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01)再度回京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第01章

    ——再度回京

    「这里风景真不错。」在断崖上看风景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夜卿迎着微风,喃喃自语,「就在此处完结这一切吧。」

    闭目静立,夜卿似是在等待着什麽。

    很快,一阵尘土飞扬,一群人马赶来此处,看他们的神态,似乎就是奔着夜卿而来的。

    而另一边,负手而立的夜卿似乎是等到了他要等的,勾起的唇透出一抹愉悦。

    终於,终於,他终於能解脱了。

    夜卿原本以为事到如今他们会直截了当地冲他射几箭把他弄死就完了,然而他们却没有这样做,在百步之外便勒住了马绳,没有一句话也没有任何举动,只是静静地堵住这条路。

    他们这是为了不让自己逃走吗?夜卿眯起眼,好不容易能制造出这麽完美的机会,他可不想逃走让一切付之东流……不对,这不是他们的目的!

    一直冷静无比的夜卿这时有了些许烦躁,唇不自觉抿起,那麽重的伤势,他不可能的……

    不管是不是,他先逼这群人对他动手吧,他不想再拖下去了!

    然而不等他动手,一辆马车突然到临,马车尚未停稳里面的人就迫不及待跳下马车,动作过於急切一不小心扯到了胸前的伤口,夜卿甚至都清楚地看见他额间的冷汗是如何一颗一颗冒出来的,但那人显然并不在乎这些,一双眼眸在瞧见夜卿之後瞬间亮了好几度,即便是因为受伤而略显憔悴的脸色也一下好了许多。

    夜卿皱了皱眉,心下愈发烦躁了。

    按照他的计算,这人应当因为伤势较重在昏睡才是,怎麽会出现在这里?就算是他计算失误提前清醒过来,但那麽重的伤势,他不好好养着跑来这里干什麽?他是不要命了吗?

    而且,那些家伙就这样让他出来了?难道不怕他破坏计划?

    呵,连个人都看不住,真是一群废物!

    虽然他的出现是意料之外,但夜卿知道计划是不可能因为这人的突然出现而被破坏的,不说那些背後谋划的家伙,就单单他个人而言,他是决计不会让计划失败的。

    一瞬之间,夜卿就想好了如何应对,他抬眸看向一步一步走来的男人:「你来做什麽?是不亲眼看见我死就不安心吗?」

    这番话实在扎心,扎得来人脸一下白了,扎得即便是只剩下最後十多步他也不敢再上前,也扎得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会伤心欲绝地看着夜卿。

    愧疚在夜卿眸中一闪而过,他垂下眼不去看他:「夜修,你回去吧,回去做一个好皇帝,大盛……」

    「皇兄!」夜修低吼了一声,脸上伤心与愤怒交织在一起,他深深地望向夜卿,眼里是令人心碎的祈求,「皇兄,跟我回去好不好?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当这个皇帝,也从来没有想要伤害你,我知道你也是被逼……跟我回去吧,这一次我不会让任何人再有机会伤害你了,我发誓!」

    夜卿像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般看着夜修:「阿修,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就能够做到的。身在皇家,同为皇子,我们注定了是要争斗,就算我们自己不想,也会有人逼着我们去斗……而且,我从来和你想的就不一样,我就是会为了一己之私而伤害你这个我在这世上唯一的至亲骨肉,不然你的胸口的伤又是从何而来?」

    夜修脸色更白了些,一双薄唇轻轻颤抖着:「不会的,你不会的……皇兄,哥……我了解你,你不会的……如果你真的要对我动手,我不可能活到现……」

    「够了!」夜卿挥手打断他的话,他直直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很後悔,当时没能多用一分力,不然……」

    「哥,你……」夜修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喉中发出几声压抑的呜咽。他这个模样实在是可怜极了,像是只被抛弃在冰天雪地里的幼兽,孤独无助地呜咽着、哭泣着……

    夜卿有过那麽一瞬间的动摇,他想要上前拥住他,想要和他道歉,想要将一切和盘托出……但,也只是那麽一瞬间而已。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夜卿强压下内心汹涌的愧疚,轻声说出了最後一句话——

    「阿修,你回去吧,我该走了……」

    夜修猛地抬起头,只见一道白影如残翼蝴蝶般从断崖坠下,他目呲欲裂大步向前冲,但他身後的人又怎麽会眼睁睁瞧着主子以身犯险,拼了命地拉住了他,让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抹白色在云雾之中彻底消失。

    **********

    「主子,京城又传来了消息。」

    紫衣婢女半弯着腰,双手捧着一封信,微垂下的脸上满是恭敬。

    正逗弄水池中锦鲤的女子缓缓转过身,一身繁复朱色曵地长裙随着她的转身在空中画了道漂亮的弧,裙角那一朵精致的牡丹正巧落到紫衣婢女的视线内,不等她多想,女子开了口:

    「念。」

    朝颜,也就是那紫衣婢女,她道了一声喏,随即打开信封,轻声将信件内容念了出来。

    京城近段时间倒是没有发生什麽大事儿,毕竟前一阵和图塔国的战事才以胜利结束,战事消耗了那麽多物资和人力正是需要修养的时候,如今够资格报到女子面前的事儿还真不多。

    朝颜很快念完,捧着信等着主子发话,却不想半晌没听见一丝儿动静,饶是沉稳如她也忍不住偷偷抬眼瞧了瞧自家主子,然後她就看见自家主子好似……好似在发獃?

    「主子?」朝颜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

    女子一下回过神来,眼神锋利,道:「最後一句你再念一遍。」

    朝颜照做:「五月十四日至十六日,帝病,停朝。」

    沉吟片刻,她道:「收拾东西,我要去京城。」

    朝颜不解道:「主子为何突然要去京城?万一被人认出……」

    她家主子的身份可非同寻常,至今京中那些人都没有放弃过寻找,这要是去了京城可不就是自投罗网吗?

    朝颜倒不是怕事发主子会如何自己会如何,毕竟那些人可没本事留住她家主子,但万一事发总是会有影响的,她就怕这会波及到她家主子日後的舒心生活。

    女子挑眉笑道:「万一什麽?你觉得他们还能够认出我来?」

    朝颜时刻跟着她自然是很难发现她的变化,这五年虽短,但她身上的变化可谓是翻天覆地,更别说她还恢复了女儿身……她可不信那些人还能够认出她来。

    不过就算认出来了也无妨,左右他的地位已经彻底稳固,哪怕她的事情捅了出去也不能影响分毫。

    「可是……」朝颜蹙着眉,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朝颜是自小跟在她身边的,这麽多年的情分下来她自是不会把她当做一般奴仆随意打发,她直接说出了心里的猜测:「我一定要去一趟京城,因为阿修这不是普通生病,而是中毒了,甚至更有可能他是被中蛊了。」

    朝颜大惊:「怎麽会?」

    居然有人能够突破皇宫的重重守卫去给那位下毒甚至下蛊?那位可是有着不输於主子的心智谋略和武功,怎麽会轻易中毒或是中蛊?

    女子解释道:「从昨年的十二月起,每月中旬就有三至四日的停朝,而在这之前如此频繁的停朝是从未有过,可见定是阿修身上发生了逼得他连无法上朝!发作时间如此规律,想来不是中毒就是中蛊了。」

    若是一般人,只怕就真是为了偷懒而已,但她同阿修一起长大,天底下再也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他了,阿修凡事都要求尽善尽美,责任感又极强,幼时学武再苦再累他都是比谁起得都早,後因父皇一句玩笑就天天逼着她早起练武,若不是他只怕自己还真练就不出如今的身手,如此一个人怎麽可能因偷懒而停朝。

    既然确定了不是阿修本身的问题,那麽定是有人从中捣鬼。

    女子笑中带怒:「阿修身边怕是混了奸细。」

    至於奸细是哪方人马也很好猜,如今的大盛已没有人能够威胁到阿修的地位,哪怕她也是不可能的,那奸细定是外来的,不是图塔国就是出云国。前者和大盛才交战不久,後者看似中立实则一直想要吞并大盛称霸天下,这两个都有动机都有嫌疑。

    不过要她说,还是出云国的的嫌疑更大些。

    图塔国的国君昏庸无能,在自己国家大旱之际还不知死活地得罪大盛,那几月的战事虽说也让大盛付出了不少代价,但在如今千疮百孔的图塔国相比之下也就不算什麽了。有这样的国君,即便是能人再多也不好使。而且当下两国正在谈和,若是大盛的国君突然倒下对图塔国来说未必是好事儿,因为乱成一团的中央定是管不住那驻紮在图塔国边境於图塔国国君有杀父夺妻之仇的大将军司徒云,若不是夜修对他有恩,这位可是不会乖乖听命只驻紮在图塔国边境的。

    至於出云国,既然有着称霸天下的野心,自然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对付同为强国的大盛的机会,就算出云国人想要放弃他们那位国君可不会,就年少时接触的那段时日来看,那位可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这样一想,她就愈发生气了,她生气并非是因为有人给皇帝下毒或是下蛊,而是因为阿修居然无用到让奸细混到自己身边还让他们得手了!

    作者的话:看了下,植物人那个算是结束了,之後会有番外,但是放出番外的时间不定,估计会慢慢磨。

    生日愿望这个故事蠢作者实在是编不下去了,为了不影响这本书的更新,这个故事就只有删掉了,无法删除的收费章节改为打赏章节,为了补偿小天使们,这个新故事的剧情章节不收费。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01)再度回京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