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当死宅遇上囚禁(1718)#我家闺……呸呸呸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安修端着酒杯在一旁自顾自地啄饮,神色间有些无聊。

    他此刻然很想回家,回到家中看看他的小姑娘。小姑娘被他那麽疯狂地欺负了一把,也不知现在起床了没有,有没有饿,有没有想他……

    只是啊,他还是要先把这个宴会参加完,总要给一些照顾过他的长辈面子。

    安修原本选的就是一个角落,原想这个地方清净没有人打扰,却不想几个男女说着说着就走到他这边。安修脸上的不耐渐渐加重,抬脚就要寻找下一个安静的地方,却在听见对方谈话内容後又改变了注意,回到原地静静地听着。

    这几男几女好似是几对夫妻,差不多都是中年,这样夫妻碰到一起总会谈起一个永恒不变的话题——孩子。

    「我们孩子最近也不知道怎麽了,总是喜欢在家里呆着,如果不是要上学的话,恐怕他是一步也不愿意离开家门……哎,这都愁死我们了!」

    安修皱皱眉,不由地想起在家的小姑娘。

    「啊?那他在家都干嘛?」

    「就是玩游戏、看漫画、看书……安安静静地不怎麽说话。」

    安修眉头又皱深了些,他家小姑娘也是这样,如果不是他用那种手段……她还真的不会怎麽主动开口说话。

    「啊!居然这个样子!我说,你家孩子也不和朋友交流吗?」

    「哎,我看啊,他根本就是没有朋友……不是有那种叫什麽q的聊天软体吗?都说年轻人喜欢用这些聊天,可我看他也没有怎麽用过……」

    安修暗暗点头。没有错,他的小姑娘也是这样。

    「天哪,你家孩子该不会是自闭症吧?」

    「啊?应该不会吧,如果硬要他正常交际还是可以的……」

    「什麽不会,这个好像是那种比较轻微的自闭,但是如果不及时……万一加重了怎麽办?我看啊,你们要找点找人看一下啊……」

    ……

    後面的话安修再也听不下去了,他满心都是他的小姑娘。他的小姑娘,该不会,真的得了自闭症吧

    安修是不愿意让他的小姑娘过多接触外面的花花世界,生怕哪一日他的小姑娘就被那些五彩斑斓霓虹灯给迷惑到不愿意回家。但是如果让他在小姑娘得病和让小姑娘接触外面的世界,他愿意选择後者。

    他喜欢林清清,所以他喜欢林清清能够健康快乐。

    被那些话影响了的男人对於林清清的现状耿耿於怀,他一面观察着林清清,一面不断查找有关这方面的资料,又不断地谘询着专业人士。

    很快,他得到了回复,那些专业人士认为林清清并没有得自闭,这令安修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谁知话音一转,说林清清再这样下去对身心极为不利,长期不正常社交很可能会丧失基本沟通能力,安修的心又一下紧紧揪起。

    他一反常地不去纠缠小姑娘,而是坐在沙发上静静地想了许久……

    一日午後。

    安修端了两杯茶,其中一杯放在林清清面前,他貌似不经意地问道:「宝宝,听说最近有部电影挺不错的,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林清清歪头想了想,最後还是摇了摇头:「不要,反正等到下映我可以用会员在家看,不想出去~~~」

    安修一噎,喝了杯茶想了半天才说道:「那你就不想出门吗?比如说,逛街?」

    林清清两手托腮,语气幽幽地说道:「不想,太阳太大了,万一我被晒得灰飞烟灭了怎麽办?我觉得在家网购就行了,等着人送上门多好呀~~~」

    安修还是不死心:「难道你真的一辈子在家不出门?」

    林清清这才发觉奇怪,她眼神怪怪地看着安修:「你今天怎麽了?怎麽总是想要我出门?你原来不是恨不得拿铁链把我锁起来关在家里一辈子不出去的吗?」

    饶是安修这样的脸皮也被她这番话说的老脸一红,拳头放在嘴边掩饰般咳了两声,道:「这不是你太久没有出门,我怕你闷嘛!」

    林清清可爱地皱皱鼻子:「没有太久呀,不是昨天才出去过一次吗?」

    安修扶额道:「你那也叫出门?明明就是下楼拿快递而已……自从搬到这里你就没有出去过了!」

    林清清一副「我听不懂」的样子:「哎?有吗?可是我在家也不闷啊!我可以看看动漫、看看小说、看看电视剧什麽的,你真的不同担心我,我可以自己找乐子的啦~~~」

    安修:「……」就是因为你这样我才更担心你好不好!!!

    安修怕自己逼得太紧反倒起了反作用,於是这一次他就罢休了,暗暗找了下一次机会。

    又一日,安修无意中瞧见林清清在聊天。

    聊天啊!她终於聊天了啊!

    如果是原来,可能安修还会醋意大发强逼着林清清不要聊天,但是现在他的心态完全就像是一个担心自己女儿的父亲,看着女儿在网上聊得那麽嗨心中只剩下女儿终於和人交流的欣慰。

    他慢悠悠地走了过去,等到林清清收了聊天窗口时才问她:「那是谁?你好像很喜欢和他们聊天?」

    许是因为这一次聊天,林清清的心情很不错:「那是我在圈子里认识的几个聊得来的朋友,虽然我们还没有见过面,但是我们关系很好哟~~~」

    安修略有些激动却又强自按耐下来,语气随和道:「没关过面还可以关系那麽好么?你们经常聊天?」

    林清清不疑有他,如实回答:「聊了那麽久关系自然就好了呀,我倒觉得他们比我现实中认识的很多人要好。其实我们原来经常聊天的,只是後来发生了那件事……我失联了很久,群里也就一直没有人说话,今天好不容易都开始冒泡自然就聊上了。」

    安修又问她:「那你想不想见见他们?」

    林清清突然眯起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安修。

    安修被她的眼神看得心中发毛,不禁问道:「怎麽了?」

    林清清耸耸肩:「我只是觉得你很奇怪呀,你好像和原来不一样了……」

    安修皱眉:「什麽不一样?」

    林清清道:「你原来不是都不喜欢我离开你的视线么?怎麽这几天你总想着要我出门?我和别人聊天你居然都不生气,还要我和他们见面……难道这不就是和原来不一样了吗?」

    安修老脸又一红,然後什麽都不说就走开了,只是那仓促的背影怎麽看都像是落荒而逃。

    林清清有些莫名其妙,而後她突然轻轻地笑了起来,只低低地笑着说道:「真是的,有什麽就直接明说呀,何必这样……」

    摸清楚安修那闷骚男人的心思後,林清清心中不可谓不感动,她甚至都想着要不然出门一趟安安那男人的心。只是这个念头在她心中转了一圈後又被按了回去,她还是想要多看看安修着急上火的表情,多难的啊~~~

    完蛋了,我是不是变坏了?我原来可不是这样的少女啊啊啊~~~但我还是看的好爽啊,哈哈哈哈~~~n**n

    安修可不清楚林清清将他的底牌看得一清二楚,他正纠结用什麽办法拖林清清出门呢。他闺……呸呸呸,老婆这样下去可怎麽得了哦,万一因此有什麽心理上的毛病他真的要後悔终生了。

    所以他当初是有多禽兽,居然还把他家小宝贝用铁链锁着!就应该把门啊窗啊都打开让她自由飞翔啊啊啊!!!

    安修觉得,现在林清清这样,肯定就是自己当初造的孽。

    在安修第一百八十二次一脸小心翼翼提议让她出去玩一下的时候,林清清终於憋不住了,拉着安修在沙发上坐下:「来来来,我们来谈谈心。」

    好像是自己逼得太紧了?安修满心忐忑:「谈、谈什麽?」

    林清清开门见山道:「你为什麽总想要我出去?是不是怕我久了不和人来往丧失基本沟通能力?」

    安修心中一惊,赶忙撇清道:「没有!没有这回事!」

    林清清却是甜甜一笑,捧着他的脸说道:「老公,你不要这个样子,当初囚禁我的气势哪去了?你不要担心我,我在家不会怎麽样的!」

    「我很喜欢在家的感觉,这个家里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我们两个人的气息。我喜欢在家,是因为只有这里才是最让我放松的,因为我知道,我老公在这里,他会好好保护我……难道你更喜欢我在外面受委屈吗?」

    「别担心我了,我一个大人又不是小孩子,难道我还不清楚自己在干嘛吗?」

    她的唇凑近了些,用气音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我不想出门,是因为我希望你每天回家第一时间就能够看见我……」

    自家小宝贝都这样说了,安修自然是将那些心思都放下了,然後……他硬了,接下来就是一大堆不可描述的不可描述的不可描述……

    林清清晕过去前心下暗暗松了一口气。

    妈的,终於混过去了!终於不会有人逼她一个死在出门了!!!

    然而,事实却是——

    「老公,我要去面基啦,我们一起去玩两天,你不要太想我哦,么么哒~~~」

    安修惊得摔了一个杯子,当初谁说的希望他每天一回家第一时间就能够看见她的?这他妈有两大天看不见好伐???

    当死宅遇上囚禁(18)高H,生日蛋糕的特殊吃法~~~

    「我回来了!」安修关上门弯腰换鞋,就在这时身後传来了些许动静,他唇角微微一勾,假装什麽都没有发现继续换鞋。

    一双手臂环抱住男人的劲腰,林清清软乎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欢迎回家~」

    安修立马转过身亲了亲小姑娘,唇贴着唇问道:「想我了吗?」

    林清清用力地点了点头:「很想很想,简直想死了~」安修忍不住笑起来,不过不等他开心多久,林清清摸着肚子又说道,「它也想死你!」

    安修:「……」

    哦,别怀疑,林清清不是怀孕了,纯粹是因为安修出差两天没人给她做饭了而已。

    安修多了解她啊,一看就知道怎麽回事儿了,他没好气地捏了捏她的小鼻子:「你就想着我给你做饭是不是?」

    林清清露出一个乖巧极了的笑,笑得安修心软得一塌糊涂,没再追究这个问题。林清清见状立马顺杆爬,整个人挂在他身上:「我想吃你做的饭~」

    自家媳妇,除了宠着还能怎麽办呢?安修无奈又宠溺地叹了口气儿,边撸起袖子边去了厨房。

    「想吃什……」

    他打开冰箱想要问她吃什麽,却不想打开冰箱後看见了一个大大的双层蛋糕,蛋糕被装饰得花团锦簇,中间赫然四个大字——「生日快乐」。

    安修转过身,只见自家小媳妇站在不远处笑得羞哒哒的,他忍不住冲过去抱住了她:「你……」他有好多话想说,但最後却又不知道说什麽。

    林清清有些不好意思:「这个蛋糕我做的,你喜不喜欢?」

    安修点点头,他喜欢,喜欢死了!

    林清清将人推开了些,小脸红红的:「还有一个礼物,你闭上眼睛。」

    安修挑挑眉,没说什麽,很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林清清强调道:「不许偷看哦!」

    安修点点头:「嗯,我不看。」

    虽然很好奇,但他很听话的没有偷看,只听见一阵窸窸窣窣後,林清清让他挣开了眼睛。

    「你——」

    「汪汪,主人,生日快乐~」

    林清清头上多出了两只软趴趴、毛茸茸、白色的小狗耳朵,屁股後面也多了一条白色的毛茸茸尾巴,身上那件宽大t恤脱掉後露出里面同样是白色毛茸茸的bra,下身大概是不好意思脱掉还是那条小短裤。最要命的是她脖子上那个黑色项圈,不仅挂了块写了两人名字的小银牌,还有一根银链子。

    在安修看过来後,林清清主动将链子塞进了他手里。

    这对控制欲极强的安修来说,简直无法拒绝。

    安修将领带扯下,好似这样之後他才能呼吸顺畅,他伸出手摸了摸林清清的小脸蛋:「怎麽这麽乖,嗯?」

    林清清嗷呜一声轻轻咬住了他一根手指,像是小狗一样舔来舔去,一双眼睛也跟小狗似的湿漉漉的:「汪~今、今天是你生日嘛~」

    安修眸色一暗,又塞了根手指进去:「那我就不客气了……」

    林清清本能地感觉到危险,但她没有逃开,反倒是凑过去舔了舔男人的脸:「今天我会很乖很乖的~」

    安修呼吸一滞,随後扣住她後脑勺就是一个深吻,厚舌在小嘴里不断地搅动,来不仅吞咽的津液顺着两人嘴角流下。他的手也没有空着,隔着那毛茸茸的bra用力揉着奶子,将奶头揉得硬硬的。

    吻得迷迷糊糊的林清清被男人抱到了饭桌上,紧接着她辛辛苦苦坐了好久的蛋糕也被放到了饭桌上,她迷茫地看着男人,一脸的不知所云。

    安修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这个蛋糕,我会全部吃掉的!」

    林清清没听出来立马的深意,还一脸傻白甜地点头:「嗯嗯,一定要全部吃光,我做的很幸苦呢!」

    「我会的。」

    安修捡起掉在地上的领带,将她双手捆起来挂在她头顶上的桌角,然後慢条斯理地脱掉了她身上的bra,还揉了揉被迫挺起显得越发圆润挺翘的奶子,接着是她的小短裤和小内裤,将她扒得一乾二净。

    林清清有些害羞地侧过小脸,不过害羞归害羞,她还是很配合的,说好的听话是真的听话。

    安修上下打量了一下,随後拍了拍她的小腿:「把脚抬起来放在桌上。」

    林清清乖乖照做,最後安修叫她分开两腿她也做了。

    安修满意地点点头:「好了,现在可以吃蛋糕了。」

    林清清:「!!!」不会是绑着她让她只能看着他吃蛋糕吧?!!

    咳,事实上并不是这种吃法,而是——

    安修用手刮了点蛋糕上的奶油,将其涂在那硬挺起来的奶头上,冰冰凉凉的刺激得她身子抖了抖。安修抹了好些奶油,然後才俯下身一口含住了那奶头,又吸又咬又舔地将那些奶油全吃进了嘴里。

    「呀唔——」林清清要是还不明白他想干嘛那就是真傻了,她羞得身子瞬间变得粉红,配上白色的奶油越发好看起来。

    安修吃完奶油还恋恋不舍地吸了好几口奶头,最後放开还发出一声响亮的「啵」,他曲起手指弹了弹奶头,整个奶子上下晃动了两下,荡出极为好看的乳波,安修笑着捏住林清清的下巴,命令道:「把舌头伸出来。」

    林清清乖乖地吐出舌头,安修立刻刮了点奶油放在了她舌尖上,接着跟吃奶头一样含着小舌头又吃了起来。舌根被吸得发麻,林清清忍不住想要将舌头收回来,却不想自己猜刚动一下就被男人给打了屁股一下,这下她不敢动了,只得眼含委屈地看着他。

    安修被她委屈的小模样逗得笑了笑,他放开了小香舌,伸手在她两腿间揉了揉,手上立刻沾满了黏腻的蜜水儿:「好多水……要不要我给你舔舔,嗯?」边说着,他边将手抽回,手指微微分开便扯出几根银丝,看得林清清又是一阵面红耳赤。

    他一说林清清就回想起以往,她压根抵挡不住这诱惑,羞哒哒地将腿分得更开了些:「要,要你舔舔……」

    安修挑挑眉:「话,是这样说的?」

    林清清立马改口:「清清求、求主人舔……舔舔小骚穴……汪~」

    安修这才满意地俯下身。

    敏感至极的穴口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男人格外炙热的呼吸,这下蠕动得更加剧烈,一波又一波的淫水被吐了出来,整个腿心都被染得亮晶晶的。安修喉头微动,他伸出手指轻轻拨开两片肉嘟嘟的蚌肉,小缝儿被扯大了些,内里翻滚的媚肉一下映入他眼中,叫他一时间沉浸其中差点忘记了呼吸,直到林清清迟疑地一句「主人」才唤回了他的神智。

    安修直起身去刮奶油,往小穴儿上涂了一层又一层厚厚的奶油,还将蛋糕上最漂亮那朵奶油花小心翼翼取下放在了正中心,然後才一头扎进了其中,大口大口吃起奶油。奶油是甜的,那潺潺流动的蜜水儿也是甜的,安修满嘴甜味一时间都说不清哪个更甜。

    「啊啊啊——」火热的舌头夹着冰凉的奶油刺入穴口,林清清被刺激得身子就是一抖,她口中发出甜腻的娇呼,小屁股不断抖动着,像是想要缩起来又像是想要抬高去迎合男人,她人也是这样的矛盾,不知道到底是更舒服些还是更难受些。

    安修两手用力掰开穴口,舌头一个劲往里刺入,将能够舔到的媚肉都舔了个遍,大口大口地吞咽那蜜水儿。此时他眼睛一瞟,瞟到了下方後穴,那尾巴就是塞在这里的,他看了一下就忍不住伸出手去抓那尾巴根部,肛塞被稍微拔出一点又被全部塞了进去,尾巴上的毛毛一下擦过会阴,一时间弄得她是又爽又痒。

    「呀——不、不要……啊啊啊啊……太、太刺激了啊啊啊……主人……不要……」林清清哪里经得住上下一起玩弄,快感层层叠加,小脑袋连连摇晃,小腹起伏的幅度越来越大,脚趾也紧紧蜷缩起来,在快感抵达到高峰後终於禁不住一齐发泄了出来!

    高潮之後的身子泛出漂亮的粉色,因余韵还在微微颤抖着,林清清两眼无神地喘息着,等她缓了一会後下意识寻找起安修,却见男人正急切地脱衣服,那锻炼得极为完美的身材一点点暴露在空气中,随着那根粗长的肉棒充满精神地从内裤中跳出,独属於男人的味道弥漫开後,明明才高潮了不久,但林清清却是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再度火热了起来。

    似是感受到了她的渴求,安修抬起头对上她的视线,林清清这个表现无疑取悦到他了,他低低地笑了一声:「清清,我的宝贝儿……想要吗?」

    边说,他边当着她的面缓缓套弄起那根肉棒,这个举止一下勾出林清清心中更多的渴望。林清清舔了舔唇,粉色的唇被滋润的水光油亮,手被绑住的她只得用脚去勾男人:「想要……清清想要主人……要主人的大肉棒肏清清的小骚穴!」

    作者的话:整理文档的时候发现前三个故事都控制在二十章完结,然後就突然犯起了数字强迫症……_:3」_

    植物人最近暂时没有灵感,暂时先来将死宅补充完整,如果死宅完整了植物人还是没有灵感会接着将皇帝哥哥补充完整……嗯,反正就是等我有灵感写植物人以及生日愿望吧……

    其实我更想开新故事来着,脑洞都放在哪儿很久了……

    有些小天使可能会说我不写之前想好的脑洞,其实是因为我更换码字软体丢失了文档,我也忘了自己之前想的是什麽了,如果你们有啥记得的可以留言给我,看我能不能想起来。

    当死宅遇上囚禁(1718)#我家闺……呸呸呸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