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当死宅遇上囚禁(11)高H,说,要老公肏你~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你这个骗子……不是……不是说好了……不做什麽的吗……呜呜……」林清清浑身光溜溜地被按在单人床上,小脸上全是委屈,泪眼汪汪地指控安修说话不算话。

    刚刚安修说只是让她帮他发泄就不做别的,但随後就要求给她洗澡。洗澡的时候他摸遍了她全身上下就说只摸摸不做别的,却没想到现在……所以此刻她才特别委屈,为什麽安修说话不算话?

    单纯的林清清不知道男人在床上的话是不可信的,更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只会让安修慾望暴涨。

    「宝宝乖,我实在是太想你了……」果然她才刚刚说完就被男人一个熊扑压在身下,大嘴含着小唇嘬个不停,两只手不停地揉着两团软乎乎的乳儿,将其揉成各种各样的淫荡的形状。

    好似这样还不过瘾,男人的大嘴一路往下,在肌肤上吻着、嘬着、吮着。或许是不常出门,林清清的皮肤特别白,被他轻轻一嘬就嘬出一个粉色的痕迹,印在雪白的肌肤上十分漂亮,令男人越发欲罢不能起来。

    在脖颈上问了个遍,安修终於将目光盯在两团粉白粉白的乳儿。他咽了咽口水,手指轻轻弹了弹粉粉的乳头,弹性极佳的乳头来回弹动,惹得林清清身子又是一抖,小小地呻吟出声。

    安修心情大好地笑了笑,调戏道:「你的乳头一定是要我吃一吃,不然为什麽一直冲我点头、一直勾引我呢?」

    林清清羞羞涩涩地扭着身子:「你这个大坏蛋……不要再说了……好羞人……唔……」

    原来用自己的身体和用别人的身体做这种事情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林清清害羞地呜咽一声,举起双手捂住了小脸,但怎麽也挡不住漂亮的粉色一路蔓延开。

    安修凑近粉色的乳头,在他灼热的气息下,乳头颤巍巍地硬挺起来,安修看的津津有味,还不忘又调戏她一把:「你看你都那麽硬了,难道不是想要我吃一吃?」

    林清清只觉得他的气息吐在上面惹出一片灼热,这种灼热还从那里蔓延到全身上下,整个人被这种灼热烧的难耐无比,心中模模糊糊跳出一个念头。

    好想他吃一吃……

    林清清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慌慌张张谴责自己,她怎麽可以这样色……

    精明狡猾的安修一眼就看出了林清清的小心思,他又凑近了些,朝着那乳头吹了一口气,用着低沉的声音诱惑她:「要不要我吃一吃?」

    林清清被他逗弄的十分难受,眼里含着泪,轻轻一眨就哭了出来:「我、我不知道……我好难受……都是你……你太坏了……呜呜呜……」

    安修一见她哭成这个样子就心疼不已,哪里还顾得上什麽调戏什麽逗弄,急忙忙就将她揽入怀中,一个劲地哄着。

    林清清是被哄得心情舒畅,但身体还是很难受。她其实对於和安修……并不反抗,於是她哭了一会就牵着安修的手按在胸前,娇娇地说道:「我还是好难受……想你摸一摸……吃一吃……」

    安修这下是真的忍不住了,将脑袋埋入香香软软的乳儿间,一边被他的大掌握着,一边被他的嘴吃着,三两下就弄得林清清春水泛滥。

    「啊啊啊……你、你轻点……不要、不要那麽重……啊啊啊……安修,安修……啊……停、停下……」男人力道太重了,她好怕自己的乳儿被他整个吃掉,而且他这样……吃的她太爽了,这种感觉完全无法抵抗,只能被一点点拖入情慾这个深渊。

    安修挑眉低笑:「小嘴说着拒绝,但是身体却很诚实,你看看你那麽湿,真的要我停下?」

    一只手掌直接分开并起的双腿,热乎乎的掌心贴上湿哒哒的腿心儿,逼得她花穴大开,蜜液流了他满手都是。掌心狠狠地揉了揉那肉乎乎的一处,然後才慢条斯理地抽出来,令她张开眼睛看他手上的蜜液,两指一分开便能瞧见那花液拉出的丝线,淫荡到不可思议。

    安修又道:「你看你是不是迫不及待了?」

    林清清实在是被他欺负得太狠了,兔子急了都还要咬人呢,更何况活生生的人。她一下坐起身体,攀住他的肩头就狠狠地咬上去,软软地叼着他的肩头,嘴里还发出类似幼兽般的呲牙声。

    安修忍不住闷笑起来,摸了摸她的脑袋:「果然是一只小狗狗啊~」

    林清清又咬得重了些,还伸出手指狠狠地拧上了男人的乳头,疼的安修当场闷哼出声,一下脸色就变了。

    他将她恶狠狠地提起,翻转身体趴在他的大腿上,然後按住她的小屁股就是狠狠地一巴掌:「是不是很久没有教训你你胆子肥了?」

    林清清可怕疼了,这一巴掌还特别重,打得她特别疼,一下就令她鼻涕眼泪都流了下来,哭得可怜兮兮的:「呜呜呜……不敢了不敢了……我错了……」

    安修一点都不心软,好似铁了心要教训她,然後又是一巴掌打上去:「你说你还要不要听我的话?」

    林清清哪里还敢防抗,胡乱地点头。

    安修眉头一挑,手掌高高举起:「要不要给我肏?」

    林清清心中还是有些犹豫,就是这一犹豫,一巴掌又打了下来,林清清急忙大叫起来:「给给给!我给……求你,不要打我了……好疼,呜呜……」

    安修嘴唇微翘,又故技重施:「你要不要嫁给我?」

    有了前车之鉴,林清清是再也不敢犹豫了,也不听清楚他问了什麽,直接就点头,生怕慢了一点就又挨打。

    安修又虎着一张脸:「还听不听话?」

    林清清花着一张小脸:「听听听,我听……」

    安修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嗯,叫我老公。」

    林清清这又忸怩起来,一见安修脸一黑,急忙大声叫道:「老公!」

    安修这才笑了,让林清清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安修又提出要求:「说,要老公肏你,快点!」

    林清清哭着说了出来:「老公……老公,我要你、要你……要你肏我……」

    用了大棒,也该上点胡萝卜了。於是安修又重新变得温柔起来,爪子揉着她的臀部,三两下又将她伺候得轻飘飘起来,嘴里还不忘夸她:「宝宝真乖……」

    有了先前的教训,就算是安修如何欺负她,她也不敢再反抗起来,却不知这正是安修的算计。

    安修知道,林清清心中还是有些结。之前不愿意用许亦涵的身体和他做是因为那不是她的身体,现在不愿意和他做,大概还是自卑、不相信他。他不是不想温柔点,但是温柔手段没啥用,所以他才会来这样一手,直接用暴力的手段破开她心中的屏障。

    对於安修来说,过程如何没关系,只要他今晚吃上肉,生米做成熟饭就行!

    安修还是埋首在两团乳儿处,大口大口地吃着乳儿,时不时逼着林清清叫他老公、逼着她说出各种各样的淫荡话语,然後又因为她这样说而更加狠狠地欺负她。

    宽厚的手掌又插入女人的两腿间,因着那处儿蜜水丰沛,一根手指很轻易地就滑了进去,合着蜜水就咕叽咕叽地抽插起来。没过一会,男人又添了一根手指,然後又添了一根手指……最後四根手指在里面抠挖弹弄,大拇指还在外面配合着玩弄小珍珠。

    不消一会,林清清就綳不住了,花穴和小腹紧紧缩着,哭着尖叫着高潮了。满满的蜜水喷溅而出,弄得男人的手上全是,整个腿心更加黏腻泥泞。

    瞧着瘫软在床上的女人,安修还是没有放过她,他提起她的两腿,慢条斯理地将自己的肉棒抵在穴口,然後还恶劣地对她露齿一笑:「宝宝,我要插进去了……」

    「不……啊啊啊……好疼……好大……好撑……」林清清才刚刚说出一个「不」字男人就肏了进来,巨大的肉棒可不是四根手指能够比较的,直接撑得整个穴口都变得透明起来,腿心被插得一抽一抽的。

    安修皱着眉头吸气:「唔,好紧……宝宝乖,放松一点……」

    林清清疼的要命,当下就摇着脑袋说道:「不要了……不要了……好疼……我放松不了……」

    她一哭一动,小腹就紧紧缩着,男人的肉棒又被死死地咬了一下,这一下安修怎麽还能够忍得住,直接一下刺破了那层薄薄的膜,大半没入穴中。男人的肉棒又粗又长,直接蹂躏了整个花道,直直抵在花心处,而且更令人恐惧的是,还有一截留在外面……

    林清清这下是真的怕了,她又怕又疼,哭得愈发厉害。

    安修见她疼得厉害,两人的连接处还溢出了丝丝鲜红,这一下他也不敢动了,忍得满头大汗去亲吻她,轻柔的吻一下又一下落在她的脸上、额头、眼睛……满是歉意地说道:「宝宝乖……不哭不哭……我错了……我不动了,真的不动了……你别哭了,好不好……你哭得我心都碎了……」

    其实疼不过是一瞬间,真正让她掉泪的是心中那份委屈,她总觉得安修太粗鲁了,一点都不顾及她的感受,但现在安修的表现……她心又软了起来,抱着安修的肩膀说道:「现在不怎麽疼了……你动吧……」

    当死宅遇上囚禁(11)高H,说,要老公肏你~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