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07)皇兄,你不要离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第07章

    ——皇兄,你不要离开阿修,千万不能离开阿修!!!

    「皇兄,我不想碰那些女人!」

    才刚十五岁的夜修发育极快,身材比同龄人高大许多,已初具成年模样,只他一开口就直接暴露了自己的真实年纪,且还会让人觉得他还未长大。

    有哪个小大人会一开口就一股浓郁的奶味儿呢?

    被他唤作皇兄的少年郎身材虽没有他那般高大,但人且显得沉稳许多。夜卿手下书写未停,只用一双漂亮勾人的桃花眼斜睨了他一眼,语气淡淡道:「那你就不碰她们呗。」

    夜修苦着一张俊脸,道:「可是父皇和母妃都……」

    夜卿不耐烦地翻了翻白眼,道:「那你就碰她们呗!」

    夜修脸色更苦了,他道:「可是我下不去手。」

    夜卿被他闹得烦躁不已,心不静笔下的字自然也就不好看了,他乾脆将笔摔了,道:「那你到底想要干什麽?」

    夜修眼神躲闪,道:「我、我这就是不知道怎麽办,所以才来找皇兄你帮我想办法的啊!」

    夜卿只甩给他两个字:「呵呵。」

    然後夜卿就走了。

    夜修哪里肯放过她,跟在他身後一个劲喋喋不休。

    「皇兄,皇兄你等等我!」

    「你知道我的,我就是不喜欢这些女人!她们都跟清屏一样,我才不要喜欢她们呢……」

    「可是,可是父皇和母妃又非要我去、去……」

    「皇兄,你走慢点,等等我——」

    ……

    夜卿知道,夜修是因为清屏这个女人的背叛从而讨厌起所有女人,尤其是宫女,如今父皇派宫女来教导他们两个皇子知人事,他必定不肯这些宫女近身,更别说和她们亲密接触了。他倒也不是不关心他,只是他自己这边还一大摊子性命攸关的事情要解决呢,哪里能够顾得上他。

    他那点子烦恼,就让他自个儿慢慢烦恼去吧。

    只是夜卿没有想到,夜修对於女人的抗拒如此大,大到中了春药慾火焚身难受至极了都不肯碰那些女人。

    瞧着闯入自己寝室抱着自己一个劲喃喃难受的少年,夜卿不禁扶额。

    你说你,都中春药了就乖乖去找个女人啊,不找女人找个好看点的小太监不行嘛?作甚要跑来找我?我难道就能给你解决……呃,貌似也可以,只要不怕死。

    「皇、皇兄,皇兄,帮帮我,阿修好难受,快帮帮阿修!」

    夜卿比夜修稍矮,武力值也没有他厉害,只能被他抱在怀中蹭来蹭去,然後蹭着蹭着,他身上还那根不老实的东西就顶到了他的小腹。

    夜卿:「……」

    夜卿指着跪了一片的宫女太监怒道:「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点把二皇子拉开,给他找个宫女来!」

    那些宫女太监这才起来,战战兢兢地去拉夜修。只他们都不过是普通宫人,纵然人多也是拉不开身负武学的夜修,又因为夜修是皇子,他们更加不用力,生怕一个不注意就伤到了主子。

    夜修一挥掌,将那些宫女太监扫到地上,不去理会他们的哎叫,只抱着自家皇兄可怜巴巴地说道:「皇兄,别赶我走,我不想要女人,我不要她们!」

    没等夜卿说些什麽,他的脖颈处传来一阵湿润,原本蓄力要推开他的手这下迟疑了,犹豫了许久,最终夜卿没有推开夜修,只将那些宫女太监全都赶走。

    「将馨兰叫来,其他人都下去!」

    夜卿将夜修带上自己的床,放下床帘,而後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的衣裳,道:「把衣裳脱了。」

    「皇兄,这是要做什麽?」夜修睁着红彤彤、湿漉漉的凤眼疑惑地问道,但却还是乖乖照他的话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帮你纾解,不然等你爆体而亡吗?」夜卿语气恶劣,然他也是害羞的,夜修手放到裤头他就别开了眼,脸上泛着不自知的红云。

    这个时候,有人推门而入,行至床前跪下:「殿下,不知有何吩咐?」

    是馨兰,她是皇帝派来教导夜卿知人事的宫女之一,是当中品行容貌最好的一个,同时也是这段时日最得夜卿青睐的一个。

    夜修可不管来的人是不是自己皇兄喜欢的,他只知道皇兄叫了个宫女来,还很可能是找来给他纾解了,当下他就炸了,直接将夜卿扑倒压在身下,控诉地说道:「我不要她们,不要不要不要!」

    「好好好,不要她们,不要她们。我叫她来是另有要事,不是让她来给你……」夜卿抬起手放在少年稍显单薄的背部,沿着脊柱缓缓往下滑,这个安抚意味的动作成功将少年安抚了下来,只是他的呼吸却是更加粗重了点。

    两位主子的对话和床上传来的动静令馨兰心中大骇,她额间留下一滴冷汗,将头埋得更低了。

    这时,夜卿却唤了她一声。

    馨兰轻声应是。

    「你去……唔,你别咬我……去将那边红木柜最底层里一个长木盒打开,里面的物什你应当会用才是。」

    他这番话令馨兰心中有了不祥的预感,但她却又无法,只得照他的话去寻那个盒子。

    馨兰如何夜卿没有再关心,他现在全幅心神都被在他身上不断又舔又咬的狗崽子给勾过去了,在他又一次不知轻重将自己咬痛後,夜卿一巴掌拍了过去:「你给我老实一点!」

    「唔……」夜修委屈巴巴地看着他。

    夜卿:「……」

    说你是狗崽子你还真露出狗崽子一样的眼神了是吧?

    夜卿一个翻身,两人的位置调换,他一手摁着夜修,一只手则揉捏起少年的身体。他的手法生涩极了,若是换做寻常人怕是再慾火焚身都要叫他揉得慾火全消,只身下的少年却是中了春药,眼下什麽样的手法都能叫他感觉舒服。

    「啊——」

    夜修不受控制地粗喘出声,肿痛不堪的肉棒被人轻轻握住,那柔软的、一点茧子都没有的手温柔的包裹着他,就着龟头沁出的清液上上下下的撸动。夜修只觉得太舒坦了,他本能地追着那手挺动腰身,一双手也在本能的驱使下摸上了身上人的身体。

    好、好软……

    「啪!」

    一巴掌又盖了下来,夜卿咬牙切齿道:「你往哪儿摸呢!」

    夜修露出一个傻傻的笑,道:「皇兄,那是什麽,怎麽那麽软啊?」

    夜卿不理会他的问题,只道:「你若是再不听话,我就叫馨兰来帮你!」

    夜修这才乖了下来。

    虽是第一次且又中了药物,但夜修却是该死的持久,夜卿来回两只手都酸了才给他撸出来一次,但很快没过多久残留的药物又将少年郎的慾望挑起。

    夜卿:「……」

    喘息声和黏腻的水声再度响起,跪在地上的馨兰却是满头冷汗,她身边是夜卿叫她打开的盒子,那里面装的赫然是一只玉势。

    她是个聪慧的,不过片刻便知道夜卿叫她如此的用意为何,只越是清楚,她头上的冷汗便越多。

    不知过了多久,床上的动静才平静下来,随後一只手撩开床帘,夜卿探出脑袋瞧了瞧馨兰,唇边带着一抹冷笑。

    「怎麽?主子叫你做点事情你都不愿?」

    馨兰咬着唇,眼中满含泪水,她哭求道:「奴婢,奴婢毕竟是皇上赐给殿下您的!」

    夜卿揉了揉酸软的手,又扯过被子给精疲力尽的夜修盖上,听到馨兰的话後面上冷意越甚,他道:「你到底是谁的人,你我都心知肚明,非要我挑明一切吗?」

    馨兰心如擂鼓,他居然知道,他居然知道自己是林妃的人!

    夜卿又继续不紧不慢地说道:「正因为你是她的人,是以我才独独叫你进来。如今我要送你一场富贵你倒不愿意了,那你便下去吧,换个愿意的人来也好。」

    馨兰咬着唇,在地上跪了良久,最终选择拿起盒子里的玉势。

    夜卿唇边绽出一个没有丝毫温度的笑,道:「去角落里,不要发出声音。」

    馨兰最终没忍住,眼角沁出一滴泪珠,如此模样倒真真是梨花带雨,只房内另二人,一个睡着了,一个又不是真的男人,故而没谁会对此心生怜惜,她最终只能去角落里,用玉势破了自己的处子之身。

    夜卿拉下床帘,靠在床头垂着眼给自己揉手臂。

    「皇、皇兄?」

    到底是年轻又身负武学,夜修很快醒来,他先是疑惑自己为何会和夜卿一起睡在夜卿的床上,但随即那些回忆纷纷涌入脑中,他想起来的越多,脸色变化就越快,最终又黑又红的看上去十分狰狞。

    夜卿戳了戳他的脸颊,道:「醒了就起来,我还要叫人进来打扫。」

    夜修羞到无地自容,一双眼睛不敢看他:「皇兄……」

    夜卿到不觉得如何,毕竟这是自己弟弟,虽然……算了,这到底是自己弟弟呢。他拍了拍夜修,道:「外头那个宫女等下你领回去,她身子已破,正好给你挡一挡父皇那边,你屋内那些女人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撵出去……只,这到底是权宜之计,以後还是要你自己想开这事儿。」

    身为皇子,再如何他都必须有子嗣,除非——

    他不登大位。

    夜修皱起眉头,问道:「她……」

    夜卿微微颔首,将她的身份尽数道出,夜修越听脸色越难看,夜卿不在意地摆摆手,道:「阿修,不必放在心上,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影响倒我们的关系的。」不然他也不会这样直白地说出来了。

    夜修抿起唇,垂下眼眸。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皇兄对我最好了。」

    这世上,就属皇兄对他最好了。

    哪怕是父皇,哪怕是母妃,都比不过皇兄。

    皇兄……

    阿修也会对你好的,会对你很好、很好、很好。

    所以,你不要离开阿修,千万不能离开阿修……

    作者的话:_:3」_

    我,本来预想的是,这章上点肉渣的。

    然而……

    qaq这样发展下去,我何时上肉啊我日!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07)皇兄,你不要离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