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05)你该叫我一声姑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第05章

    ——你该叫我一声姑姑才对啊好侄儿!

    「主子,可是叶府一行不顺?」

    朝颜举着蜡烛进屋,瞧着自家主子还坐在那儿思考终於忍不住发问。因她不放心其他人打理宅院,故而今日没有跟着一起去叶府,自然也就也不知道这是遇上了什麽难题竟是让自家主子打从叶府回来便一直苦思冥想到天黑也不自知。·

    「天黑了?」夜卿回神後才惊觉天色已黑,她瞧了眼黑漆漆的窗外,突然叹了一口气儿。

    「主子?」

    夜卿端起茶杯看着腾腾升起的热气,语气复杂:「今日,阿修也在叶府。」

    「陛下也在?」朝颜又惊又喜,打从知晓主子要进京後她一直倍感不安,总觉得在京城会发生些什麽不好的事情,是以她一直想着早点解决此事早点离开京城,如今眼看事情顺利自然是高兴不已,只是她家主子似乎并不因此开怀,她收敛起脸上的喜色,追问道:「主子可有趁机查探一番?」

    夜卿点点头,道:「我给他把了脉,他确实是中蛊而非中毒。」

    话说完,夜卿更愁了些,朝颜这下更不敢笑,小心翼翼地唤了她一声。

    夜卿语气低沉道:「他中的是,情丝。」

    「什麽?!!」

    一开始得知陛下是中蛊而非中毒後朝颜就觉得这事儿实在是太好解决了,她家主子虽说拜师於那圣医叶飞,但其实她於医道并没有多少兴趣,故而也没有学多少,若真是中毒到那时怕是要将那难缠老头哄到京城来,届时不知有多少麻烦,反倒是蛊术好解决一些,她们当初游历时曾遇见会蛊术的苗人,主子在兴趣之下跟着他们学了不少,还曾养出了只蛊王——有蛊王在,绝大部分蛊虫能轻而易举被解决。

    但,这能轻易被解决的里面并不包括情丝。

    据传,两百年前有一汉人男子误入苗族领地,当时苗族十分封闭不开化,曾一度要将这个误闯的男子投入蛇池之中。幸而有位身份地位较高的苗族女子喜欢上这位男人并出手相救,那男子心生感激以身相许,不久後两人在苗寨成了亲。

    若故事知道这儿,这就是一段金玉良缘,但偏生这故事还有後续。

    苗人习性和汉人的天差地别,那男子很快受不住便要逃跑,然他只单纯逃跑便罢了,偏偏他还记恨当初蛇池之事,只觉得这样残忍的族群不该存活於世,於是逃跑前他在寨子仓库点了一把火。那仓库存放了许多桐油,故而火势一下又猛又烈,待到苗人们察觉已有不少人丧生大火。火灭後,寨里十存一二,那和男主成亲的女子侥幸未死,但一张如花容颜却是彻底毁了。

    事情查清後女子懊悔悲愤,虽族人不曾怪罪她,但她却是自己怪罪自己,决心要为族人报仇。

    那时蛊术大多掌握在苗族女子手中,那女子自然也会蛊术,她就曾在男子身上下了一种追踪的蛊虫,想来她对男子的心思早有预料,只是没想到他会那般行事。

    靠着蛊虫,她很快找到了男子,眼见男人离开後不过短短一年就有妻有儿生活幸福美满後她心下更恨,於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地往他家中放了把火,不过在此之前她先将男人给绑了出来,让他如同当年的自己那样眼睁睁看着大火毁灭一切。

    之後她也没有杀掉男人,而是留着他试验各种蛊术,到後来还真就让她研究出不少蛊术,其中便有情丝。

    情丝这种蛊术听名字便知是和「情」有关。

    最初时,因情丝可以加深有情人间的情感,便被苗族女子当做定情信物送与心仪男子。只要双方互有好感且定了终生,用了情丝後双方感情便会越来越深,相伴十年不离弃後更是会深刻到生死相随。

    只是这样初衷美好的东西也终究被人利用做坏事。情丝这种蛊虫加深感情的方式是通过交合,尤其第一次激活会诱发心底前所未有的情慾,於是便有些人将其当做特殊春药,甚至後来情丝流落入汉地後还被人用於培养特殊的性奴。

    而後苗人知此事後深感不妙,便大批入汉地欲解决此事,然那时汉人恐惧苗人的蛊术,不管对方到底有何目的就爆发了一轮又一轮的争执,最终双发爆发大战,人数稀少的苗族差点被尽数屠灭,之後退藏进深山老林才得以休养生息,也因此蛊术几乎绝迹於汉地。

    夜修身上的情丝被种下已有几个月了,也曾被激活过,但不知为何并没有成功,如今只处於半觉醒的状态。但这种状态十分不利於夜修,只要那下蛊之人再次近身,甚至都不用靠的很近,单凭声音贴身衣物就能勾出他内心的情慾,在这样下去夜修怕是真的逃不出那人的掌心了。

    然而令人苦恼的是,情丝还真的没有什麽比较好的解决方法。

    那女子打从研究这种蛊术伊始就没想过这种蛊术需要解除之法,只要蛊虫入体便会彻底融入身体之中无法取出,除非死亡。

    後来也有苗人曾研究出两种解除之法,但每一个都有各种弊端。

    一是令身负母虫者自愿剥离蛊虫。但这法子不管是对身负母虫者还是身负子虫者来说都堪比酷刑,因为在剥离蛊虫时也相当於将自己那一部分感情也剥离了,这种痛苦极少数人能够承受的起。

    二是趁感情羁绊不深时直接杀掉身负母虫者。母虫死亡,子虫自然也活不了,但身负子虫者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对身负母虫者动手,这只能让外人来,但就算是母虫死了,蛊术残留的影响也是要伴随其一生,甚至有些人因此丧失了爱人的能力。

    夜修知道这些後的想法是什麽夜卿不管,反正她是不可能让他尝试这些方法的,她绝对不允许这些结局出现在夜修身上!

    她提笔写了封信,写好後将其交给朝颜:「吩咐人取出书房中『奇』字柜第三层的第十二本给老爷子看。」

    朝颜退下後,她独坐在烛火前,影子被拉得长长的。

    「一定能够找到完美的解决办法的,一定能。」

    **********

    不过两日,夜修就真依言前来拜访。

    因他来得太早,夜卿这懒散惯了的还未曾起身,朝颜只得一边吩咐人去唤夜卿一边硬着头皮上前招待。

    得知朝颜名字後,夜修忽然笑了笑:「你名朝颜?」

    「是。」

    「那你幼时可喜欢牵牛?」

    朝颜闻言身子一僵,但随即她意识到自己面对的人是谁,连忙放松了身体,一脸疑惑问道:「叶公子何出此言?」

    「我哥哥有个小太……小厮幼时喜欢牵着家中的老牛四处玩耍,被发卖後还给自己取了个牵牛的名字。」夜修似乎什麽都没有察觉到,他勾起一抹淡笑,追忆道,「听你名後我便想起了这件小事。」

    朝颜是一种花的名字,那花还有一个别名,牵牛。

    夜卿和从前有了巨大的变化朝颜又何尝不是,她也同夜卿一般自信单看面貌是绝对看不出来自己原来的身份,但这种自信是面对一般人的,若是面对夜修……说实话,她没底,她可不是主子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更遑论他还说出了这番话。

    心砰砰乱跳,朝颜极力要自己镇定下来说些什麽转移话题,但她想了好一会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越是如此她就越是慌乱,她倒不是怕自己会如何,她怕就怕这会牵连到自家主子,害得她被夜修察觉到了不妥。

    「叶公子,抱歉让你久等了。」

    朝颜松了口气儿,还好主子及时出现,否则……

    姗姗来迟的夜卿察觉到此刻的氛围不对劲,她扫了一眼自家一脸苍白、满头冷汗的丫头,随即一双柳眉轻蹙,她道:「你对我家朝颜撒气了?」

    夜卿面对夜修一贯直接,不管什麽身份她都是如此,那日的单刀直入要求把脉和今日的开门见山说出这番话时她从未深想过夜修这个皇帝会不会因此生她这一介平民的气。

    所幸夜修大度,他不仅不觉得这是冒犯,反而觉得夜卿这样不错,大抵是因为他身边许久没有出现过如夜卿这般直言不讳的人了。

    夜卿轻笑着将方才的一席话说给夜卿听,夜卿听後道:「给朝颜取名时我可没有想那麽多,纯粹是我之前那个大丫头叫夕颜,她来了便叫朝颜,再来一个就叫昼颜。」

    夜修闻言笑了起来,道:「你倒是会偷懒。」

    夜卿也跟着轻轻一笑,旋即换了个话题:「你的事儿我已和师父说过了,他这两日查阅古籍还真找到了和你身上蛊虫较相似的几种,你可要看看?」

    夜修闻言点点头,道:「有劳叶姑娘了。」

    夜卿淡笑道:「你我真计较起来也算是同族,既然是同族那互相帮持是应该的,无需多言。」

    「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必叶公子来叶姑娘去的,换个称呼如何?」夜修勾起唇角,缓缓道,「我今年二十有一,应当比你大上少许,那我就厚着脸皮叫你一声妹妹了。」

    夜卿:「……」

    先不说我们真实关系是谁大谁小,但就从叶家这边论,我师父叶飞是叶铭堂叔,我和叶铭便是同辈,而你不过是叶铭的侄儿,你该叫我一声姑姑才对啊叶修好侄儿!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05)你该叫我一声姑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