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08)高H,终於上肉了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第08章

    ——高h,终於上肉了~~~

    这一愣神的功夫,夜卿心软了,也给了夜修可趁之机。

    夜修将夜卿压在身下,高大结实的身躯将她完全笼罩,两条长腿硬生生挤进她腿儿间,一件衣裳未脱他便迫不及待一下又一下挺腰撞她。

    被撞得难受又有点难以启齿的舒服的夜卿这下是彻底没脾气了,她还以为她这蠢弟弟几年不见有长进了呢,结果还是跟当初一样啥也不会。

    这麽些年了,他难道还没有放下那件事?

    难道他就没有宠幸过妃子吗?

    他这样肆意妄为那群蠢货的难道就不知道劝他吗?

    比夜修肆意妄为多了的夜卿发誓,这件事过後她定要惩罚一下这些只拿俸禄不办事儿的饭桶。

    把能够想到的刑罚在脑中过了一遍,夜卿心中舒服了点,也终於肯帮帮她可怜的弟弟了。

    嗯,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镇定点,你可以……个屁啊啊啊!!!

    这种事情再来个一百遍她也是不会习惯的好吗?!!

    解开腰带,稍一停顿後夜卿将手伸入他裤中,一下便捉住了那不容忽视的大家伙。

    好、好大……

    这家伙这几年吃了什麽?居然一下长了那麽大!

    夜卿愤愤地在男人肩头上咬了一口,不得已将另一只手也伸了进去。

    哎,今天过後她的手还能要麽?

    微凉的柔荑令夜修舒服了许多,只是这还不够,他还想要更多。

    慾望的驱使下,他开始撕扯她的衣裳,因不清醒的缘故力道也不受控制,没几下竟是将她那身衣裳撕成碎布。

    「你、你……」夜卿目瞪口呆,不明白事情怎麽就发展到这个地步,然而没等她再开口,夜修又有了动作。

    他扯完她的衣服犹觉得不满足,乾脆连同自己的衣服也扯了,这下两个人都是赤条条的了。

    这下夜卿可不干了,她是打算给他解决一下情慾,但那只限於用手,她可没打算献身给自己的亲弟弟!

    哪怕她再如何肆意妄为,她也从来没想过乱伦!

    夜卿奋力挣开,顾不得自己此刻未着片缕就要往门口冲,夜修又怎会放过她,紧追了上去,浑身赤裸的两人就在房门附近过起招来。夜卿一开始还觉得自己有些胜算,但她却忘了,自己打小於武学一途就比不上夜修,更何况她还懒散了五年,这下与夜修的差距拉得太大,哪怕他此刻是不清醒的状态,最终结果也是不到百招她就被拿下了。

    她一再的拒绝令夜修真的生气了,脑中什麽都顾不上,只晓得将人死死捆住不得动弹才好。

    夜修手掌内劲一吐打在夜卿身上,当即她便吐出一口鲜血。这伤只是看上去严重罢了,实际上按照夜卿的武学修为养几个天便可,只这短时间内她是无法再与人动手了。

    而这短短时间内,也足够夜修做完……

    伤了夜卿让她暂且不得动手後夜修还犹觉得不放心,他捡起被扔在地上的腰带将夜卿的双手缚在後背,那缠得力道太大,以至於拧成一股的腰带深深陷入肉中,不消一会那雪色肌肤上就留下了深红色的印记。

    「唔——」

    夜卿被他扔回小榻,不等喘口气儿,绑着的双手被人拉住,她不得已挺直上半身,在小踏上呈跪资。属於男人的手自後环住细腰,一个火热的吻落在肩上、脖颈上……随即脸被人强硬转过去,那吻落在了唇上。

    与此同时,那环着腰的手缓缓往下,长指探入两腿间,於那软软的细缝处来回滑动,眼瞧着就要插进去了!

    夜卿眼睛大睁,她不安地扭动起身体,被吻住的嘴不住地发出呜咽声,然而这动静并没能让夜修停下,反倒是更激起他的慾望。

    那根手指终究插了进去。

    身体不受控制地一抖,小腹紧缩,夜卿气红了双眼,牙齿一合用力咬了男人的舌头一下,顿时口中蔓延开一股铁锈味。

    夜修吃痛收回舌头,眼神是危险的幽深,道:「为什麽,为什麽你总是不听话呢?」

    夜卿吐出口中的血沫,一点要跟不清醒的人争辩的意思都没有,只是极度不配合地瞧着他。

    「你为什麽总是想要逃走呢?」夜修不知想起了什麽,情绪极度激动,手下力道也渐渐失了分寸,在夜卿身上弄出不少淤痕,「我这次绝对不会让你再逃走了,绝对不会了!」

    「呀——」

    猝不及防下,夜卿腰身被高高提起,上半身不受控制地往前倒,因为没有手撑着她直直倒了下去,脸摔进小榻的软垫上。

    紧跟着,两条细长的腿被人左右大大分开,女儿家最为隐秘的地方彻底暴露在男人的眼中。

    「夜修!」一贯淡然的脸上此刻满是惊慌,夜卿口中不住地叫着夜修的名字,「不可以……夜修……我们不可以的……阿修!」

    然而这些都是无用功,拖到现在夜修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无视了夜卿的哀求,手握住肉棒对准小穴,那硕大如卵的龟头滑动两下便撑开了穴口,一点一点顶了进去。

    只是未经人事也未经扩张的小穴紧致至极,费了好大半天弄得满头大汗男人也不过才插进去一个头,他越是着急越是用力就越是什麽都做不好,反而使得两人都很难受。

    这般情况下,夜修再如何没经验也晓得该如何做了,他开始笨拙地讨好夜卿。

    夜卿是吃这一套的人吗?

    她当然不是。

    但在感觉到那粗大得不像话的肉棒是如何撑开自己、进入自己、贯穿自己的之後,她知道,木已成舟再无回转的余地。既是如此,这样僵持下去她也没有什麽好处,指不定夜修忍不住了来更强硬的,到时候受伤的还是她,是以她乾脆咬着唇闭紧双眼放松了身子,只求身後的男人快点完事儿。

    夜修感觉到身下人的软化,一时间喜不自胜,俯下身亲吻雪背,一双大掌也绕到她胸前揉捏起一对椒乳,鱼水之欢这才真正开始。

    ……

    「嗯啊——」夜卿扬起美丽的颈子,红艳的唇中溢出一声似哭泣般的呻吟,「阿修,阿修……你轻一点……我、我受不住了……啊啊啊……」

    此刻夜卿双颊霞云颜色极深,鼻尖上挂满了汗水,半睁的眼眸中含着欲坠不坠的泪水,这些无一不说明了这场性事的激烈。

    「轻点?」

    夜修又哪里肯轻一点,他恨不得将人整个撞碎了然後吃进肚里去。他将夜卿拉起来,整个後背靠上自己的胸膛,一只大掌按着她的小腹,另一只自後绕前揉着胀大的小珍珠,劲瘦的腰身用力一下一下挺动,啪啪的肉体碰撞声和黏腻的水声连绵不绝。

    「啊啊啊……太重……太深了……唔啊……我,不行了……」

    夜卿被撞得几乎要散架,於小腹处积累的酸意越来越重,最终在男人不经意顶到某一点时爆发了出来,一股热流从花心喷出,淋在了龟头上,紧随其後的是小穴儿剧烈的收缩。

    夜修享受着小穴儿的嘬吸,眼见女人被他折腾到瘫软如泥才善心大发地解开了她双手的束缚,但紧接着他将女人翻了个身放在小榻上,两手分别抓住一只脚踝将两条腿儿折起压在圆润的乳儿上,腰身一挺肉棒整根插入,啪啪的肉体碰撞声再度在室内回荡。

    「嗯啊——」夜卿不由自主地伸手环住了夜修的脖子,眼角沁出一滴晶莹的泪珠儿,此刻她如同大海上的一叶扁舟般无助地只能随着海波飘荡,「不、不要了……啊啊啊……不要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夜卿怀疑自己要被做死的时候,夜修终是一声低吼射在了夜卿体内,夜卿被滚烫的精液烫得浑身一颤,整个身子彻底瘫软下来,这下她是累得连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

    然而不过眨眼间,夜修的肉棒又硬挺了起来,他将夜卿抱到身上,肉棒随意在她腿心儿磨了磨便又插入了进去。

    原本期望夜修能够尽快完事儿的夜卿实在是太天真了!虽说这些年夜修的技术一点没涨,顶多也就知道该怎麽做了而已,但架不住他持久和精力好啊,当年双手轮流都弄得双手差点报废,更何况是如今,随着成年他的持久和精力是越发的好了。

    夜卿这下不怀疑了,今儿她绝对就是她的死期,她就是被活活做死的!

    这样绝望的想法下,再加上身上的伤,以及体力的流失,饶是强悍如夜卿也坚持不下去了,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然而身上的男人一点放过她的意思都没有,继续抱着她不断耕耘,好似要将这些年的积攒在今儿一并发泄出来一般。

    夜修温柔地抚了抚昏睡过去的女人的脸颊,小心翼翼凑过去吻了吻她的唇角,黑沉沉的眼中是一片痴迷。

    「皇兄——」

    「真好,皇兄回来了。」

    「阿修好想你啊……」

    「以後,不要在离开了好不好?」

    「如果你还想再离开,阿修可就要生气了!」

    「会很生气,很生气……我会把你关起来,不会再放开你了!」

    「所以,不要惹阿修生气哦!」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08)高H,终於上肉了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