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当死宅遇上囚禁(16)高H,男神的调情手段: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阳光照进房间,洒了一地的金色。

    林清清在暖洋洋的阳光下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她已经闻到从厨房内传来的香气了,否则她才不要醒来呢。

    这样美好的天气,这样温馨的新房,最适合睡觉了。

    如今她和安修搬进了新家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当初说好的婚礼却是不了了之。

    林清清没有亲人,安修有是有,但感情不合,让他们来参加婚礼指不定会将婚礼变成凶杀现场。亲朋是不行了,好友……他们也没有交情特别好的。

    一个是不善交际,一个是不屑交际。他们两个想要邀请的加起来不足五个人,人数这样少倒不如不办婚礼,直接一起吃顿饭宣布就行了。然後不管那些人有多麽讶异他们在一起,两人请完客就关起门来过日子了。

    这样怕麻烦的两个人是自己装修的新房,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他们对未来两个人生活的期盼,所以林清清和安修都格外喜欢在家的感觉。然後……宅在家里的借口又多了一个。

    而且为了更好的享受两个人的生活,安修只请了一个钟点工定时上门打扫卫生,其余做饭买菜都是他来做,当真是一个世纪贤惠好丈夫。

    林清清慢悠悠地从房间晃荡到饭桌上,撑着下巴等着吃饭。

    都说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实际上这句话用到吃货的身上更为贴切才是。看林清清就知道了,她现在的胃口被安修都养叼了,她已经完全无法想像吃不到安修做的饭菜的日子了。

    安修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林清清立刻转过头眼睛亮亮地看向他,然後——

    「你你你……你为什麽……不穿衣服啊啊啊~~~」林清清哀嚎一声,只觉得鼻子痒痒的,急忙扯了几张纸巾堵住鼻孔,拿手指颤巍巍地指着安修,「你这个臭不要脸的流氓!」

    安修很淡定地转过身,继续回厨房端菜。

    林清清之所以反应那麽大,完全是因为……安修就只穿了一件围裙,一件他们当初在超市里买的暖黄色小猫咪围裙!

    安修的身材实在是太高大了,这件女式围裙穿在他身上就显得特别的小,以至於围裙只堪堪挡住他的裆部,而那只玩着毛线团特别可爱的小猫咪则正正好在男人隆起的两腿间……

    赤裸的男人,可爱的围裙……怎麽看都很矛盾的组合,却该死的性感,以至於林清清只是看了两眼就差点流了鼻血。

    尤其是他转身之後,那特别挺翘的臀部……

    天哪,她不能再想了,再想就真的要流鼻血了!otヘto

    林清清才将心中的慾念压下去,安修偏偏这个时候又出来勾引她了!

    可能是因为做饭被热气给薰了一下,男人的身上已经起了一层薄汗,将遮挡着胸膛的围裙给打湿,隐隐约约勾勒出男人的肌肉线条……林清清咽了咽口水,艰难地移开了眼睛。

    他他他……更性感了啊啊啊~wДw

    帮林清清盛好饭後,安修故意从她身後端给她,然後俯身含住了她的耳朵,舌头慢条斯理地舔过耳廓,男人含笑的声音响起:「宝宝,可以吃饭了……」

    林清清一张小脸爆红,掩耳盗铃般埋下头假装吃饭。

    偏生做尽勾引之事的男人还特别一本正经地坐在她身旁吃饭,反倒是衬得一旁正儿八经打算吃饭的女人红着脸好像做了什麽坏事一样。

    林清清脸上的热度就没有下去过,她已经完全没有心情好好吃饭了,她吃一口饭就要偷偷看一眼安修。

    因为坐在他身边,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正正好可以从围裙的缝隙当中去欣赏安修锻炼得当的健壮身材,还可以看见那高高翘起的肉棒,已经那性感的屁股……

    安修唇角微翘,在她第n次偷看他的时候突然出声:「好看吗?」

    林清清一时反应不过来:「好……」

    回过神来的林清清羞得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她怎麽可以这样傻!otヘto

    安修偏偏还不放过她,又凑过来问她:「你曾经说这个围裙穿在我身上会很好看,那麽结果呢?好看吗?」

    林清清心中泪流满面,她当初脑子里想到的是一个俊帅暖男穿着围裙做饭的贤惠模样,可不是现在色气满满的腹黑赤裸男啊……重点是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男人这样穿,完全是男人太坏了!

    安修面带几分失望:「看来宝宝不大喜欢我穿围裙的样子呢,我觉得我还是脱下比较好。」

    林清清连忙制止住他的动作,开玩笑,真的脱下後就轮到她色心大起了!

    安修含笑地一挑眉头:「你不让我脱,是觉得好看吗?」

    林清清含含糊糊地回道:「好看好看……你最好看了……行了行了,吃饭吧……」

    她继续低头假装刨饭,但安修却坏心眼地将她的下巴抬起:「你说,你是想吃饭呢,还是想吃我?」

    林清清几乎要抓狂了,被他这样诱惑她哪里还能好好吃饭,当然是……

    她的脸红得都可以滴血了,偏偏心中最真实的话不敢说出口,只能小小声地说道:「你、你别这样……我还要吃饭呢……」

    安修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哎,难道是我没有魅力了?宝宝竟然只想着吃饭不想吃我……人家都说七年止痒,我们结婚才过了七十多天而已呢……」

    林清清不理他,她要好好吃饭!

    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暧昧地蹭了蹭她敏感的腰肢,然後便从上衣下摆伸了上去,改为摸她的乳儿,甚至还用力捏了捏她乳头,捏得她浑身一抖。

    林清清急忙抓住他的手,哀求道:「饭,还没有吃完呢……」

    安修一挑眉头,无赖道:「哦,可是我想吃你了……」

    说罢,他凑过来咬了一下她细嫩的颈肉,而後改为细细密密的舔吻,吻得她根本无法好好吃饭,更别说还有一只手在她衣服内作乱!

    安修还觉得不满足,在她耳边吹着气:「宝宝,我想吃你……我已经有很久没有和你做了……我们做吧,嗯?」

    林清清喘着气,埋怨道:「才、才四天好不好……就算不做……我也给你……那啥了……哪里就是很久了……你是禽兽吗……怎麽那麽、那麽……欲求不满……」

    两个人在一起倒是圆满,唯一一点不好的地方就是安修的慾望太过旺盛了,几乎是天天抓着她做做做,前几天刚好她大姨妈来了才稍微停了那麽一会会,但是那几天他还不是抓着她用其他方式……

    林清清很严肃地思考着一个问题,她到底是嫁给了一个男神,还是嫁给了一个披着男神壳子的禽兽?

    安修可不觉得自己过分,他甚至振振有词道:「就是很久了,难道你一点都不想念我吗?不想我……在身体里的感觉?」

    他的话才说出口林清清脑中就有了画面,很快她就有了感觉,点点蜜液从腿心流出,水多得将内裤打湿然後流到椅子上,这样的黏腻感令她不由地夹了一下腿。

    安修一见她这个动作便知道她发生了些什麽,手掌直接插入她两腿间,散发着热气的掌心不断熨烫着敏感的腿心:「宝宝是不是饿了?不然为什麽饥渴地流下那麽口水,嗯?」

    被几次三番调戏又不让先吃饭,林清清终於忍不住了,她一把拉起安修往房间内走,一把将他推到在床上,然後自己骑在他的腰间,手握着男人的肉棒抵在穴口磨了两下,随後就着丰沛的蜜水将肉棒吞吃入内。

    她的动作太过急切,小穴内又太过紧致,弄得两人都有些难受。

    林清清一巴掌扇在男人大腿上:「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我叫你一直勾引我,还不让我好好吃饭!呜啊……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快点做吧……做完再去吃饭……」

    总之她对於吃饭这一点怨念颇深,然而男人对此也怨念颇深……

    安修眉头紧皱:「你居然比起吃我更想吃饭!」

    他觉得自己要做些什麽挽回在女人心中的地方,一把掐住她的腰肢,控制着她撞上自己的腰,肉棒因此插得又急又深,顶得女人呜咽一声,软倒在他身上。

    林清清惩戒般拍了拍他的胸,而後觉得手感不错又忍不住捏了捏:「你才是……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嫁给了一个男人……啊……还是、还是嫁给了一头禽兽……你迟早有一天要把我作死才算完啊……呜啊……」

    安修突然笑了笑,笑容里满是邪气:「对,你就当你嫁给了一头禽兽吧,我就是想要把你做死在床上……接下来,我让你好好看看禽兽的真面目……」

    「啊啊啊……你慢点……慢点啊混蛋……不行……太快了……」安修突然发难,林清清整个人就像是在骑一匹烈马一样,敏感的身子更提不起力道。

    安修却是理所当然道:「宝宝,我可是禽兽啊……禽兽可不会管那麽多,更不会停下来,所以接下来你好好享受吧……」

    作者的话:哎,天气一冷关节就难受……

    当死宅遇上囚禁(16)高H,男神的调情手段: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