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当死宅遇上囚禁(15)高H,是不是要我肏深点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安修一点一点将她脸上的精液刮下然後送入林清清的口中,她也乖巧地一点点吃下,然後又被问道:「好吃吗?」

    林清清皱起脸,活像是一个小笼包:「不好吃~」

    安修眸色渐深,将她拉起重新跨坐在自己身上:「嗯,上面的小嘴儿觉得不好吃,那就用下面的小嘴儿再来吃一吃……我记得你下面的小嘴儿可爱吃了……」

    暧昧的叹息就在耳边,饶是今晚她难得胆大也不由地被他一番话羞红了双颊,然後娇娇俏俏地瞪了他一眼:「你别胡说~~~」

    安修拿手去摸她,一路往下,摸到了湿湿滑滑的穴口:「难得我说的不是?你看看你下面的小嘴儿可都馋的直流口水呢~」

    「不要,不要说……这种话……嗯啊……老公……」林清清被他摸得舒服,小嘴儿逸出一声呻吟,忍不住说道,「安安……老公……你把手指插进去好不好……里面好痒……你快点给人家止痒……嗯啊……」

    安修的喉结微动,下身的肉棒竟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再度勃起,他含着她的耳垂道:「既然那麽痒,我用大肉棒给你止痒好不好?」

    林清清有些意动,却又有些害怕:「可是、可是……你的太大了,万一把我撑坏了怎麽办?」

    安修倒吸一口气,一巴掌打在她臀上:「小妖精,叫你勾我!」

    语罢,安修急急忙忙将她身上的衣服给扒光,草草拿手指给她扩张了一下,见她汁水充沛准备充足,便直接掰开两条细腿儿,肉棒抵在肉穴上一点点深入。

    「啊啊啊……不行……不行……老公不要……太大了……啊呜……」才插进去点点,林清清就受不住地趴在他肩头唉唉直叫,小模样可怜极,「要被撑破的……老公……不可以……啊啊啊……」

    安修又使劲打了打她的臀部:「什麽不可以,昨晚都吃进去了……嘶,你个小混蛋,嘴上说不要,下面倒是缠人的紧……」

    这一打便打得肉棒又插进去了几分,那种涨满的感觉愈演愈烈,林清清的叫声更大了些,呜呜地叫着不要,但是小穴儿却是热情地要命,一个劲缠着男人的大肉棒不放,频率快速地嘬着肉棒敏感的顶端。

    安修爽的深深吸气,喉间不断发出性感的低吼,捧着女人的雪臀又往下压了压,肉棒碾过整个花道直达花心,耻骨相连的那一瞬间,两人都发生了爽快到极致的呻吟。

    林清清眼神迷离地瞧着眼前俊美的男人,忍不住亲了亲男人的唇:「安修……我、我好喜欢你……我好爱你……最爱最爱……安修了……」

    安修先是一愣,随即一个翻身将她压在沙发上,将两条腿儿往上折起压在圆润的乳儿上,然後便是一阵猛烈地肏弄,一下又一下快速地抽出又插入,每次都精准地顶在那一处极其敏感的地方。

    粗重的喘息打在她脸上,只听见男人激动地问她:「清清……我的宝贝……你会不会离开我,嗯?会不会?快点……快点回答我……」

    「啊啊啊……老公……不要、不要……那麽快……我受不住了……」林清清摇着脑袋可怜兮兮地求饶着,两只手儿无力地抓着男人的两只胳膊,不一会就被他肏得浑身无力,「我答应你……不离开……永远不离开……呜呜……你不要肏那麽深……不要……」

    安修却是笑了:「为什麽不要肏那麽深、那麽快?宝宝明明就很喜欢……你听听你下面这张小嘴儿发生的声音,难道不是在叫我肏深点、肏重点?」

    男人故意肏得「咕唧咕唧」直响,让她好生听了一下她下面这张小嘴儿是有多饥渴。林清清一听,身体越发敏感,小穴儿狠狠一缩,绞得男人的肉棒生疼,好似要将他绞断在体内一样。

    男人被她绞得生气了,狠狠地在她圆润的肩头咬了一口:「咬那麽紧干嘛?是不是嫌老公没有满足你,嗯?」

    林清清使劲摇头,娇泣道:「不、不是……是你太快……太深了……不要那麽快……求你……啊啊啊……」

    安修见状一挑眉头,邪邪地笑了:「好,宝宝说不要那麽快,就不快……」

    於是猛烈的肏干突然停了下来,肉棒缓慢地抽出又插入,这般缓慢的速度让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那肉棒的形状和那种被填满的饱胀感,倒是比激烈的肏弄更使她敏感。

    「嗯啊……安安……老公……老公……」林清清缠上安修的身体,瞪着一双圆滚滚的眼睛瞧他,口中不断地唤着他,这般娇缠弄得安修心里一酥,越发爱怜於她。

    安修吻了吻她汗湿的额头,一派的温柔:「宝宝怎麽了?」

    林清清低低地娇泣着:「我不知道,我、我……我现在好难受……我想你慢点……又想你快点……怎麽办……呜呜……老公,怎麽办……呜呜……」

    安修忍不住又吻了吻她:「真是一个小傻瓜……你想怎麽样我都会满足你的……想要我快也行,慢也行的……乖,自己扳开穴口让老公肏你,嗯?」

    林清清听话地伸出双手拉开了小小的穴口,口中呻吟连连:「老公快点……我要你快点……用力一点肏我……啊啊啊……」

    安修依言快速地、用力地、深深地肏弄起来,肉棒像是一把利剑一般快速刺入抽出,令林清清有种自己要被肏坏的错觉。这般快速地肏了一会,林清清又受不住了,哭着要他慢下来。

    「老公,不行了……太快了……慢、慢一点……啊啊啊……」

    「好,我慢……这样行不行……这样力道好不好……」

    「呜啊……好舒服……老公……好舒服……啊啊……」

    ……

    这般对话不知循环了多少次,男人始终宠着她,她说什麽便是什麽。

    肏了不知多久,安修突然心血来潮,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什麽,羞得女人连连摇头,但在他的武力镇压下只能是哭着答应了。

    男人将浑身赤裸的女人抱到床上,然後整个人特别兴奋在衣柜里找东西,不一会就将东西给找到了,立马转身扑到林清清的身上:「宝宝乖,快点过来吧~」

    安修手中拿着的是一套白色的猫咪装,他昨天无意中瞧见之後便对这个一直念念不忘,今晚上正正好可以满足他这个愿望。

    只是期待的同时他又贪心地想,要是狗狗的多好,这才符合嘛……

    安修也不用林清清动手,自己三两下就将衣服给她穿好了。

    首先便是白色的猫耳,带上之後再黑发中尤为明显,一边直直立起,一边却是耸拉着,更添了几分可爱。

    然後便是便是吊带裙子,胸前到小腹是一连串的绑带,安修故意给她绑的紧紧的,将胸前勒出一道深深的乳沟。

    再往下便是黑色的吊带丝袜,将她一双腿儿衬得又直又细,牛奶般的丝滑触感令他爱不释手,流连忘返。

    安修让林清清骑在自己腰间,然後一点点撩起她的裙子,只见吊带丝袜的细线缠绕在腰间,但她最为私密的地方确实一点遮挡都没有,花户直接暴露在空气中。

    想想也是,男人本就是为了那事儿要她穿上这衣服的,又怎麽可能给她穿上还要脱掉的内裤呢。

    男人摸了摸白生生的小屁股,然後催促道:「小猫咪快点动起来~」

    林清清身子颤了颤,一双带着猫爪手套的小手撑在男人的小腹上,手套上毛茸茸的触感令男人的小腹痒痒的,更令他心痒难耐。

    只见光着屁股的小猫咪羞哒哒地撑起屁股,在男人的帮助下让肉棒插入小穴儿之中,随後腰间一落,肉棒从下至上全根插入花穴。

    「呜啊……」林清清小小的呜咽一声,好在方才两人做了许久,现在再来一次倒也不算难受。

    安修邪笑着挺了挺腰:「小猫咪该叫什麽?」

    林清清趴回了他的胸膛,小脸靠在他颈边,红着小脸轻轻、轻轻地叫了一声:「喵~~~喵喵~~~」

    她声音甜甜糯糯的,学着猫儿叫更显得可爱,但是在现在场景下……却是只觉得万分淫靡,令人更加心猿意马。

    安修舔舔唇:「小猫咪还不快点动起来?」

    林清清咬了咬唇,听话地动了起来,腰身一上一下,小穴儿一下一下吞吃着肉棒,偏生嘴里还一个劲地叫着:「啊啊啊……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好大……好涨……呜呜……小猫儿吃不动了……真的吃不动了……」

    安修可不吃她这一套,自己也挺动着腰往上,迎着女人的动作,肉棒肏得更深更用力,这样的姿势更像是要将她给捅穿。

    肏了好一会,安修终於有了射精的感觉,他死死地掐着女人的细腰,开口说道:「小猫儿……宝宝……我们生个孩子好不好……我们生一个自己的孩子,嗯?」

    林清清被肏得神智不清,於是又一次顺理成章地出卖了自己:「好……生、生个孩子……」

    作者的话:勤劳的大大是不是应该有珠珠?

    当死宅遇上囚禁(15)高H,是不是要我肏深点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