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03)叶卿儿和叶修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第03章

    ——叶卿儿和叶修。

    马车外面传来的喧闹打断了夜卿的回忆,她轻轻蹙眉,素手掀起帘子一角:「发生何事?」

    朝颜回道:「主子,京城从今日起开始戒严。」

    眉头痕迹更深,夜卿又问:「可知是为何?」

    朝颜回道:「说是因为有贼人刺伤了定远侯。」

    夜卿一听便怀疑这不是真的:「刺伤?谁没事儿会去刺伤冉霄那小子?」

    如今的定远侯冉霄在年少时是夜修的伴读之一,是所有伴读里与夜修关系最好的一个,但同时却是最没有出息的一个。

    这所谓的没有出息指的是建树方面,因为若按照爵位来算,冉霄确实是所有人当中爵位最高的,但若是按照建树方面……他就是零。

    其他人要麽成为一方大员,要麽靠军功获得爵位,而唯独冉霄却是啥也没做,就靠着祖上萌荫承袭了定远侯之爵。而且这爵位也是当年靠着夜卿和夜修才能承袭,若非两位皇子,只怕这爵位早就是他那比他优秀百倍的同父异母弟弟的了。

    而且冉霄这人还没有什麽优点,他不孝嫡母,不敬原配,还特别好美色,京城最大的青楼百花楼就是他为了满足自己色慾而开的。

    当然,这些都是表象,唯有少数几人才知道这其中内幕。

    ——而夜卿就在这少数当中。

    冉霄生母乃前定远侯原配,於冉霄四岁那年因病去世,却不想原配逝世不足一月前定远侯便迎娶了自己的远房表妹,那表妹进门七月後就产下一足月男婴,可想而知这其中的猫腻。

    不仅是冉霄的生母,就连他的胞兄死因也有疑,一个惧水的人怎会无端端去戏水最终溺水而亡?前定远侯不管事且极其宠爱那表妹,冉霄为了生存下去、为了报仇不得不学会隐藏,最终因中选皇子陪读而脱离继母掌控,最终得以报仇。

    至於那原配,其实是继母唆使前定远侯给他定下的一品行不端、贪婪无度的小门女子,他一方面是自己确实不喜一方面是要做个表面把柄给人,也就顺理成章冷落了她,待袭爵後还坏心眼地将继母和其关在一起,让这两个坏女人互相磋磨。

    而好色,他也确实好色,但那百花楼实际上的主人其实是夜修和夜卿,是专门打探消息的,冉霄只是代为管理罢了。

    不过冉霄虽然不简单,但也不至於有人会去刺杀他,毕竟表面上他也就是一个满身把柄还一点实权都没有的花花公子,谁会无端端地去刺杀他呢?就算是得手了,又有什麽好处呢?唯一有可能的也就是他那继母和原配了,只可惜这两人早就被他看管得死死的,根本一点机会都没有。

    是以夜卿一听便怀疑,他这是替人背锅,很大可能就是替夜修背锅。

    事实上这不是冉霄第一次这样干了。

    先皇逝世那年,因其走得突然且不曾侧立储君,若是消息传出朝中恐会不稳,且当时成王已有反心。为防止生乱,冉霄便想了这招,借自己被刺这一借口让夜卿两人调动禁军围住整个皇宫不许先皇逝世的消息传出,更借着搜查刺客围住了成王府,顺理成章解决了成王这个大麻烦。

    若非如此,就凭当年夜卿那作劲,大盛早就乱了起来了,哪里能作完後还能让夜修安稳登基。

    当年的内幕知之者寥寥无几,冉霄这狠人为了让一切看上去真实可信还给自己真的来了一刀,是以没几个人知道这是假戏真做,也因此如今这消息看上去越真实夜卿越是怀疑他这是替夜修背锅。

    如此一想,夜卿更急着进京了。

    只是在着急也只能排队检查了再说。

    等了一个多时辰,夜卿这才顺利入城,急着入城的主仆没有发现,那些士兵每人手里拿着一张小像,重点排查了每一个男子。

    **********

    进京後没多久,夜卿买下一座清幽雅致的小宅院作为临时落脚点,安置好一切後她携着礼品拜访於京中的杏林世家叶家。

    这上门是借用了当年鼎鼎大名的圣医叶飞的名义。

    很少人知道圣医叶飞和京城杏林世家叶家如今的首席御医叶铭其实是远亲关系,若按族谱来算的话这叶飞算是叶铭的堂叔。

    按照族谱往上倒,他们同出自江南杏林世家叶家,只不过叶铭这一支於大盛初建奉诏入京进入太医院从此紮根京城,而叶飞这一支则一直从未离开过江南。

    只是和蒸蒸日上的京城叶家相比,江南叶家则愈发败落,其主要原因是後代於医学天赋是是一个比一个差,偏生他们只晓得吃老本又不愿做其他的,到後来到了叶飞这一代也就他一个於医学上天赋极高能够继承家业,然而叶飞是庶子,嫡母也不是个宽容的,用了各种手段终将他赶出了叶家,而後江南叶家也就此被败落了个彻底。

    叶飞离开叶家後曾来过京城得到过京城叶家的相助,只不过後来他不愿受太医院束缚便独自离京闯荡江湖,而後接触到武学後便将武学和医学结合创造出独属於他自己的医术,自此闻名天下。

    不过这人一贯不喜束缚且怕麻烦,为了躲避各方招揽便乾脆一头扎入深山之中,就此了无音讯。

    至於夜卿是如何认识这老爷子还能借用他的名义,那还真要说一句缘分了。夜卿离开京城後便顺着自己心意四处游玩,某一日於路边见到了一蓬头垢面、奄奄一息的老头,当时她动了善心便顺手带这老头回了自己住处给他治伤,谁知这一顺手就捡了个圣医老爷子回家。

    沦落到这部田地也真是他自己由自取,这老爷子的武学只会治病救人不会打架,偏生毫无自觉跑进了危险重重的深山,不久後就被深山之中的猛兽给撵得四处乱跑,若不是深山里草药多可以配点药自保他怕是早就被野兽吃进肚子里去了,而且他还是个大路痴,不知道转了多少圈才终於一身伤地从深山内转出来,也得亏他是遇到了夜卿,不然以他当时的情况怕是别人都认为他只是个快要饿死的乞丐而无人问津。

    之後这老爷子对山林之类的地方产生了恐惧,哪怕看出夜卿身份不凡也死活要跟着夜卿,还说夜卿天资不凡非要将自己一身本事相传,而夜卿嘛——她一脸嫌弃地答应了。

    说真的,她还没怎麽看得上这老头的本事,毕竟她一身深厚武学极少病痛,早年在宫内又食用了不少天材地宝,虽说不至於百毒不侵但大多数毒药迷药对她是没有作用的。

    是以,她拜师学这些个有什麽用?

    却不想无心插柳柳成荫,她还真有用得上叶飞的一天。

    从精致小轿中走出,夜卿抬头看着那硕大的「叶府」目光闪了闪。

    若是阿修真的中毒或者中蛊了,听闻到叶飞的消息必定坐不住,那时她等着人上门便是了。

    也正如夜卿所料,听闻叶飞传人找上门来,叶铭喜不自胜,凭着那位独特的医术想必应该能够解决陛下身上的……他整了整衣服欲出门迎客,抬脚走了好几步才想起家中还有一位贵客。

    他有些不知所措地回头瞧了一眼那男子,对方放下茶杯,微微颔首道:「你自去迎客便是。」

    这便是要留下的意思了。

    叶铭心中明了,转身去迎客。

    虽心中做好了这传人是个女子的准备,但叶铭也没想到这女子竟是如此漂亮,比左相那大盛第一美人的闺女儿也不遑多让。不过真要做个比较,还是眼前这位姑娘更胜一筹,左相那闺女儿虽有闭月羞花之貌却气质浅薄,而眼前这一位……他还当真看不透,但硬要说一个词儿的话,那就是雍容华贵,和家中那位贵客极为相似。

    叶铭压下心中的惊讶,上前寒暄了两句後,问道:「飞叔这一别便是十多年,也不知他如今如何了?」

    夜卿抿唇笑了笑,道:「师父很好,只是先前深山一行让他劳累了些,如今正修养着,若不然便不会单单打发我来京城拜访您了。」

    叶铭闻言有些失落,不过旋即又打起了精神,若是徒弟解决不了自会请教师傅,虽曲折了些但好歹能解决问题不是?

    夜卿不着痕迹地看了叶铭一眼,心下皱眉,莫非很严重么?

    一个是高兴找到了能解决问题的人,一个是有心试探,这两人凑在一起自是有说不完的话,不知不觉便走到了会客厅。

    叶铭似是想起了什麽,转头对着夜卿道:「还请不要见怪,府上有一位客人也想见见你。」

    夜卿知晓自己挂着圣医叶飞传人的名头是很招人注目的,这位客人想必是也是因此想要见见她罢了,夜卿没多当一回事儿,随意点头应允,跟着他踏入屋内。

    然而当她抬头看清楚屋内那个人时,脚步却是一顿。

    叶铭挂着有点僵硬地笑介绍道:「这位便是叶飞传人叶卿儿姑娘,这位是、是……是……」

    那男人揽过话头:「我是铭叔的子侄,我名叶修。」

    噢哟,很巧嘛!瞧这化名化的,还跟我化同一个姓,咱两还真不愧是姐弟呢!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03)叶卿儿和叶修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