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02)前尘往事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第 章

    ——前尘往事

    去往京城的路上,看着熟悉的风景,女子脑中不可抑止地回想起那些前尘往事。

    她名夜卿,乃是大盛当今皇帝的兄长,是当年名誉天下的睿亲王。

    如果不生意外的话,如今稳坐皇位的人就该是她而并非夜修。

    然而,这当中还真就有一个很少人知道的意外——夜卿她并非男子,而是女子。

    一切还得从二十二年前说起。

    二十二年前,皇商林家嫡长女林玉如和父母早亡从小寄养在林家的表妹齐嫣然一同进宫选秀。在那一届秀女之中,这对姐妹花不管是人品样貌还是才华都乃上上之品,最後自然是被留了牌,而後又都在最先侍寝的一批秀女之中。

    林玉如和齐嫣然手腕了得,再加上姐妹俩同心协力,不到半年双双封妃,宠冠後宫,颇有种要将赵氏姐妹的历史重演的感觉。不过先皇显然并非汉成帝,他虽对这两姐妹宠爱非凡,但也是有节制的,又因他子嗣艰难不得不广撒网捞鱼,这姐妹两还是很难做到专宠的。

    不过她们运气极好,入宫不到两年竟是双双怀孕!

    先皇高兴至极,这可是他人生当中第一个子嗣!於是被喜悦冲昏头脑的先皇就说了一句谁先生下皇长子便能得封太子!

    得封太子!

    竟是如此巨大的诱惑!

    於是就因这一句话,这对感情深厚的姐妹俩之间开始有了裂痕。

    一开始她们还没有注意到这句话隐藏的巨大诱惑,但她们没有意识到不等於没有人意识到,最先提醒她们的自然就是她们各自身後的家族。

    林家虽是皇商,但靠着姐妹两也算是跻身京圈,虽说情感上林家对她们是不相上下的,但血缘上林家自是更愿意自家嫡长女的孩子得封太子的。而齐嫣然虽是父母双亡的孤女,但这可不代表齐家就没有人了,原先她一个无利可图的孤女自然是无人搭理,但现下她以贵为妃位,肚子里又揣了一个可能是太子的龙胎,自然是想方设法地搭上这艘看上去前程远大的船。

    林家和齐家的互相角力也影响到了在宫中的林玉如和齐嫣然,两人不复原先亲密。也多亏了先皇重视这难得的子嗣,否则不再同心协力的她们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保下孩子。

    九个月後,在同一天,姐妹两一起发动了。

    这到底是一个巧合还是其中有人算计没有人知道,就算知道了大抵也没有人会去理会,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产房,等着皇长子的出生。

    齐嫣然这边顺利一些,不到三个时辰就生下了孩子。只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生的竟然不是儿子而是女儿!

    自怀孕以来她就从没有想过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会是个女孩而不是男孩,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孩子不是皇长子不能得封太子,然而事实就是如此残酷,她生下了一个女孩,一个日後顶多被封为长公主的女孩!

    这教她如何甘心?!!

    她看着怀中的女婴,不过瞬间就下了个决定——她生的只能是个男孩,是皇长子,亦是将来的太子!

    齐嫣然的手段是要比林玉如更高一筹的,毕竟一个寄养的孤女,吃穿用度乃至教养都能向家中嫡女看齐,这其中的手段可见一斑。

    虽说和林玉如感情深厚,但因幼时一些不好的经历,她无法对任何人付出全部的信任,打从开始就对林玉如有所防备,入宫後防备心更甚,瞒着林玉如在暗地里给自己培养了不少人。而後生产时她知晓此事重大,产房内安排的全都是她的人,也就给了她偷梁换柱的机会。

    那时碰巧奶大她的麽麽家里新生了一对龙凤胎,许是想要沾沾龙凤胎的喜气,又许是早已有了些许预料,临近临产期时她特意让麽麽将那对龙凤胎悄悄带进宫,如今倒也真的派上了用场。

    於是便有了後来的一幕,齐嫣然先林玉如一个时辰生下了皇长子。

    瞒过了最初後,齐嫣然到底是想念自己怀胎九月生下的孩子,於是她将两个孩子换了回来,即便这样要冒着巨大的风险。怕事情泄露,齐嫣然打从一开始就就没有让夜卿知晓自己是个女孩不是男孩的事实,让夜卿从小以男儿身份示人,待她长大了知晓自己不是男儿後才将所有真相道出。

    不过算计了那麽多,齐嫣然并没有得到自己最想要的——皇长子并没有被封为太子。

    一举得到两位皇子的先皇是高兴的,他也确实想要兑现自己的承诺将夜卿封为太子,但当他提出此事时却遭到了朝臣们的一致反对。

    一是因为两位皇子实在太小。若是只有一位皇子出生,那麽被封为太子是没有人反对的,毕竟那麽多年了,先皇子嗣艰难谁都知晓,谁也不知道後面还会不会有皇子出生,但如今一下有了两位皇子,朝臣们的心思也就活泛了许多,毕竟有了选择不是,这以後如何还真是很难说,倒不如谁也不封太子,一切等到两位皇子长大了些後再说。

    二是因为这两位皇子的母妃出身实在是太低。齐嫣然祖上几代都是普通农户,到了她父亲这一代才供养出一位同进士,後在林家的钱财帮助下当了个六品小官,如此出身实在是难以承担教养皇子之责。而林玉如更不用说了,虽是皇商,但在朝臣们眼中那是比齐嫣然还不如,士农工商商最低,人家就算是同进士也好歹是读了书的,她商人出身除了满身铜臭味还能有什麽?

    三则是有部分朝臣还抱有微弱的希望,觉得既然如今有了皇子的出生证明先皇还有生育能力,那麽万一日後还有皇子出生呢?万一那生下皇子的幸运妃嫔就是他们家中的女子呢?若真是如此,以她们比林玉如和齐嫣然更高更好的出身和教养,生下的皇子必定是要比她们的好得多,上位的机会也大得多。如此一想,这太子现在是更加不能确立了。

    於是种种原因下,夜卿没能得封太子,然後这导致了齐嫣然和林玉如关系的进一步恶化。

    若是太子被定下,那麽林玉如说不定会和齐嫣然修复关系,毕竟太子和一般皇子不同,怎麽说都不是能够轻易得罪的。但问题是,太子并没有被定下,那麽证明了她的皇儿还有希望,如此一来齐嫣然就是她的竞争对手,齐嫣然也是知道这点的,这样的想法下两人的关系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她们的想法并没能影响到夜卿和夜修,「兄弟俩」相处得十分融洽,宛若同父同母的兄弟般相亲相爱——这最大的功劳当属先皇。

    因听了太多两位皇子生母出身太低会影响皇子教养的言论,先皇对於自己仅有的两位皇子的教养十分上心,既然生母出身太低不利於皇子教养,那麽不如他自己来,他堂堂一个帝皇来教养总不会教出什麽歪瓜裂枣吧?若真是,那肯定问题不出在他身上。

    所幸的是,两位皇子不负他的期望,不管是相貌人品还是才得都是一等一的好,都成长为顶顶优秀的男儿。最令先皇欣慰的是,两位皇子的关系是真的很好,他们之间虽然也有些竞争,但那是良性的,不像他当初那般争得你死我活。

    於是欣慰着欣慰着,先皇就不知道该立哪个皇子做储君了。

    大皇子为长,在没有嫡子的情况下他无疑是最适合的,但奈何他性子有些阴晴不定,有些时候也过於冷酷无情,先皇怕选了他之後他会因为做了皇帝无人能够牵制而越发肆无忌惮,到那时真没人能够预料会发生些什麽,史书上这样任性妄为最後断送江山的皇帝还少吗?

    二皇子虽没有一个为长的名头,但他性格要比大皇子软和,但问题也在他的软和上,他实在是太软和了些。出云国的野心和图塔国的不安分在先皇还在时就已经出现了苗头,若真是二皇子上了位,他或许是个仁爱慈和的皇帝,但能不能扛得住这两个国家的进攻却又不一定了,史书上也不缺完美的末代皇帝。

    所以,到底立哪一个呢?

    这个问题,一直到先皇逝世都没能解决。

    就在朝臣们为拥护那位皇子上位而吵作一团时,夜卿默默做出了决定——她不想做皇帝,她只想恢复女儿身,过一过普通女孩应该过的日子。

    夜卿打从知晓自己是个女孩而非男孩後,她就一直过得很压抑。一方面是怕敬爱的父皇和一同长大感情深厚的皇弟对自己失望伤心甚至厌恶,一方面是她不想做皇帝只想恢复女儿身,还有一方面则是母妃给自己施加的压力,哪怕夜卿并非男子,她也要夜卿冒天下之大不韪去争皇位。

    得知先皇一直到最後都没有确定储君的时候她是松了口气儿的,虽说确定之後她也有法子作死自己,但到底没有如今来的轻松。

    只是——

    她看向一无所知且还为支持自己的朝臣对她出言不逊而感到抱歉的弟弟,心里默默道了句对不起。

    虽然我知道你一直不想和我争,但对不起了,为了我的一己之私,你不想争也得争!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02)前尘往事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