛,她又想哭了怎麽办?

    安修难得的露出一副脆弱的姿态:「你以後不要离开我了好不好?」

    林清清差点就点头了,在要点头的关键时刻她清醒过来,不仅没有回答安修的问题,还要从他怀中挣扎出来,就像是乌龟遇到危险就想要缩回自己龟壳里一样。

    只不过她遇见的可是安修,这样一个优秀的猎人是不会轻易放过猎物的。

    他将她的小脸扳正,眼睛对着眼睛问她:「你在逃避什麽?」

    林清清再三犹豫之後才小小声说道:「可是我没有她漂亮,你会不会……」

    她到现在都不清楚安修和许亦涵之间的瓜葛,只知道许亦涵是安修的女友,不知道为什麽就被安修给关起来了。关不关起来这个问题不重要,只看许亦涵的脸就知道安修这个人的品味和审美,而她自己却是……

    安修愣了一瞬间,然後才反应过来原来她纠结的问题是这个……

    他又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林清清,随後认认真真对她说道:「你或许按照世俗的标准来说你不是很漂亮,但是在我眼里,你比她漂亮多了!」

    这番话安修说的实在是太认真了,认真到林清清那叫一个心花怒放,但她还是端着小脸又说道:「可是我……我什麽都不会呀,我又不会做饭,也不会做家务,也没有一个好学历……我、我……」

    安修还是那麽的认真:「你不会没关系,我会就行了!再说了,我娶的是老婆,不是保姆。有钱不请保姆就好了,你不需要做,也不需要会!」

    林清清不得不承认,自己心底其实是很高兴的,但她到底是一个女孩子,心思比之男人来说细腻得多,这一想的东西多了顾虑也就多了,又犹犹豫豫地开口:「可是我……呜呜……」

    天知道安修现在最讨厌听到的就是「可是」这两个字,当下就是一个吻堵住了她的唇。在他看来只要两个人两情相悦就可以了,在不在一起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管那麽事情做什麽!

    红润润的唇被他亲吻吸允到红肿才放开,安修喘着粗气握着她的小手一路往下,按在自己的挺立的肉棒上,语气暧昧道:「我不知道你为什麽顾虑那麽多,但我知道的是我喜欢你、我爱你、我非你不可……更直白点说,如果你真的那麽差,我会硬得那麽快吗?」

    虽然隔着布料,但那肉棒上传来的热度还是从她的手心一路传到她心坎上,烫得她小脸绯红,心中那点顾虑也不顾不上了,只娇嗔道:「你、你这个流氓……」

    男女之间,要是女生说男人是个好人,那麽十有八九这两人是没戏了。但若是女人说这个男人坏人、流氓……一系列不好的词儿,那麽就离转正不远了。

    安修情商不低,自然是一听便听出了内里的门道,一下心头就火热火热的,抱着林清清就不撒手,上面亲着小嘴儿,下面两手也不老实,直接伸入她的衣服内,扒开胸罩就罩上了两团乳儿。

    「你不要……安修……不行……呜啊……不要摸哪里……」林清清这个身体还是地地道道的雏儿,哪里经得住他这般玩弄,一下身子就娇软无力,只躺在他怀中娇娇地哼哼表达不满。

    安修动作间愈发过分起来,他是打定了主意今晚就要生米煮成熟饭,让林清清不能再离开他。於是他拖过林清清的身子,将肉棒卡在她两腿间蹭了又蹭,然後一脸可怜兮兮地说道:「清清……宝宝……我好难受……」

    「我、我……不……唔……」林清清本就浑身无力,这下又被他这样蹭着,身子愈发娇软起来,同时还有种难以形容的难耐感觉游走在四肢百骸,这番难受的话就不该从安修的口中说出来,而是她才对……

    安修捉着小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带着白嫩嫩的小手抚慰自己的肉棒,那细腻的触感爽的他差一点精关不守。狡猾如安修,他没有第一时间说出来自己的终极目标,而是又装起可怜来:「宝宝……你就帮我摸摸好不好?就摸摸,我保证我不会做别的!」

    如果林清清有过恋爱的经验,此刻估计就要一口唾沫呸在他脸上,骂他一句骗子。但是她没有,所以更不知道男人的话是不能相信,她脑子里还保存着之前安修信守诺言的形象,是以见他这个样子,心一软就答应下来了。

    或许是这一次用的是自己货真价实的身体,林清清之前在另外一个身体里学会的技能全都清零了,握着男人的肉棒手忙脚乱不知所措起来,只拿水汪汪的眼睛带着无措看着他安修。

    安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中暗道一声小妖精,面上却是温柔地哄她:「宝宝乖,像之前一下握住上下……嗯,对……就是这样……宝宝真棒……」

    或许是真的很久没有发泄了,就这样被摸了两三下肉棒就一阵抖动,然後射出又浓又多的精液。林清清毫无防备之下被射的满脸都是,有些多的沿着下巴滴落在她的胸前,尤其是有一滴恰好落在乳沟间……

    年轻的男人本就气血旺盛,如今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这般模样……他哪里还受得住,才刚刚发泄的肉棒一下又活跃起来,直挺挺地翘起,直冲着林清清的小脸耀武扬威……

    林清清目瞪口呆地看着男人的肉棒,随後又被男人给提起来,然後听见安修一本正经地说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把你弄脏了……我抱你去洗澡好不好?」

    她一听男人没有哪方面的打算就松了一口气,也就没觉得他这番话有什麽不对劲的,於是想也不想就点了点小脑袋,任由男人抱起她往浴室走。

    小小的单间可没有空间修一个大浴室,狭小的浴室里站着两个人就倍感拥挤,林清清就想着让安修先出去自己洗澡就可以了,但是她实在是高看安修了……

    「那怎麽可以,我把你弄脏的我有责任要给你洗乾净……所以啊,宝宝乖,把衣服都脱了吧!」安修一脸笑眯眯地说道,就好像是一个狐狸看着一只兔子一般看着林清清,令她真个人心底发毛。

    她是不是做错了什麽?

    作者的话:最後一天,大家努力刷票啊~~~

    当死宅遇上囚禁(10)微H,宝宝乖,你帮我摸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