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04)再度相见不相识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第04章

    ——再度相见不相识

    夜卿若是想要见夜修容易吗?

    答,容易也不容易。

    若是亮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她相信自己立马就可以见到夜修,但她好不容易甩掉自己皇子的身份又怎会去用这个方法,因而想要见他便只有慢慢筹划了。

    原本她的计划是借用叶飞的名义结识叶铭,只要阿修是真的中毒或者中蛊叶铭又无法解决,叶铭必定会通过她向叶飞寻求帮助,那麽届时她也就能见到夜修,也就能解决掉夜修身上的小毛病了。

    但,万万没有想到是的,她那些後续计划都还没用上,她就已经见到了正主——夜修。

    瞧着借用了人家的姓,冒名顶替人家子侄,还将人家吓得一身冷汗的「叶修」,叶卿儿唇角略勾,眼中闪过不易察觉的微弱笑意。

    只是下一瞬她的神色严肃了起来,因为夜修身上的种种迹象都在表明,他如今确实不大好。

    她盯得太久也太明显,夜修想要假装没发现都不能,他只好抬起头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问道:「叶姑娘,怎麽了吗?」

    夜卿挽了挽耳边的碎发,道:「这位叶公子,可否让我为你把一把脉?」

    我的老天哦,这皇帝陛下的脉象岂是说看就能看的?!!

    叶铭的冷汗是越来越多,这一惊一吓的还真是要人老命。

    正想开口阻止,却不想夜修直接伸出手露出手腕:「有劳。」

    夜卿顿了顿,垂眸上前给他把脉。

    呵呵,被人下了套就算了,如今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还如此不设防,这是嫌自己命太长了是吧?

    片刻後,她收回手,思考之余不自觉捻动着指尖。她一贯不喜和人接触,如今原本微凉的指尖染上另一个人的体温,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亲弟弟也照样感觉到不适。若是平日她会收敛一点,但如今她的心神都沉浸在方才的脉象之中,一时半会顾不上掩藏这习惯。

    也就自然没有发现夜修的神情有所变化。

    不过她没有发现不等於厅中另一人没有发现,叶铭倒是发现了,只是他的想法歪了一歪,以为一直不近女色的皇帝陛下最终没能抗住这比大盛第一美女还要美上几分的美人儿的诱惑。

    这样一想,他不禁老怀甚慰。

    不容易,陛下终於开窍了啊!

    他终於不用被那帮龟孙子堵在小黑巷里各种盘问了啊!

    感动之余他还没忍住在心里嘲讽了一番左相。任谁都知道左相将他那大盛第一美的闺女捧得有多高,为的还不是企图用美色笼络油盐不进的陛下,但人家陛下才看不上那所谓的大盛第一美呢,瞧这位叶姑娘便知他眼光之高……真想看看左相吃瘪的样子,叫他堵他堵得那麽勤快!

    叶铭到不担心夜修看上叶卿儿会不会有什麽阻力,任谁侍奉一个不管是登基之前还是登基之後从不近女色一直没有子嗣的皇帝後都会着急到不行把标准降得低到不能再低,莫说这叶卿儿只是平民了,她就是谁家的娇妻侍妾那群满口圣人之言的龟孙子也会想方设法将人送到龙床上只求陛下开窍,更何况这位姑娘是圣医的徒弟且看上去出身并不简单。

    叶铭是自顾自越想越美,等到座上两人交谈起来并叫到他之後才回过神来。

    夜修皱起眉,道:「铭叔,怎麽了吗?」

    叶铭哪里敢说真话,连忙摆手回道:「无事无事,就是一时走神了。」

    夜修觉得他不像是走神那麽简单,但如今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他便将之前的话重复了一遍:「叶姑娘说我这不像是中毒,更像是中蛊了。」

    中蛊?!!

    巫蛊之术已有百年不曾现世了,如今还有多少人会下蛊解蛊?

    乍听此话任谁都会倒抽一口凉气,毕竟越是无知越是恐惧,但这开口讲述且又是中蛊的主儿说的好像不是自己一般,脸上的神色依旧淡淡的,似乎对於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都不甚在意。

    而检查出这一切的夜卿也同样神色淡淡,她早有预料也早做好了准备是以一点都不慌,甚至还悠闲地品尝了一下叶府的茶水然後在心里狠狠地嫌弃了一番。

    在场的也就剩下叶铭一个惊慌了起来,不过他没能惊慌多久,因为有上面两人的对比,显得他十分大惊小怪,虽然这的确是一件十分令人惊慌的事情。

    叶铭略咳了两声,问道:「叶姑娘说这是中蛊可有依据?」

    夜卿不慌不忙地将依据一一道来,然後还补充了一句:「若是还不信,可取叶公子的一点血验验看。」

    叶铭转头看向夜修,这有损龙体的事儿他可不敢自己来。

    夜修毫不犹豫,道:「那便验上一验。」

    夜卿拿来纸笔开了张药方,还顺带将处理之法写了下来後递给叶铭,叶铭扫了一眼药方,虽猜不出这是要作甚但还是看出这药方无毒无害,他冲着夜修点头,得到後者首肯後方才叫人来配药。

    叶府身为杏林世家家中是不缺药材的,甚至比外面那些医药馆中的药材还要齐全一些,是以不消片刻便有人将处理好的药粉送来。

    夜卿检查了药粉,无甚差误後取出一个小碗倒入八分清水两分药粉搅拌融合,而後将小碗放置桌上,道:「叶公子,该你了。」

    夜修点点头,取出匕首正欲取血,却不想临下手之际他的手拐了个弯将匕首递给了夜卿,道:「我不知需要多少血,还是请叶姑娘来吧。」

    叶铭:!!!

    看,这绝对是看上了!不然这事儿他能叫这姑娘来?!!

    夜卿:……

    呵,很好,这绝对是皮痒了!

    夜卿可不像叶铭这般取个血都战战兢兢的,要知道小时候打架她都没少往夜修脸上招呼,那时划破流血什麽也是家常便饭,何况现在取个血?而且就算「叶卿儿」这平民之女该对皇帝陛下诚惶诚恐,她这不是还不知道他是皇帝的嘛!

    是以她接过匕首,反手一刀划在他手腕上,故意让他流了不少血才给他点穴止血。

    没人顾得上叶铭那又是心疼又是惶恐的表情,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小碗上。

    鲜血进入小碗瞬间将里面的药水染成鲜红,然而和预想中的场景却有些不一样,数个小血块浮在表层不曾化开,这下任谁都能一眼看出这血不同寻常之处。

    知晓他们定有疑惑,夜卿及时出声解释道:「那药方是我从古籍之中看到了的,是百年前苗人用於检查体内蛊虫所用。大部分蛊虫入体後会藏於血液之中,蛊虫未苏醒前是什麽都看不出的,唯有下蛊之人或是此药方可以激活这些蛊虫。」

    未等夜修、叶铭出声询问,那小血块又有了变化,在水中轻轻抖动之後竟是延展开成一条细细的红线,几瞬後竟是在小碗里游动起来!

    这细长虫子还真的活了!

    夜卿取出银针紮起其中一条红线,只见那红线在银针上不断挣扎,瞧了一会这令人头皮发麻的一幕後,她道:「这就是潜伏在叶公子身体里的蛊虫。只可惜那古籍只写了如何验证是否有蛊虫,却不曾写如何辨认蛊虫种类与解法。」

    原本以为只是中毒叶铭这下彻底失了信心,若是下毒他找来圣医叶飞必定有法子,但这蛊虫……叶飞哪怕医术再高明他也没怎麽接触过这一百多年前的玩意啊!

    他的眼圈瞬间红了,道:「这下怎麽办?陛……我这侄儿可还有救?」

    叶铭的反应还算及时,但夜卿还是听见了那发了一半音的「下」字,她瞧了一眼夜修,像是什麽都没有听见一般对叶铭说道:「还是先给师父去封信,说不得他知晓些什麽。」

    「也只能如此了。」叶铭叹息一声,整个人瞬间苍老了十岁。

    夜卿挑了挑眉,她的蠢弟弟长进不小呢,这叶铭可是真心实意为他担忧着。

    夜修端了杯茶递给叶铭,对他安抚性地点点头,随後看向夜卿:「那就有劳叶姑娘了。」

    「举手之劳罢了。」夜卿眼中闪过一抹欣慰,她不在的这五年他真的成长了很多。

    只……这成长对他个人而言也不知是好是坏。

    她的心有些钝钝的疼,到底是她……自私了。

    正想着,却听夜修突然道:「叶姑娘在京城可有落脚之处?」

    夜卿点点头,将宅院地址告知於他。

    夜修颔首,他摸了摸腰间那枚雕龙玉佩,引得夜卿的视线跟随了过去,他道:「那我改日去拜访,也不知方便不方便?」

    年轻男性单独去拜访一独身年轻女性?这可合适,而且她并不想和夜修这个世上最了解她的人接触过多。正欲拒绝,却见他摩挲玉佩的手指指尖泛起了苍白,这是他心绪不宁时有的小动作,想来他面上淡定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害怕的,心尖再度泛起的钝痛令她将拒绝的话吞回了肚子里。

    来就来吧,反正解决完这件事情她就离开了。

    知晓了自己最想要知道的事情,她也就没有必要在叶家多留,寒暄一会後告辞离去。

    夜修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手指一下用力抓住了玉佩。

    「去查,我要知道有关她的一切!」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04)再度相见不相识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